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今天被坑300元

牙医总x患者(?)乐

OOC预警,后半部分只有大纲流剧情预警,背景和逻辑混乱预警

只是一个用来安慰失去300而窒息的自己的无脑小甜饼

 

黄金剧场进入了广告时间,神乐刚巧吃完一包薯片,舔舔手指,又拆开一条醋昆布。这时,和神乐同住的室友,澄夜开门进入屋内。

“澄夜,加班辛苦啦!大晚上的,下次还是我去接你吧。”神乐迎向闺蜜。

澄夜却摇摇头:“不麻烦小神乐了,我上班的公司也不远。”

“那要吃点什么吗?醋昆布来一点吗?”和澄夜同为醋昆布爱好者,神乐理所当然想到用醋昆布来慰劳对方。

“小神乐!你又在晚上吃零食了吗?”澄夜越过神乐,看到茶几上花花绿绿的零食包装。

“没事啦,我三餐有正常吃,体重也有维持在正常水平的。”神乐了解自己的胃口,并不在意。

澄夜一脸严肃地纠正:“不仅仅是体重,晚上吃零食,特别是酸味甜味的食物对牙齿也不好,会生牙结石和牙渍的。而且,小神乐,你昨天晚上又忘记刷牙了吧。”

“这么严重吗?”神乐不舍地看看手上的醋昆布。就吃一点,应该……

,“去洗牙吧,小神乐!”澄夜坚定地收走了神乐的零食,“我的牙医建议我半年去洗一次牙呢,小神乐也最好去洗洗牙,也听听牙医怎么说比较好!”

神乐对洗牙没概念,却也觉得是件麻烦事,可惜更加拗不过澄夜对好友牙龈健康状况的担忧。两天后,神乐还是按时来到了澄夜替她预约的真选组口腔诊所。

两层楼的诊所看着不大,医生也不多,装修走的是简洁路线,可是患者却着实不少,也不知是如今牙科病患泛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神乐推门进去的时候,前厅摆成一圈的沙发上已经坐满了人,大多是女孩子,一个M字刘海的黑发医生坐在中间,正一脸严肃地说着平时如何保护牙齿。

见识过前台后,神乐确认这家诊所是个实力派,这个前台虽然颜值平平,存在感还不如红豆包,却在神乐报出名字的第一时间确认了神乐的预约信息。“很抱歉,神乐小姐。你也看到 ,今天土方医生的患者比较多,您可能需要再稍等一会儿。或者您也可以去前厅沙发上稍作休息,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提前询问土方医生。”

神乐刚想应声,另一道声音比她更快:“让她上来吧,洗牙而已,我正好有空。”

“那请神乐小姐跟冲田医生上楼吧。”

顺着前台的目光,站在楼梯半道的是一位栗发的娃娃脸医生,看着比土方医生年轻不少。神乐被对方打量了几眼,没由来地生出一种警惕感。

不就是洗个牙嘛,神乐安慰自己。虽然更想让那边的土方医生过来做牙齿检查和洗牙工作,但看着那些还在兴致勃勃问问题的女孩子,还是时间比较重要。

跟着冲田来到诊室,是一间小房间,牙科椅几乎占据了房间四分之三的空间。神乐是第一次正经地进行牙科方面的诊治,不免多看了几眼眼前这张椅子。

“发什么呆呢?赶紧坐上去。”冲田带好口罩手套,催了神乐一句。

神乐嘴里胡乱应着声,利落地坐到椅子上,身子随着椅背慢慢放平,眼睛还在四处研究椅子的结构。

冲田动作熟练,拿着镜子在神乐的口腔里上下左右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掰着神乐下颌的手看似行事粗鲁,却也没让神乐感到多么不舒服。“是第一次洗牙?”

神乐张着嘴没法说话,点了点头。

“这情况真少见。”

冲田的后一句让神乐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平时自己确实没有特别在意牙齿的状况,冲田医生的表情又那么严肃。“我的牙怎么了?”神乐急切地用眼睛向医生询问。

也不知道冲田是否看懂了神乐眼中的信息,只是又轻描淡写地说到:“先开始洗牙吧,嘴张大。”

看着医生依旧严肃的表情,神乐心里更加忐忑。现下嘴里除了微凉的水流,根本没有其他什么感觉。一时间诊室里只有超声波冲洗牙齿的“滋滋”声。神乐想,一定是自己脸上的紧张太过明显,冲田又开始用古井无波的声音提问:

“咬硬物的时候感觉牙齿松动吗?”

嘴张着无法说话的神乐,小幅度摇摇头。

“刷牙时会出血吗?”

