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序+1-1)

不好吃的腿肉系列,ooc请大力鞭挞

·镰鼬总悟X猫妖神乐(设定主要参考鸟山石燕画的百鬼夜行版本)

【序】

让空荡荡的阁楼走廊上突然传来脚步声,制造幻象把豪华客船困在海浪中,人类在荒宅中流连不去是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村中大户会被化猫缠上……妖怪的存在总是伴随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故事,我知道,这些故事最后又总是会汇集到青行灯大人您的记录中。

作为一只天赋平平又懒散的小妖,我这一生行进到现在,自己的经历却实在是乏善可陈,能够有资格在大人您面前道出的竟只有因为那位大人对小妖多说了几句而改变我从那之后所有生活的故事。

那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暴雨天,我正在为偷懒拒绝去隔壁镇参加人类夏夜祭的决定感到庆幸。本以为会被那位突然闯进来一身灰色斗篷的大人杀死的,那位大人倒是出乎意料的……热情。和我一起坐在我家的火炉边,带来这个让我追寻了近乎半生的故事。只是,即使我为了补全那位大人所讲述的到了今日这般地步,却其实仍旧不知道那应该称之为一个故事,或几个故事,亦或是一个传奇。

 

第一章【从前有只二尾猫】

也许真的是有神明的福泽,离出云东部不远的这个村落看上去一如既往地宁静,似乎可以被隔离在一切的局势动荡之外。田垄上,几个村民一边扛着农具往村里走,一边聊着各人妻子做饭的手艺。这时,他们看见不远处的官道上走来一个小姑娘,穿着简单却夺目的红色旗袍,打着一把紫色油纸伞,一个和这样的村庄格格不入的小姑娘。

“应该是哪家的大小姐吧,怎么会一个人跑到我们这种小地方来。”

“谁知道那些少爷小姐们都是怎么想的?看这打扮估计还是个异乡人。”

“说起来,那位好像是从京都的方向来的。听说啊,近几年江户,京都这种大城市里到处都是穿的奇怪,长得更奇怪的外乡人呢。”

“是啊是啊。”

那几个村民小声议论起来,眼见撑伞的小姑娘渐渐朝小树林方向走去,一个比较憨厚的村民终于忍不住大喊:

“那边那位小姐——前面的树林子里有妖怪,而且马上就要天黑了,还是不要一个人去比较好!”

撑伞的姑娘似乎顿了顿,接着似水如歌般直戳人心的声音响起:“没事的,谢谢大叔提醒。”

姑娘答话时没有回头,然而就在几次眨眼的功夫后,姑娘的背影已经迅速在村民眼中离去,眼看就要没入小树林。

那是……人的速度吗?村民们互相望望,又不约而同的揉揉眼睛。

“我刚刚……眼花了?”

“这个时间,不会是因为逢魔时……”

几人沉默了一瞬,不知是谁先打了冷颤,几人互相推搡:“还是赶紧回家吧,快走快走。”

神乐一口气走到了树林深处才停下脚步,先是伸了个懒腰,又抖抖身后两条尾巴。“小银给的地图到底对不对啊,本来以为下午可以到的,没想到还是拖到逢魔时了。不过刚才真是好险啊!”

“如果小银的地图还有点靠谱的话,应该就是这附近了。”神乐收起了伞,到处试探,在树林里小心地感应结界的方位,“不会因为是逢魔时,界线就变得模糊不容易找了吧。那我怎么知道走对方向没有?”

一边小声抱怨,神乐继续用伞东戳戳,西扫扫。

“前面是我们的地盘啊,退回去,入侵者。”

什么?专心寻找界线的神乐觉得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下意识抬头,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诶呀,真是麻烦的小鬼,日语不好吗?需要我一个片假名一个片假名念给你听吗?退、回、去。”

这下神乐终于听清楚了,明明是个能让少女心萌动的少年音,却让神乐莫名地觉得声音的主人大概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声音是随着风传来的,神乐的耳朵动了动,把伞横在胸前,慢慢往前挪动着。又有一阵疾风刮过,神乐突然感觉到尾巴上的毛一根根竖起,下意识迎风开伞,又迅速一个转身收伞上挡拦截了来自头顶的劈砍。

“风妖!”神乐眼睛一亮。

眼前这个仿佛飘在半空的栗发少年正是劈砍神乐的始作俑者,手上的两把镰刀还带着相当大的力度压在神乐伞上,额头绑带上画的怪异大眼睛和少年的表情一样,似乎在无声嘲讽敌人。

“原来是炸毛猫啊,就这点本事做什么入侵者。”少年的身影伴随着说话声再次消失,风向也开始变动起来。

“能打倒你就足够了阿鲁。”神乐连着三次后空翻,躲开了之后一连串几乎能看到实体的风刃。

“说什么大话呢,小鬼。还是乖乖带上宠物项圈,等着被我调教吧。不如从捆绑play开始?”

