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回忆三十题(1~4)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到2017年啦,祝各位新的一年顺顺利利!

第一次写冲神,在同人方面也还是新人,文里ooc的部分就请各位大力鞭挞了……请多指教!

原著时间线5年后已婚设定

1.在很久以前 

“在很久很久以前……”

“啪”一声,神乐合上了手中的故事书,倒在榻榻米上。

抖S不在,没有事情做,真是好无聊啊。在放杂物的箱子里翻到了这本没见过的故事书,大概是去年搬到这房子的时候,有谁送的乔迁礼物吧。

神乐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

“是哪个大叔送的那么没有诚意的礼物阿鲁。”神乐小声地抱怨了一句,这些故事写得毫无新意,五个故事里居然四个都是同样的开头,这样的故事书连给人用来打发时间都嫌太过无趣了啊!

神乐又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把故事书盖在脸上。

要过多少时间才能被称为“在很久以前”呢?

得到这本故事书的时候?肯定不是。

刚刚知道这房子存在时的喜悦神乐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份欢喜也没持续多久,在装修意见上,冲田总是喜欢和她作对。她喜欢贴墙纸,冲田就非要刷油漆;她想睡西式的大床,冲田就说自己习惯了榻榻米;她选了黄底带小碎花的窗帘,冲田就偏偏指定天蓝色的那款……

每每发生类似的争吵,他们总会因为意见无法统一而打起来,后来干脆以打架输赢来决定听谁的意见。虽然比别人家多花了点时间,但最后住进来的那天,神乐还是对这个新家十分顺眼的,特别是天蓝色底带小碎花的窗帘,没错,这是和冲田平局后的产物。
这样历历在目的场景绝称不上是“在很久以前”发生的事。

如果这样,那早些随着抖S住在屯所的日子肯定也不是。

神乐在心里默背了一遍真选组的作息时间表,然后撇撇嘴。看,我连那帮税金小偷什么时候要做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本来以为那个混蛋抖S就是个天天偷懒的家伙,现在看来巡逻的时间也不少,就是经常翘班回来睡觉罢了。除了会议和饭点,大猩猩是在屯所是经常看不到的,只不过不知道是在忙真选组的事还是在跟踪大姐头。十四的作息时间是最严谨的,无论是开会、写报告还是执行日常任务,前后误差大概不会超过五分钟。至于红豆包那家伙……好吧,女王大人也不是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的。

既然如此,一年前的时间绝对不会是。

冲田求婚时的那副蠢样子,神乐觉得自己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忘掉了。那天真是个好天气啊,天空中一丝云都没有,连鸟叫声都格外清脆。只可惜万事屋没能好好享用完他们的早餐,就被真选组的一众大老爷们引起的骚动破坏了气氛。

“China,让我收了你吧!提供一日三餐,朴素但能过上宁静生活的小房子也准备好咯,这次没有格子!”

没有浪漫的场景,鲜花,更别说什么单膝下跪了,混蛋抖S说话的口气都像在说“请你吃饭”。其实别隐藏了,拿着喇叭的手在发抖,耳朵也红了,我都看见啦。还有那些拿着写有“嫁给他”写字板的队员,那种表情绝对是来之前被抖S威胁过了吧。

哼,这种求婚要打动本女王还早一百年呢。

不过,我还是答应了,本女王真是个好人。

神乐“嘿嘿”地笑着,继续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那个时候就在考虑买这座房子了吧,虽然过三个月才看到阿鲁。也算是实现一日三餐和朴素小房子的诺言了呢,抖S混蛋。”
再往前的那些时光算不算“在很久以前”呢?

那些为了拯救地球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为了不输给对方各自努力的日子,那些共同对敌却无奈战败而不甘心的日子,或者更久以前一起打打闹闹经历各种事件的日子,每一件事回忆起来都仿佛就在昨日啊。

对我来说,“在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以前呢?

神乐又翻回榻榻米的中央,闭上了眼睛,那本无趣的故事书早已经掉在地上,被主人彻底遗忘。

大概就是没有来到地球,没有遇到大家的时候吧……

 

2.初识 

“小神乐,这边这边!”

四月初的樱花开得正盛,从远处望去如同层层叠叠妃色的云雾,尤其置身于这云雾之中还能嗅到若有若无的香味。这样的场景曾让那个初来地球的神乐惊艳不已。

“没想到身为一副眼镜,却意外地占到了个好位置阿鲁。”神乐拍了拍新八的肩膀,满意地点点头,就差脸上写“孩子长大了,妈妈很欣慰”了。

“谁是眼镜啊!”

无视身后新八的咆哮,神乐坐到阿妙的身边:“大姐头好阿鲁!小银还没有到吗?”

