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5~10)

5.挑食

神乐终于收到了神晃信上说要寄来的包裹。

自从神晃吃过神乐做的菜后,就一直热衷于从各个星球寄来特有的食材,作为一个一直以来都视女儿为骄傲的爸爸,神晃坚信这些食材在神乐手中一定可以绽放出新的光彩。

神乐对这些奇奇怪怪的食材也表现出了充分的兴趣。自从第一次让冲田品尝她的手艺时冲田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认同后,神乐就发自内心地将料理变成了自己的业余爱好。

即使抖S小鬼从来不肯说“好吃”,但每次桌上的一只只空盘子让神乐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就这样冲田也成了神晃寄来食材的第一试吃者。虽然冲田一直自称只要不是土方特制·狗都不吃·蛋黄酱盖饭,他是没有挑食这样的坏毛病的。但身为夜兔的神乐表示:“地球人的胃口真是太娇弱了。”

那是大约三个月前,神晃从和烙阳同属一个星系的柃南星寄来了一大箱食材。

“是柃南的食材阿鲁!我小时候就听说那里的美食很出名,可惜后来来了地球,就再没听说过那里的消息了……”

“那个秃头还圆了你的心愿啊,大胃女。”见神乐可能是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绪有些低落,冲田拍了拍她的头,“打开看看有什么啊。”

一想到自己多年来念念不忘的美味就在箱子里静静地等待自己的临幸,神乐立马眼睛一亮,欢快地打开箱子。

“哇!是柃南大米阿鲁!”

一打开箱子,一股米香扑鼻而来。

“打伞的家伙都是笨蛋吗?不就是大米?至于那么高兴?”冲田有些不屑地看着满满一箱的大米,虽然确实米香味浓郁,但不也是大米吗?

“你懂什么!小鬼!”早就料到冲田会这么说,神乐也不屑地瞟了冲田一眼,轻轻“哼”了一声,“柃南大米可是有‘碧玉’之称的品质最棒的大米阿鲁。那种香,软,滑的口感……虽然只有很小的时候才吃过一次,但我一直记得那个口感,才不是地球的大米可以比得上的呢!小鬼你能有这种荣幸就赶紧跪谢帕比吧!”

沉浸在现实与回忆的米香中,神乐陶醉地捧住脸颊:“没想到帕比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

“是是,不过大米再怎么香,软,滑又怎么比得上我的小兔子那么香,软,滑呢?”冲田一边懒洋洋地应声,一边从背后抱住神乐,在神乐的颈间嗅了一口气。

脑中的画面被昨夜,前夜,大前夜的片段所替代,神乐白皙的肌肤立刻布上一层红晕。“我去把米灌到米缸里阿鲁。”赶紧挣脱了冲田的怀抱,神乐快步拖着箱子走向厨房。

将所有的米袋排好后,神乐才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有所下降,拍了拍自己依旧绯红的双颊,神乐看到了箱子底部的玻璃罐子。

“这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进厨房的冲田看着神乐手上的罐子问到。

“也是柃南星的特产啊,叫龙虱,帕比写了做法。”

“这……不是虫子吗?这真的是食物吗?先说好,这个我不吃哦!绝对不吃哦!”冲田的脸难得成了一个扭曲的表情。

“哈,小吉娃娃不是号称不挑食嘛。”神乐觉得自己抓住了冲田的把柄,得意地欣赏着冲田的表情。

“那是对食物而言吧。这是食物吗?这绝对不是吧!抖S都是玻璃剑,要温柔对待呐!”

“好吧好吧,女王大人就可怜你这只吉娃娃阿鲁。”神乐当着冲田的面,把罐子丢回箱子,锁上了盖子。

晚餐时,神乐端出一盘盘料理,煎鱼,炸丸子,炒菜,豆腐汤……似乎是因为没有看到龙虱的身影,冲田的神经松懈下来。

“我开动了。这个丸子好像不是之前的味道啊。”冲田先丢了个丸子到嘴里。

神乐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是呢,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料理龙虱,听说这种食材可是很补肾的,总君要多吃一点。”

时间仿佛有一瞬间的凝滞。

“啊啊,神乐酱这么关心我的肾啊。”冲田突然放下筷子,绕过桌子,向神乐走来,“看来有必要让神乐酱验证一下了呢。”

突然被抱起时,神乐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干,干什么?重点是这个吗?等,等等!”

