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1-3)

上一篇戳 1-2

【工作和她的重要性】

西斜的阳光开始渐渐染红建筑的屋顶,让出云更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味。街上那些妖怪游商们脸上着急归家的神色也与结束一天劳作归家修整的人类没什么两样。

冲田死死盯着前面几乎已经宛如姐妹的三叶和神乐,和这气氛格格不入,他专心地、不遗余力地寻找嘲讽点:“最有烟火味的就是你吧,大胃女。”

“难道小总不喜欢人间的烟火味吗?”这一次神乐暂时把全身心都投入在了手上的章鱼烧中,反而是三叶问了一句堵塞了冲田的后招,让他只能继续跟在两个女生身后准备寻找下一波存在感。因为下一秒,三叶又转移了注意力,掏出手帕:“呀,小神乐,这里沾上酱汁了呢。”

神乐手捧章鱼烧的盒子,整个表情如同被驯服的猫,眯起眼,顺着三叶的动作一下下隔着手帕蹭三叶的手,声音里也带上了软糯的味道:“谢谢三叶姐姐阿鲁。”

在三叶充满慈爱的目光下,神乐继续消灭她的小零食们并时不时向三叶撒娇,几乎已经忘记了被冲田拉进来的最初目的是要扮演他的朋友。神乐不得不承认,三叶这样温柔的态度是她无法招架的,就像之前心甘情愿吃下超过自己承受范围的辣味寿司。神乐也怀疑,三叶这样细腻敏感的性子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就像三叶之后并没有真的购买大量辣味食物也没再推荐神乐吃什么。

不过稍微淋一层辣酱的章鱼烧味道还不错啊。舔干净嘴边的酱汁,神乐为了扔掉手上的空盒子,和冲田姐弟错开一步。

“其实姐姐也可以住在我的宿舍啊,难得姐姐来出云了。”就在这个空档,冲田走到三叶身边。

“不用这么麻烦的,小总。藏场先生已经为姐姐安排好住宿了,再说姐姐来出云本来就是为了拜访婆家,处理一些结婚相关的事呢。”三叶轻轻摇了摇头。

“什么?三叶姐姐要嫁人了吗阿鲁!”神乐瞪大了眼睛凑到姐弟俩中间。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嫁不出去吗?”冲田嫌弃地推了推神乐。

“你才嫁不出去阿鲁!谁像你啊,小时候一定天天就知道绊倒过路行人然后割伤他们,再劳烦三叶姐姐去涂药收拾残局吧!”被推又被嫌弃的神乐立刻就炸毛了。

“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说你也信吗?真是小鬼啊,这么说的话,你们猫妖能让尸体起死回生也是真的咯?啊啊,好厉害呀。”冲田用极其故意的语气说到。

三叶用衣袖掩着嘴,看着互相抬杠的两只,满眼微笑:“不可以说女孩子嫁不出去哦,小总。不过你们这样真是可爱呢。”

一瞬间互相抬杠的两只就红着脸闭嘴,一边一个走到了三叶的身边。半截夕阳沉入地平线,余光把三个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就送到这里吧。”等到第一颗星星在出云夜空亮起的时候,三叶在一幢提供给短期留宿妖怪的屋子前停下,“今天玩得很开心呢!小总,谢谢你。等姐姐这边的事告一段落了再去真选组看你。”又对着神乐鞠了一躬:“今天也谢谢小神乐陪我。”

“不不,能陪三叶姐姐的我才是,很开心阿鲁!”神乐连忙摆摆手。

“那么姐姐要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冲田也朝三叶回了一礼,“China也快点告辞,不要打扰姐姐休息。”

“呃,小总……嗯……那个人……”在冲田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三叶突然犹豫着开了口。

神乐看到,只要面对三叶即使是装的也总是一脸乖巧的冲田一下子变得愤怒,转向三叶的头到一半又转了回来,只留给三叶一个背影:“我不会让你们再见面的。今天早上他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就去工作了,真是冷酷无情。”说完自顾自地向前走。

那个人?被留下的神乐满心疑惑。只看到三叶不知是失望还是无奈的表情,叹着气说:“还是老样子吗。”

“喂!那边的!干什么呢!这屋子……”这时,远处走来一队穿着黑色制服的妖怪。

“啊,是十四阿鲁!”神乐正想迎上去,冲田那魂淡把她一只妖留在这里就回去了,真是不负责。

“十、十四郎……”那边的三叶却突然被吓到一般,一把捂住了胸口。神乐觉得附近的妖气又开始强烈波动,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三叶就这样朝地面栽下去。

“三叶姐姐——”“姐姐——”

在场的妖怪们全部向三叶冲去。甚至是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冲田也一瞬间赶到现场,和神乐扶住了三叶的上身。

“谁在门口,那么吵……啊,是三叶小姐!”众妖怪身后的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个绿色的脑袋。

“是你?!医生!快救我姐姐!”冲田和土方的脸上都闪过一丝惊讶,冲田抱起了三叶。

“诶呀,都说了我是水属性只会解毒,对三叶小姐这样的妖力流失……好好好,你们先把三叶小姐带进屋子里来啊。”感觉到杀气的河童加快速度,给冲田及其他人引路。

除了守在门外的真选组队员,土方站在走廊上紧紧抓住柱子看着屋内的情况,神乐一脸担心和害怕,冲田则焦躁不安地问着给三叶检查状况的河童:“我姐姐怎么样了?”

