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16~20)

16.光影斑驳 

 

神乐一进万事屋就看到铁子抱着好几把刀,摊在茶几上。“真选组委托我修护的这些刀我已经修好了,今天下午我就要离开江户一段时间去拜访我那个远方亲戚,这些刀就麻烦银时先生交给真选组了。”

“拜托,阿银我这里是万事屋又不是仓库,你就不能自己拿着这些刀去真选组吗?税金小偷们又不是全部跑去那什么星出差了。”银时靠在沙发上,不情不愿的样子。

“负责人不在,其他人我不敢交付。总之,刀我只能托付在这里了,要多少保管费就麻烦银时先生和负责人自己商量了。”

大概是听到了“保管费”几个字,银时的手动了动:“好吧好吧,阿银我就做一回好人。”

“那么我就告辞了。”铁子鞠了一躬。

“啊,小神乐,你来啦。”

这时,铁子看到了站在客厅入口的神乐。打完招呼后,铁子便离开了万事屋。

“小银,铁子什么时候开始帮那些税金小偷修刀了呀?”神乐走到银时对面,弯腰推了推满眼闪耀“¥”的银时。

“有两年了吧,听说是之前帮真选组修刀的老头回乡下养老去了。来来来,正好,这把是总一郎的给你去那边玩,阿银我要算算应该收多少保管费。”说着,银时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不再理会神乐。

知道银时这是又掉进钱眼里了,神乐瘪瘪嘴,抱着银时丢过来的刀,走到了阳台上。

神乐左右打量着手中的刀,除了刀刃比起其他打刀长了一些以外没什么特别之处,比起冲田那把能听MP3的菊一文字RX-78就更加普通了。

“抖S小鬼什么时候用过这把刀呀,怎么好像都没什么印象阿鲁。”

把刀从刀鞘抽出,神乐学着银时战斗的样子劈砍了几下。阳光通过刀刃的反射在雪白的墙壁上形成光斑,随着神乐的动作一晃一晃。

“啊!说起来,那个时候用的就是这把刀吧阿鲁!”

“就是你这家伙要娶我妹妹?”那是冲田求婚过后不久的一个下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神乐往冲田嘴里塞激辣蛋糕的动作。

“神威?!”虽然已经和神威恢复家人的关系,但离让神乐像小时候一样亲亲热热地当面叫一声“哥哥”还有些距离,而且今天的神威充满了杀意……简直就像是回到了他们关系最恶劣的时期。

无视神乐惊异的眼神,神威只是微笑看着冲田:“原来是有着杀人魔眼神的武士啊,想娶我妹妹的话,杀了你哦。”

话音未落,两人几乎同时闪身,默契地向远离神乐的方向移动。“砰——”下一秒,神威的伞已经抵在了冲田的刀上。

“诶呀诶呀,妹控过了头的大舅哥,妨碍了妹妹的幸福,可是会被妹妹讨厌的。”冲田的刀颤抖着,地上光斑却只是微微晃动,没有后退一点。

“那就把占据她心里的那个混蛋干掉就好啦。”神威突然后撤,对着冲田就是连续几枪。

“快住手阿鲁!”神乐想冲上来阻挡。

“你别过来!”“弱者就站在那别动!”同时出现的两道声音让神乐的脚步一顿。

神威没有放慢速度,继续向冲田发射子弹,几发下来两人周边都扬起一层薄灰。冲田的刀也已经挥舞得只剩了下影子,神乐有些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看到地上光与影交错,伴随着刀伞相撞的声音,舞出了一曲战歌。

两人的脸上都是棋逢对手的笑意,你来我往间,周围的树木纷纷倒地,行人也早就在神威发难的那一刻远远躲开。

“砰——”随着冲田的刀劈在神威的伞上,原先的小树林成了一块平地,原先因为树荫而斑驳的草地也成了被阳光炙烤的黄土。

战意依旧高涨。

“你们两个混蛋够了没有!”在两人一个后退,并再次向对方冲去的一瞬间,神乐挡在了他们中间,一手撑住冲田的脸,一手用伞架住神威的纵劈。“要打找个空地去打!在这破坏花草树木干什么阿鲁!”

杀意已经消失了。

“真是的,弱者就是麻烦。”神威把伞撑开,“下次继续啊,妹!夫!”