后来这顿晚餐就变成了夜宵,当然炸丸子是神乐一个人吃完的。

“啊——”想到这里神乐捂住脸,在心里尖叫着。

把神晃新寄来的箱子堆到厨房里。“这个箱子等抖S回来再打开阿鲁,今天晚餐就吃拉面吧。”

 

6.偏爱 

“可恶的小银,新吧唧,这次的委托费我要拿三分之二。”神乐坐在一家甜品店靠窗的位置,愤愤地把面前的巴菲挖去一个角。

 

今天上午,一位自称铃木、打扮时髦的太太来到万事屋,一坐下就开始哭哭啼啼的,叙述了一个多小时,讲了一个一向乖巧懂事的儿子居然连着气走七个相亲对象的八点档故事。

“说不定只是叛逆少年的逆反心理,这种事情阿银我见的多了,打一顿就好啦。”银时挖着鼻孔,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

“不可能!我儿子今年已经二十二了,而且比起同龄人他一直都很成熟,从来没让我操心过,甚至他爸刚去那会儿,也是他独自挑起家业,还一直安慰我,才让这个家挺过来。我儿子才不会做出让我伤心的事!一定是他有什么苦衷!”

“也许您儿子只是发现他比较喜欢男……”

“阿银!”看到铃木太太捂着心口,一脸难以接受的样子,新八及时打断。

“总之今天下午一点,我安排了我儿子在永田町的甜品店相亲,希望你们可以以相亲对象的身份调查出他不喜欢那些姑娘的原因还有他偏爱的类型。”铃木太太一秒收回刚才快要晕过去的表情,抿了抿新八给她泡的茶,看向神乐。

本来专注于故事的神乐感觉到刹那间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立刻跳起来:“什么,你要我去当你儿子的相亲对象?!怎么可能阿鲁!我可已经……”

“这里是定金100万,事成之后加倍。”

“小神乐答应了!”还没等神乐表达她的抗议,银时和新八一个捂住神乐的嘴,一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钱收了起来。

铃木太太起身之际,两人居然还满脸笑意地将人送到门口,道了一声“慢走”,留神乐一个人在屋里生着闷气。

虽然最后以委托费的一半为交换,神乐最终还是坐在了永田町的这家甜品店里,不过神乐现在又觉得这次的委托自己再多拿一点也是不为过的。

“让lady等那么久真是没有礼貌阿鲁。”有些烦躁的心情让神乐度秒如年。她听说那位铃木先生气走前七位相亲者的用词十分恶毒,其实神乐倒是丝毫不担心这点,毕竟和冲田这几年互损下来,别的不说,怼人的功力可不止提升了一点。

“如果敢对本女王叫嚣,哼哼……”神乐还在脑补那位铃木先生眼泪汪汪的样子,没注意到脚步声的靠近。

“是你吗,小神乐!”

在神乐抬头看到站在桌前那个素色和服的青年时,所有的心情都转化成了尴尬:“啊,你好啊,铃木先生。”

“有两年没有见了吧,还是像以前一样叫铃木就好啦。”

大约是因为铃木和煦的微笑和从前没有改变,神乐突然就想起了刚刚认识铃木的时候。

那时的神乐正处在少女绽放的年纪,身形已渐渐发育成完美的曲线,气质却还带着几分青涩,偶尔笑起来的风情已经足够让以前一起玩耍的小屁孩们红了脸。

可惜那些小屁孩们因为亲眼目睹神乐和冲田打架毁掉过整条街而对她充满敬畏,但这不包括当时刚搬来江户的铃木,不知道是不是对神乐一见钟情,他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写了满满两张的情书。

