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21~25)

21.貌合神离 

 

“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去医院呀,小神乐。你都不知道昨天我和阿银去你家看你,看到你躺在床上叫都叫不醒的时候有多担心……”

“你好烦,明明只是一副眼镜阿鲁。”神乐粗暴地打断了新八絮絮叨叨的叮嘱,“不就是肚子里有了一只小吉娃娃吗?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医院缺乏夜兔族怀孕数据的储备,所以还要再观察一下……等等,小神乐,你现在是怀孕啊怀孕!而且孕期三周半还没过危险期呢,小神乐你能不能表现得上心一点啊!”

“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上心的阿鲁。”神乐翻身背对新八,“我想吃醋昆布。”

“小神乐啊,医生说孕妇的饮食要营养均衡,醋昆布这样的零食……”

“本女王想吃醋昆布阿鲁!”神乐微微提高声音,摆出决不妥协的样子。

新八还是心软的:“好吧好吧,那小神乐你先休息一下,我去买些醋昆布顺便看看阿银把你的东西收拾好没有,总之不要做大幅度动作,好好保护自己,也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呀……”

神乐没再理会新八,虽然自己也知道新八突然变身老妈子是为了她好,但一想到肚子里有了一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神乐的心就不知为什么地烦躁起来。

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呀。危险期能平安度过吗?肚子慢慢变大会让我无法安心生活吗?生产会顺利吗?我能不能承担当妈咪的责任呢?会不会像妈咪一样产后虚弱呢?……

突如其来,“母亲”的身份让没有准备的神乐控制不住地想东想西,不美好的画面一个接一个窜进脑子里。

“真的是你啊,一个人来妇产科吗?哈哈哈,就知道你和SOUGO先生是貌合神离,果然被他抛弃了呢。一个人住在这冰冷的病房,战战兢兢,唯恐自己被赶出去的滋味不好受吧。”

“大婶,你在和我说话吗阿鲁?”没有了新八的唠叨,神乐也只得到了片刻的宁静。她转过身,看着病床前衣着光鲜的年轻女人皱起了眉。

“大大大……大婶?!你这没礼貌的小丫头!怪不得SOUGO先生会抛弃你!还有这可笑的口癖,‘阿鲁’?呵,你以为这样就会变得可爱一点吗?幼稚!”

“没事的话就别站在本女王面前,挡住视线了阿鲁!花菜头大婶!”面对这女人莫名其妙的的冷嘲热讽,神乐也没有好口气。

“居然敢在我彩花大人面前自称女王?!太不自量力了,小丫头!虽然你之前抢了我在SOUGO大人身边的位置,但看在你识趣地自动从SOUGO大人身边退出的份上,我彩花大人不是不可以放你一马的!”

“这女人到底是哪里的谁阿鲁?一口一个SOUGO大人的,这又是哪位啊?”发现自己和这位一头小波浪卷发梳成马尾完全就是花菜头发型的小姐完全无法交流,神乐只能小声吐槽了一句。

与此同时,自称彩花大人的这位也仿佛陷入了自己的甜蜜回忆:“第一次见到SOUGO大人的时候,是在高天原门口,他对我笑得那样温柔,亲昵地喊我‘小猫咪’,还说我是特别的,嘿嘿嘿。我对SOUGO大人一见钟情,可惜我知道,父亲是不会允许我下嫁给区区一个牛郎的,我只能忍痛放弃这段感情。”

“我一直无法对这段青涩美好的恋情忘怀,于是我的深情打动了神明大人。战争结束,父亲准备把家搬回地球的那一天,上天再一次指引我们相遇了。他不再是高天原的牛郎,而穿上了政府特别武装警察——真选组的制服!那时我就知道,这是命运,注定了我们会冲破一切障碍,走到一起!”