“随时恭候。”冲田把刀收入刀鞘。

“唰——”

墙上的光斑又是一晃,神乐把冲田的刀塞回刀鞘中,就是那次让这把刀伤痕累累,甚至差点折断报废的吧。

“真是的阿鲁,那两个笨蛋还是不要相见的好。”

 

17.蜡烛燃尽 

窗外雷声阵阵,雨滴“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从浴室出来的神乐看了一眼窗外,拉上了窗帘。

下午起,天空就一直阴沉沉的。傍晚,在神乐到家后没多久就开始下雨,到现在雨势越来越大,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季节的雷雨天真是少见。”神乐一手用毛巾擦头发,一手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准备打开电视。

还没等电视画面跳出来,突然间“啪”的一声,干脆连客厅的灯都一起灭了,整栋房子都陷入黑暗之中。

“叮铃铃——”电话铃声让神乐从呆滞中反应过来。

“喂?”

“喂,小神乐啊,刚才阿银听电视里说,你们那片区域因为雷雨天气停电了,你还好吧?”

“没事啦,小银,家里应该还有一些蜡烛。说起来,停电我就看不到晚间剧场了阿鲁,小银你帮我录一下呗。”

“小丫头哪来那么多要求啊真是麻烦,阿银我还要看结野小姐的节目呢!”

“拜托了,小银~小银最好了阿鲁~”

“行啦行啦,麻烦的丫头。”

成功地撒娇让银时同意帮忙录电视剧让神乐很是高兴,追了那么久的晚间剧场,大结局这种东西怎么可以漏看呢?

借着划过天空的闪电带来的亮光,神乐很快从储物柜里翻出两根蜡烛,漂亮的红色。

把蜡烛点燃后,神乐借着微弱的烛光继续擦干湿漉漉的头发:“好无聊啊,不能看电视,头发没干又不能睡阿鲁。”盯着蜡烛机械地擦了一会儿头发后,神乐小声抱怨到。

其实也不是以前没有遇到过停电的情况,上一次就在几个月以前,因为这一片区域的紧急电路修复,家里停了近20小时的电。

“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神乐在榻榻米上来回翻滚着,“这个时间就应该看看电视,吃吃醋昆布才对,为什么不是在白天停电,为什么要选这个时间修复电路阿鲁!”

“能选择时间就不叫紧急修复了啊,China。”刚刚洗漱完毕的冲田站在一边,踢了踢神乐,“睡过去一点,给我留点地方。”

“不要不要,我睡不着阿鲁,吉娃娃快给本女王讲个故事。”神乐继续翻滚运动。

“睡不着就数数土方先生的尸体啊。”冲田在神乐再次朝他的方向滚过来时把神乐停住,试图掀开裹在神乐身上的被子,把自己塞进去。

“不行不行不行!我要听故事阿鲁!”神乐没让冲田得逞,手脚并用把冲田阻挡在被子外面,紧紧盯着冲田的眼睛里泛着光。

“那就,从前有个大户人家的女佣名叫阿菊,她……”

“数盘子的鬼故事嘛,我听过了阿鲁。”神乐摇了摇冲田的手臂,示意他换一个。

“啊,好麻烦啊。”冲田拉了一下眼罩,“相传在平安京时代,有一位出身高贵的德子小姐……”

得益于这个《生成姬》的故事冲田讲得足够生动,神乐沉静在精彩的情节中,冲田总算可以享受被窝的温暖了。

“为什么德子小姐非要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呢?这样的男人分分钟就被我干掉了阿鲁。”

“又不是人人都有夜兔这样的战斗力的啊,China。”冲田捏了捏神乐的脸,“再说,你不觉得这个形象很应景吗?”说着冲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两支白色蜡烛。

“诶?地球的蜡烛都是这个涵义吗?”

“看来夜兔星对蜡烛还有不同的用处嘛,用来吃烛光晚餐?”

“哼,太小瞧我们了吧阿鲁!”神乐的语气里带有一丝丝骄傲,能让抖S小鬼长见识的自己真是太棒了,“在我们那里可是有着关于龙凤烛的传说呢!在新婚之夜点上两支红色的蜡烛,如果蜡烛一直不灭直到燃尽就说明这对夫妻可以永结同心,白头到老阿鲁。但如果有一支提前灭了……”

说到这,神乐眯了眯眼睛,凑近冲田,口气严肃起来:“那可是很——不吉利的阿鲁!”