有了曾经阿大男朋友事件的前车之鉴,神乐本来是想拒绝铃木的邀约的,可惜最后败在了铃木许下的蛋糕畅吃的承诺上。

“说起来和神乐小姐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在甜品店门口吧。当时也是我太急功近利了,第一次就送情书,请女孩子去游乐场然后吃蛋糕什么的,不过神乐小姐能答应我这过分的要求也真是个温柔的人呢。”比起神乐充斥着蛋糕的模糊记忆,铃木对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显然清晰不少。

“是吗?”听着铃木的描述,神乐觉得脸上大概有冷汗滴落,“其实今天是铃木太太拜托万事屋……”

“母亲大人?是因为前几次相亲的事吧。”铃木的笑容掺杂了一丝无奈,“我接替了父亲的研究事业,上周刚好在突破的关键阶段,偏偏母亲连续四天安排七场相亲,为了赶回实验室,一时心急就对那些小姐们说的难听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阿鲁。”神乐点点头,其实她想象不出总是微笑着,温柔到别人很难拒绝的铃木毒舌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那会儿她赴约时是抱着夜兔的食量可以让铃木放弃追她的打算的,毕竟那时的她在抢冲田午饭的时候被说了无数次“大胃女嫁不出去”。但即使铃木看着她一口气吃掉了整个10寸蛋糕,也只是微笑着问她够不够。

“这里再来两个特大号巴菲!”神乐正不知道要说什么,不停戳着空杯子的底部时,铃木突然招来服务员。接着又问:“两个够吗?我和母亲大人实在是给神乐小姐添麻烦了呢。这顿就由我来请客吧。”

“那个……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来相亲的,我已经结婚了阿鲁。你不用……”好像又回到了在游乐场的时候,神乐有些不好意思,当时那场约会是怎么结束的来着?

“是冲田先生吧。”

 

“混蛋小子!你说什么?!”那时神乐正在思考怎么回复铃木“够不够”的问题,该不该顺势再要一个蛋糕。他们坐的长椅不远处的灌木丛突然被炸出了一个坑。

“说我顽固也好,极端也好,我已经认定那个丫头就是答案了!”神晃和冲田站在坑后,神晃的伞架还在冲田的刀上,银时和新八则站在两人身后一副想劝架又无从下手的表情。

“就你小子的身份地位,除了担惊受怕,还能给我家小神乐带来什么?!闪开!”神晃一脸的愤怒,恨不得宰了冲田的样子。

冲田的嘴角还是那抹懒散的弧度,眼神里却满是坚定:“那丫头才不会是软弱的家伙,关于她的事,我不会撤退的!至于身份地位,我的能力还请岳父大人考验。”

“总一郎君,这个时候就不要刺激父亲大人了啊。”眼见神晃被冲田一句“岳父”叫的就要下杀手,银时赶紧和新八抱住神晃的胳膊,一边拼命朝冲田使眼色。

即使被银时和新八卸去了神晃的一部分力,冲田的脸上依旧开始有汗珠凝聚,但他的表情丝毫未变。

“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偏爱抖S类型的男生。”看到这,神乐突然向一旁本来和她一起围观的铃木鞠了一躬,朝神晃那边跑去。

“帕比——放手阿鲁!”

 

“和神乐小姐结婚的对象就是那个时候的冲田先生是吧。”铃木还是笑着,见神乐有些呆滞就重复了一遍。

“你认识抖S ?”

“真选组队长,冲田总悟。冲田先生还是挺有名的啊。说起来那次以后我也有在街上看见过冲田先生,前几次相亲时让我顺利脱身的那些话还是从冲田先生身上学来的呢。”

“是嘛。”神乐跟着铃木笑起来,果然毒舌没礼貌的只会是那个臭小鬼啊。

“那么神乐小姐现在幸福吗?”

