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26~30)

26.长恨歌 

“打扰了。刚才拜访万事屋的时候被告知银时你们最近都住在志村家道场了,果然大家都在啊。”

“打扰了,妈妈那里刚接待了一个大客人,我和月咏姐被拜托来送多余的草津温泉的住宿券。”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从门口传来,正窝在被炉里和银时新八一起看电视的神乐一抬头,看见阿妙正领着月咏和晴太进门。

“温泉住宿券?!我要去我要去阿鲁!”听到有机会去高级温泉乡体验一番,神乐一扫近几日的无聊感,情绪高涨起来。

“你不能去哦,小神乐。”可惜阿妙立刻就给神乐的热情浇了一盆冷水。

“为什么?”

神乐和晴太同时发问,比起晴太单纯的疑惑,神乐的声音中有着更多的不甘心。

“我从登势婆婆那里听说了,是神乐怀孕了吧。还没说恭喜你呢,吉原的那份礼物稍后会补上的。”月咏笑着向神乐送上了祝福。

“诶?神乐姐姐有小宝宝了啊!”晴太显得很兴奋,凑到神乐面前,用亮晶晶的双眼盯着神乐尚未显怀的小腹,小声嘀咕,“会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怀孕了就不能去泡温泉了吗?”神乐失望地撅起嘴。

“不可以哦,小神乐。你才怀孕一个月,不可以做泡温泉这样对孕妇的身体有危险的事!”新八扶了一下眼镜,满脸严肃。

“就是就是,泡温泉这样的事就交给阿银这样急需放松的大叔吧。”银时的手已经伸向了晴太随意搁在桌上的住宿券。

“啪”的一下,伸向住宿券的手被阿妙和月咏同时打开。

“真是抱歉呢,我们还要照顾小神乐,恐怕也没有时间参加了。”阿妙语气温柔地对月咏道着歉,只是加重了“我们”二字,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没关系的,回去我会把情况告诉日轮,住宿券送给别的熟客就好。”月咏则顺势收起了住宿券,喝了一口新八端上来的茶。

那边似乎是换了话题,反正碰上阿妙和月咏统一战线,嘴上吃亏的永远是银时。这边的晴太也被新八以“要让孕妇得到充分休息”为由,和新八去里屋一起听阿通的新专辑。神乐又窝回被炉里。

还以为这下能比抖S小鬼又多去一个温泉了,真是可惜。不过泡江户附近的温泉机会有的是,光是我去过烙阳汤峪温泉就是抖S永远也超不过的了。

想起那时的斗嘴,神乐在心里暗笑了几声。

“所以说,就算再怎么古老也比不上烙阳的汤峪温泉,还是吉娃娃你输了阿鲁!”神乐双手交叉抱着胸口,斜睨着一边的冲田。

土方难得批准了冲田的婚假,肖想真正温泉假期很久的神乐拖着冲田收拾收拾行李,敲定了江户最古老的温泉之旅。即使已经是夫妻关系,两人还是时不时发生不可避免的争执。这次的项目是泡过温泉的厉害程度。

“是啊,我恐怕也没什么机会深入参观烙阳,那我怎么确定China你是不是随便编了个名字来骗我的。”因为是家庭温泉池,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让冲田很是放松,声音也更慵懒了几分。

“骗?值得本女王大人说谎的人还没有出生呢阿鲁!”神乐拍了一下水面,“烙阳温泉的故事可是已经流传几千年了,【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China你刚才说的是……家乡话?”听到了陌生的语言,冲田觉得有些惊讶,和所有夜兔族之间都没产生过交流障碍,他都快忘记神乐是外星人的设定了。

“没错阿鲁!”冲田惊讶的表情最让神乐得意,“别总以为女王大人有兴趣说你这条吉娃娃的坏话,要是我真的想说你坏话,你可是听都听不出来的!”

“就你的智商?刚才那句不会其实是为了圆谎随意编了一句吧。”

“才不是!刚才那句就是出自发生在烙阳温泉的故事!妈咪小时候一句句念给我听过阿鲁!”

“不是骗人的,就讲来听听啊。”冲田刺激神乐道。

“……”虽然听妈咪讲过很多遍,但全诗实在太长,隔得又久远,神乐只能回忆起零散的诗句,要当场给冲田流利背诵一遍还真是难度不小。

看着冲田脸上的不相信越来越浓厚,神乐脸上的红也一层层加深,憋了许久后,神乐终于忍不住了:“你又听不懂,我念给你听了也没用阿鲁!”