“夜兔族乱七八糟的忌讳还真是多啊。故事听完了,该睡了,小鬼。”冲田拍拍神乐后背,“闭上眼睛。”

也许睡前故事真的很有效,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神乐很快就觉得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晚安,抖S。”

后来不知是半夜的几点,神乐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迷糊间发现冲田并不躺在床上。咦?抖S干什么呢?

隐隐约约看着冲田好像给角落的蜡烛罩上灯罩。“这样应该就不会灭了吧……不对,我那么在意那个不靠谱的夜兔传说干什么。啊,说起来,这是最后两支蜡烛了吧,明天要记得买新的。”

冲田好像自言自语了很多话,可惜神乐很快又陷入了睡眠也没有听到什么。不过那个停电的夜晚,神乐睡得很是安心。

“说起来,混蛋抖S就买了两支蜡烛啊……”拍了拍干透的头发,神乐又从储物柜翻出灯罩往红色蜡烛上一盖,“明天要记得买新的阿鲁,晚安啦。”


18.其实就是这么点儿破事儿 

 

“小神乐,我该怎么办啊?”

坐在神乐身边的姑娘是神乐的好朋友,幸子。今天一大早,神乐刚到万事屋没多久就被幸子拉到了公园的小角落,然后她就哭了一个上午。

“先喝口水平静一下吧,小幸子。慢慢说,你男朋友到底怎么了?”神乐一边顺着抚摸幸子的背,一边递上饮料。由于幸子一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到现在才有所平复,神乐只从她的讲述里抓住了几个词。

“勇太,勇太他,劈腿了啦!”幸子啜泣着说完这句后,再次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神乐赶紧半抱住幸子安慰她:“不哭不哭,不是说那小子人品不错吗阿鲁?会不会只是你误会了?”

“怎么可能,我都亲眼看到了!”之前的一场痛哭耗费了幸子太多体力,这第二轮没有持续很久,总算让神乐大致理清了幸子的叙述。

“所以你一周前看到了藤原勇太和别的女人在包间喝咖啡阿鲁?这就把他定罪也太草率了吧,你有和藤原那小子好好聊过吗?”

“可是勇太他最近两周都到半夜才回家,我问他的时候也只说‘早点睡’,不然就是顾左右而言他,问他关于一周前的事,他还敷衍我!这还有聊的必要吗?呜呜……”幸子接过神乐递来的第二块手帕擦了眼泪,“小神乐,我好羡慕你!冲田先生和你从来都是那么甜蜜。”

“哈哈哈幸子你别开玩笑了阿鲁。抖S和我?甜蜜?你又不是没看到过我和臭小鬼打架。”

“可是就算是打架也能看出冲田先生和和小神乐心意相通啊!看看我,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勇太,勇太他一定是厌烦这样的我了吧……”

看着幸子这幅自哀自怨的样子,神乐在心里叹了口气,挤干幸子用的第一条手帕里的水:“也不能这么说阿鲁,其实我也有过差不多的经历呢。”

 

那是在两人确定交往没多久的时候。

“所以说啊,新吧唧,你觉得我该对抖S温柔一点吗?在两人的接触上需要主动吗?还是要矜持一点?”突然意识到彼此关系已经改变让神乐有点茫然,这可以说是她第一次认真地谈恋爱,毫无经验的她一时不知该怎么面对冲田,这几天相处总是感觉各种别扭,趁着冲田说今天有事,便打算咨询一下资深恋爱(游戏)专家,新八,“我是不是应该对抖S换种称呼?他讲【哔——】段子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脸红一下?”

“所以一周前还强硬和星海坊主对着干的冲田先生居然是刚刚才开始和小神乐恋爱吗?!还有小神乐你刚刚是不是讲了什么带马赛克的东西?!你们真的是在谈恋……啊——”

“闭嘴吧,你个没用的处男眼镜。”见新八只顾着陷入吐槽状态一点没能解决自己的问题,神乐不耐烦把新八按到桌子上,强行结束了这场一分钟的谈话。

“去问问大姐头好了。”神乐拿上伞,吃了一片醋昆布。

【你怎么这么喜欢这种老爷爷腋下的臭味呀,China,嘴巴里都是这样的味道可是不会让人有接吻的想法的啊。】

耳边仿佛响起前两天冲田说过的话,让神乐停下了继续塞醋昆布的动作。

是不是换成其他零食会比较好呢?说起来虽然确定了关系,但确实没有和抖S小鬼接过吻啊……不不不,我不是想和他接吻。但是,情侣的话这些是必须做的吧。话说我们这样算情侣吗?抖S好像也没有告白……都叫了帕比,嗯,岳父什么的了……反正那不是告白的意思就打死他。