“当然阿鲁。”

 

7.阳光晕开在侧脸

 

一个美好的晴日总是会让江户城生机勃勃。

“小银——”“阿银——”

万事屋也一样充满了活力。

昨天那件委托,虽然铃木太太最后依旧不知道儿子偏爱的类型,但两人关于相亲的误会也算顺利解开,万事屋至少也赚了个定金。然而神乐和新八却依旧没能如愿从银时手中拿到工资。

“昨天的委托根本就是我一个人完成的阿鲁,委托金你就分给我这么一点吗?!”“还有随便给我三百元就说是这个月的工资也小气了吧。”

神乐和新八一边一个站在银时的办公桌对面,手撑着桌子,大概下一秒就要上去薅银时的衣领了。

“再给你们三百元不能更多了。阿银我还要付房租,负担你们在万事屋的吃食,定春的狗粮……我可是很缺钱的!”银时靠在椅背上,把薄薄的信封往两人的方向推了推。

“付房租?阿银你真的付齐了吗?今天我过来的时候还被婆婆催了上个月的房租啊!”“就是阿鲁,这些委托金拿去买狗粮什么的可以堆成小山丘了,是吧,定春!”“汪!”

“你昨天不会去打小钢珠了吧?”最后两人一起发问。

“哈哈哈,怎么会呢?阿银我哪是那种人啊哈哈哈。”

“……阿银!”“定春,上!”

万事屋一如既往地传出了银时活力四射的叫声,然后获得楼下的登势婆婆今天的第三次警告。

神乐拿着自己微薄的工资气呼呼地从万事屋走出来,早知道昨天铃木请她吃巴菲的时候她就多吃几个了。

有些遗憾地停下脚步,神乐站在写着“sweet love”的招牌下,本来还想拿了委托金来买他家的焦糖布丁来着,现在口袋这点钱根本吃不过瘾的。

要是抖S在就好了。神乐不禁想到。

铃木的出现让神乐突然格外想念这家的焦糖布丁,而第一次发现这家的焦糖布丁特别好吃也算是托了冲田的福。

 

那天在游乐场,神乐的介入确实让剑拔弩张的气氛暂时平静了下来。“帕比你够了阿鲁,是想给游乐场赔偿多少啊!再说,我有说什么吗?回去了啦!”

接着神乐就拖着神晃和银时新八一起出了游乐场,经过冲田的时候没有看他,不过不出意外地神乐在回到万事屋后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了字条。

“明天下午一点,歌舞伎町甜品店,我请客,逾期不候。”

“有事求本女王还这种破口气,小心本女王不去了阿鲁。”嘴上这么说着,神乐还是把字条叠好放回口袋,思索起了第二天找什么借口出门比较好。

第二天,看着清晨洒进万事屋的阳光,神乐突然有了灵感。

没有人怀疑神乐说要陪神晃吃午饭是有私心的,人家女儿想单独多陪父亲一会儿有什么错吗?神晃也并不怀疑神乐吃过饭后提出想早点回万事屋睡觉有什么别的理由,少女在长身体的时候要多睡午觉理由不充分吗?

抛弃了心底对神晃的一点点愧疚,神乐踩着点来到了冲田字条上说的甜品店。

“好慢啊,China。”

“能等待女王大人是你的荣幸阿鲁。”神乐毫不客气坐到冲田对面,对服务生小姐说到:“这里来一份醋昆布蛋糕。”这家店是全江户唯一有卖醋昆布口味蛋糕的店,神乐想来这里很久了。

“一来就想着吃啊,真不愧是大胃女。”冲田惯例刺了神乐一句,只是还没等神乐回讽又很快说到:“我约你来是有正事的。”

神乐先吃了一口刚送上桌的醋昆布蛋糕:“有什么事要拜托本女王啊,小吉娃娃?”

“当然是找你讨论一下如何应对秃头……啊,岳父大人的反对,关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是在统一战线上的不是吗?”冲田撑着头,说话声音懒洋洋的,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虽然在游乐场听到冲田那些话,神乐早有预感,但真到了时候,神乐依旧红了脸:“喂喂,谁和你同一战线啊,叫谁岳父啊?税金小偷改行当牛郎了吗阿鲁!”说完神乐往嘴里大口塞着蛋糕,试图平复激烈的心跳。

“我不信你没有听到我昨天在那个该死的游乐场说的话。”冲田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顿了顿,再次开口,“我曾经一直觉得我就是个没用的弟弟,从小就让姐姐操了不少心,明知姐姐身体不好,还是离开她来到了江户。我恨土方拒绝姐姐的喜欢,其实不过是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是我剥夺了姐姐的幸福,甚至到最后也是我亲手砍了她披上嫁衣的希望。”

“……抖S,三叶姐姐一定不是这么想,她一定……”神乐放下了蛋糕叉子,这里的醋昆布怎么有点苦苦的?

