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11~15)

11.收藏品

“放哪儿了呢?放哪了呢?”神乐在柜子里翻找着自己的印章。

被田中大叔拜托去盖广播体操的章让神乐非常兴奋,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印章后,除了婚姻届,神乐也没在其他地方用上过这次终于有了其他的用武之地。

印章没有找到,神乐倒是翻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盒子。

“是抖S混蛋的东西?”神乐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上下晃了晃手中的盒子:“不会是他的珍藏版诅咒三件套吧。”

之前住在屯所的时候,神乐在冲田的房间里看到过不少类似的“藏品”,光写着土方名字的稻草小人她就看见了三个。后来搬了新家,虽然冲田表示诅咒土方不再是他的兴趣后扔掉了这些道具,但神乐总觉得那几件珍藏版一定还留在某个角落里。

“哈哈,被我找到了阿鲁。”神乐一脸得意地打开了盒子。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不大的盒子里只放着一把梳子和几张信纸。

梳子是三叶姐姐留下的遗物,神乐是见过的,虽然有些陈旧,但从梳子光滑圆润的齿就可以看出平时被包养的多好。

而那几张信纸则是曾今被揉成团后又被仔细铺展过的,现如今被整齐地和三叶姐姐的梳子放在一起。

“能和三叶姐姐的东西放在一起啊……不会是抖S寄给哪个初恋又被退回来的情书吧。”神乐觉得自己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驱使她拿出信纸,展开。

几张信纸上的字不多,结构也不够漂亮,写的都是一样的内容:

“真选组一番队队长 冲田总悟”

神乐愣了几秒,尖叫起来:“啊——这几张纸我不是扔掉了吗?!”

 

遇到冲田的时候,神乐正准备把寄给神晃的信投进邮筒。

“你还有寄信的对象呢,China。”趁着神乐没注意,路过的冲田凭借着身高优势把信封从神乐手中抽出。

“把我要寄给帕比的信还给我阿鲁!”神乐用伞朝冲田横扫过去。

冲田下腰一躲,随即拔刀挡住了神乐接下来的纵劈。“行啦,还给你。不过你这字难道是以让人看不懂为标准写的吗,China?”

神乐一把接过信封,投进邮筒里。听到冲田的嘲讽,她生气起来:“臭小鬼你什么意思!”

“真选组随便拉个人出来都比你写得好看啊。”冲田抱着刀,靠在邮筒上,“要我教你写吗?”

“才不要你阿鲁!”神乐的脸涨得通红,其实她有点底气不足,从来也没有人好好教过她写字,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字有些不好看。

“这么直接拒绝真是让人伤心啊。真的不要吗?近藤老大的字,土方先生的字,终哥的字,山崎的字都给你做字帖哦。”

“唔……”神乐开始动摇。

“啊啊,说起来我的字也足够给你当字帖了啊,虽然比终哥他们差一点……”

“拿来!字帖!”神乐朝冲田伸出手。

“自己跟我到真选组拿啊,China。”

两个人一路拌着嘴来到真选组,路过的小队员们都一脸惊奇的表情:“冲田队长终于追到中华姑娘了吗?!”

神乐没有在意,只听见一旁的冲田吼了一句:“都给我去练习挥刀一千次!”

“怎么了阿鲁?”

“没事,那些家伙欠收拾。”冲田把神乐带到自己的房间,一炮轰走了偷偷摸摸想要围观的好事队员后,拿着一堆信件书册回到房间。

神乐先拿起一张信纸:“亲爱的阿妙小姐,蠢蠢欲动……咦……猩猩的情书吗这是,太恶心了阿鲁!”