胡思乱想间,神乐发现自己竟来到了真选组的门口。

“那么,接下来还要请冲田先生多多指教了。”一位蓝衣姑娘正站在门口,大概是因为佩刀的关系,姑娘只是穿了一身方便活动花色朴素的短和服,但精致的面容,讲究的发带搭配,一看就是上等的衣料,优雅的举止无一不彰显着这位大小姐尊贵的身份。

冲田脸上虽然还是有一点平日里的漫不经心,但站姿明显绅士不少。“您过奖了。”声音是神乐从没听过的温和。

那一瞬间,神乐的脑子里好像闪过了许多念头,又好像是一片空白。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躲到了桥下。

果然小银说的对,男人都喜欢温柔,善解人意又漂亮的姑娘。果然,像我这样对抖S乱发脾气,胃口大又喜欢穷酸零食,举止还那么粗鲁的家伙是不适合当别人女朋友的吧。果然,马上就用“有事”搪塞我,找别的女孩子去了。往日,冲田对自己的一句句嘲讽一下子充斥了神乐的大脑,神乐抱紧了膝盖。

“China你果然在这里。刚刚见到我就跑,什么意思啊,臭丫头。”突然神乐的手被冲田拉住。

“放开我阿鲁!”没想到冲田会追过来,神乐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夺眶而出的眼泪,拼命转过身去。

“我说过的吧,不会放手了……”谁知这次冲田的力气竟然意外得大,一下子把神乐拉了回来,“China你……出什么事了吗?”

“别管我!找你的蓝衣服小姐啊!反正我就是粗鲁!胃口大!像山地猩猩!”一时挣脱不了的神乐干脆一脚朝冲田的手腕上踹。

冲田赶紧用刀挡住神乐的攻击,然后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因为这点破事吃醋吗?你果然是喜欢我啊,China。”

“混蛋混蛋混蛋!”脚被挡住,神乐气急之下用被拉住的手借力,想用头撞上冲田。

下一秒,神乐全身一暖,整个人都被禁锢在了冲田怀里,冲田拿刀的手紧紧压在神乐的腰上,另一只扶着神乐的脸,头低了下来。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神乐只觉得自己溺在了冲田红色的眼睛里。

“刚刚又吃醋昆布了吧,China。”

“什么?”神乐感觉脸上是滚滚热浪,全身上下都是轻飘飘的。

“我很高兴,神乐。你会在意我的看法,你会因为我吃醋,还有,你还是那么有活力。”冲田揉了揉神乐的手腕,“我真的非常高兴,神乐。”

“虽然你确实又举止粗鲁、暴力,又有一个黑洞一样的胃,不好好叫男朋友名字,还没有什么女人味……”

“喂!本女王可是超模身材好吗!抖!S!混!蛋!”神乐终于反应过来,嘟起嘴,给了冲田一拳。

“是是是,我独一无二的女王大人!”冲田抓住神乐的小拳头,“前两天一靠近你一靠近我就僵硬,刚才还看见我就跑,我这把玻璃剑才是都快被你打击碎了。”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神乐小声嘟囔,所以,其实抖S小鬼也没那么游刃有余嘛。

“大概和以前一样就好了吧,反正就算你一直是暴力女,对你的感觉也是不会变的,顺其自然就好了。”

“什么嘛……对了,别想岔开话题!那个蓝衣姑娘是!谁!?”

“你不会真的吃醋了吧,China。不过是个想来真选组学剑术的无聊大小姐,近藤老大和土方先生不在我才勉强接待一下她,好让真选组不至于被上面责罚啊。”

 

“后来才知道,那位小姐其实是看中了真选组的三番队长。所以啊,幸子还是去和藤原勇太坦诚地聊聊吧,有的时候你以为的其实就是这么点儿破事儿阿鲁。”神乐像一个长辈一样的语重心长。

“幸子!终于找到你了!”幸子正要接话,刚才谈话里的藤原勇太先生就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两人面前。

“勇太……”幸子一脸惊讶。

“这两周没有顾忌到幸子的心情,让幸子伤心了,是我的疏忽,真是对不起!其实,上一周我去请教了首饰店的大岛小姐,借用了她的店铺来亲手修补幸子妈妈的发簪,幸子说过想在婚礼上戴这支簪子,就相当于伯母在看着你的,是吗?”