“等一下阿鲁,你说的那个什么……SOUGO大人,不会是指冲田总悟那小子吧?!”听着彩花时不时带点痴汉笑的讲述,神乐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重点。

“我不允许你喊SOUGO大人的名讳!就是你这臭丫头!SOUGO大人居然因为你拒绝了我!明明你这丫头天天都只会和他打架!一定是你用武力胁迫了SOUGO大人!噢~可怜的SOUGO大人!我就知道他和你这貌合神离的关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彩花双眼含泪,45度角望着天花板。

“最可恨的是你这嫉妒心强烈的女人,竟然敢几次三番在公园抢走SOUGO大人为我准备的午餐,还,还把我踹到树丛里!我在SOUGO大人面前的形象,呜呜……要不是被父亲发现我那样毫无形象地回到家里,让我禁足了三个月,我怎么可能让你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容貌没容貌,要性格没性格的蠢货抢走了我的SOUGO大人,让我和SOUGO大人错过三年美好的岁月!”

“啊!你是那个以前老挡着我和抖S决斗的泡面头阿鲁!”神乐突然想起了这张脸,一下子坐起来,努力伸手拍了拍彩花的肩,“成长为花菜头了,长得不错嘛!”

“别碰我!你这肮脏的臭丫头!不知悔改!没羞耻心!”彩花激动地拍开神乐的手。

“什么呀。我只抢过抖S买的炒面面包,让他中午没饭吃,可没看见过你这样大小姐的午餐啊。还有,把你踹进树丛的明明是那个混蛋抖S,不过你放心,我每次都有帮你揍他阿鲁!”神乐朝彩花露出灿烂的笑容,试图向她释放善意。

“你居然还有脸撒谎!”彩花却不知道被什么刺激到,猛地朝神乐扑过来。

“喂!”神乐可没忘记自己还怀着孕呢,赶紧跳下病床就要躲避。

“小神乐!”同时,新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和你说过不要做大幅度动作的吧!”

“是啊,毕竟都是怀孕的准妈妈了,就不要再和这样的花菜一起剧烈运动了。”银时从身后架住彩花,无视彩花的尖叫就把她往外拖,“来,爸爸帮你把她拿到门外去。”

随着病房门的关闭,彩花小姐那声“我不会放过你的”宣告被隔绝在门外。

“真是的,又不是我想和那个花菜头大婶一起玩的。”神乐嘟着嘴,顺从地被新八扶到床上,“啊,醋昆布阿鲁!”

“诶呀诶呀,把这么危险的人放进妇产科病房,阿银我等会可要去和医院投诉了。”


22.总觉得是很漫长的事情 

“爸爸的小神乐啊——感觉还好吗?胸闷吗?气短吗?有想吐的感觉吗?那个天杀的臭小子居然敢让帕比的小神乐怀孕!我要去杀了他!”

神乐正在吃午餐,一边盘算着今天能不能让医生同意让自己出院,只听见外面一阵“叮铃哐啷”的声响过后,一个墨绿的身影凑到了病床前。

“那个……星海坊主啊,医生说医院不能大声……”随后,一个银色卷毛战战兢兢地从门口探出来。

“还有你!当初同意小神乐留在地球的时候,说好的会好好照顾我家神乐的!结果呢?让她像现在这样年纪轻轻就遭受怀孕的痛苦吗?”神晃没有放过任何一只出头鸟。

“那个……小神乐也和总一郎君结婚有近一年了,这时候怀孕也正……那个,我先去医生那里问问小神乐的情况,你们父女俩慢聊,慢聊啊。”最后银时顶不住性海坊主的眼神压力,放弃了做出头鸟的打算,赶紧从神晃眼中消失了。

于是,神晃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神乐身上:“爸爸的小神乐啊,有需要……”

“帕比!我只是怀孕阿鲁!又不是重病,不需要这么紧张吧。”看见神晃抓狂的样子,神乐奇迹般地觉得自己知道怀孕时产生的那股烦躁减轻了些。

“可是啊,神乐你还只有这么大,怎么能……”

