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十)流言

明天(时间上来说应该是今天了)有个结课性质的考试,求一下人品!!!

下一篇如果有的话会继续换地图,其实如果有人有什么偏爱的山海经异兽也可以提要求,让他做个章节主角什么的(微笑)

设定与前篇戳这里~

第四章

“酥酥,你该练练怎么翻墙了呢。”虽然帮助两个女孩翻过院墙并逃过那些家仆的搜寻对明幽来说并不是太困难,何况还有恬素的隐身符做加持,不过明幽依旧在回傅家客栈的路上逗了恬素一句。

可惜先有反应的却是泫然:“万俟大人,阿素妹妹既然身体不好,您也别逼得太紧。”

明幽与恬素将错就错,把自己在泫然心中的身份设定为四处修行的除妖师。恬素因为看上去年龄小,又长着一张乖巧的脸和一具看似柔弱的身体,很快得到了泫然的喜爱和亲近。

这不,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泫然已经维护起这个小妹妹来了。

恬素倒是先反应了一会儿:“唔……是该练学了。”

“阿素妹妹,要多为你的身体着想,翻墙这种事大一点再练也没关系的。”泫然不敢抱怨明幽,这能一个劲儿地劝恬素。

没想到这个万家的小姑娘还是个热心肠。没有成功逗到恬素,明幽心下有些遗憾。也怕恬素再说出什么话让这位泫然娘子较上劲,明幽赶紧保证到:“好了好了,酥酥你还是过段时间学吧。”

自从得到两位“除妖师大人”会救她爹爹的保证,泫然的心情明显高昂了很多,一路上也渐渐谈论了不少。

从泫然娘子的口中,明幽证实了这位幕后主使就是正在争取梁州贩盐路线的黄员外。而令人震惊地是,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也不单纯是为了可以贩盐到梁州的西部三县,其实黄员外本人才是那个与青会通信,做着通敌叛国之事的家伙。

“所以他就为了能更方便地与那个什么青会接触,然后拿到爹爹这条线路也能为青会赚更多钱,他就这么囚禁爹爹!说不定,万俟大人和阿素要抓的那只妖也是他为了青会的什么事而抓的。”

“所以请万俟大人一定要除掉黄员外那个祸害,救出我爹爹!我知道除妖师都要报酬,虽然现在我没有,但我一定会给的!”

听泫然说着说着,明幽一行就回到了依旧冷冷清清的傅家客栈。

“给什么呀?”听到声音的丹彤正好出来看看情况。

“傅婶婶!”凭着绍齐夫妻俩与万家的关系亲近程度,泫然也对丹彤很是熟悉。终于又见到了熟悉的人,泫然直接掀掉走在街上怕被认出时戴的帷帽,朝丹彤扑去。

“泫然?!”待丹彤看清怀中的少女也是十分震惊,“你们……”

见丹彤似有询问他们的意思,为了在泫然面前能继续假装除妖师,明幽赶紧咳嗽一声打断了丹彤:“在下和酥酥在西面村子那里感受到妖气,探查一处宅子时恰巧救了这位泫然娘子。似乎在傅三哥口中听闻过这个名字,便顺手带到了嫂子家的客栈。”

听闻明幽一本正经地把自己称为除妖师,丹彤迅速会意,朝明幽使了个眼色:“这位娘子正是与夫君交好的万家的娘子,奴家先谢过万俟大人了。”

说完,丹彤又转身安慰起泫然:“来,先跟婶婶上楼休息一下。婶婶知道你担心你爹爹娘亲他们,别着急,这位万俟大人是个讲信用的。”

“那就容泫然先告退了。”一见到丹彤就在她怀中小声啜泣的泫然勉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傅家婶婶,我和您一起陪泫然姐姐上去。姐姐刚从虎口逃生,还是有人一直陪着比较好。”一旁的恬素突然接着泫然的话说到。

显然,泫然对恬素有着发自内心的亲近。听恬素这么说,那张还梨花带雨的脸上竟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带着几分期许轻轻地点了下头。

在恬素上前搀扶泫然时,丹彤颔首:“万俟大人,我们就先走一步了。还请您自便。”

目送恬素和丹彤扶着泫然消失在楼梯拐角,明幽向伙计小五要了一壶茶。看丹彤出来的速度,估计是在大厅整理账本,那绍齐多半外出进货或回家族去了。明幽思前想后暂时无事可做,还是直接在大厅等着振之回来问问他那边的情况。

等到夕阳西下之时,绍齐和振之便一前一后从外面回来了。

本来绍齐看到振之进来还有些惊讶,听明幽讲了他俩之间的合作后,很快绍齐也与振之称兄道弟起来。留着恬素在楼上陪泫然,丹彤得了空,又张罗了一些小菜。

“我先上去喊两个姑娘吃饭,你们先聊着。”丹彤惦记着泫然和恬素,打过招呼后,便端着食盒上了楼。

过了一会儿,下楼来的却是恬素。“丹彤姐姐在陪泫然吃饭,我就先下来了。”见大厅的三只妖一起望向她,恬素便解释了一句。

“泫然现在怎么样?”毕竟还是有些交情,绍齐关切地问了一句。

“情绪还算稳定。”恬素坐到明幽身边,“之前哭得太多有点脱水脱力,刚才睡过一觉后就没什么事了。”