“我知道,姐姐她一直相信我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武士。武士存在的意义就是要守护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次我不会放手了,神乐。你,我一定会保护到底。你也是喜欢我的是吧,神乐。”

“谁谁谁,谁喜欢你阿鲁!”等等刚刚不是还在说他姐姐吗?什么时候转的话题?

“喂喂,难道你还喜欢昨天那个弱鸡男吗?想清楚再说啊,抖S可是玻璃剑啊!”

“我我我,我蛋糕吃完了!我还要吃这里的招牌布丁!你说的请客阿鲁!”

“再来十个招牌焦糖布丁!”冲田看上去有些无力。

就在冲田盘算是不是应该乘胜追击还是再用其他方法引诱一下神乐时,神乐满脸通红,飞快地吃完了十个焦糖布丁。

“总、总之,我帕比那边你自己搞定!我是不会帮你的阿鲁!”说完神乐就起身朝店门口快速走去。

“喂,明天去公园吧,我会带醋昆布哦!”当神乐快走到门口时,身后传来冲田的声音。

神乐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赶紧又转回去,推开了店门。居然觉得阳光晕开在臭小鬼的侧脸有点好看。不!一定是因为焦糖布丁太好吃了!

 

“小姐,一个焦糖布丁,是吗?”

回过神来,神乐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那家店里。“是的。”即使钱不多,还是想吃焦糖布丁啊。

今天的阳光也笼罩着江户。


8.然后呢? 

“唔……酱油、鸡蛋、洗发水……齐了阿鲁。”神乐抱着大江户超市的袋子,再次核对了一遍购物清单。

“这群小屁孩在干嘛?有人送糖吃吗?”在经过桥的时候,神乐看到一群六七岁左右的小孩子站了一圈,好像围着什么人。“不会是骗小孩的人贩子吧。”

“然后呢?然后呢?”越过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们的头顶,神乐看到一个全身裹着斗篷的家伙在桥面上铺了块破布就席地而坐,听声音大概是个大叔。

“说起那对总是在祭典上出现的妖怪夫妇啊,在他们成为夫妇以前就是在这座桥上确定关系的哦!”

“噢~”

这是哪来的奇怪大叔讲的什么奇怪故事啊!爱情故事吗?这些小屁孩真的听得懂吗?看着这些听得一脸认真的孩子,神乐不禁腹诽。

“在妖怪夫妇还是妖怪先生和妖怪小姐的时候,他们伴随着飞舞的樱花记住了彼此。他们在一次次一起玩耍,一起化险为夷中加深了对彼此的印象。”

拜托,这是什么年代的老套青春片啊,怪不得只有小屁孩乐意听。神乐对那个斗篷大叔失去了兴趣,掏了掏耳朵,打算继续踏上回家的路。

“一开始他们都只把对方看做是与自己势均力敌的玩伴。直到有一天,妖怪先生和妖怪小姐还有他们的朋友们一起去营救猩猩公主。妖怪小姐为了保护积分道具受了伤,一只红毛妖居然想从背后偷袭妖怪小姐。那时妖怪先生才发现他早就喜欢上了妖怪小姐,根本不能想象别人伤害她的样子。于是妖怪先生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红毛妖,并向妖怪小姐表白:‘能欺负妖怪小姐的只有我,其他伤害她的妖怪都必须死’!”

“哇~”

咦?怎么有句话这么耳熟?在神乐即将离开的前一秒,这段似乎在哪里听过的故事让她停下了脚步。

“可惜妖怪小姐是个迟钝的女孩子,妖怪先生表白的意思她一点都没有听出来。”

等等,这句话是表白吗?难道不是单挑的宣言吗?

“好在虽然迟钝的妖怪小姐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但这不代表她不喜欢妖怪先生。在妖怪先生打算独自承担黑暗的时候,就是妖怪小姐第一时间赶到他的身边守护了妖怪先生脆弱的心。”

“然后呢?然后呢?妖怪小姐发现自己喜欢上妖怪先生了吗?”