“那就麻烦女王大人给我翻译一下啊。”冲田饶有兴趣地看着神乐布满红晕的脸。

如果只是讲故事就轻松多了啊。神乐心里松了口气,反正抖S也没听过,就算漏掉什么细节也没关系。

“这个嘛,就是讲烙阳星以前有个【皇帝】,就是这里将军一样地位的人物啦,他非常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最后那位大人物只能靠法术去见他的夫人的灵魂阿鲁,用以前送给夫人的珠宝来回忆过去。终于得以相见的两个人发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反正这句就是想永远在一起的意思。最后就是作者发出感叹,觉得这件事的遗憾会一直流传下去。所以那位夫人用过的温泉就和这个故事一起流传下来啦。”

好不容易讲完一个长长的故事,口干舌燥的神乐赶紧喝了一口摆在温泉边的水。

“有些时候你们夜兔族还真是奇怪啊,分明是那位大人物自己无能,保护不了国家和心爱的女人,自己杀了心爱的女子却还发什么永远在一起的誓言。大人物麾下的武士们也很奇怪,居然针对一个女人。我这样的乡下武士看来是无法理解了啊。”

“这样的感情,其实我也不懂啦。”虽然小时候听妈咪讲这个故事时,小神乐一直为故事中的人物感到悲伤,但听到冲田这番感想,神乐也想不出什么话去反驳。

“嘛,至少还有一句话我是赞同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是这么念吧?笨蛋小神乐?”看着神乐陷入纠结的情绪中,冲田狠狠地揉了一把神乐的头发。

“叫谁笨蛋呢!混蛋吉娃娃!”把冲田的手从头上撤下来后,神乐不甘示弱地朝着冲田扑了过去。

后来?后来就从泡温泉变成打水仗了吧。现在想想,吉娃娃的记忆力还真好呀,那句诗我就念了一遍,他就把读音都记下来了呢。

“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告辞了,日轮还在等我回去复命呢。”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神乐回过神来时,月咏已经准备离开了。

“我去叫晴太。”阿妙也向月咏示意,两人完全没有理睬一边被打击到失去生气的银时,反倒是经过神乐时阿妙还关切地问了一句:“总觉得小神乐你的精神不太好呢,要不要回房间睡一会儿?”

“我没事啦,大姐头,就是想散散步了阿鲁。让我去送送月月吧。”神乐飞快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在站起身时,神乐不禁想着,或许等到明年,带上肚子里的小家伙一起去草津温泉也不错啊。

(对《长恨歌》发表的感想请别在意,烙阳=洛阳私设。)


27.你说过 

“难得大家都有事要忙,可以一个人出来透气……真是倒霉阿鲁。”神乐站在街边商铺的屋檐下,伸出手接了几滴雨。

这几天江户上空的云层都挺厚,以为不会出太阳,自己就放心地没有带伞,没想到太阳是没有冒出来,但云层却都是积雨云。

“这样也没法冒雨回去,会生病的吧。”神乐皱起眉头,摸了摸让自己小心翼翼不敢生病的“罪魁祸首”。

“那边的小姐,要不要用婆婆家的电话,让你家人什么的来接一下你?”突然,旁边的窗子打开一条缝,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婆婆半探出头。

打电话?能打给谁呢

小银?从昨天晚上起就没回来,大概是又睡在打小钢珠的店了吧。大姐头和新八唧?志村家的恒道馆道场终于收到了新学员,大姐头和新八唧今天都很忙吧,早上看到连小九都来帮忙了。帕比的话……还是算了,让他知道我出去散个步就被困在雨里,怕是要在怀孕期间一直守着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帕比最近有一份形式很严峻的委托,应该让他放心去工作才对。

“不用了,婆婆,我等雨停就好阿鲁。”想了一圈没有合适的人选,神乐最终还是微笑着拒绝了那位婆婆的好意。

“既然是设定,就给我好好地做到伞不离身啊,蠢丫头。”

忘记带伞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看来他说过的话还是有点用处的。边和婆婆搭话,神乐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冲田的声音。

“哟,China,这个样子蹲在桥下面还真是落魄啊。”