“不行啊,三叶小姐的妖力流失得太快,这样下去连带着生命都要彻底流失了啊。”河童检查完三叶的各项体征后,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把我的妖力输给姐姐吧,我们是亲姐弟,一定不会有什么排异的!”冲田说着就把手放在了三叶的手腕上脉搏跳动的地方,却立刻被河童阻止了。

“啊,不行不行。三叶小姐的身体太弱,枉然输入妖气只会暴走啊!以三叶小姐的情况,一旦暴走,后果也只是生命流失的更快而已。”

“那你说怎么办啊!魂淡!”冲田一把揪住河童的领子。

“只能直接催动三叶小姐本身的妖力或者说生命力上涨啊,这里不是出云吗?不然你们去找找神明帮忙?”或许是知道自己的建议难度颇大,河童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下去。

“神明?对,告诉近藤老大,让他联系上面的,说不定……”冲田咬咬牙,放开河童的领子,站起身。

“喂,这个时候……”土方似乎想说什么。

“让我试试阿鲁!”神乐突然站起来,做了什么决定。“我会木属性的妖术。”

“什么?”冲田,土方,包括那只河童一起叫出声来。

“木即伸展,让生命体阴消阳长,催动植物生长的时候就是直接激发生命力的上涨,也许可以……”神乐快速地解释着自己的设想,带着一丝不确定。

冲田却顾不了这么多了,拉着神乐就坐到三叶身边:“快点!”

其实神乐修炼出木属性的尾巴后没怎么使用过相关的妖术,平时打架只觉得火比较好用,但这次三叶姐姐的紧急关头怕是也不能想那么多了。小心翼翼地在三叶的手上找到脉搏,神乐屏气凝神,回想催动植物生长时的做法,身后的尾巴一下一下抖动着。伸展,再伸展,把四散的妖力困住;引导,再引导,让妖力回到虚弱的心脏;转化,再转化,各项体征开始稳定,生命力重新增长。

“呼……”神乐的肩膀放松下来,“总算是成功了阿鲁。”

一个浓眉大眼方形脸的男子收到了河童的信息急匆匆赶来,在走廊上就冲着屋内行了跪礼:“非常感谢各位大人带三叶回来,我来晚了,招待不周非常抱歉。我是在转海屋听取人们升迁愿望的藏场当马。”

“这就是三叶姐姐的未婚夫啊。”场面一度十分微妙,只有藏场说着客套话,神乐忍不住拉了拉河童的衣袖。

“这次三叶给大家添麻烦了,那位穿真选组制服的大人想必是三叶的弟弟的朋友……”

“他不是我朋友。”已经恢复冷静的冲田站起身,“在这里见到你还真是神奇啊,土方先生。”

土方没有回应,神乐不确定他是不是又看了一眼刚刚苏醒的三叶,在沉默了一瞬后,土方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打扰”便命令真选组的其他队员离开了。

“我去送送真选组的大人们,三叶你好好休息,别再到处乱走让大家担心了。”藏场匆匆叮嘱了三叶一句后,追着土方他们出了门,留剩下的几只妖在屋内。

三叶安静地躺在被褥里,河童在一旁检查她现在的情况。神乐看向冲田,觉得从最开始三叶姐姐提到“那个人”开始,冲田的情绪就不稳定,经过了三叶姐姐的危险期的现在更是一脸阴沉,看不出在想什么。

神乐准备起身去问问冲田他怎么了,却在发力的一瞬间身体一软,又坐回地上。

“这位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最靠近的河童赶紧问了一句。

“没事,刚刚用光妖力,所以脱力了阿鲁。”神乐轻轻摆头,“我可能要休息一下才能走路了。”

“为了救我这样的身体,真是劳烦小神乐了,不如今天就让小神乐留下来休息一晚吧。小总?”三叶伸出被子里的手,搭在神乐的手上。

“这样也好,既然这位神乐小姐会木属性的妖术,那比我这个只会解毒的医生来说对三叶小姐的病情可有用多了。”河童点头附和,“虽然现在各项体征是稳定下来了,但三叶小姐这样的情况说不定还会有下一次啊。”