“还是没有呢。妖怪先生自己也很着急啊,他直白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就一次又一次地暗示妖怪小姐。直到后来爆发了战争,他们都被卷入到争斗中,妖怪先生又一次不顾自己的危险,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妖怪小姐。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妖怪小姐终于察觉到妖怪先生的心意了吧。”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吗?”

“本来我也以为他们经历过这些事后会在一起,可是并没有啊。战争越来越残酷,妖怪先生必须离开妖怪小姐,所以他们定下了下次见面的约定,激励对方没有自己在身边的时候也要努力。那次约定也是在这座桥上呢。”

拜托,约定的内容根本不是这样的吧。神乐撇撇嘴。

“然后,在很久以后,不管是妖怪先生、妖怪小姐还是其他的妖怪伙伴们都变得很强,强到终于打败了大魔王结束了那场战争。妖怪先生和妖怪小姐终于有机会坦诚了各自的心意,结合成了妖怪夫妇,隐居去了。”

等等,这就结局了?后续呢?听到故事突然走向了结局,神乐有点反应不过来。

“哇~那我们在这座桥上还有机会见到他们吗?”小孩子们听到这个传统童话式结尾倒是很兴奋。

“可以哦,只要在大叔这里拿一张卡片,在桥上诚心许愿,妖怪夫妇就会显灵的呢。”

什么啊,还是个编狗血故事骗小孩的狡猾大叔啊。看着小孩子们纷纷向斗篷大叔索要卡片,神乐不屑地“哼”了一声,继续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居然还停下来听那个幼稚故事然后发生了什么,真是太白痴了阿鲁!”


9.老电影 

“宝○ 3年,灵子18岁,母亲死后,灵子的身世究竟起了什么重大的变化?为何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诅咒?灵子谜一般的过去,所有决定性的关键都将一一揭晓!《午夜○灵4》,X月○号全宇宙同步上映。”

“这部居然都要上映第四部了阿鲁!”躺在沙发上吃零食的神乐看到电视里正在播出的预告片,小小地感叹了一下。

在她来地球还没有多久的时候,这个系列的第一部刚刚有了些热度。还记得后来《午夜○灵》的光盘热卖那会儿万事屋还因为蓝光灵子费了不少精力。没想到几年过去,这个系列还是那么受人欢迎,都出到4了呀。

“记得第三部上映的时候电影院还卖过前三部连映的套票阿鲁,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类似的活动。”神乐自言自语着,有一点兴奋。

毕竟以万事屋的运气抽到的奖十有八九又是一场灾难,但那次神乐是实打实地抽到了《午夜○灵》套票家庭装,虽然这种电影怎么看都不像是全家一起看的类型。

 

“哦哦哦——这可是一等奖阿鲁!本女王就是运气好!”在商场门口,神乐看着手中红色的小球瞪大了眼睛。

“喂,China。家庭装里有五张票,两张归我。”从服务员小姐手上接过兑换券,冲田从里面抽出了三张递给神乐。

“凭什么阿鲁!这明明是我抽出来的!”神乐伸长手,想去抢另外两张。

“消费满2000元获得一次抽奖的机会,钱可是我付的。”冲田一只手举着电影票,一只手指着商场门口的海报。

“不管,买的食物都是我的!奖品也是我的!”

“什么啊,China。你们万事屋一共就你,老板和眼镜,你要那么多票干什么?让你们那只能占两个位置的大狗去看?不如把其中两张给我,让土方先生去看《午夜○灵》一定能拍到精彩的照片。”说着冲田一脸阴险地笑了起来。

“那我要带小银去看!最近小银老说无聊,兑换券上还写了家庭装,小银不会知道是《午夜○灵》,一定会去看的。”神乐的眼中也开始闪烁恶作剧的光芒。

“那就各拿两张,剩下一张我卖给山崎,钱平分。”

“成交!”