“勇太……”幸子大概有了什么预感,捂住嘴。

“幸子,你愿意嫁给我吗?”突然,藤原勇太单膝下跪,手上举的除了他口中的发簪,还有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

幸子把手搭在了藤原勇太的手上,拼命点头。下一秒,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我们回家吧。”

被彻底忽略的神乐看着两人的背影远去,微张着嘴,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啊啊,这都是什么破事儿阿鲁!FFF团呢?我大FFF团在哪里?!”


19.都是我的错

“阿拉,这不是小神乐嘛。”

“确实很巧巧阿鲁,大姐头好。”没什么事于是提早从万事屋下班的神乐在神社门口意外,也可能是意料之中地,遇到了阿妙。

“果然小神乐也是看了今天的占卜节目所以来许愿的吧,没想到人真是多呢。”虽然不是什么大日子,但来神社的人不少。阿妙也不着急,和神乐一起随着人群慢慢移动着。

“啊,说起来,大姐头也是天蝎座阿鲁。看样子,是整个歌舞伎町的天蝎座都跑到这里来了呢。”神乐没有想到结野小姐的占卜节目会有这么多信众,不过阴阳师家的占卜确实灵验,有这么多人相信也不奇怪。

“天蝎座今天下午到神社许愿的话,近期就会有好事发生。”阿妙回忆着节目内容,“这就是指会愿望成真的意思吧,虽然不知道准不准,不过果然还是想许愿让新酱早点找到女朋友呢。小神乐有什么愿望?”

“没什么啦阿鲁,只是最近有点倒霉,又是遇上停电,又是做了白费力气的时什么的,想转转运而已。”神乐笑着摆摆手。

“诶?不是因为冲田先生吗?小神乐也知道的吧,前几天真选组在密那星做的事。不担心吗?”

“才才才,才不会!又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反正那只吉娃娃就是不学乖,每次都瞒着我!我才不会傻乎乎地在知道以后去担心他了阿鲁!”神乐退后了一大步,连连摇头,声音也提高一大截。

“冲田先生这次又没提前告诉小神乐吗?因为小神乐这次不可能像上次一样参合进去,冲田先生也不想小神乐一直担惊受怕才不说的吧。”

神乐知道阿妙说的是哪次,肃清小田切组任务时发生的事情大概是全真选组都没齿难忘的记忆。

 

其实守在那个钟楼里的敌人人数不算多,持刀的普通小田切组小弟在神乐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几个擅长远距离作战狙击手在钟楼这样狭小的环境里又怎么会是夜兔的对手。唯一让神乐花了点时间对付的是小田切组不知从哪个天人集团买到的作战机械。

这种新型作战机械是神乐之前没有见到过的,攻击角度非常刁钻,外壳又硬。神乐一个不慎腰上被炮火擦伤,再加上其他小伤口和敌人溅出的血,等神乐花了大力气把那架机械打得四分五裂以后,真选组看到的情况就有点惨烈。

“神乐!”神乐正拄着伞恢复体力,忽然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神乐抬眼,制服只是有些凌乱,没有破损,应该没受什么伤。刚才的战斗消耗了很多体力啊,神乐紧绷的精神一松懈,就着这个温暖的怀抱就睡了过去。

“神乐——”

别吵啊,抖S。本女王积极观察你们好几天了,现在有点累。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了,神乐盯着天花板愣了几秒,真好像是在医院吧。

“哟,醒啦,小神乐。”银时正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JUMP》,“总一郎君陪了你一夜,十分钟前刚刚被叫回去审小田切组那些人,你这个时候醒,真是没默契,哈哈哈哈。”

“小银。”神乐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坐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银时。

“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啦,夜兔族的体质就是好,那些小伤口昨天就已经结痂了,现在都快好全了吧。就是腰上的上严重一点,医生说,只要三天内不要碰水,一天换一次药就够了。这点小伤原来都不需要住院啊,一想起昨天总一郎君把刀架在医生脖子上问你怎么还不醒,结果医生说你只是睡着了的样子,哈哈哈哈……”

神乐一脸嫌弃地看着笑得形象都没有的银时,这时,新八推门进来:“咦?小神乐你醒了呀,现在有什么要吃的吗?”

