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1-4)

前文戳 序+1-11-21-3

【浴火】 

“突然间,我的这块玉佩就发了光,让我冷静下来。”神乐一边讲着,一边掏出随身佩戴的一块白色勾型头部带孔穿绳的玉,“我用我的伞划出了保护圈,暂时隔绝了不知火的攻击。紧接着,我摸清它攻击的方向,找到它的核心,一爪子撕碎,彻底灭了整片不知火。我也修炼出了第一条尾巴,实力上涨了一大截。之后,海上的妖气全部消失,至此再也没有不识相的妖妨碍我,我就平安地到了这个国家。”

听着神乐手舞足蹈地讲述自己来这片土地上修行时遇到的种种故事,三叶被神乐感染了高涨的情绪,也有了一丝向往:“真好呢,小神乐,看到过这么多的风景。”

想了想最近几天自己借住在这里陪三叶时,那位藏场先生出现的次数,神乐停顿一下,故作小心翼翼地凑到三叶的耳边:“反正三叶姐姐的未婚夫也很忙,总是不回家,下次等藏场先生出差了,三叶姐姐就和我去京都玩吧。”

当三叶被神乐的样子引得发笑的同时,一只脚踢了踢神乐的后背:“和我姐姐瞎说什么呢,China。”

“小总来了呀。”三叶见到冲田,情绪更加明媚了一分。

“小鬼你是不是擅自翘班跑过来了?都告诉海老名,你过来要告诉三叶姐姐和我一下阿鲁,突然出现是想吓谁啊?说起来,今天海老名怎么不在?”每次对着冲田,神乐都可以找出一堆抱怨。

“那家伙留在这里又没什么用,当然是让他回去了,不然在这里浪费食物吗?”冲田阻止了三叶为他倒茶的动作后,不着痕迹地把神乐朝外一挤,在三叶对面坐下。

“海老名先生这么着急要回去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三叶的眼中带上了忧色。

“请放心,只是他的一点私事,而且他下午会来向姐姐辞行的。”冲田恭敬地回答到。

然而神乐却隐约觉得冲田的情绪有些不对,虽然他在三叶面前似乎掩饰地很好,但不管是一开始踢自己,还是刚才挤自己时动作都里带着怨气,与平时那个和自己打架时的冲田完全不一样。也许,冲田需要在姐姐这里找一些安慰。神乐这么想着,借口买小零食跑出了屋子。

“臭小鬼是经历了什么啊,怨气这么大……”神乐自言自语,突然她感觉到一闪而过的妖力,“谁?!”神乐立刻抓着伞冲了过去。

不一会儿,神乐就在大门边的草丛里逮住了一只兵主部,还是一只神乐认识的兵主部:“红豆包?!你来这里干什么阿鲁?”

“神乐小姐,我叫山崎啊。现在可以请神乐小姐放手吗?”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山崎发出了弱弱的声音。

几分钟后,山崎坐在草丛里欲哭无泪地修补自己的制服,神乐坐在墙头不耐烦地看着他:“你不是十四那边的监察吗?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就是副长让我偷偷过来的啦。今天早上,副长和冲田队长刚刚因为三叶小姐的未婚夫发生分歧,而打了一架,副长有点担心冲田队长的情绪和三叶小姐的身体情况。所以……”

“等一下,打架?十四怎么会和抖S小鬼打起来?”神乐回想起土方通常的态度,有点惊讶。

“最近副长一直在调查出云的结界不稳定,让许多不良妖怪也得以潜入出云的原因,我们发现三叶小姐的未婚夫隐藏了他作为长冠的本体,并且和结界不稳定的原因有关,前几天调查到明天晚上他和另外一些潜入出云的不良妖怪有个集会,副长想趁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但冲田队长不同意。

“所以,那什么藏场当马根本不是从人类升迁的愿望里诞生的神明,而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可以做到任何地步的长冠妖?!而且,居然还和出云结界不稳定的原因有关?!就凭他?!”神乐瞪大了眼睛。