“那就拜托你留下来了,China,请务必好好照顾我姐姐,别给姐姐添麻烦。”冲田也跪坐到三叶身边,语气是难得的严肃,惊得神乐连连点头,直说“我会的我会的”。

“不用担心,我现在感觉好很多了。”三叶尽力伸手摸了摸冲田的头发,“小总在屯所也有很多事情忙吧,不要因为姐姐耽误了啊。”

冲田也尽力低着头,让三叶可以更轻松地触摸到自己的头顶:“好的,姐姐。也请姐姐大人务必保重身体,我先告辞了。”

今天一连串的事让三叶精神不济,等冲田离开后不久,神乐恢复了一些体力便和河童一起也离开了三叶的房间,留给她安静的休息空间。

“这里还有几间空房间,神乐小姐可以住三叶小姐隔壁。被子什么的在……”在场唯一对这里还有点熟悉的河童絮絮叨叨地给神乐安排住宿。

“喂,河童。三叶姐姐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十四摆出那副样子又是什么情况阿鲁?”神乐一点没听进去,却是问了其他的问题。

“诶呀,怎么都河童河童的,我有名字,我叫海老名啊,小姐。”自称海老名的河童挠了一下头顶的盘子,“三叶小姐简直是被命运开了玩笑啊,本来身为镰鼬怎么说都不该弱到哪里去,只可惜她生来妖力就比别人流失得快。而更严重的是,像一般妖怪比如神乐小姐你,做点什么用完了妖力也只是脱力,休息一下就会好,对本身各项机能运作没有影响;三叶小姐一旦使用妖力,最后就会连那些维持生理机能的妖力都不剩下,就算只是像其他镰鼬那样乘风奔跑也能要了她的命啊。”

“这么严重?!能治好吗阿鲁?”神乐看了一眼三叶的房间。

“唯一的比较有效的方法就是像你刚才做的那样,帮助三叶小姐自身妖力稳定。虽然依旧无法像别的妖那样使用妖术,至少不会一有情绪或身体的激动就出现生命危险。可是……”

“这不是长久之计阿鲁。”海老名欲言又止,神乐坐在走廊上抱着腿接上他的话,“我的妖力不是三叶姐姐自己的妖力,她的身体在排斥我的引导。即使这次我成功了,下次必定需要更多的妖力去控制三叶姐姐的,再下次又需要更多,总有一天三叶姐姐的情况会彻底无法控制阿鲁。”

“就是这样啊……三叶小姐的情况越来越难控制,我刚被冲田那小子拖过去给三叶小姐检查情况的时候,只要补充同属性的妖力,等三叶小姐自己平复下来就没事了。后来认识土方先生后很长一段时间,三叶小姐都没有发病,我还松了口气呢。没想到这两年……本以为跟着藏场先生来到这神明聚集的出云,可以遇到什么转机啊。”海老名叹了一口气,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

一时间,气氛变得很是伤感,神乐把两条尾巴都绕上腿,身体蜷缩地更紧。海老名回头的时候便看到小姑娘一副世界崩塌的样子,心一慌,赶紧转移话题:“说起来,神乐小姐你可能不知道吧,别看冲田和土方先生现在在真选组里一副认真工作的守护者的样子,那会儿在老家的时候和外面那些抢地盘的小混混妖怪没什么两样。”

看海老名夸张的语气和动作,神乐愣了一下,松开尾巴“哈哈哈”笑出声:“现在真选组那些家伙也和小混混妖怪没什么两样阿鲁,特别是那只抖S吉娃娃。”

“真选组有吉娃娃妖?”海老名疑惑了一秒,见小姑娘的情绪开始转变,觉得这招有用又继续说了下去,“神乐小姐知道冲田吧,那家伙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坏小子,除了三叶小姐和近藤先生没人能治得住他。我认识的妖没有不被他整过或划出过伤口的,听说冲田还常常去附近村子搞些吹倒树,把洗好的衣服扔到地上之类的恶作剧。当初闯进我家请我治疗三叶小姐的时候,他那把镰刀差点没把我的盘子敲碎了。可那家伙又偏偏是只天赋极高的镰鼬,就连比他大的妖怪都打不过他拿他没办法,而且冲田也极知道分寸,从来只是小打小闹,说不上赶了什么坏事,顶多称得上恶作剧。”

“果然是个狡猾的抖S阿鲁。”神乐鄙夷地拍了一下走廊的地板,尾巴左右摇摆,催促海老名往下讲。

“这口气大家一直憋到了土方先生来的时候。土方先生是在七八十年前的一个下午出现的,被一群一看就不是好妖的妖怪追着,那群坏妖被近藤先生赶走后,土方先生就留了下来。土方先生也是个奇怪的家伙,整天板着个脸不说,有一次在看到他和三叶小姐他们在吃拉面,三叶小姐放了四罐辣椒粉我是习惯了,而他居然在拉面上放了一整瓶蛋黄酱,看的我就恶心。但大家也都认同土方先生是个难得可靠的妖怪,除了冲田。”