“还是新吧唧好!”一听到吃的,神乐心情立马好了不少,“小银这个废柴只会看《JUMP》,我要吃布丁!”

“什么啊,阿银我怎么废柴了?我可是也陪了你十分钟了呢,小神乐,做人可得讲良心。”银时的抗议声立刻传来。

神乐这点伤住在医院只能说是浪费资源,又蹭了医院一顿午餐后,神乐就收拾收拾回了真选组。

“欢迎神乐小姐(划掉)一番队队长夫人凯旋归来!”真选组门口拉起的横幅简直没让神乐装作不认识转身就走。偏偏真选组的几个彪形大汉还列队站在门口大喊:“队长夫人昨夜战斗辛苦了!”

这都是什么鬼主意啊!神乐在心里呐喊,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顶着路人各色眼光走进真选组。早知道就拖着小银和新吧唧一起回来了。

冲田就站在一进门口的地方,应该是刚刚审完犯人,衣服还是昨天那样。看见神乐,冲田表情微微僵硬,轻咳一声:“China,你回来啦。我知道一点招呼都不打就去做那么危险的任务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能就偷偷跟着……”

“哼。”神乐没看冲田,越过他径直朝房间走去。

被晾在一旁的冲田顿了一下,朝围观的真选组队员们开了一炮后赶紧跟上神乐:“China,你伤口还疼吗?医生说,三天里不能碰水的。”

“晚上要换一次药,需要我帮忙吗?”

“这次行动你立了大功,近藤老大说要给你嘉奖来着。”

……

“啪。”神乐一路上依旧不看冲田一眼,更是把他关在了房间外。

冲田锲而不舍地敲了半个小时的门,不过显然神乐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整整一个下午,神乐就像在房间里睡着了一样,一点声音没出。

“对不起了,神乐。出来吃饭吧,都这个时候了,大胃女应该饿了吧。”傍晚时分,冲田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

“虽然伤害你的那些家伙都你自己都解决了,不过剩下的那些叛党我也帮你好好S了一番呢,真的不去看看他们的惨状吗?”

屋内躺在被子上的神乐翻了个身,抱住肚子。不行,不能就这么妥协!

“队长,饭送来了。”“你送进去吧。”

这时,换了一个小队员来叫门。神乐想了想,惩罚自己是不明智的。于是神乐开了一个托盘大小的门缝,对那个小队员说:“把饭拿进来吧。”

“你够了吧,China。”又过了一顿饭的时间,神乐把空盘子推出门,一只手压在门框上,阻挡了神乐关门的动作。

“哼。”神乐继续装作无视的样子,加大力气准备关门。

“行了行了,我知道错了,行了吧。下次有危险的任务一定先通知你,伤到哪里也都告诉你,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别生气啦,神乐。”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阿鲁。”神乐细微的声音透过门传到冲田耳朵里。

“让你担心了,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神乐!”冲田那边有一秒钟沉默,不过放大了音量的别扭道歉还是回荡在了院子里。

神乐放松了关门的力道:“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换药阿鲁,才不是原谅你。”

“臭丫头,都一个下午了,你也够了吧。”

“喂,伤在腰上!你手摸哪里呢,混蛋抖S!”

 

“所以说,抖S混蛋的保证真是一点不能信阿鲁。”神乐跟在阿妙后面走完了许愿流程,和阿妙一起将绘马挂好。

【希望抖S可以多依赖一点我们这个家。】


20.37摄氏度 

“37.0摄氏度。”神乐盯着体温计看了一会儿,顺手甩了甩,扔回医药箱里。

从前几天感觉自己额头略烫就自测了一下体温以来,神乐保持这个体温已经有连续五天了,虽然对人类而言这个温度还在正常范围内,但对于体温一直在36.5摄氏度的神乐来说,这不是个好现象。

“喂,小银。我有点发烧,今天去拍后藤大人出轨照片的工作就不去了阿鲁。”神乐先给银时打了电话。

几年前因为热伤风住院后的经历太不好了,即使现在还不是炎热的夏天,勉强自己室外工作导致发烧症状加剧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果有可能病倒住院的话,还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切了几片姜,神乐想试试用故乡的老方子——煮姜糖水来给自己退烧。

热伤风那次经历真是太可怕了,虽然说装病重想让大家都来迁就自己的初衷是不对啦,但是任谁前一分钟还躺在医院里结果下一次睁眼就在自己葬礼上都会有心理阴影的吧。都怪那个混蛋抖S!要不是他,也不会发展成那种无法收拾的局面!