这是她第一次忘记带伞,被大雨困住。

冲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外头“哗啦啦”的大雨声也没有盖过语气里的嘲讽。

“你以为我们夜兔要看到天空有多难?要是这样的下雨天我还带着伞,就永远也无法直视天空了阿鲁?你这小鬼不懂就不要乱说!”神乐不甘示弱地站起身瞪着冲田。

然而这样的气势是无法吓到冲田哪怕一点的,只见他退后一步:“是为了看见天空啊。那躲在桥下能看到什么?来,出去啊,享受你们夜兔难得一见的天空啊。”

神乐捏着裙角,气得浑身发抖。不能真的冲出去给那个混蛋抖S证明,今天穿的是帕比寄来的新裙子,刚在小伙伴面前炫耀过,被这么大的雨淋会被淋坏的!可是就要被抖S嘲笑了吗?这,这绝对不可以!事到如今……

“啊,还是算了。”冲田在下一秒突然又站回神乐面前,“你这样的小鬼再看天空几次都不会有什么感悟的,就不要糟蹋这件衣服的裁缝的心血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说什么?”神乐一愣。

“发什么呆啊,走啦!老板可是在到处找你呢。”冲田轻轻推了一下神乐,打开另一只手上一直拿着的黑色大伞,“下次拜托伞不离身啊China,老是麻烦警察找失踪的小女孩,警察也是很忙的。”

原来是小银发现我没回去,拜托了税金小偷来找我吗?带不带伞什么,要你这个吉娃娃来管我啊。

神乐磨磨蹭蹭地站到了冲田伞下,尽力靠在边缘部分:“喂,你个吉娃娃离我远一点啊,我是怕小银担心才跟你走的,不要多想阿鲁!”

“是,是。”冲田随口应了几声,也不看神乐,撑着伞就走进雨里。

“你又没有带伞啊,China。”

这是她第二次忘记带伞,被大雨困住。

冲田的制服有一些凌乱,撑着带有真选组标志的单人伞站在神乐面前:“突然让我从屯所跑过来也是很累的。”

“你也可以不来啊,反正是因为联系不到小银才找你的阿鲁。你没空的话我还可以找新八唧。”神乐别过脸。

“你确定那副眼镜经得起你的折腾吗?老板也算了吧,十次请他帮忙九次半都不靠谱。像这样的下雨天,果然还是找警察比较放心吧。”听着神乐别扭的话,冲田一巴掌拍在神乐的头上。

“两位的关系还真是好呢。”站在两人身后的柜台里,零食店借给神乐电话的老板娘打趣了一句。

“才没有阿鲁!”“才没有。”两个人同时回头反驳。

老板娘却只是看着两人笑而不语。

看着神乐越来越红的脸,冲田轻声叹了口气,先朝老板娘一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随后拉上神乐的手:“走啦,China,别在这里打扰老板娘了。”

“诶?老板娘再见!”神乐毫无防备地被拉到冲田的伞下,只来得及回头和老板娘告别,“走太快啦,臭小鬼!那么着急干什么阿鲁!”

“嫌弃我的话就做到伞不离身啊,你不是夜兔族吗,China。”

虽然最后两人一如往常地吵了起来,但手心的温度依旧被好好感受到了。

“所以说你就是笨蛋吧,真怀疑那边的保安大叔都快接受你一下雨就没有带伞的设定了。”

那是她不知道第几次忘记带伞,被大雨困住。

冲田带着神乐的碎花雨伞快步走到神乐面前:“我给你买了这么多把伞,你的夜兔伞也换过新的,但你不带有什么用。这是我第几次来接你了?”

看着冲田一副“次数太多数不清”的样子,神乐一拳锤到他肩上:“我怎么知道就买个菜的功夫,天上就下雨了阿鲁!”

“你不看天气预报吗?就算不看也注意一下外面的天气啊,那么阴沉的天气,你还敢不带伞。再说了,既然是夜兔族,就像别的夜兔一样好好带着伞啊。”冲田揉揉肩膀。

“买菜只需要一会会嘛,我哪知道就这十几分钟就下雨了阿鲁。夜兔什么的只是那些早就不知道被忘到哪里去的设定而已……”自知理亏的神乐只能一点点降下了音量。

“既然是设定,就给我好好地做到伞不离身啊,蠢丫头。”见门外的雨势变小了一些,冲田也不再多说什么,顺手接过神乐手上的购物袋,揽过神乐走进雨中,“靠近一点,这把伞可不怎么大,小心别被雨淋湿了感冒,又要我照顾你。”

“这么一点雨,我才不会有事!”话是这么说着,神乐还是挽上冲田的手臂。

“是啊,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嘛。”

“啊啊啊,我才不是这个意思,你个混蛋抖S!”