“近藤老大这封信还没有寄出去啊……喏,土方先生写的局中法度。”

“一、不可违背武士道……啊,不行,想起十四和小银灵魂互换的时候了。”神乐趴到桌上。

“China你好麻烦啊。”冲田嫌弃地又给神乐换了一本书册,“终哥记录的真选组名单,抄名字行了吧。”

“真……选……组……局……长……”

“喂喂,China,怪不得你写不好,拿笔的姿势不对。”冲田抬起神乐拿笔的手,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摆到正确的位置上,“手腕抬起来啦。”

“不要靠那么近啊,臭小鬼!好恶心阿鲁!”嘴上这么说着,神乐乖乖按冲田的要求调整了握笔姿势。

“你伤了警察的心啊。这个字不要写这么大,笔画多的字就给我好好看清楚结构,不然写的大还是一样的难看。”

“停停停,这个字的笔顺不是这样的,拿来,看我的写法。”

“看到现在你也就‘十四’两个字写的还算能看了,那么喜欢土方先生吗?诶诶,你怎么开始从后往前抄了,不是应该从一番队开始吗?”

“我乐意阿鲁!你个吉娃娃烦死了!”

……

虽然两人的教学过程怎么看怎么别扭,好歹神乐终于能好好写“真选组”三个字了。

“我去拿杯子倒水,China你可别把我房间弄乱了。”冲田捏了捏脖子站起来。

“行了行了,赶紧去阿鲁!”神乐不拿笔的手随便挥了挥。

“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神乐小心翼翼地抄完这几个字,“咦,这个臭小鬼的名字我写那么认真干什么。”赶紧揉成团扔在地上。

“不不,我是来练字的,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含义阿鲁。”又很快找到理由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练习下去。

“不行,被混蛋抖S发现说不定会被嘲笑的。”最终还是把这几张写着“一番队长”的纸全扔在了地上和写废的纸团在一起。

“哟,China,练得怎么样了?”冲田端着茶壶进来,“喂,所有人的名字都写了,就是没有我的,太说不过去了吧。”

“哼,你的破名字才不需要被女王大人练习阿鲁。”神乐收了收桌上自己的作品,站起身,“行了,女王大人要回家了,吉娃娃退下吧。”

“伟大的抖S陛下给你这个练字的机会,你就回报给我一地废纸团吗?回来,给我打扫完了再走啊,臭丫头。”

“为女王大人打扫是你的荣幸!拜拜哟~”一听要打扫,神乐一开伞,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啊——居然还是被混蛋抖S看到了!居然还一直藏在这里!”神乐一秒放回信纸,关上了盒子,“就说他一直暗恋我嘛,真烦!我要去继续找印章了!”


12.衣服挂钩 

“由真选组护卫的江户出访团刚刚到达MMB系最大的行星——密那星,接下来他们将面临此次联盟计划谈判中的最大难题……”

“啪——”

“讨厌,又没挂上去阿鲁。”神乐捡起地上的衣服,愤愤地盯着墙上的挂钩。

关掉了还在播放晚间新闻的电视,神乐决定专心对付眼前的事:“我就不信不搬什么垫脚我就挂不上去!”    

冲田家这个衣服挂钩的高度实在很是奇怪。

在神乐记忆里,所有人家的衣服挂钩都在随手就能触碰到的位置,就算是在万事屋银时喜欢把挂钩安装在比她还高的地方,也是伸伸手就能够到的距离

神乐觉得所有衣服挂钩都应该是有一个大家心照不宣却约定俗成的高度,直到看到冲田冲田安装的这个。

 

“抖S,走廊的地方装个挂钩吧阿鲁,给你挂外套。”在收拾新家的最后阶段,神乐把装挂钩的任务全部交给了冲田。

等她收拾好厨房,铺好桌布出来一看。

“吉娃娃你脑子坏掉了吗?!你把挂钩安在那么上面怎么挂衣服?!”神乐伸手丈量了一下挂钩的高度,一脸“你是智障”的表情看着冲田。

“怎么不能挂。”冲田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提起搁在鞋柜上的长风衣,踮脚,伸手,挂衣服,一气呵成,“挂上去了。”

“那!我!呢?!”神乐提着自己的围巾站在另一个挂钩下比划,就算踮了脚神乐所能触碰到的最高点仍离挂钩有着约十厘米的高度差。

“诶呀呀,好像装高了,不然China你跳一下?”