“喂喂,阿银才不像某个小丫头一样爱迟到呢。”银时晃着手上的酒瓶,突然从定春身后冒了出来,“说到赏樱,果然还是要喝酒吧喝酒。咦?天怎么突然变黑了。”

“定春干得好阿鲁!不知道以前是哪个大叔天天早上睡懒觉。”神乐斜眼看着正努力把头从定春嘴里拔出来的银时。

今年也是和小银,新吧唧,大姐头和定春一起赏樱啊,神乐心想。

“小神乐也不能这么说啊,今天多亏了阿银帮我和新酱拿垫子呢。”这时,阿妙微笑着拿出一个便当盒,“来,吃饭吧。”

“……不了,大姐头。今天我也带来了便当,偶尔也想让大家尝尝我的手艺阿鲁。”神乐赶紧拿出自己做的寿司。

回想起当初,也是在这赏樱的过程中,第一次品尝阿妙手艺时那种难以言表的心情,神乐浑身一冷。为此,今天她特地起了个大早,用自己磨炼了整整一年的手艺完成了这个大号便当。

“对啊,姐姐。小神乐在这方面也算是新手,我们也要多尝尝她的手艺,给予鼓励才是。”新八一边附和,一边顺势把神乐带来的便当盒推到中间。

阿妙露出了遗憾的神色:“是该给小神乐多一些鼓励,只是这些鸡蛋烧没有人就可惜了呢。”

“是啊是啊,可惜今天不会有大猩猩出现来解决这些鸡蛋烧了哈哈哈。说起那只猩猩,最近好像很久没有看见税金小偷们了啊哈哈哈。是吧,阿八。”银时快速转移起话题,希望把阿妙的注意力从她的鸡蛋烧上引开。

“是啊是啊。说起真选组,第一次和阿银一起赏樱的那年,也是在这颗樱树下碰到了真选组的各位呢。是吧,小神乐。”新八迅速跟上银时的话题,然后两人齐齐看向神乐。
说话间,神乐已经将自己带来的寿司吃掉了一大半,心里想着一会儿自己就可以用吃饱的理由来拒绝大姐头的鸡蛋烧了。

“啊,好像是吧阿鲁。”

银时和新八两人一唱一和的气氛其实没有太多感染到神乐,在两人依旧努力想让阿妙忘记她的鸡蛋烧时,神乐却开始想,第一次的赏樱似乎是来了这里吧。

平心而论,神乐确实不记得第一次来地球赏樱是坐在哪棵树下了。那时她才刚来地球没几个月,认识小银他们也没有很久,第一次赏樱,除了有一些觉得打扰志村姐弟以外就是对这樱花漫天飞舞的场景感到动人心魄,根本没注意到他们坐席旁的樱树有什么区别于其他樱树的特征。

开始只想着第一次参与地球上的传统活动,一定要好好享受一番吧,没想到会有人过来抢地盘。

本来应该是无所谓的,想着有小银和大姐头解决,自己顺势敲诈一下就好了。后来是怎么发展成玩什么又打又戴剪刀石头布大赛来着?是那个臭小鬼出的馊主意吧,虽然后来有听他说当时就是单纯地想拆一下蛋黄酱的台。

神乐想想那次应该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冲田总悟”这个人的存在吧,在那次比赛之前她好像对混蛋抖S那张脸没什么特别印象。

当时自己是抱着速战速决的想法上的,以为不过是一个地球的小鬼,没想到意外地很强啊,凭自己夜兔族的速度,地球人能跟上都很困难,还能和自己抗衡那么久,真是少见呢。哦,关于冲田很强这一点,神乐表示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只可惜吉娃娃就是吉娃娃,就算比别人多抗衡了那么一点点时间,最后还不是被自己压着打。神乐很是得意的想着。

可是那个混蛋抖S就是不认输啊。想到这,神乐又愤愤不平起来。明明自己都已经占上风了吧,吉娃娃非要说开始是轻了敌,一定要再来一场。

女王大人是该叫人输的心服口服的,只可惜赏樱那些时间根本不够他们打完一场,最后被双方大人强行中断了自己与吉娃娃的第一场战争啊。

虽然后来他们也有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比赛,不过好像都没了第一次那种一战定胜负的气势了,到现在也没能分出个输赢,真可惜……

咦?等等,自己明明是在回忆多年前第一次赏樱时的场景,为什么脑子里全是那个和混蛋抖S打架的画面呢?除了和抖S打架,第一次在这样美好的场景里,我就没做些别的什么?
神乐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寿司,开始苦苦思索起来。

“啊,小神乐,说好要给我们尝尝你的手艺呢!你怎么都吃完了!”

“没关系,还有我带的鸡蛋烧啊,新酱。”

“不——”

“汪!”