“以夜兔的算法,我早已经成年了阿鲁,不是小孩子了,帕比。”神乐抚上神晃的手。

神晃纠结的神情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脸上带上了些许怀念的色彩:“是啊,爸爸总是忘记,我家神乐已经成年了,长成大姑娘了。总是觉得你还是小时候那个喜欢跟在我身后,跟在神威身后的小家伙,总觉得要看着你长大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没想到,爸爸就像是出了一趟远门,我家女儿就长那么大了呀。江华她看到今天的小神乐,一定也会很高兴的吧。”

“帕比……”神乐也跟着神晃回想起过去一家人的生活,呢喃着不知该说什么。

“说起来我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跟那个时候,跟江华怀孕的时候比起来。”神晃看着神乐越来越和母亲相似的脸,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你妈妈怀神威的时候,爸爸就只是担心却不知道能做什么,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等到我家女儿也到了这个时刻,爸爸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笨蛋一样的我相比,江华她呀果然厉害了不知多少倍,每天该吃什么,摄取多少营养,什么时间应该做什么……你妈妈好像什么都知道,所以啊,只能按照江华指示做事的我哪能做什么宇宙最强,英雄什么的,这样的称号都应该属于你妈妈,江华才对。”

“我就知道,妈咪最棒了阿鲁!有妈咪在天上看着,帕比你就不要这么担心了。”

“你让爸爸怎么放心!你妈妈怀神威那个臭小子期间,晚上各种睡不好,有一个月更是吃什么吐什么,我却只能干看着,最多煮煮止吐药,小神乐你要是也出现这样的症状该怎么办?不过,怀你的时候你妈妈倒是比较省心,所以爸爸还是觉得你应该怀一个女孩子比较好呢。”

神乐捂着嘴笑了笑:“帕比,这又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阿鲁。”

“江华也说过差不多的话,你果然是你妈妈的女儿呀。但是怀神威的时候也好,怀你的时候也好,爸爸可是一直很期待有个小公主的。那个时候爸爸就在想啊,要给小公主买漂亮的小旗袍,买一把带小碎花的伞,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保护爸爸的小公主不被坏男孩欺负……总是在想很漫长很漫长的事情,可最后,我却依旧没能当个好爸爸……”

“不要再说了,帕比。神威已经回来了,我也有了那么多温暖的家了,大家都在这里,妈咪的愿望帕比已经实现了阿鲁。”

“是啊,我们都回来了。”神晃摸摸神乐的头发,“一转眼,我家小神乐都要做妈妈了呢。对了,我怎么没看见冲田那个臭小子?当年说好即使被我打死也不离开你身边的呢?才一年呢,这么快就忘记对我发的誓了?果然,男人的话……”

神晃语气中的不满越来越重,饶是神乐想看冲田的好戏,也不得不打断神晃,免得神晃真的误会,做出什么事来:“停停停,抖S只是跟着真选组出差去了阿鲁,你也知道他们组织的性质啊,任务期间我也不好随便打电话给他。”

“哼,那还不是不在你身边了,当初在我面前说的好听,什么不管重来多少次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什么我不答应就一直到我这拜访我直到答应为止,什么不管发生什么都会陪在我家小神乐身边一起度过,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相信那个混蛋小子!让他拐走爸爸的小神乐!”神晃一脸“我不会理解他”的样子。

“抖S完成这趟任务,地球就可以至少和平二十年哦,抖S也是为了保护地球上的大家,保护我的和平生活才出的任务阿鲁,才没有帕比说的那么无情。”神乐只好再接再厉,神晃一个不满可是真的会直接冲到密那星去找真选组的吧。

“没做到就是没做到!小神乐居然帮那个臭小子说话,好伤爸爸的心。”

“诶呀,别在意这个了阿鲁。说起来,当时抖S真的和帕比这么保证吗?他还说了什么阿鲁?帕比说嘛说嘛!”