“凭藏场先生的能力当然做不到,但是目前我们也没有调查到幕后给予支持的是什么势力。唯一确定的是他向三叶小姐求亲只是想结交真选组,好让自己获得更大的权力,而藏场先生毫无疑问是真选组的敌人啊。”山崎故作老成地在神乐面前重重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为了手握重权什么都做得出来的长冠阿鲁,三叶姐姐知道吗?”神乐皱起眉。

“不知道吧,调查的内幕只有我和副长知道,副长不让我告诉其他妖。副长其实也很在意三叶小姐呢,只可惜应了那句话‘放下刀就无法保护你,但拿起刀就无法拥抱你’啊。”山崎郑重地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神乐正向质疑山崎为什么告诉了自己,被门口传来的海老名的声音打断。

“最近出云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啊,那么多巡逻的。我也是倒霉,恰好碰到这条街设了关卡,路过的妖必须一只只彻查。天天来这么一回太让人提心吊胆了,还是早点回乡下吧。”

“神乐小姐,那我就先走了,别告诉其他妖我来过。”听到海老名的声音的同时,山崎就立刻向神乐告了别,蹿上屋顶消失了。

海老名提着一大堆出云小贩卖的小玩意,一脸抱怨地走进大门。与此同时,冲田也从屋子里走出来:“就说最近出云可不太平,你这样的家伙还是早点回乡下吧。”

“是是,冲田少爷。所以说我下午向三叶小姐辞行后就走了嘛。”海老名习惯性地挠挠头顶的盘子,一转眼看到坐在墙头的神乐,“啊,神乐小姐也在啊,我走以后,三叶小姐的身体就拜托你了呀。”

“不用你说啦,本女王当然是比你这只河童有用多了阿鲁。”神乐从墙上跳下,甩了甩尾巴。

冲田大概也想和神乐说些什么,一脸的复杂。不过在神乐看起来情绪倒是比之前踢她那会儿缓和了不少,估计在三叶那里得到了不少安抚。神乐大概能猜到冲田不同意土方明晚出任务的原因,自己的姐姐恐怕时日无多,至少在死之前也要解决终身大事,尝到和其他妖怪一样的幸福,而不是去接受未婚夫被斩杀的消息。

神乐没给冲田开口的机会:“快回去工作吧,整天翘班的小鬼,要照顾三叶姐姐的身体,我可是比你们都有用。”可是这样瞒着三叶姐姐希望拖到婚礼后的想法真的有用吗?神乐总觉得,三叶姐姐是这样通透,其实什么都知道,包括冲田现在矛盾的小心思。放那只长冠一马真的能让三叶剩下的日子得到幸福吗?做什么还是让冲田那家伙自己纠结去吧。神乐没看冲田,径直向三叶的房间走去,自己只要尽力照顾三叶姐姐的身体就好了,真选组斩杀了那只魂淡长冠妖也好,正好陪三叶姐姐去看看大海,换换心情。不管是操心抖S小鬼,还是操心土方魂淡,三叶姐姐都该心累了。

然而,命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抖S,总是喜欢时不时“多舛”一下。当天半夜,冲田收到了神乐拖一个真选组队员带来的额,三叶病情突然恶化的口信。

当冲田和近藤赶到三叶的临时住处时,神乐正在艰难地试图困住三叶暴走四散的妖气。三叶这次的爆发即突然又猛烈,若不是神乐最近睡眠很浅,及时发现了不对劲,也许下一秒,整间屋子都会因为三叶一下子流出的妖气而毁坏。

汗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神乐却顾不得擦一擦,余光瞥见近藤和冲田站在了三叶屋子的门口,神乐也无暇打上一声招呼。神乐回忆着所有能做的事,决定放手一搏。她迅速从领子里抽出白色阴阳鱼形状的玉佩,系在三叶的脖子上,心里默念:“这次也拜托妈咪帮我。”