神乐皱了皱眉,深深吸一口气,照冲田说的,起跳,挂围巾。可惜这是个技术活,跳的高度需要控制,挂围巾的力度也是。神乐试了两次,围巾依旧落在了地上。

“你是想让我每次都这么挂衣服吗,混蛋抖S!”

“那就是你的基因问题了,怪我咯。”面对压抑着怒火的神乐,冲田突然露出了迷之微笑。

“啊啊啊!混蛋!你是故意的!”意识到了冲田的“险恶用心”,神乐感觉自己在一瞬间就怒气值爆表,飞起一腿就朝冲田的脸踢过去

对于神乐的这一招,冲田也很有经验地闪身躲过,一边嘴上还不忘添油加醋:“突然发现你的腿比手长啊,小矮子,不如用腿试试?”

神乐觉得对面这家伙总是有办法让自己更加生气一点。“混蛋吉娃娃去死吧——”

“啪——”

十分钟后,餐桌上的花瓶壮烈牺牲。

“停停停,不用这么认真吧,China。”眼见神乐就要拿起她的伞,冲田立马叫停,挡住了神乐伸向伞的手。

“还不是你的错啊!抖S混蛋!”被冲田挡住去路的手立刻拐了个弯朝冲田腹部冲去。

冲田赶紧后撤一步,截下攻击:“搬个凳子垫脚就好啦。”

“那我每次都要特地去搬垫脚的东西才能挂衣服吗?!太麻烦了!垫你还差不多!”神乐变拳为爪,抓住冲田小臂,头撞了过去。

“China,你温柔点啊。”冲田捂着红肿的额头,坐在地上,“不然以后所有衣服都我来挂。”

“哼,这还差不多阿鲁。”神乐把自己的围巾和外套丢给冲田,表示结束了这场争斗,“现在去帮女王大人挂外套,然后过来帮我收拾卧室阿鲁。”

 

“所以说混蛋抖S就是个智障吧,把衣服挂钩装在那种高度!”神乐第五次挂衣服失败,干脆把冲田的制服外套留在了地上,“不管了,浪费这个力气还不如去看晚间剧场呢。”

至于他的衣服?混蛋吉娃娃自己作的死,自己解决啦。


13.凭栏 

“天气真好阿鲁!”看累了电视节目的神乐走到走廊上伸了个懒腰,趴到了栏杆上。

楼下登势婆婆的酒屋还没有开张,隐约传来婆婆和凯瑟琳说话的声音,大概是在为晚上的开张做准备吧,小玉也一如既往正在门口打扫卫生。街上行人来来往往,街角的孩子们正要开始玩踢罐子的游戏。

即使在别人眼里这场景只不过是日复一日无聊的重复,但神乐格外喜欢看着这般普通的日子。

其实从很久以前起,神乐就喜欢靠在万事屋走廊的栏杆上看着歌舞伎町人们的生活百态,哪怕只是楼下有一家人亲亲热热地走过都让神乐感觉到地球的温暖。

“地球真是个好地方阿鲁。”神乐伸出手,在阳光与阴影的分界线感受着太阳的热度。

“可惜被你这样的山地猩猩破坏了风景啊。”耳边似乎又听到了那个欠扁的声音,神乐抄起伞对准楼下。

“出什么事了吗?神乐小姐?”只看到小玉停下了手上的活,充满疑惑地询问。

“没事没事!”神乐赶紧放下伞,冲小玉笑了笑,从栏杆上跳回走廊。“怎么又忘记了呢?抖S混蛋还没回来阿鲁。”