神乐没有理会一脸绝望表情的新八和银时他们,往草地上一躺,看着满眼的樱粉色,继续陷入对以往赏樱场景的思索中。

“唔……赏花还是要很多人一起才好玩阿鲁。”

 

3.暗香氤氲 

清晨,从地平线泛出的第一缕光才刚刚透过冲田家的窗帘,洒在女主人的身上。

神乐的睡相不算太好,被子有一小半都落在了卧室的地上,枕头也已经被神乐抱在了怀里。

似乎是被窗外传来的鸟叫声打扰了清梦,神乐小幅度地皱了皱眉。在无意识地拉了拉被子后,神乐的眼睛微微开了一条缝。

“抖S在做早餐了?”

轻轻吸了一口气,神乐觉得自己仿佛闻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这是每天早上都能闻到的味道。

说起早餐,其实最初在两人离开集体生活后,冲田家的厨房一直由神乐负责。毕竟经常无所事事的万事屋的工作时间比起真选组来肯定是要松散不少的,这让神乐有更多的时间在冲田没下班之前就准备好晚上和隔天的食材,当然万事屋的成员们至今也没拿到过固定工资就是了。

但也正是因为真选组的工作时间比万事屋更加严明,当冲田连着几个星期看到神乐晃晃悠悠地和他一起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做完早饭然后在倒回榻榻米上睡回笼觉后,他决定肩负起冲田家的早餐这一重要任务。

神乐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冲田提出这件事的时候自己的脸上布满了怀疑。“吉娃娃你脑子坏了?替我做早餐?你行吗阿鲁?”

神乐觉得会有这样的怀疑完全不怪自己,虽说自己住在万事屋的时候致力于每天做鸡蛋盖浇饭,但从前在夜兔星照顾妈咪时的基础还在啊。至于那个臭小鬼,从小一直受到三叶姐姐的照顾,来了江户又有真选组的食堂,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经验吧。

更何况,自从有了当妻子的觉悟,神乐自认进行了不少修炼,至少要做到和记忆里妈咪做到的一样。

而神乐女王一旦下定决心,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出嫁的前一个晚上,神乐已经可以独自完成一顿像样的正式晚餐,她的手艺还让秃头爸爸吃得热泪盈眶,直呼“女儿长大了”,差点没当场把她带走去弥补父女间多年不曾亲近的遗憾。

当然,最后一点是被神乐的暴打强行制止的。

总之,神乐对于冲田要帮她做早餐这一件事表现出了十万分的不信任。

“喂喂,China你可别想多了。我是怕某只没睡醒的山地大猩猩哪天把我的早餐做成了奇怪的狗粮,或者把厨房给烧了。”

如果不是当时冲田脸上的表太欠揍,神乐发誓她是不会打出那一拳的。

“说谁山地大猩猩呢?我还怕某只吉娃娃做不出人类的食物阿鲁!”

在打碎了三个玻璃杯后,神乐决定等冲田失败放弃那一天一定要狠狠地嘲笑他。接着他们去超市买了更质密的陶瓷杯,并决定在餐厅铺上地毯。

神乐没有想到冲田可以坚持那么久。

一开始,神乐只是发现冲田好像起得比之前更早了,因为想着反正也不做早餐了,她就放心地睡到了自然醒,那时她醒来,就只能看到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厨房和餐桌上明显是对面丸子店买来的早餐。

虽说对她来说吃丸子也不错,不过神乐不会放过在冲田面前奚落他的机会。“求我呀阿鲁,求我女王大人就帮可怜的吉娃娃换种早餐。”

在神乐还想着冲田什么时候会放弃的时候,冲田却渐渐真的拿出了成品。

开始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只是一碗稀粥。后来神乐也能在餐桌上看到味增汤、豆腐、鲣鱼干这一类可以称得上料理的食物了。

再然后,这一切就成了冲田家的习惯。

早上,冲田负责一天的早餐,等房间里都充满食物的香气后,冲田会用不那么温柔的方式把神乐叫醒,然后去真选组开始一天的翘班。而晚上则是由神乐准备好各种食材,等冲田到家以后,就有神乐的手艺来迎接他了。

“说起来今天抖S怎么还没来叫我起床阿鲁。”神乐的脑子终于在不知过了多少画面后清醒过来。

一下子从床上坐起,神乐深吸了一口气。

“啊,不是早餐的味道啊。也对,混蛋抖S他不在家阿鲁。”

神乐把昨夜叠好后没能收起来,被自己当枕头枕了一夜的衬衫又理了理。

原来我所闻到的只是他的味道啊。

 

4、礼物

“笃笃”。

“来了阿鲁。”

“是神乐小姐吗?这有您的快递,请签收。”

神乐上下打量着手上的包裹,三四本《jump》叠在一起的大小。掂在手上颇有些分量。翻过来反复确认是寄给自己的,又看看寄件地址,是个名字有些拗口的小星球。

连着念了两遍神乐才把这个星球的名字念通顺。“听上去有点耳熟阿鲁。”