站在门口一直盯着神乐动作的近藤和冲田其实并不清楚情况到底如何,只是绷起那条紧张的神经,一直专注地看着。

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到太阳从东到西走遍了整个天空,当最后一丝晚霞消失的时候,近藤看了看还在三叶身边忙碌的神乐,又看了看目不转睛的冲田,揉揉自己僵硬的后颈:“总悟啊,据说你和十四打架了?你竟然输了,真是少见啊。”

“现在能不谈那家伙吗……”冲田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连眼球都没有动一下。

“尽管十四没有详细告诉我,但是现在的他是不会输给你的。”近藤抱着胳膊,微笑。

“我不是说了不要谈这个家伙吗!”因为近藤的态度,冲田突然爆发,“大家总是‘十四十四’的,那个大人物忙什么啊?姐姐变成了这样也不见他的踪影,被他抛弃的女人的死活和他不相干是吗?受欢迎的男人还真是不一样啊!不像我,碍眼……”

冲田嘲讽的口气也让近藤无法淡定,他一把抓住冲田的领口,几乎就要给冲田的脑袋再来上一拳。

“局长——出大事了——副长他一个人跑去不良妖怪集 会了——”山崎突然插入了这紧张的局势。

“你说什么?!之前布置任务的时候不是说亥时吗?!十四这个时候去是想做什么?!”近藤扔下了冲田。

“其实我后来得到情报,集 会提早了一……”山崎还没有说完就被近藤抓起衣领摁到走廊的柱子上。

“山崎你这家伙!!怎么到现在才说!”

“对不起!是副长不让我说!”山崎满脸焦急的汗水,拼命摇头,“副长的意思是,如果被知道家里人和那种不良妖怪有关系,冲田队长在真选组的地位会不保啊!”

“十四那家伙!”近藤把山崎甩到一边,无奈道,“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扛,真是乱来……”

冲田却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意外,想起几天前通知他“任务照常,好好准备”的冷漠背影,冲田口里念叨着“这家伙”就打算冲到几里外的现场去。

“你别去。”近藤一挥手将冲田拦下,气场一下子威严而不容抗拒,“你现在这样子就是个累赘,心有犹豫等于是去送死……”

“近藤老大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不相信那家伙,只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尽管平时和大家混在一起,但其实我跟你们不是同类,所以你和姐姐都向着他……”

“局长!”随着山崎的呼喊和一声闷响,冲田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近藤一拳打倒在地,这一拳的力道甚至让冲田飞出去好几米。冲田过了半响,才撑着身子,擦擦嘴角的血:“近藤先生,你对我还真是严格呢。”

近藤的表情一点未变,松松领巾:“这是因为你还是个孩子。要是十四说了同样的话,我也会好好教训他的,这才是哥们嘛。一个犯错,其他两个就好好教训他一顿,帮他纠正过来。就因为是这样,我们才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至于你自己划出的那点小沟,我们才不在乎呢。无论多少次,我都能跨过去,揍你多少次都没问题。”

冲田震惊地抬起头,和微笑的近藤对视。

“走了,山崎。”接着,近藤转身向门口走去,背对冲田挥了挥拳头,“总悟,如果哪一天我走偏了,你要记得来揍我啊。”

神乐终于稳定了三叶的病情,脱力倒在一边休息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走廊里已经没有什么妖站着了,只有冲田靠坐在门口,低着头。

仿佛是感觉到神乐的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也或许只是在自言自语,冲田低落的声音在走廊响起:“其实我什么都明白,姐姐不会喜欢上过分的家伙;其实我什么都明白,我们这样的职位,随时可能丧命,他是为了姐姐着想才拒绝的;其实我什么都明白,他最希望的也是姐姐可以获得幸福啊……所有的这些我都明白的,可我就是不爽。我就是看不爽那家伙……”

“想去就去啊,反正看你在这我也不爽阿鲁。”

冲田一愣,大概是没有想到神乐会搭话,他回头看了一眼,神乐却只是仰面躺在地板上,耳朵耷拉着,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也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念念有词:“你对三叶姐姐说我们是朋友了吧,放心,朋友的姐姐我一定照顾到底啊,一定比你照顾得好。”