神乐一手支着头,在她更加熟悉的的那个场景里,楼下应该还有一个身影。

那是大战过后,神乐突然发现冲田开始很喜欢站在楼下的那个位置——从登势酒屋的门口往外数五步,再往右数三步,神乐一低头就可以看到的那个位置。

本来冲田与她只是在每一次相遇之时互相挑衅斗殴,自从冲田的脑子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从以前的随机相遇变成定时定点跑到万事屋楼下,神乐和冲田打架的几率大大增加。

可惜短短两个星期以后,当神乐又一次忍不住要从走廊上跳下与冲田开打时,立刻出门银时和赶来的土方一边一个教训了他们,神乐还好,罪魁祸首冲田听说被禁足三日,还要写长达万字的检查以作反思。

神乐想,这下抖S小鬼该消停了,让你隔三差五来挑衅本女王,被骂了吧,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嘲笑你。

上天不知是要眷顾神乐还是想和她开个玩笑,就在神乐=发誓要谴责冲田前几日那种时不时挑衅的混蛋行为,冲田的禁足令刚刚解开的那天,冲田又一次出现在了万事屋楼下。

“喂,那边那个破坏风景的大胃女。”

“抖S小鬼你怎么又来了阿鲁?前几天检查没写够吗?”神乐靠在栏杆上,居高临下望着冲田。

“现在挑衅的人是你吧,China。虽然我是不想和你好好相处什么的,但是我也不想载发生像前几日那样的事。一顿午饭,我们试着和平相处一下。”

“不想打架就不要跑到万事屋来污染我的眼睛啊,我才不要和你这小鬼好好相处阿鲁!”神乐转过头。

“不要自作多情啊,China,都说了这是巡逻路线。加一个炒面面包,公园老位置,你到底要不要来?你也不想老是被你的小银说吧。”

虽然抖S确实欠揍,但神乐也觉得一见面就打架的行为太不符合一个lady的身份了,不是为了炒面面包,她应该去试一试。

现在想来那一个下午确实是第一次和抖S不吵架,不打架,气氛融洽地分享了抖S买的午餐,安静地吐槽了各自的上司。

后来冲田还是定时出现在神乐视线中,神乐渐渐发现和冲田和平相处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虽然他会嘲笑自己看的电视剧,吃的小零食,但是和他一起可以去玩爆游乐园的小游戏,给鬼屋的糟糕扮相找茬,去挑战大胃王比赛然后嘲笑他撑得快要翻白眼的样子。

再后来冲田站在楼下的理由就更加多了起来。

“China,电影院新推出情侣套票打八折,,一起去看《你的名○》可以省五条醋昆布啊。”

“China,天气这么好不带着你家大狗出去散个步吗?难得有个巡警愿意陪你啊。”

“China,不和我一起去给岳父大人选个生发灵吗?他的存货要用完了吧。”

“谁是你岳父大人啊!臭小鬼不要乱说阿鲁!”最后一条那时的神乐是不会承认的。

……

不过很快神乐还是不得不承认了最后一条。

神乐一如既往地靠在栏杆上往下看时,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景象,这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景象。

真选组几乎是倾巢而出,像是要执行什么重大任务。冲田难得站在了最前面,拿着喇叭;一番队队员簇拥在冲田身边,都像三番队队长斋藤一样人手一个写字板,上头统一写着“嫁给他”;二番队举着反光板,营造出仿佛天地之间只有冲田一人发着光的效果;后面几个番队拿着鲜花和彩带,而最后的十番队则手持小礼炮严正以待。一旁的土方还是没什么表情,抽着烟,近藤倒是眼泪一把,好像要嫁女儿的样子。

想到那时的场景,神乐几乎是要笑出声来。阳光已经有些偏西,楼下的登势酒屋大概做好了开张的准备,歌舞伎町的行人也比刚才多了不少。

“还是再多些什么比较好阿鲁。”神乐枕着双臂看着街道上的人与景,“什么时候回来呀,混蛋。”


14.如果你说是我 

“回不去,回不去的……这都是你的错!如果当初你不当着我的面说那些戳心窝子的话,如果我问你‘爱谁’的时候你能说一句是我,这一切,这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是你毁了我们两个人!”