神乐摇晃神晃的胳膊撒娇。就在几年前,这样温馨的父女谈话还让她觉得是很漫长的未来呢,像现在这样和帕比聊天真好啊。


23.自欺欺人 

那位颇具科研精神的妇产科医生终于批准了神乐的出院申请,趁着银时和新八在办出院手续,神乐撑着伞,提前溜出医院,抓紧时间享受久违阳光的温度。

“真是的阿鲁,怀孕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吗?麻烦的医生这样,小银新八也这样,凭什么混蛋抖S不在家就连我一起不能回家了阿鲁!这下子不能出门了,怀孕真是麻烦。”虽然嘴上抱怨着即将到来的,在志村家被看管的生活,神乐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不利于孩子的事来,简单地散了个步后就坐在了花园附近一处显眼的长椅上,等着银时和新八出来。

“诶呀。”

神乐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被绊了一下,她抬起伞,看见一个五、六岁大,梳着包包头的粉橘色头发小姑娘摔在地上。

“小妹妹,你没事吧。”神乐赶紧收回舒展的腿,站起身,打算去扶小姑娘起来。

没想到,小姑娘却提前一步自己从地上爬起,不在意地拍拍身上的花裙子,向周围打量了一圈,十分机敏的样子。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没见过我!”小姑娘的声音还带着十足的稚气,配上她故作成熟严肃的表情,让神乐觉得可爱极了。说完这句话后,小姑娘身手敏捷地爬到长椅后的花坛里,在半人高的灌木后面躲了起来。

真是可爱的孩子,能有个像这么可爱的女儿就太好了呢。

神乐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的心格外柔软起来,难得这么自愿听过谁的话。神乐坐回长椅,撑起伞有意无意地挡在了小姑娘藏身的灌木前。

过了不久,果然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找了过来:“小姐,您好。请问您有看到一个梳着和您差不多发型,穿着黄色裙子的六岁小女孩吗?”

男孩衣着整洁又有礼貌,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不过神乐最先注意到的是男孩漂亮的红色眼睛,比起银时的死鱼眼来,更加清澈,也写满了乖巧。

“没有呢,抱歉阿鲁。”

“我才应该对您说抱歉,打扰您了。”对神乐鞠躬道歉后,男孩又跑向了花园深处。

“他好像很担心你哦。”目睹男孩一边询问路人,一边远去的背影,神乐对着身后骚动的灌木丛说了一句。

“……才不会,那个讨厌鬼才不会担心我!”灌木丛安静了一瞬后,一个小小的声音传了过来,“总是打击我的兴趣,嘲笑我的爱好,一有机会我们就吵架,我真的超级超级讨厌他!”

“确实是个讨厌鬼阿鲁。”听着小姑娘的抱怨,神乐觉得有些好玩。

曾经,自己也在心里这么抱怨过那只吉娃娃吧。总是打击我的兴趣——好不容易培养的定春28号就是因为他折损的;嘲笑我的爱好——喜欢的醋昆布被那混蛋说成有老爷爷腋下酸臭的垃圾食品不知道多少次了;一有机会就吵架——别说吵架,有机会的时候根本就会直接打起来。讨厌?确实呢,那个时候整个歌舞伎町都知道自己和真选组的抖S队长不对盘。

“最讨厌的是,讨厌鬼居然还假装说喜欢我!妈妈说过,欺骗女孩子心意的男人都是坏蛋!”

“你怎么就知道他是假装的?”到后面,小姑娘已经压制不住,声音越来越大。听得神乐差点“噗”地笑出来。

“妈妈说,哪有喜欢人会真的欺负她,讨厌鬼一定是有什么鬼主意!我,我才不会回应他,给他笑我的机会呢!”

诶呀诶呀,我只听到了两个别扭的小鬼啊。

神乐不禁想起,那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在心里这么告诫自己呢?虽然说抖S是以两年前有人向自己递情书为契机,说出“在一起”确认两人的关系的,但现在回想起来,之前并不是没有征兆的。

最开始提出要缓和两人之间关系的就是他,后来隔三差五约自己出去玩的还是他,说起来,确认关系前他们其实就已经能和平地一起进行看电影吃饭的约会了,而能做到这一点也少不了抖S对自己的引导。或者说更加久远的时候,抖S就已经光明正大地开着“收了你”的玩笑,把两人的关系从见面打架的对手中拉出了吧。

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混蛋吉娃娃总是欺负我,才不是喜欢我的表现,不能回应这种“调戏”,他一定会嘲笑我的“当真”的!