神乐把糖倒进锅里,一边缓慢而均匀地搅拌,一边回想当时的情况。

那小子当时说了什么来着?唔……【如果老板他们对你的感情是真的,肯定能察觉到异样吧。】可惜小银那个混蛋只是想接着葬礼敲一笔吧,枉费我当时真的以为那群混蛋真心想为我举办葬礼,还在愧疚和着急来着。等等,抖S那么说的话……

“看出我在装病的那家伙,莫非是在变相表白吗?!”突然间的想法让神乐惊得差点掉了汤勺,“现在再问肯定问不到真相了啦,真可惜阿鲁。”

不过那一次装病确实是让他担心了,抖S好像一直很害怕身边有第二个人变得和三叶姐姐一样。

神乐其实体质不错,很少生病。可就算是这样,难免因为前一天夜里踢被子导致的着凉发烧依旧会让冲田格外紧张。

 

神乐记得自己也没有病的很严重,至少没有到意识不清的地步,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脑袋有点沉沉的,当时一量体温,37.7摄氏度。

“快点躺好!”一看体温计,冲田赶紧把神乐塞到被子里,压紧被角。

“帮我拿个退烧贴再去真选组呗,抖S,医药箱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阿鲁。”虽说冲田搬出了真选组后就不再参加晨练,但要能赶上会议的话,冲田现在应该出门了,“顺便帮我告诉小银一声,本女王今天要带薪休假!”

冲田面色凝重地看着神乐,然后转身出了房间。几分钟后,神乐没有听到开柜子的声音,却听到冲田打起电话。

“喂喂,土方先生今天去死了吗?”

“今天我就不去了,要说为什么的话,偶尔有一天也该让土方先生意识到谁我在真选择的地位,然后把副长之位让给我了。”

“怎么会呢,我看不起的从来都只有土方先生啊!”

接着,冲田再次走进房间把退烧贴一巴掌拍到了神乐额头上。

“痛痛痛——混蛋抖S你轻点啊。”神乐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你为什么不去真选组?我又病的不重,睡一觉就好了阿鲁。”

“只是不想回家以后看到一头母猪横尸卧室啊。”冲田拉住乱动的神乐,把被子又塞紧了些,“老实点,臭丫头,我去给你烧点水。”

神乐实在受不了被子带来的束缚感,左扭右扭地想要把自己的活动空间扩大些。自己病的哪有这么严重,用了退烧贴就好了嘛。

“就知道你不老实。”正遇上冲田端热水进来,一只手按住了神乐。

无视了神乐满脸不服气的样子,冲田趁着神乐没说话,迅速让她喝下热水,紧接着自己也钻进被子里,双手双腿把乱动的神乐固定住。

“这下看你还怎么不老实啊,China。”

“喂喂喂,哪有这么对待病人的!不怕传染吗,混蛋抖S!”神乐增大了扭动的幅度,开玩笑,女王大人怎么能被小吉娃娃压制住。

“什么传染,又不是感冒。还想病能快点好吗?老实点,臭丫头。”冲田一拍神乐屁股,用双腿把她压得死死的。

这下神乐总算不动了,脸上红红一片,不知是不是发烧的缘故。虽然热得有点难受,但被小鬼打屁股更加耻辱啊!不过有人陪着一起捂在被子里也挺好的。感受到冲田原来正常的体表温度上升到和自己一样的热度,脸上也出了一层薄汗,神乐在心里偷笑。

发汗退烧法在神乐身上很有用,再加上确实不是很严重的发烧。等冲田去做午饭的时候,神乐的体温已经下降到正常水平了。下午再洗了个澡,神乐又恢复成了活蹦乱跳的神乐。

“喂,抖S,你也一身汗了,去洗澡吧,我去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

“刚刚退烧就乱折腾,China你没救了啊。”冲田似乎没有放心下来,把神乐又推回房间,“别闹了,继续去被子里躺着,这回不准踢被子!”

 

“他那样才叫乱折腾呢!”神乐煮好了姜糖水,吹了吹,就给自己灌了一大杯,“还好现在抖S不在阿鲁,不然知道我现在的体温又不知道要折腾成什么样。”

把锅和杯子都堆到洗碗槽里,神乐打了个哈欠:“最近春困是挺严重啊,躺回被子里退烧吧阿鲁。”

 


评论(1)
热度(30)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