神乐只觉得有一道气流在身前打了个弯,就发现本来缠在少年镰刀上的锁链已经将自己团团围住,一个收紧困住了她的行动。

“你还不是小鬼一个!这是从哪里学来的糟糕的抖s游戏阿鲁,品味太差了,我这样来自大城市的都市妹才不会稀罕呢。”

神乐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手脚同时一使劲,坚固的锁链就被轻而易举地扯断。神乐顺手扯住断裂的锁链一头,就这么把少年从树叶背后拉出来砸向了地面。

“注入妖力的武器都能弄坏,你这个怪力女!”少年一个前翻在地面站稳,果断打开镰刀末端拴着锁链的暗扣,径直朝神乐发起下一波攻击。

“所以你就准备跪地求饶吧!”神乐架起伞防御少年的攻势,同时一脚踢中少年下盘。

“真是遗憾,那是个残影。”少年的声音却在神乐背后出现。

“魂淡抖S风妖,别以为我跟不上你的速度!”神乐气愤地在身前的树上一蹬,借力折返到少年身后。

然而少年的声音又从神乐左侧传来:“那就再快一点啊,怪力女。”

要让神乐的速度追上以这方面闻名风属性妖怪显然有点困难。神乐抖了抖两条尾巴之一,手中的伞又一次与少年的镰刀相撞。于此同时,以神乐为中心,一个诡异的火圈凭空出现,火苗越积越多,隐隐有形成火墙的趋势。

少年眼神一变,迅速抽出镰刀攻击火圈想在火圈上寻找突破口。可惜火圈虽然没让人有炙热的灼烧感,却意外地难缠,而且还在缓慢地缩小。

“看来这下是要来真的了啊。”少年周身的气流开始有了躁动,附近的树叶“唰唰”响着。

神乐的尾巴得意地摇了摇,让火圈收缩地快了一些,亮出了自己的爪子,与少年再次缠斗在一起。

“总悟,你今天在这里巡逻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穿旗袍,打伞的猫妖?”一只鸦天狗在远远地喊着,“有人放火毁坏结界?!总悟!”

突然,鸦天狗注意到了不断缩小的火圈,和附近躁动不安的气流。“风起。”鸦天狗一敲手上的法杖,顿时,狂风大作。本来就已经暗下来的傍晚天空更加暗不见光,四周那些碗口粗的树都巨幅摇晃着。

见火圈的状态不稳,神乐赶紧收回了这些火苗。又和少年同时收手,抵御狂风带来的攻击。

“不要随便妨碍别人啊,去死吧,土方先生。”冲田的语气里充斥着满满的不爽,两把镰刀各划出一个半圆,把自己四周的狂风又化作风刃的形式,形成反攻。

土方先生?没有感觉到风中有什么杀气,神乐只是撑开伞,借着缝隙打量那只正气急败坏地挥开风刃的鸦天狗。

“啊,小银说的十四!十四——我肚子饿了!”神乐终于有了到达目的地的感觉,欢快地收起伞。

“谁是十四啊!银时那个混蛋都教了你什么!还有你!居然对着脖子来!老子差点就被风刃割到了!”

小银这点没说错,十四确实是个暴躁的傲娇鸦天狗呢。神乐不顾土方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一个纵身朝土方飞扑过去。

“所以你是因为看银时画的地图走错路才来晚了?”在出云外围的守护者——真选组的餐厅中,土方吸了一口烟,看着眼前吃拉面的少女。

神乐正在解决第十碗拉面,左手边九个大碗叠成高高一摞。为了赶路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再来一碗!”神乐放下碗,揉了揉肚子,“对啊,都是因为小银那家伙画地图画得那么不清不楚的,而且就算我没有走弯路也不可能像小银说的那样,今天中午前就走到这里啦。”

“哟,不但是怪力女还是大胃女啊。不是说猫妖的人形是美女吗?怎么看这家伙都不是吧,不过穿了China的衣服而已。”坐在土方右侧的冲田,吃着丸子调侃了一句。

“居然小看本女王!你才是呢阿鲁!真的是著名的风妖镰鼬吗?明明只是个吉娃娃吧。”还来不及开吃第十一碗拉面,神乐赶紧回呛一句。

“好了好了,别吵了。总悟你也少说两句。”土方当起了和事老,“话说回来,听银时说,神乐姑娘你是来这里修行的是吧。”

“没错阿鲁。”神乐没在意别过脸的冲田,喝了一口面汤,“我们一族要都经过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的考验,才能修炼出九条尾巴,成为真正的九命猫妖。小银说,出云这边的机会更多,所以让我来这边修炼。”

“所以就托我来照顾你吗?!那个混蛋银时就会给我找麻烦。”土方把烟当做银时狠狠地摁在桌上,从以前开始就该知道认识银时那家伙才是最大的麻烦啊。

“不用,我相信我很快就可以打败这家伙,修炼出风属性的尾巴了。”神乐把空碗往桌上一搁,不知从哪里掏出伞,指向冲田。

“与其说这种大话,还是先想想怎么赔我的武器比较好吧,China。”冲田不知从哪掏出镰刀,打开神乐的伞。

“明明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才被我把武器打坏的阿鲁!”神乐一拍桌子。

“喂喂,你们俩怎么又要打起来了?!要打也出去打,别破坏餐厅啊。”土方有些无奈地想隔开两者。

“不用你管!”两道声音同时在土方的左右耳响起。下一秒,神乐面前的十一个碗就尽数成了地上的碎片,餐厅里开始回荡“叮铃哐啷”的声响,桌上的调味料也打翻了,筷子更是撒了一地。