所以说,不是每次忘记带伞都会有人送来的啊。看着雨开始越下越小,神乐突然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抖S说过的话,偶尔也听一听吧。

 


28.不归 

“冲田太太,今天由我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介于照顾人比较有经验的志村姐弟近来要开始为自家道馆忙碌,神晃请的看护人员终于派上用处。只是,之前那位不是在神晃的强烈要求下管她叫“神乐小姐”吗?为此,她还特地解释了自己不是未婚先孕的事实。

神乐盯着面前这位穿着看护人员的同一服装、把柔顺的长发束起搭在一侧肩上的贤惠女子,持续沉默着。

“有什么吩咐吗?冲田太太。”女子半遮着脸,温柔地询问神乐。

“我说……你根本就是假发吧阿鲁!”神乐一把扯下对面那人的发绳。

“不是假发,是桂,啊,是假发子!”桂一甩头发,一本正经地纠正神乐的错误。

“所以说为什么会是你啊!幸子小姐呢?还有,伊丽?!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又看到一边突然出现的伊丽莎白,神乐只觉得一头的雾水。

[伊丽(划掉)伊丽莎白子]戴着真·假发的伊丽莎白举起牌子。

“正好幸子小姐她生病了找人替代她的工作,听说是照顾丈夫长久不回家的独居孕妇,我就过来了。没想到独居孕妇指的是leader啊,真选组的那个小鬼真是没有担当!被单独留在这里的leader……”

“停停停,真选组出差的事假发你不会不知道吧阿鲁!”看着桂的脸上渐渐露出了奇怪的兴奋,神乐一阵冷汗,赶紧打断他。

果然假发就是个人妻控吗?虽然以前好像和抖S也讨论过啦。

“以后要少跟桂来往啊,China。”看见桂来恭贺他们的乔迁之喜后,冲田似乎是这么说过一句。

“凭什么阿鲁!假发和伊丽都是我的好伙伴啊!再说假发现在也不做攘夷志士了,你们税金小偷该不用抓他了吧!”神乐立刻反驳了这个不切实际的要求。开什么玩笑,我要和谁做朋友哪是你这只吉娃娃决定的了的。

“不是立场问题。”冲田少见地犹豫着措辞,“桂那家伙他好像对北斗心轩拉面馆的老板娘格外感兴趣啊。”

“你是说几松吗?”虽说神乐并不清楚话题是怎么跳到这里的,不过难得和冲田聊一次八卦,“你也发现了吗?我也觉得假发好像特别关注那个老板娘阿鲁!听小银说他以前从来不固定去一家拉面店那么久的。而且听小银说,几松老板娘还专门为假发在菜单上增添了原先没有的荞麦面……”

冲田的表情又一瞬间变得无奈:“China,我不是在特指那位老板娘。”

“这你也发现了吗?!”神乐瞪大眼睛,像是找到了同好,扑上来抓住冲田的手,“听小银说,假发和高杉的关系也很不一般,从很久以前他们还在一起念书的时候就开始了阿鲁!除了高杉,伊丽他一直和假发在一起,会不会……”

“老板都跟你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冲田一把拍上神乐的脸,打断了神乐正熊熊燃起的八卦心。

“臭小鬼你倒是要干什么阿鲁!”神乐气恼地把冲田的手拽下来。

“我的意思是,桂那家伙好像对人 妻格外感兴趣,似乎向往ntr。”放弃了对神乐这样的大脑进行暗示,冲田的声音有一点挫败。

“诶?这个小银也提到过阿鲁,可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假发的leader,怎么可以抛弃他!”神乐正义凌然地说到。

“拜托,China。你是谁的妻子,给我好好的记住啊。”冲田捏上神乐的脸,左右晃了一晃。

“放手啊,小鬼!”神乐再一次扒掉冲田仿佛黏在自己脸上的手,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谁需要吃你这头母猪的醋啊。”冲田的眼神一飘,“我只是担心你没有当妻子的责任心,我会很困扰的。”