神乐不知道冲田后来又想了多久,总之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座房子里已经只剩下了她自己和三叶的妖气。

“十四总算还有些担当啊,居然敢单枪匹马出任务。大猩猩那一拳打得好啊,叫你个抖S小鬼自以为是,就应该再打十四一拳。说起来,抖S小鬼不会也觉得十四那么做才是最好的吧,明明都没人问过三叶姐姐……说起来,三叶姐姐是怎么想的呢?”恢复了一点力气后,神乐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一天没有吃饭的她已经撑不住了。

一边啃着储备粮,神乐一边在心里抱怨。看起来,真选组的那些糙汉子都比较认可土方的做法吗?怪不得一个个都没有姑娘喜欢吧。妈咪好像说过,帕比可是见到妈咪的第一眼就上去表白了,这才是正确的恋爱方式吧。

神乐不知道自己碎碎念了多久,在她拿起下一个团子的时候,突然就感觉气氛不对劲了起来。身上的毛总是比大脑先一步感知到危险,等神乐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丢下团子,弓起背,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远处有妖力在朝这边靠近,气息很杂乱,却每一道都带着杀气。

把团子打包往角落里一塞,神乐抄起伞就往三叶姐姐的房间赶去。别说答应过冲田要照顾好三叶姐姐,就算只是因为这几天的相处,神乐都不想三叶受一点伤。

幸运的是,当神乐赶到的时候,三叶姐姐刚好苏醒,身体状况还算稳定。而且,三叶不愧是镰鼬妖,即使天生体弱,在对危险的感知上恐怕也不比真选组的任何一只妖差多少。

“三叶姐姐现在还好吧,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那些妖也不知道是什么势力的,但基本就是冲着这栋房子来的阿鲁。”神乐顺着三叶起身的动作,扶着三叶的手臂。

“恐怕是藏场先生一伙的吧,看来小总他们任务成功了呢,对方被逼到走投无路,只能靠我这个病秧子拼死一搏了。”

三叶的语气很平静,可内容却让神乐的内心起了巨大波澜。神乐暗暗想着,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三叶姐姐,所以擅自扛起一切的那些家伙们等知道了真相就后悔去吧。

“本来以为这次终于可以让小总和大家不为我担心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因为我拖了大家后腿,对不起啊,小神乐,因为我这样的身体……”

“才没有啊,三叶姐姐!明明是那些家伙的工作连累到三叶姐姐的生活阿鲁,让三叶姐姐每天操心了。放心吧,等我们赶过去,我就好好替三叶姐姐控诉他们。”神乐迅速打断三叶抱歉的话,拉近三叶的手,并独自在心里想着等和冲田他们会合后要怎么说才能最让他们愧疚。

就在离门一步之遥的地方,大门却从外面被粗暴地踹开。“就是这里了!”

“活抓那个高个子的,另一个杀了也没关系!”是藏场的声音,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这里已经是出云结界的边界,但好歹也算是神明直接管辖的范围。神乐没有想到,这些不良妖怪居然胆子这么大,干明目张胆地来抓她们。不能让三叶姐姐受到一点伤,神乐的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尾巴一抖,迅速放出一堵火墙挡住了门口。

“那个臭/娘们。”首当其冲的小混混被烧了个正着,不禁爆了粗口。看着同伴在地上打滚却没能灭掉身上的火,一群不良妖齐齐退后了一步。

“愣着干什么,翻墙啊!”另一个神乐不认识的小头目大喊。

但神乐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能拉着三叶尽快往屋子深处退的同时,不停地放出火墙,堵住可能追上来的路。

“不用顾及我的,小神乐,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镰鼬妖啊。”就在神乐思索着如何脱出目前这个局面,屋子那里的墙比较薄弱可以让自己打穿出去的时候,三叶突然自己运用妖力加快了速度。

“可是……”同一时间,神乐就感觉到三叶刚刚稳定下来的妖力又开始暴乱,并随着三叶的动作迅速从她的体内流失。

“这里大概已经被包围了。小神乐也没有恢复多少妖力,光靠小神乐是没办法突围的。”一直以来都像个端庄的人类大小姐一样的三叶,突然甩手一道风刃,批断走廊的柱子把一个敌人压在塌下来的屋顶里,“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让我像所有妖怪一样,像真正地镰鼬妖一样活着吧。”