到了今天的地步再去回忆,也许我只是为了不服输,不让他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而不断给自己洗脑吧。

“讨厌鬼对我讲话的时候嘴巴可坏了!”

那也许只是那个别扭小鬼在引起你的注意。

“说好的一起和对街的那群家伙对抗,抢踢罐子的地盘,结果讨厌鬼小看我,扔下我自己一个人去了。”

放心地带着你去才不对吧?还有小妹妹你这个年纪就惦记着打架真的只是个地球人吗?

“我才不要承认我有一点喜欢那个讨厌鬼……啊!”

“我倒是觉得那个‘讨厌鬼’的喜欢不一定是假装阿鲁,把你的想法都明白地告诉他比较好哦。”神乐转过身看着灌木丛后满脸害羞的小姑娘,“那边的‘讨厌鬼’找不到你可是快哭了呢。”

顺着神乐指的方向,刚才的男孩又跑回了这附近,远远地就能感觉到他因为没有找到人的绝望,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的样子使得路人纷纷侧目。

小姑娘大概也没想到这个场面,惊讶地叫了一声,顾不得和神乐打声招呼,就一溜烟跳下花坛,朝男孩跑去。

那个样子也算是口是心非吧?那么死不肯承认的我就叫做自欺欺人咯?神乐垂头想了想。管他呢,最后的结局不错就圆满了。


24.覆水难收 

“所以说,我才是小神乐的爸爸啊!小神乐当然应该由我带回去照顾。”

“可是医生特别交代,怀孕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不能让孕妇太过操劳。还是不要让‘操劳’地搬来搬去比较好吧,星海坊主。”

“关于这一点,我早就在医院附近的旅馆预定了豪华套房和看护人员,而你们这里只有一群半点照顾孕妇经验也没有的笨蛋,这才让人担心啊!”

“说到经验,果然坊主大人才是没有经验的那个吧。看护的话也可以直接请来我家道场,比起华而不实的套房,让小神乐住在她熟悉的地方才是最好的。”

……

“其实我回自己家就好阿鲁。”看着房间门口笑眯眯,与神晃杠上的阿妙,神乐在心里赞叹一句“大姐头威武”后,又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大家都不可能同意的想法。

昨天神乐就想回家了,可银时和新八完全没有给她机会提出,一办完出院手续就连人带行李把她塞进了志村家的道场,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她。作为父亲的神晃也不甘示弱,看望过神乐的隔天就定了套房,准备亲自照顾女儿。

为了神乐怀孕期间的住处,两边自然毫无疑问地对上了。怂如银时新八早就在对上星海坊主的第一面就找借口溜走了,只有大敌当前临危不惧的阿妙,迎着星海坊主的怒火充当“留在志村道场”派的主要战力。

啊,想回家。至少先把给定春订制的项圈拿来给它,还是习惯睡家里的榻榻米,突然想吃零食柜里的仙贝,阳台上晒的衣服没有收,床上的被子也该换了……啊,好想回家。

暂时不在大家注意范围内的神乐,略微有些烦躁地翻了个身。果然还是觉得大姐头家的被子不好睡啊。

这样的场面似乎以前也有过,只不过战场在万事屋。

“所以说,你这混蛋小子连个自己的公寓都没有,休想带走爸爸的小神乐!”神晃的表情和现在一样严肃而又不容质疑。

那时在神晃对面的是冲田,面对“宇宙最强”的压力,冲田表现得如往常般轻松,只是小声辩解:“说了能过上宁静生活的小房子早就准备好了,只是还没有装修,所以这不是在商量临时住处嘛。”