“呵呵呵,小鬼就是小鬼阿鲁。本女王就大发慈悲不拆穿你了。”神乐故意掩着嘴笑了几声,做出大度的样子拍了拍冲田的肩,“不用吃醋啊,小鬼。小银说假发对寡妇啊、丈夫常年不归的独居少 妇之类的比较有兴趣啦,女王大人是不会让自己变成那个哀怨样子的。”

“你确定吗,China?寡妇什么的,我是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不过独居少 妇嘛,China你还是好好做一只抖M母猪让我高兴会比较好。”冲田的表情变成了神乐熟悉的阴险样子。

“你才是抖M呢!你这只抖M吉娃娃!看本女王怎么S你!”神乐一直对冲田那样的表情很不爽,两人立刻又陷入破坏模式。

“很好很好,leader你这样微微带点思念又含有几分空虚的表情真是太棒了!”桂激动的声音把神乐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假发你这是什么表情!我都要吐了阿鲁!”神乐打了一个冷颤。

“不是假发,是桂。”桂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leader的气质在这几年果然是越变越好了,特别是现在,我认为现在的leader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说的没错]伊丽莎白在一边举牌附和。

“居然是你啊,假发,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桂话音未落,赶巧进门的银时一脚把桂踩进地板。

[干得好!]伊丽莎白也在下一瞬把手里的牌子换了一面。

神乐斜眼看着又开始上演的闹剧,无视桂从地板里坚持不懈地发出“不是假发是桂”的辩白。

让你到现在都不回来!魂蛋抖S!


29.那时我们还年轻 

“喂……China,有蛋从你的大腿间流下来了。排卵日到啦?”

什么嘛?又是这句一点水平都没有的调戏,抖S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听到熟悉的声音,神乐嘲讽地笑了几声,迅速组织了几句嘴炮准备进行回击。这样低级的调戏,我是不会输给吉娃娃的。

刚一转头,却发现冲田的视线没有看着她的方向。神乐一皱眉,顺着冲田的视线望去。

一个丸子头的粉橘色头发姑娘一把抓住冲田的脸就把他扔了出去。

“好痛……你干什么啦……”

熟悉的抱怨声。神乐绕着自己所处的空间走了一圈,现在的自己好像不能走到太远的地方。“这里……是小九家吧。”

最后,神乐停在了那个丸子头姑娘面前:“‘我’真是从那时起就是女王大人阿鲁。不过胸部……好像是有点平,不不不,那只是还没到发育期而已!”说着神乐骄傲地看了一眼自己胸口。

就在这时周围的景物一阵模糊,看得神乐不禁产生了微微的眩晕。眼前再次清晰起来时,神乐看到“自己”正陷入被前后夹击的危险境地。

“要收拾那女孩的人……是我。”

危机解除。

现在再回想起来,说出那句话的抖S还真是可爱啊。那个时候背对着没仔细看,还是小鬼的抖S小鬼好像有一点帅?不可能,我是眼瞎了吗?

神乐兀自摇头,赶紧揉揉自己的眼睛。

“我也不想欠你人情啊。”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又变了。神乐对这个场面简直记忆犹新,那会儿和抖S扯到一起从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啊,不过就是找他“报个仇”就被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来了。所以,自己到底为什么又站在这里了呢?

“不管你们有几个人,我都不会让你们再往前一步!”

神乐看到冲田挥刀砍了石壁后准备偷袭他们的敌人,而“自己”则在冲田的催促下带着雾江逃走了。

抖S还真是从认识他的时候就是个别扭的家伙,就这点来说完全就是个小鬼,到现在一点都没有成长吧。虽然那个时候,我也不怎么坦率……不管怎么说,比起抖S小鬼还是要成熟不少的。

神乐看着渐渐跑远的“自己”和进入迎战状态的冲田,轻轻叹了一口气。敌人的数目不少,即使是冲田这个剑术高手看起来也没那么游刃有余,但那句“不会从这里离开半步”冲田却是一直好好遵守着,确实半步都没有退后。

神乐站在冲田身边试着攻击迎面而来的敌人。不出意料地,和在柳生家是一样的情况,没有人看得见神乐,神乐也碰不到其他人一片一角。

看到了银时他们的身影,神乐终于放弃了尝试。“虽然那个时候就确定小银或是真选组一定会来阿鲁,不过这幅打扮……还真是一群笨蛋啊。最蠢的就是抖S了。”

画面再一次扭曲起来,已经接受设定的神乐淡定地闭上眼睛。

“打住吧,不要再说下去了。”

等等,居然是那个时候!神乐瞪着靠在门口的冲田。虽然那一次装病是自己不对啦,但毕竟只是年轻不懂事,想多获得一点关注啊,很正常的心理吧!那家伙……那家伙……发现了以后居然用葬礼来整我!