这是神乐没有见过的三叶,而且恐怕连作为弟弟的冲田也没见过。她还是那个温柔的三叶,但眼睛里升起的淡淡战意,让三叶如蒲草般坚韧起来。

每一只妖怪都有诞生的意义,而镰鼬是从风里诞生的。即使这是三叶的第一次战斗,但神乐可以感觉到,周围的气流已经全部在三叶的控制之下了。

三叶转身躲开朝她扑过来的黄色小妖,下一秒移动到五米开外,以风为绳捆住想要偷袭神乐的蓝色小妖。神乐也十分默契地一爪子割开蓝色小妖的喉咙,并把火球砸到三叶身后绿色小妖的头上。黑色小妖张着巨网从屋顶跳下,想要套住三叶,被风刃和火球同时攻击,变成一块块五分熟的烤肉。白色小妖举着武士刀冲来,也只是碰到三叶的残影,最后被神乐一伞拍进地里。

神乐发现,长期控制妖力流失的经历让三叶对于控场很是在行,加上镰鼬妖天生的速度,至今还没有敌人能碰到三叶的一片衣角。比起神乐的一爪子,一拳,三叶的动作简直优美像是在跳一支舞。

很快,周围木质结构的房屋抵挡不住神乐密集的火球攻击,只剩下了一片烧的正旺的废墟。藏场剩余的手下此时也和这片废墟一样惨烈,身上有着不少割伤,烧伤。三叶和神乐被敌人包围着,站在院子当中,一个亭亭玉立笑得温柔,一个执伞斜视笑得嚣张,仿佛面前的敌人全都不堪一击。

藏场气得颤抖起来,现在他根本逃不出出云,真选组很快就会找到这边,再没法抓到人质,就只能束手就擒了。藏场朝手下使了个眼色。

突然所有妖的杀意全部对准了神乐,神乐想他们是准备放手一搏,先杀了自己再去抓三叶姐姐,赶紧开伞,尾巴一抖就要凝聚火墙,三叶也屏气凝神,把注意力放在了攻击神乐的妖上。就在一瞬间,神乐以伞为盾,配合着三叶的气流将火墙扩大时,一道妖力夹杂在其他对准神乐的妖力中,悄悄冲到三叶的身边。

“三叶姐姐!”“姐姐!”

以冲田,土方打头的真选组赶到时,只见神乐的周围躺了一地小妖,而她对面,藏场的刀正架在三叶的脖子上。

“真选组的大人们最好都让开,不然我手上的刀可是不长眼睛的。”随着藏场的话,所有妖陷入寂静,只有废墟不断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样的僵持没有过多久,最先开口的竟是三叶:“小总,还记得姐姐让你好好练习吗?”

那边的藏场还在三叶说完后威胁三叶老实点,神乐看到冲田的表情渐渐凝重,握着镰刀的手上开始暴起青筋。

异象突生,三叶竟在不知不觉中控制气流困住藏场的动作,在她推开藏场的手往前一步的同时,冲田闪身到了藏场身后,一镰刀劈下。

“姐姐——”

接着,三叶失去了意识。

“对不起……”一个小时后,神乐从真选组临时给三叶准备的房间出来,对紧张等待的冲田说了一句话后,就再也控制不住,蹲下身痛哭起来。冲田瞳孔微缩,一闪身进到了三叶房间。

近藤走到神乐身前,意图安慰这个小姑娘,被神乐一把推开,眼睁睁看着神乐跑了出去。神乐一路哭着,路过大门时,竟看到土方,蹲坐在门口,一口一口吃着辣仙贝。

狠狠地摸了一把眼泪,神乐冲着土方大喊:“都怪你!什么‘拿起刀就无法拥抱你’!三叶姐姐的幸福根本就是和大家一起战斗啊!”

