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番外)

不要问这种题目为什么还会有番外_(:з」∠)_

小团子的小故事


【礼物】N年后

“妈咪——”

神乐正跪坐在榻榻米上叠衣服,一只栗发小团子“啪嗒啪嗒”地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脖子。

“怎么了呀?宝贝。”神乐把小团子抱到身前。

“今天老师让我们写《最难忘的礼物》,我不知道写什么……帕比有送给妈咪什么难忘的礼物嘛?”

“当然是你啊,宝贝。你对妈咪来说是妈咪最棒的礼物阿鲁!”

“总一郎也最爱妈咪了~”小团子再次紧紧抱住了神乐的脖子,在妈咪的肩上蹭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写妈咪的答案老师大概不会给过吧。

“妈咪没有收到过其他礼物嘛?这条项链不是嘛?”小团子指着自己记忆里一直被神乐佩戴的小兔子项链,期待着神乐给他的答案。

“这个啊,是你帕比给妈咪的贡品啦。”

……

“我最难忘的礼物是我的妈咪,妈咪既温柔又漂亮,是神明大人给我最好的礼物。所以我的帕比经常给妈咪献上贡品……”

老师:“……嗯?”

 

【桥上的怪大叔】第8篇N年后

“昆布干。”

“买了!”

“雪花牛肉卷。”

“买了!”

“娃娃菜。”

“买了!”

“豆腐,香菇什么的其他材料家里就有,今天晚餐我们可以吃寿喜锅了阿鲁。”

“噢——寿喜锅寿喜锅寿喜锅!总一郎最喜欢妈咪的寿喜锅啦~”一只栗发小团子用手扶着顶在头上的娃娃菜在路上兴高采烈地蹦跶,神乐抱着刚才买的其他东西微笑着跟在小团子身后。

“妈咪妈咪!桥上有好多小朋友在听故事!总一郎也可以去听嘛?”没一会儿小团子又跑回神乐身边拉了拉她身上的旗袍,指向桥上。

神乐顺着小团子的手指朝桥上看去,那场景倍感熟悉。想起那个斗篷大叔的故事内容,神乐有一瞬间窘迫,不过招架不住小团子眼中溢出的渴望,点了点头,跟着小团子站到最外围。

这次讲故事的人没穿斗篷,只穿了一身素色和服,可惜戴着三度笠依旧看不到容貌。

“抖S王子在这危急关头急中生智,把刀往嘴里一咬,无视漫天的箭雨,帅气地一个俯冲,将中华娘的手紧紧地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诶?大叔找接班人了呀,这声音低低的,好像有点熟悉,还挺好听。对于不是想象中的声音,神乐有些惊讶。

“哇~抖S王子好棒!然后呢然后呢?”或许是换了声音,小孩子们也比那时更加热情。

“笨蛋中华娘终于在第无数次被抖S王子的帅气震撼后,承认自己喜欢上了抖S王子。”

要结束了啊,那个结局太烂尾了,还是不要让小总一郎失望了吧。神乐拉拉小团子,想带他回家。

“于是两个人互相合作一起逃离危险又在这座桥上互相约定各自变强再次相遇后还一起大杀四方把坏蛋都杀了个精光最后中华娘向抖S王子深情告白他们一起保卫新江户成了有名的妖怪夫妇故事结束happy end。”

讲故事的人突然加快了语速,连声音都不再那么低沉起来,本来交叉在胸前的双臂则松开,一只手摘下了头上的三度笠。

“今天是妖怪夫妇结合的周年纪念日,在桥上可以许愿哦,虽然妖怪夫妇是不会帮你们这些小屁孩完成什么幼稚愿望的。”

“啊!帕比——”小团子来不及放下手上的娃娃菜就想朝讲故事的人冲过去。

“啊啊啊,混蛋小鬼!你再说一遍!谁是笨蛋中华娘阿鲁!到底是哪个混蛋先告白的啊!”不过神乐抢先了一步。

“轰——”神乐丢下手中的袋子,抓着冲田的衣领摔下桥面,紧接着站在桥上的孩子们看到巨大的水花升起。

“哇——他们就是故事里的妖怪夫妇吗?”一众小孩看得目瞪口呆,异口同声地说到。

“没错哟~”小团子的语气充满骄傲,然后他爬上栏杆大喊:“妈咪!加油!帕比!加油!”

今天冲田家的晚餐可能又要推迟一下了吧。

 

【爸爸和儿子重名不是欧美独有的现象】继续N年后

冲田站在万事屋门口,看着过来给他开门的小团子:“你妈呢?”

“妈咪陪阿妙姨姨试衣服去了。”

“哟,总一郎来了啊,小神乐陪阿妙试衣服去了一会儿回来,你先进来坐不要挡在阿银家的门口啊。”银时一边说着一边冲进了厕所。

跟着小团子到沙发前坐下,冲田问到:“下午做了什么?”

“听妈咪读了故事以后去睡了午觉,小银说那是妈咪以前睡的床哦!醒来以后和定春一起玩~然后帕比就来了。”

小团子回答完后,父子俩相对无言,这时银时的声音突然响彻万事屋。“总一郎——帮阿银拿一下卷纸呗——”

“……”

“……”

“去帮老板送卷纸吧,儿子。”

“才——不要!小银拉的【哔——】太臭了,总一郎才不去!”

“没听见老板在喊‘总、一、郎’吗?快去,儿子。”

“不是哦,小银一直是叫总一郎‘定春30号’的,这个‘总一郎’一定是在叫帕比啦!帕比才是,快去!”

“喂——总一郎我知道你在啊!理一下阿银啊——”

“……”

“……”

“总之小孩子就要跑跑腿,快去。”

“难道帕比就是因为这个才给总一郎取和你一样的名字吗?太狡猾了!总一郎才不会上当呢!帕比快去!”

“第一,这个名字不是我是你妈取的;第二,我也不叫总一郎。”

“哼,那帕比也一点都不在乎给总一郎取名!帕比从来都没叫过总一郎‘总一郎’!”

“谁说的,你小子的大名……【哔——】不就是我取的吗?”

“帕比你是忘记了吗?!总一郎的名字‘阳介’你刚刚是忘记了吧!总一郎果然是妈咪捡回来的吧!”

“怎么可能,刚刚我不是说了你的大名是我取的吗?”

“哼!帕比明明都给总一郎的名字打马赛克了!帕比糊弄总一郎!”

“……”

“我回来了!姐姐她们试衣服试好了吗?”门被拉开,门口传来新八的声音。

“眼镜叔叔——小银叫你给他送卷纸!”“眼镜,老板叫你给他送卷纸。”

“诶?”


评论(2)
热度(49)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