大概只有神乐知道身边的这家伙有多紧张,看似搭在沙发上的手其实正用着力,手臂紧紧绷着,整个人都是大敌当前的状态。

既然已经嫁给抖S,神乐觉得也是时候搬出万事屋了,只可惜提出的时间好像没有选对。

冲田向银时提出“既然婚姻届已经被批准,准备和神乐搬出去”的同时,神晃突然夺门而入,口中大喊着“不过刚同意你站在神乐身边,你小子居然得寸进尺”之类的话。在明白从法律上说,冲神二人的关系木已成舟后,神晃没给其他人开口的机会,迅速开始从其他地方寻找突破口。

“总之,我是不会允许爸爸的小神乐跟着你这样的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混蛋住的,在你准备好我家小神乐的舒适住处前,爸爸绝不会让你带走小神乐。”

面对一向固执己见的老爸,神乐只能悄悄向银时求助。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银时的表情也写着“反对”,但比起破坏力顶级的真·老爸,神乐还是觉得先拉拢,事后再暴力“说服”这位地球老爸比较可行。

“那个,爸爸的建议也很重要,不如在总一郎君准备好舒适住处前,让小神乐继续留在万事屋好了。”收到了神乐的求助,银时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开了口。

“还住在万事屋继续被这小子骚扰?”神晃不屑地瞥了一眼银时,像是在埋怨银时没有看住神乐,让她被坏小子抢走了,又狠狠瞪着冲田,“住在万事屋还不如让神乐跟着爸爸一起去宇宙历练历练呢。”

“可是……毕竟小神乐和总一郎也填了婚姻届……”

“哼,你以为这种脆弱的关系真能帮得住我们夜兔?还不是……”

“帕比!”听到冲田的手已经按在了刀上,神乐赶紧喊出声,“我已经决定了阿鲁,我准备搬进真选组。”

“什么?”三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神乐能感觉到这个房间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说起舒适的地方,没有哪里比税金小偷的大本营更舒适了吧。独立卧室,特供食堂,有人打扫,还自带足够大的院子,我觉得不管是万事屋的小壁橱还是狭窄的飞船床位,都比不上真选组宿舍阿鲁。”

这是神乐为了阻止战场的进一步升级,临时做的决定。一口气编完一长串理由后,神乐简直想给自己的机智奖励一条醋昆布。

“不行!爸爸不同意!”“小神乐,那可是个狼窝!”神晃和银时一起跳起来反对。

“凭什么阿鲁?我都屈尊降贵嫁给税金小偷,当然要享受他们的待遇!你们别想阻止我阿鲁。”得意洋洋地看一眼被自己的话震惊得说不出话的冲田,神乐想,最后还是要本女王出手。

“啊——爸爸的小神乐!”那边的神晃一脸奔溃,抱着神乐就喊“贴心小棉袄已经变成泼出去的水”,被神乐嫌弃地推开,果然一开始就这么说该多好。

“小神乐,你说想住哪里?”那边争执不下的神晃和阿妙终于想到了问当事孕妇的意见。

“我想回家阿鲁。”回抖S准备的舒适住处啊。


25.给你最后一分钟 

“哟,好久不见啊,笨蛋妹妹。”

“神威?!”正在走廊上享受午后点心的神乐差点被眼前突然从屋顶落下的人影吓到,“你怎么来了阿鲁?”

“听说你怀孕了。我可是很期待你这样的弱者和那个和我一样有着杀人魔眼神的武士会有一个怎样的孩子呢!”神威微笑着自顾自地在神乐对面坐下,说到“期待”时,神乐仿佛还看到神威头上的呆毛抖动了一下。

“消息倒是灵通阿鲁。”神乐对神威的回答表示了不屑。

“说起来,我的那位妹夫呢?”神威没在意神乐微微别扭的表情,倒是问起了冲田的去处,说到“妹夫”一词时,尾音还有些上扬,“这种时候居然没有守在我的笨蛋妹妹身边,怎么?你被抛弃了?”