说完,神乐也没看土方脸上有怎样震惊的表情,只是一口气跑到了三叶之前暂住的屋子。现场虽然已经灭了火,但也只有一片废墟。神乐用力在一处刨了几下,刨出之前藏起来的团子,流着泪吞了一个,靠外面的部分有些碳化不能吃了。抱着剩下的团子,神乐坐在废墟上,或许那个在烈火中战斗的三叶姐姐,才是三叶姐姐最喜欢的自己吧。

这一夜,注定会有很多妖无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神乐顶着黑眼圈回到真选组,或许她也该收拾收拾东西,换一个地方继续修行了。

“China,你们九命猫妖是不是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还没等神乐走到房间,就被同样一脸憔悴的冲田拉住。

神乐心脏一缩,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那只是谣传,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就算是最厉害的猫妖也只是会操控尸体,真正让死者复活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你很悲伤,但是也不要太胡思乱想了阿鲁。明白了,就放手让我回房间啊,臭小鬼。”一边说着,神乐就打算挣开冲田的手。

冲田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神乐,他又把神乐拉到树后:“那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你的玉佩吧,昨天,姐姐全身变成光点进入了这个玉佩。”

神乐看到自己的阴阳鱼玉佩被冲田抓在手里,瞪大眼睛便要上去抢:“还给我!”

冲田把玉佩收回掌心:“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起死回生的秘术!”

“都说了不是!阴阳鱼最多让灵魂在投胎之前多留在人世间一会儿而已,和起死回生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妄想了!把玉佩还给我,让里面的灵魂早点安息啊!”神乐突然控制不住冲着冲田吼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走?”冲田没有理会神乐的态度,放开抓着神乐的手,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

“明天吧,你问这个干什么?”神乐激动的情绪被这么一搅和也无法继续下去,只能愣愣地顺着冲田的问题回答了一句。

“姐姐的愿望有想要去看海,去看各地她没看过的风景是吧。”

“是啊。”神乐点点头。

“既然你要去各地修行,玉佩暂时由我保管,我和你一起去,让姐姐可以在投胎之前实现她的愿望。”

“只是这样?你不会还想着找起死回生术吧。”冲田似乎很冷静,但神乐依旧有些怀疑。

“只是这样,我去向近藤老大请假。”说完,冲田也不给神乐反应的机会,立刻转身离开。

或许是失去姐姐的打击太大吧,所以还想着为三叶姐姐尽力做点什么。神乐知道失去亲人的感受,她静静地看着冲田的背影。让抖S小鬼散散心也好,我也需要换个地方换换心情啊。

收拾完行李向近藤请辞的时候,神乐果然看见冲田也坐在会客厅,整理好了出发的行囊。“总悟啊,这次就算你出差了,这一次结界不稳放进来的不良妖怪虽然已经清除完毕了,但这些家伙实力并不高,或许只是个探路的。你在外也要留意各地发生的异常,看看是不是和这次的幕后有关。其实这本来是十四的工作,可他最近……唉……”近藤正在给冲田交代什么。

看到神乐来了,近藤豪爽地打了招呼:“神乐小姐早啊,这是准备要走了?”

“是的阿鲁,之前抖S说要和我一起走,所以来问问。”神乐笑了一下,问起冲田时她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那我就告辞了。”冲田向近藤鞠了一躬,面向神乐,“走吧。”

一路无话,神乐在穿过结界后,回头望了望,看来自己来到出云那天是正好碰到结界不稳定所以才感觉不到啊。又看了看面无表情,一直抿着嘴的冲田,希望这家伙是真的放弃起死回生术了。

(炎上篇完)

火曰炎上,势升而明热。希望一切的开始都是积极向上的。

三叶姐姐ooc了,但我一直希望最后的最后,三叶能不是作为总悟的姐姐或者土方的恋人,而是一个有自己目标的角色存在,所以让妖怪三叶姐姐最后能作为妖怪耗尽妖力。

爆字数的一章,写得比较仓促,等考完试可能会修改_(:з」∠)_

评论(5)
热度(13)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