同期上映的还有《领家的派豆龙2》,看到“家庭装”三个字,银时果然毫不怀疑。“小神乐懂事了啊,爸爸好欣慰!新吧唧请假后天在家大扫除,我们就后天去看吧。”

和冲田那边通了气,土方也被顺利地约到了后天的电影院。

“你把票给老板以后,就找借口离开一会儿在放映厅会和。我把土方先生的票排在老板旁边,他俩看到对方一定不会从电影院出去。到时候我们就在后面……”

“知道了知道了,这点小事对女王大人来说小意思阿鲁。”

“小银——(土方先生),票换好了。”在立牌后面商量完毕的两人又分别去电影院门口找银时和土方。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神乐把票塞给银时后,借口去厕所跑开躲到墙角。看到银时进入放映厅后,还顺道拿冲田给的卖票钱买了一袋爆米花。

“吃东西声音小声点啊,大胃女。”一进入放映厅,神乐就被冲田拉住带到了他们的位置上,就在银时和土方的后两排的地方。

“怎么又是你这个天然卷啊!”“喂喂!看不起天然卷吗!阿银还觉得被你跟踪了呢,税金小偷都没事干啊!”

见前面的两位已经吵了起来,冲田捏着嗓子喊了一句:“电影院大声喧哗的人没素质哦!”

银时和土方同时收声转头,神乐赶紧拍了一张照,小声嘟囔:“就说小银和十四有一腿,这样子分明是情侣吵……啊啊啊,小鬼你离这么近干什么阿鲁!”

冲田赶紧用手捂住神乐的嘴,凑到她耳边:“小声一点!你想被老板和土方先生发现吗?”

神乐扒开冲田的手,点点头。这时电影已经悄声无息地开始了,整个放映厅都黑了下来,《午夜○灵》四个大字一个个显示在了屏幕上。

“……多串君,你要是害怕可以先走哦。”

“混蛋,老子怎么可能会怕!发抖的那个人是你吧!”

“噗呼呼~小银和十四的手都抓到一起了!”神乐又冲着前面拍了好几张特写镜头。

“动静小一点啊,China。旁边那家伙都要朝我抗议了。”冲田给神乐递上了她无暇顾及的爆米花。

电影进入了小高潮,荧幕中的一个白衣女子突然出现!

荧幕一黑。

“啊——”

“时光机,这个时候就要去找时光机!”

“银时……”

“走开——阿银我不好吃啊!要抓抓他!抓他抓他!”银时仿佛感觉到了背后的凉气。

“放开老子啊!你这个混蛋天然卷!”被银时的手紧紧扣出,土方也再也维持不住淡定。

“嘟、嘟噜噜噜噜……”

“赶紧放开老子啊啊啊!”

“靠!要死一起死!”

亮起的屏幕上,电影开始了最精彩的部分,灵子正一步步接近屏幕。两个黑影开始在放映厅乱窜,突然又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黑影背后缓缓升起。

“啊——”

不知是谁开始了第一声尖叫,银时与土方浑身一僵。“别挤我,我先走!”“我先走!”两个人推推搡搡地往门口跑去。

“哈哈哈,拍到了吗?小银的表情太精彩啦!”神乐把白床单从身上拿下来。

冲田微笑着翻自己的手机:“啊,这张拍的不错。”

神乐没注意到周围的观众已经都远远地避开他们,兴奋地凑到冲田身边:“哪张哪张?我看看阿鲁。”

“小银胆子太小了,后面还有两场呢。”一部结束,放映厅暂时进入休息状态,神乐有些遗憾地说到。

“怎么?你不会也怕了吧,China?”

“女王大人怎么可能怕这种东西!不要小瞧我啊,臭小鬼!”

“敢看完吗?”

“当然阿鲁!”

“还要爆米花吗?”

“要!”

 

……

 

“下次去商场的时候再看看有没有抽奖吧。”见电视上又放了一遍《午夜○灵4》的预告片,神乐盘算到:“那家电影院的爆米花好像还不错阿鲁。”
 
10.眠 

星期一综合症,指原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规律工作和学习建立起来的“动力定型”被双休日的休息破坏,双休日过后的星期一必须重新建立“动力定型”而出现的头晕,容易疲倦,周身酸痛,食欲不振……

“——个屁啊!今天上午又什么委托也没有!阿银!你上个月的工资还没给我们发呢!”围着围裙打扫的新八,在看到银时一动不动了看了三个小时《JUMP》后终于忍无可忍地咆哮了起来。

“放松,放松啊,阿八,委托总是会有的。”银时扣了扣鼻子,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再说工资不是上个星期才给过吗?”