八点档好像永远少不了一段撕心裂肺的哭戏,神乐冷眼看着电视里正在咆哮的男主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得太多,这样的戏码已经无法再感染神乐的情绪了。

“我果然已经成为成熟的lady了阿鲁,这种把戏……哼。”

虽然神乐依旧热衷于守着每天的晚间剧场,但这次新剧的男主角却意外地让神乐不喜欢,若不是这些日子晚上确实没什么事可做,这部剧大概会成为神乐第一次弃掉的八点档。

“就因为光小姐在明显有人监视的时候说了一句爱的不是你,就抹杀光小姐所有对你的好了吗,混蛋!”

神乐愤愤地拍了一下手中的抱枕,真不知道编剧从哪里获得的灵感写出这么个不会察言观色,喜欢随便误会别人还行为偏激的男主角,神乐真想冲进电视打醒他。

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误会光小姐呢?明明知道光小姐为了走入困境的家族忙得焦头烂额。就是因为光小姐没说出那句爱的是你吗?如果光小姐说了结果真的会变吗?如果是我经历这一切呢?

也许是太过无聊了吧,神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抖S好像也从来没说过‘爱的是你’这种肉麻话吧,照这么说,本女王是不是可以控诉一下阿鲁?”

神乐开始回想男主角控诉的内容。

“小光真的把我当男朋友吗?我们俩之间几乎一顿完整的晚餐都没有吃完过,小光每次都被一个电话就叫走了,事后也从来没有解释过!”

晚餐的话,抖S除了值夜班都是会回来吃的。不过抖S回来的时候还要想晚上吃什么,第二天早餐要准备什么食材的也好麻烦啊,要是抖S和光小姐一样每周只回家吃三四顿晚餐可以省多少脑细胞阿鲁,像最近都不用烦恼明天买什么食材真是太棒了。千万不能抱怨这个,万一混蛋抖S值夜班前还回来吃晚饭,我岂不是又要多做一顿阿鲁。

晚餐吃到一半被电话叫走也是抖S常常有的。不过税金小偷们的紧急工作也是没办法的事吧,至于解释什么的,拜托,吉娃娃他们去做什么的我才不想听呢,税金小偷那边的工作动不动就是机密,知道的越多越麻烦啊!

“你敢说你和那个经理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小光你和他一个星期相处的时间比和我一个月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多!”

唔……抖S和猩猩、十四他们吗?啊,不行不行,没法想象阿鲁。和猩猩谈感情除了大姐头就不可能有别的话题了,说到十四……抖S策划把他和小银拷在一起推进鬼屋看会不会患难见真情的计划就不告诉他了吧。至于两人相处的时间,这好像是抖S第一次离开那么久啊。听早上那通电话的语气,真像思念主人的小吉娃娃,果然还是小鬼一个,噗呼呼。

“如果小光能说说一句哪怕只是‘喜欢’,我都不会做到这种地步,我只是想确认小光的答案是我啊!”

啊啊啊,混蛋抖S也没有正经告白过!亏大了阿鲁!什么“认定”,什么“收了你”,乱叫什么“岳父大人”的,根本都不合格啊!“喜欢”啊“爱”什么的,休想本女王先说出口!下次不会再让你糊弄过去了!醋昆布也没用!

毫无逻辑的胡思乱想是很容易偏离主题的,等神乐回过神来时,不但电视里已经换了节目,自己最初想控诉什么她也想不起来了。

如果……算了吧,一切没有如果。神乐没有问出的那个问题,冲田的答案也显而易见了。

第15篇不知道有哪里敏感了,LOFTER不让发,麻烦小伙伴们到微博去看了,链接在这里:http://m.weibo.cn/2358790992/4070069245923151


评论(3)
热度(36)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