虽然知道这个状态的自己是没法碰到冲田的,但一想到葬礼时自己受到的伤害就义愤填膺的神乐还是控制不住冲上去朝冲田挥了两拳。

等下……那个时候,抖S是这幅表情吗?神乐不敢置信地望着慢慢靠近病床的冲田。神乐从来不知道冲田还能变得那么哀伤和压抑。虽然表情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这样的情绪,现在和冲田已经结婚一年的神乐觉得自己不会感觉错。

神乐知道三叶姐姐的死一直是冲田内心深处的伤疤,虽然自己没有和这位温柔的姐姐见过面,但偶尔也曾瞥见冲田一个人静静望着三叶姐姐遗物时周围满溢的哀伤气氛。这样的冲田其实对“神乐可能会死”的事实是感到害怕的吧……

神乐犹豫着走上前,或许那一次装病是真的吓到抖S了。

“这家伙……她……在与我决斗前……是不会死的。”

神乐那一瞬间产生的愧疚心在看到冲田站在病床前那一刻露出的表情后彻底消失。那家伙!根本是站在病床前的时候就发现我在装病了啊!葬礼的计划是不是已经在考虑了?!啊,把我整的那么惨!那家伙……那家伙!果然之前“害怕”什么的情绪是我的错觉吧!

紧接着又是一次熟悉的场景转换,这一次神乐觉得自己已经懒得再去有什么想法了,反正就是再看一遍抖S魂淡这几年对她的恶作剧吧。

果然,接下来神乐又看到了站在船上说给她准备了“带格子的房子”的冲田,进入假发身体乐此不彼地叫她“笨蛋神乐酱”和“呕吐莎白”的冲田,真选组解散后黑化的冲田,报复性地把她扔上悬崖的冲田……

“不要再输给任何人了。”

神乐的脸上是不知何时扬起的微笑,看着夕阳下靠在河岸打得狼狈的他们。那时的我们还真是年轻呢,不说后面发生的故事,还是小孩子时候的我和抖S原来一直都不是那么敌对的关系啊……

突然,眼前变成了一片漆黑。神乐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混沌之中,好像看见什么听到什么,却又哪怕一个闪过的画面都记不起来。

“我回来了。”

神乐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上也是汗津津的。

“小神乐你醒了吗?我现在准备做饭咯。”门外是新八的声音。

神乐用袖子蹭掉脸上的汗水,努力回忆刚才自己到底梦到了什么。

该回家了。心底的声音只是这么说到。


30.在心底某个地方

经过一个早上的争取,以“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不可能一直照顾自己”为主要理由,以眼泪和真情流露为主要手段,以前天假发的到来反驳“有看护照顾让人放心”的观点。现在的神乐终于如愿以偿地坐在了自家沙发上,开始叠在阳台上晾了好几天的衣服。

真不明白,大家都紧张过头了吧。明明连那个麻烦的医生都说孕妇要有适当的运动,简单的家务是很好的选择呢,大家却只允许我在院子里散步。现在多好,厨房也收拾干净了,被子也换好了,再把这些衣服叠好。熟悉而舒适的环境才能让孕妇保持好心情嘛。

神乐随性地哼着现在八点档电视剧的主题曲,顺手打开电视。

虽然离查出自己怀孕已经过去了不少日子,自己的亲人、在江户的伙伴们也都差不多听说了这个消息,可是最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人却偏偏不在地球上。

“那么久了,连个消息都没有阿鲁,可恶的吉娃娃。”

神乐愤愤地戳着手下那件冲田的背心。自从被查出怀孕的前两天晚上,收到冲田发来的一张豪华海鲜餐,一张紫色星空的照片和一句“羡慕吧,China”,神乐就再没和冲田联系过,回复他挑衅话语的嘲讽没有收到回音不说,从假发那里问到的情报也只有真选组正在进行最终机密活动。别的什么都没有。