“阿银,你难道是指铃木太太的委托金吗?你才给我600元啊!买完菜就没了啊!这叫什么工资!”

那个星期一综合症什么的,食欲不振好像没有,容易疲倦倒是挺准,躺在沙发上吃仙贝的神乐心想。

万事屋真是一点都没变啊,接下来小银就该指责新八修炼不到家了。

“不要这么激动嘛,阿八,武士就该视钱财为身外物。阿八你这样是成不了合格的武士的。”

然后新八就会说……

“你才是啊,阿银!今天我又被凯瑟琳催房租了啊!”

有点困啊……不行,等下那个抖S混蛋就要来整我了,我要清醒点。

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点了吧。万事屋没有委托的时候,小银肯定不是和maodo大叔在一起就是跑去吉原享受救世主的待遇去了,新八还要振兴道场,就把我一个人留在家。

“哟,打扰了。老板在吗?我进来了。”果然又是那个讨人厌的声音啊。

“税金小偷擅闯民宅!出去出去!”神乐拦在门口。

“我可是带着伴手礼来的。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吗?”

“没错!才不像你这个天天偷懒的税金小偷一样,本女王可是肩负着守护万事屋不招贼的重任的阿鲁!”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大人不在就要看家的可怜虫。再说你们万事屋有什么值得偷的吗?小偷进来都要流泪了好吗。”

“哼,要不是看在礼物的份上我才不让你进来,你都打扰我睡午觉了!”

“所以说你是小孩子。”冲田自来熟地坐到沙发上,捞起沙发上的漫画,“在看漫画呢?”

“才不是!从《JUMP》里毕不了业的明明是小银阿鲁!再说你不也就是个小鬼,十四说还守着电视看《魔女宅急便》呢!”

“啊啊,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土方先生去死吧。”趁着神乐在拆伴手礼,冲田打开了电视,“China你还在看这部电视剧啊。”

“啊,这部下一周就要大结局了!砂和小姐终于要鼓足勇气离婚了!好想知道她最后会不会幸福阿鲁。”说起自己喜欢的电视剧,神乐的兴致一下子高涨起来。

“诶呀诶呀,所以说结了婚就把老婆扔在家里不管不顾早晚会悲剧啊,我可不会这样。”

“什么啊,像你这种混蛋抖S,鬼才会嫁给你呢!”神乐斜睨了一眼,做出不屑的样子,余光却看见冲田换了频道,“诶诶诶!混蛋抖S你在干什么!”

“这种狗血拖沓的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女子格斗呢。”

神乐一脚揣在冲田肩上,抢过了遥控器:“你才是,什么恶俗趣味阿鲁!”

“臭丫头,你是想现场表演吗?”冲田微微皱着眉,揉了揉肩膀,看着神乐津津有味地守着电视机直到片尾曲响起,“行了,小孩子看完电视该午睡了,警察先生也要去工作了。”

“小混蛋吉娃娃,不是你,本女王大人早就进入梦乡了好吗!赶快滚吧!”

“那你就该乖乖地滚进壁橱,China你还没有你家那只大狗乖呢。”冲田裆下了神乐踹来的又一记飞毛腿。

 

“小神乐?小神乐!”

谁呀?!谁在打扰本女王暴揍吉娃娃?

神乐睁开眼,看见新八担忧地看着她:“小神乐你要是很累就回家睡吧,反正阿银也没接委托。”

是啊,那个混蛋抖S还没回来呢。

“小神乐你最近好像很喜欢犯困啊,不会是有了吧?”银时也忧心地说到。

“小银你在瞎想什么不纯洁的东西阿鲁!这是春困啊春困!我要回去了!”神乐气呼呼地拿上了伞。

早知道,当初就不说“鬼才会嫁”这种话了……


7和8偏题了十分抱歉……

评论(4)
热度(35)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