“听说从见得第一面起冲田那小子就看土方先生不顺眼。只要土方先生一问我们有没有看见他丢的什么东西,我就知道这准是冲田干的。我还发现了好几次,冲田在我这里偷拿了泻药,蒙汗药什么的,转眼就往土方先生的蛋黄酱瓶子里倒,为此我也给土方先生治疗了不下千次。最常见到的还是冲田的拿手好戏,一瞬间能给土方先生划出十几道伤口,有的时候干脆能让整件衣服都破得穿不了,他还特别喜欢攻击翅膀部位,可怜的土方先生那段时间掉了不少毛吧,反正我至少看见冲田的房间里摆着三只黑色羽毛做的鸡玩偶。冲田这样乐此不彼给土方先生制造伤口的行为每天能来个三四次,几乎每天傍晚我都能在冲田家门口看到三叶小姐替土方先生包扎伤口,请他进屋缝补衣服,或者向他道歉。”

“我就知道阿鲁!那个臭小鬼只会割伤别人,然后劳烦三叶姐姐收拾残局!”神乐愤愤地握拳。

海老名是个很喜欢讲故事的河童,一直到月上中天,神乐快困得睁不开眼睛,两妖才各自回了房间休息。入睡前,神乐还念念不忘海老名口中,那些几十年前鸡飞狗跳却又欢声笑语的日子。

“三叶姐姐早上好!”经过一夜休息恢复了全部妖力的神乐元气满满地朝坐在走廊喝茶的三叶打了招呼。

“小神乐也早啊,睡得好吗?过来吃点东西吧,昨天辛苦小神乐了,我这样的身体,很麻烦吧。”三叶温温柔柔地朝神乐招招手。

“三叶姐姐才不麻烦阿鲁!”神乐三两步跃到三叶身边,也不客气地从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

“其实……小神乐并不是小总的朋友吧。只是被小总硬拉过来陪我的。”三叶的话让神乐一愣,“是我把小总宠坏了呢,那孩子一出生就没见过父母,为了不让他觉得孤单,我太溺爱他了。顽固又不接受失败,从小就独自一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朋友。要不是近藤先生出现……我一直都很担心他变坏啊。”

“那家伙根本就一直是坏的啊。”神乐嘟起嘴,“老是翘班不好好工作,对待lady一点都不温柔,还总要污蔑我欠他钱,那点钱款我明明早就该还清了!不过嘛,有我调教他,他早晚会学乖的啦,三叶姐姐不用担心阿鲁”

看着神乐拍胸保证的样子,三叶又笑起来:“小神乐果然很可爱呢,怪不得小总喜欢和你待在一起。别看小总面上谁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是个别扭的孩子呀,在那个人面前也是……”

“啊,是说十四……”突然神乐想起什么,一下子捂住嘴。不知道就算了,明明昨天刚听完三叶姐姐表白被十四那个魂淡拒绝的事,怎么可以在三叶姐姐面前提起呢?

“没关系的,小神乐,我并没有为此感到伤心过。我知道的,十四郎只是觉得他没办法给我普通女孩子应该拥有的幸福,十四郎的工作性质我也知道,出云的守卫者其实时时刻刻都要做好为了出云牺牲自己的准备吧,所以他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份平凡的幸福,而不是为了他提心吊胆。当初向他表白是我自己太冲动了,十四郎也很为难吧。现在我要出嫁了,终于能让他不那么愧疚了。”

三叶脸上只有理解,却让神乐听得心一阵阵抽搐:“只要三叶姐姐能幸福就好了,才不需要管土方大叔的是不是愧疚呢!拒绝三叶姐姐的家伙就是脑子有问题!妈咪说过,面对表白找任何借口都只是不够爱你,再说,我还看到过土方大叔和小银那点破事。所以是土方大叔他自己有问题阿鲁!三叶姐姐也只要管自己幸福就好了!”

神乐努力说服她忘掉土方的样子被三叶看在眼里,三叶伸手摸上了神乐的耳朵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我明白的,我都明白的。我呀,最喜欢看小总和十四郎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努力的样子,向着目标勇往直前的样子。所以,我只要能看着他们的背影就很幸福了。”

 

TBC

冲神关于对方种族的互怼取自镰鼬和猫妖的其他相关传说:在飞騨地区的丹生川流域,镰鼬是由3个妖怪构成的。为首的妖怪使人摔倒,第二个妖怪用刀划开人的皮肤,第三个妖怪立刻在伤口上敷药。关于猫妖则有如果猫跳到棺材上就会让死者复活的传言。

关于理论部分的相关设定都是参考五行和本身知识后的私设。


评论
热度(16)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