土方感觉自己的头上青筋跳动。“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

下一秒,冲田和神乐的头上就各挨了一拳。“干什么啊,土方先生。”“干什么阿鲁,十四。”两人同步跪坐一排,摸着自己头上肿起的包。

“餐厅的赔偿由你们两个承担!总悟,你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至于你,账单我会寄给银时的。”咬牙切齿地说完对冲田和神乐的宣判,土方摁着额头,赶紧离开满地狼藉的现场。

“都怪你!小银那么穷,连工资都没有发过,肯定不会拿钱出来赔偿的阿鲁!难道要我去吉原打工还钱吗!”神乐狠狠瞪了冲田一眼,沮丧地说到。

“喂喂,这次可是你先拿出武器的啊,China。要说我因为这个被土方魂淡扣了工资才是冤枉,扣我工资的土方先生还是去死吧。”冲田站起身,冲着土方离去的方向比划着攻击。

接着,两人对望了一眼,又同时转过头。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两人都是纯物理攻击,虽然战场看上去是惨烈了一些,但半数都是可恢复的,算不上损失,真正要赔付的部分数量并没有这么庞大。

第二天,土方寄去的账单果然只收到了银时插科打诨、顾左右而言他就是绝口不提赔偿的回信,一早就气得土方对整个真选组吼了一早上。反倒是冲田,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居然乖乖地给餐厅负责人上交了赔款,还顺便交上了神乐的一份,那纯良的表情吓得负责人也拉了一上午肚子。

“你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小女孩身材去了吉原也没有客人会看一眼吧,还是我大发慈悲地当你的债主,先叫一声主人来听听啊,China。”在餐厅门口,冲田看着闻讯赶来,露出感动又震惊表情的神乐,露出神乐至今看到过的最阴险的微笑。

“就知道你个抖s没安好心!把感动还给我阿鲁!”神乐冲上去掐住冲田的脸。

“疼疼疼,谁允许你以下犯上的啊。”

“你说谁下谁上阿鲁!”

接着两人再次迅速变成扭打在一起的状态,吸引了不少真选组队员的目光。

神乐的到来让整个真选组上下的气氛明快起来。虽说是在各路神明聚集的出云任职,并非正统出身的真选组却长年只守护在神明居住地的外围,过着百来年如一日只有训练和巡逻的生活。

之前跟随监护人银时住在京都的神乐不但带来了不少那里奇闻异事,甚至远渡重洋来到这片土地上的她本身就是一道带着异乡风情的景色。再加上这姑娘有个好性格,真选组上下都很喜欢和神乐聊天。

然而,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从不主动去找神乐聊天,不是因为“害羞”“怕打扰对方”这样的理由,而是这姑娘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和真选组里出了名的抖S队长——冲田总悟打架。对此,一开始想找小姑娘聊天的小队员们,只能默默绕路,并在心里为神乐敢于对上冲田的勇气点赞。

“明明都已经打败抖S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还是没有起色呢?”神乐坐在真选组后院的树枝上,梳理自己的两条尾巴。

为了能修炼出第三条尾巴已经来到出云两个月,却一点要跨入下一修炼阶段的感觉都没有,明明之前两条尾巴的修炼很顺利的。

“说什么呢,China。与其在这里做梦,不如想想怎么还欠我的10万和武器啊。”冲田突然出现在神乐身后,虚空跨了一步,落在另一边的树枝上坐下,“如果你替我巡逻,说不定我还能告诉你一点风妖修炼的方法,怎么样?”

“休想!你这家伙就只是想逃避工作而已,我才不上当呢!”神乐把树干当成冲田锤了一下,“还有,上次我有替你巡逻,怎么说也该把债务还了一半吧,怎么可能还是10万阿鲁!”

“你就去了半小时就回来了,连屯所门都没出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冲田把额头上的绑带当眼罩拉下来,斜靠在树上,大概是想睡个回笼觉。

“别装得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就乱说啊,我分明……”

“冲田队长——你有客人来了!”

神乐话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小队员的声音打断。只见冲田一脸不耐烦地又把绑带推回头上,跳下树。小队员在冲田耳边说了几句后,冲田就像是突然吃了什么兴奋剂,居然立刻就化作疾风消失了。

“那家伙怎么了?”神乐也跟着跳下树,奇怪地问到。虽然只在这里待了短短两个月,但神乐此前是无法想象冲田脸上居然还能有这样名为“欣喜”的情绪出现。

“原来神乐小姐也在啊,是冲田队长的姐姐来了,局长让我过来叫队长一声。”

TBC

注:序篇开头提到的故事来自《怪化猫》

评论(5)
热度(25)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