再次认真地摇摇头。

“有X生活吗?”

神乐一愣,虽然不知道这和牙齿有什么关系,还是认真摇摇头。

冲田又陆续问了五六个问题,甚至有些属于个人问题。都和牙科病有什么联系吗?神乐有些不明所以,但为了自己的牙齿,一一用点头或摇头表示了。

“起来,把嘴里的东西吐了,漱漱口,用那边的纸巾擦擦”

等超声波冲了一遍神乐的下槽牙,神乐随着冲田的指令坐起。其实神乐并没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还是尽力吐了一点口水,乖乖漱了口。

紧接着,同样的操作冲田继续对着神乐的上槽牙做了一遍,五六分钟的时间,等神乐漱完口,以为预备工作终于完成时,冲田竟已经摘下了手套和口罩。

“行了,去前台付钱吧。”牙科椅也被冲田调至正常状态,看来是真的结束了。

神乐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她对着诊所的镜子照了照。之前确实从没洗过牙,这次洗完牙后牙齿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这就是洗牙?才洗十分钟,那么快就结束了吗?有洗了什么吗?

“刷卡,现金,支付宝都行,一共是300元。”

直到结清了洗牙的款项,神乐依旧对刚才经历的一切毫无实感。

“你那边结束了?”前厅里,刚刚送走一批患者的土方看到冲田已经下楼,显得十分诧异。

冲田瞥了一眼已经付完钱的神乐,朝她靠近几步,用神乐肯定能听见的音量说:“她的牙齿干净得很,不需要洗牙,就用超声波冲了一下。”

“什么?!”明白过来自己洗牙时间为什么那么短的神乐瞬间就炸了,扑上去揪住冲田的衣领,“不需要洗牙你怎么不早说?!”

被揪住衣领的冲田不慌不忙,反而露出微笑:“你这不是第一次洗牙吗?我以为你是在体验生活啊。”

“鬼才体验生活啊!300都够我一个月零食钱了!这种情况难道不是应该先问过我的意见,然后改收30元门诊费吗?!”神乐想想刚付出去的300就觉得窒息,那可是她堵上了一个月不吃零食的觉悟拿出来的,现在她只想冲着眼前不怀好意的笑脸来上一拳。

然而更让神乐生气的事还在后面,冲田听完神乐对300元的重视,笑容反而加深:“那不就看不到母猪那么有意思的表情了吗?”

被耍了!

神乐回想起自己在诊室的紧张兮兮,内心仿佛被这三个字刷了屏。“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我非要把你这个魂淡抖S揍到给女王大人跪地求饶不可!把我的300元还给我!”

冲田一个后仰,轻巧地躲过神乐的拳头:“这牙我可是给你洗过了的,收你这300也无可厚非啊。”

“魂淡!这才不是正常的洗牙!庸医!”

“住手!神乐小姐!不要把沙发举起来啊!诊费可以好好商量!总悟!赶紧道歉!山崎!愣着干什么,过来劝架啊!”

神乐的怒吼,冲田的火上浇油,夹杂着那些被殃及池鱼的哀嚎,诊所一片鸡飞狗跳。

(后日谈,大纲流)

之后在土方的镇压与协商下,允许神乐之后来真选组诊所的诊费打折。然而神乐的牙齿或许是特殊体质,一直都没出现什么问题。

神乐隔三差五来“追讨”被坑的300元,一次冲田提出其他方案,以“想要研究神乐牙齿的特殊性”为理由,请神乐吃爆米花和冰可乐来抵充300元,然后观察神乐的牙齿情况。神乐看在食物的面子上,同意了,于是两人去看了电影。

之后,冲田又陆陆续续和神乐一起去吃了甜食,醋昆布等食物,甚至发展到冲田提出想进一步从早到晚观察神乐的用牙情况,来研究她的牙齿为什么能在如此折腾下还保持健康。

该想法虽然一开始遭到神乐的强烈拒绝,并强烈指责冲田又坑过她不少次,原先的300元都还没有还清,肯定不安好心。

“喝完这杯奶茶,当初我被坑的300里还有9元没拿回来呢!”

“算的真是精细啊China,回去拿上身份证和户口本,我们这就去民政局,我请你。”

感谢你有一口好牙齿,让我有借口接近你。

【end】

 

PS.洗牙的过程改编了自身的经历,当然给我洗牙的是牙医大叔,没有那么多骚操作,不过知道我第一次洗牙以后说我来洗牙只是想体验是真的_(:з」∠)_虽然被夸牙口好,然而我并不感到高兴_(:з」∠)_


评论(8)
热度(56)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