神乐隐约记得这个名字,前两年这个原先一点都不起眼的小星球伴随着一种被叫做“幸福的紫罗兰”的石头在江户风靡过一阵子。不过很快有人爆料,那不过是普通的蓝色水晶,根本看不到什么“幸福的紫罗兰”色,更别提是否值得那些商人们报的价格了。

这样的新闻一出,那些买了石头的少女当初有多喜爱这块有着童话般寓意的石头,事后就有多讨厌伤害了他们少女心的黑心商人们。由于被骗的人不少,真选组为此忙活了几个月才让事件完全平息下来。

神乐还记得,当时的自己也正是少女心爆发的年纪,也曾憧憬过所谓“幸福的紫罗兰”,还被当时的冲田嘲笑过“母猪也有少女心”什么的。幸亏因为万事屋那点微薄的零用钱只够她平日的零食消耗,不然她不得被混蛋抖S嘲笑成“没有脑子的母猪”了?

想到了不好的回忆,神乐忿忿地把包裹丢在了餐桌上,发出“咚”的一声。

吃了一包醋昆布平复了心情,神乐开始想,是谁给自己寄了包裹,寄了什么呢?

是帕比吗?上星期帕比寄来的信上似乎是说过要给自己寄东西来着。不过帕比一般都会寄一些那个星球独有的食材或是小零食给自己,寄一次就是满满的一大箱,看这个包裹的大小,不像是帕比的风格啊。

莫非是笨蛋哥哥?虽说扬言要做“海贼王”的神威也是满宇宙的跑,不过比起帕比每到一个星球就要寄一次东西的速度,神乐从神威那里收到的东西就少很多,基本都在各种节日。神威送的东西种类到是很杂,不过最近既没有节日,神威也不像是会去那种贫瘠小星球的人,这个包裹也不像是他寄来的。

神乐摇摇头,还有谁会给自己寄包裹呢?

猜来猜去不如直接看看里面是什么吧。神乐这么想着撕开了外层包装,露出一个描绘着花纹的小箱子,盖子上还贴着字条。

“对我感恩戴德吧,母猪。”

“……那个混蛋!!”

这下知道是谁寄来的了,神乐看着字条,耳边仿佛听到了写字的那个人欠扁的声音。“谁会对你这种抖S感恩戴德阿鲁!”

边说着,气呼呼的神乐伸手就要打开这个箱子,突然她心生警惕。

不对,那个臭小子会送她正常的礼物吗?

救雾江那会儿,冲田给万事屋买过蛋糕,她被辣的喝了一肚子的水舌头依旧红了一晚上;大家重建江户那会儿,冲田曾递给她一瓶饮料说要犒劳她,结果她被喷了一脸的橘子汽水;确定交往的第二天,冲田带了一袋子醋昆布,她连拆十个全是塞了白纸的空盒子……

最重要的是,上一次她从冲田那里收到这样漂亮的小箱子,一打开便是一个连着弹簧拳击套朝脸上蹦过来!

不详的预感弥漫心头,这个大小,这个重量,里面不会有个定时炸弹吧。

小心翼翼地把包裹拿到外面的院子里放下,神乐退开几步,用伞尖轻轻抵住盖子,猛地一挑!

……

什么都没有发生。

神乐睁开眼,看向箱子里面。

“……臭小鬼【哔——】,【哔——】【哔——】混蛋抖S别让我再看见你!!”神乐撕碎了贴在箱子盖内侧写着“哈哈哈你以为里面是什么”的字条,一把掀翻箱子,满满一箱的小石子“哗啦啦”地铺洒在地上。

这还不解气,神乐又狠狠地踢了那箱子一脚,把小石子踢得四处纷飞。

突然一个由海绵包裹的天鹅绒盒子从石子堆中显露出一角。

“这又是什么鬼阿鲁。”神乐皱了皱眉,捡起小盒子晃了晃又左右翻看,确定再没有字条,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后,没好气地打开。

一块剔透的蓝色宝石静静地躺在盒子里,雕成了小兔子的形状,在阳光的照射下溢彩流光。

神乐几乎是在一瞬间被这块宝石扼住了呼吸,有一个想法正在从心底冒出。她顾不上一地狼藉,拿着这块宝石就跑进屋内,对着客厅的灯光细细看着。

【最近歌舞伎町新开的那家店超级火阿鲁,昨天路过的时候人多的连店门都挤不进去了,我也想看看“幸福的紫罗兰”啊。】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你这个抖S的!”神乐将宝石紧紧地捂在胸口,另一只手揉了揉泛红的眼睛。


其实本来是想写到5在一起放出来的,不过为了保持自己每月都有更新的假象……_(:з」∠)_

评论
热度(35)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