“那么,今天我们《恋爱物语》就来为大家解读这句著名的告白,‘今晚的月色真美’。”电视上正巧放着综艺节目,喧闹的声音瞬间回荡在客厅中。

这句话是……著名的告白?外星妹子神乐手上一顿,那些存放在心底的记忆又开始翻腾起来。

那是他们刚交往不久,冲田送神乐回万事屋的路上。

“又经过这家丸子店了啊,这是今天第三次经过这里了吧,China。”

“不行,我今天晚饭吃撑了,还需要再逛一圈消食阿鲁。”神乐扯着冲田的袖子,快速往前走了几步。

“说吃撑了的人就不要频繁回头对着丸子店流口水了好吗,大胃女。刚才路过的那一次给你买的十串丸子不够吗?”冲田看着神乐脸上纠结的小表情,轻笑一声。

被拆穿的神乐觉得自己脸部发烫,赶紧转过身用黑暗遮挡红晕。“我这不是在给你机会让你弥补你那个失败得彻底的告白吗?也就像我这样的lady会照顾你这吉娃娃的心情答应你。快点说,要不是你一直磨蹭,我早就能窝在被炉里看电视了。”

“好吧,再不送你回去,我还真的是要被老板砍死了。”冲田装模作样地一叹气,扶着神乐双肩,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在我心底某个地方,一直有一句话要和你说……”

神乐可以感觉到心在胸腔里“砰砰”跳着,她屏住呼吸。

“China,你吃那么多真的不会胖吗?”

说完,冲田迅速后撤,这样的敏捷性差点让屏气的神乐一口气喘不上来。她也迅速地追了上去:“臭小鬼你站住!”

两人打闹了一路,不一会儿,神乐就在万事屋的楼梯下追到了冲田。

“停停停,为了你这丫头,我就勉为其难地认真说一次好了。”冲田抓住了神乐直冲而来的拳头,把她固定在身前,“在我心底某个地方,真的有个想法不得不说……”

“能让老板不要定什么万事屋门禁吗?都不能参加深夜活动了,我也很苦恼啊。”

“喂!”冲田这个答案让神乐瞪大眼睛,一抬腿就要开始新一轮攻击。

“不要这么不解风情嘛,China。”这次神乐的攻击速度并不快,冲田轻松躲开,顺便绕到神乐身后抱住了她,“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吗。”

“诶?”神乐顺着冲田的视线仰望夜空,刚才没有注意,今天的月亮有这么园吗?

突然一道亮光袭来,冲田赶紧推开神乐。

“喂喂,楼下的两位虽然这是歌舞伎町也要注意影响啊,想闪瞎我这个大叔的眼睛吗?”打着哈欠的银时拖着脚步走下楼梯,捡起插在地上的洞爷湖指向冲田,“还有你小子,早上我和你说过什么?看看现在的时间,你是没长耳朵还是没带脑子啊。还有这只手,刚刚要做什么?是不想要了吗?”

“都怪小银搅局,不然……不然我一定能意识到那句话的真正含义阿鲁!”神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整张脸埋进手上的衣服里。

后来这样的事发生过太多次,神乐以为自己已经不再记得具体某一次的场景,没想到……不过是都压在心底深处了而已。

“所以,当某一天电视机前的你有了看到美丽的月色都想分享给那个人的心情,你就会知道‘今夜的月色真美’是怎样的一句情话了。”

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已经在为上一个单元的节目总结了。

神乐抚上胸口,似乎是想压住依旧在心底激烈翻腾的那些记忆。一次次和冲田晒着月光会万事屋的经历,曾经被冲田拉着在山坡上看远眺江户夜空的场景,还有那天收到的密那星紫色星空的照片……

所以,抖S一直以来想说的,在心底某个地方的,就是这句话吗?

 

“咔嚓”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把神乐从回忆里拉出。

今天我为什么会一定要回家里打扫呢?又问了自己一句。

“臭小鬼!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神乐立即放下手上的衣服,朝大门跑去,把地板踩得“噔噔”作响。

今天,是他结束这长达一个月的任务,回来的日子。

 

END

 

冲田:“……你刚刚告诉我你怀孕了?”平静。

神乐:“没错,吉娃娃!是不是很高兴!是不是很兴奋!”得意。

冲田:“那你刚刚还敢给我跑过来?!给我躺回房间里!立刻!马上!”

 

-《想你为期三十天》 真·END-


评论(6)
热度(3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