“你才会被抛弃!抖S只是跟着真选组出差去了阿鲁。”一个两个怎么都喜欢往坏处想,神乐敏感地察觉了神威气息的改变,赶紧辩解,“我怀孕的消息都被你知道了,地球上这么大的新闻反而不知道吗?笨蛋哥哥!”

“啪”,神乐那声“笨蛋”出口的一瞬间被神威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下脑袋,那张微笑的脸还是没什么变化:“真是遗憾啊,本来还想再和那位武士先生打上一架的,上次在这里还没有打尽兴呢。”

“在大姐头家?什么时候?”神乐头上的疼痛还没有消失,后面的话又给她一击,神威口中的那次打架,她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就是你结婚的那个时候啊。”

“哈?”

神乐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一年前她和冲田借了志村家道场举办了他们不那么华丽却十分隆重的婚礼,除了神晃写满了“不爽”的脸,一切都是顺利而美好的。至于神威,虽然之前收到了他寄来的礼物,但婚礼当天神乐记得自己是全程都没有看到神威的,更别说知道冲田还和他打了一架。

“应该是上午的时候吧。”神威撑着头,像是在品味什么美好的回忆,“就是在这个院子里,我一进来就看到妹夫他站在走廊了。看到他穿的那身衣服,我真是很不爽啊!所以我就找他打架了。” 

那天上午的时候抖S有经过这个走廊吗?神乐跟着神威的讲述回想着。

“那身衣服叫什么来着?羽织?袴?真不知道穿那样的衣服有什么好的,又没带武器,打起架来也畏首畏尾的,一点都不让人尽兴啊。”

这么说来抖S真的和神威打过一架了?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除了大早上我和抖S是分开各自穿衣打扮以外,等仪式开始的时候,抖S就在正厅等我了呀?那个样子不像是打过架呢。

“不过最后一分钟里倒是有点意思。”神威的笑容里突然带上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张开的眼睛里有一些跃跃欲试的情绪。

“什么最后一分钟?”神乐也不自觉地紧绷身体。

“本来妹夫打得那么敷衍,我还想用伞逼她一下。有个黑头发的,应该也是武士吧,见过他和银发武士站在一起,那家伙对妹夫来了句‘快开始了,给你最后一分钟’什么的,妹夫的眼神立刻就认真起来了啊。”

“虽然时间不长,但就那几下对我的攻击,直拳,横扫,侧砍……那样的力度!那样的速度!不愧是和我有一样眼神的人!和银发武士一样是个不可多得的对手!是难得能让我打尽兴的人啊!”神威的语气抑扬顿挫,整个人仿佛下一秒就会冲到院子里和那个不存在的冲田再打上一架。

“你们还真的打起来啦,不过我没看到抖S有什么打过架的痕迹阿鲁。”面对神威传染过来的兴奋,神乐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按捺住血管里渐渐沸腾的夜兔血。

“就是这点最让人生气呀。本以为那小子真的要认真打上一架呢,没想到只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一次侧踢把我推到围墙外,自己居然就跑了。可惜我对这院子不熟,没能及时追上他。不给对方造成点创伤,叫什么打架!真是一点都不尽兴啊。”神威充满遗憾地长叹一声。

说起来,仪式开始的时候,抖S确实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本来以为是他在紧张,居然是因为之前和神威打过一架?!知道了真相的神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能在神威手下毫发无伤即使只是一分钟,难道自己真的小看了抖S混蛋?

“不过能让我这样兴奋的,在这地球上,除了银发武士,也只有我那妹夫了呢。”

“神威?!你来干什么?”难得神威有心情和神乐聊天,却不想,被神晃发现了这一幕。

“哟,秃子。”

“不要叫我秃子,叫我头顶清爽的父亲大人!”

难得和神威聊一次天,却不想,最后还是变成了父子吵架啊。

神乐无奈地看着站在院子里快要打起来的自己的家人们:“还是继续我的下午茶好了阿鲁。”


评论(4)
热度(37)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