“看起来你们这边收获不错呀,现在我们手上有一个重要的证人了。”振之笑得很是高兴,“我这边也有新发现呢。”

“跟那个郎先生聊了大半个时辰,这家伙说段子确实风趣,可惜他平日里说的那些个奇闻异事有好多都是想万家这事儿一样,别人给了钱让说的。也不知道那些给钱的家伙从这人口中传出去多少假消息。真是给说书的丢脸!”说到这,振之“哼”了一声。

喝了一口酒平复了下情绪,振之又继续说:“好在去拜访云掌柜的时候够幸运。本来去他开的珍珠银楼时他没在,小伙计又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要无功而返了。谁知道经过银楼后院的时候被我逮到样小东西,你们猜我逮到什么了?”

“别卖关子呀,这我们怎么可能猜得出!”明幽和恬素都没打算要猜,绍齐倒是听得入迷。

“好吧,我逮了他家一只信鸽。”振之撇撇嘴,又夹了一口菜。

“信鸽?那有什么特别的?”

“特别的不是信鸽,是它腿上绑的东西。”振之取出一支惯常绑在信鸽腿上塞纸条的小竹管,“我也问过那只信鸽,虽然他是个灵智未开的小家伙,不过大概打听到他是从西边飞过来的。”

明幽伸手接过那支竹管,发现了振之那么高兴的原因:竹管上刻着他们之前见到过的青会的标记。

“你的意思是,云掌柜也是青会的人?”明幽看过后将竹管递给恬素,“那万家被陷害之事的一切线索就都串起来了。”

“这个青会到底什么来头?手伸得挺长啊。”绍齐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大概是乌斯国的细作组织。”恬素把竹管放在桌面上,把手伸进自己的乾坤袋,“我们今天帮泫然这么一逃跑,他们为了防止变数可能很快就要出手了。”

“没错可能明天就要搜查万家了,不如我们先去把放在万家的那些假线索偷回来?”明幽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附和恬素。

“没用的,我听郎先生那边的消息说是黄员外那边还收买了几个万家家仆证人,就算没搜出那些信件,证人们也会说看到过那些信件的。”振之摇摇头,“还不如直接把我找到的这个竹管交给县令,先告云掌柜一状。”

“就凭这个竹管?这竹管上又没指名道姓的,你还能让那只信鸽过来作证吗?朋友。”明幽敲眯了眯眼睛端起酒碗。

“那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万家就这样被扣实了叛国的帽子吗?”绍齐挠挠头,有些着急。

这时,一直在乾坤袋里掏东西的恬素终于拿出了她想要的东西——几张写满字的信纸。“看看这些。”

三只妖分别接过一张。“你把万家那些假证据偷回来了?”明幽随口问了一句。

还没等恬素说什么,明幽突然瞪大眼睛:“不对,这内容和我们发现的那份不一样!”

本来还是一脸疑惑地振之一听这话,收起随意的心思,放下筷子,开始一行行扫视起来。“小姑娘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青会联系黄员外的证据?”

“不,还是不对,这封信上除了把‘万’字改成了‘黄’,和那些假证据没什么区别啊,看起来还是贩盐去梁州时有所交集的。”

“嗯,我听泫然说,在关他们家的那个宅子里来过一个说乌斯话的人,称呼黄员外便是‘黄员外’。刚才在楼上试了一下,发现我模仿的笔迹和他们的证据还有几分相似。”

“他们可以制造假证据,我们也可以!”这句话同时从明幽和恬素嘴里说出,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再那么令人焦虑了。

振之站起身:“这个办法可行啊。我们干脆放些黄员外通敌的证据在万家,再去救出万员外,就说是万员外抓住了黄家的把柄才出了这档子诬陷的事。到时候我也可以用徐客的身份宣传宣传。”

振之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恬素姑娘,看你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想到会的还不少啊!”

“我可以帮忙拟内容。”明幽微笑,“只是要辛苦你晚点休息了。”

“没事,以前也有一晚上不睡过。”恬素终于吃完了碗中的最后一口饭,“什么时候开始。”

见桌上的几位其实也都吃得差不多了,明幽也搁下筷子:“尽快开始吧。”

“好好好,就在这干吧。我来帮恬素姑娘磨墨打下手。”振之也是爽快极了,说话间就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掏出笔墨纸砚,“恬素姑娘你看这些行吗?”

恬素想了想,和振之讨论着挑了一些适合用作秘密通信的纸。

绍齐看着眼前就要热火朝天地开始干起活来,眼中溢出感激:“明幽,这本来和你们没有关系的……”

明幽已经随手拿起纸笔,开始拟定第一封信,头也没回:“也是我们自愿的。真想说什么感激的话,不如让丹彤嫂子给我们做些吃食犒劳一下呀。”

“行,我这就去告诉你嫂子一声。”绍齐也不再说什么,转身上楼去叫丹彤。

就这样明幽拟定初稿,振之审查,恬素誊写,一直忙活到半夜。恬素终是没抵挡住睡意,在又誊写完一封信后,揉揉眼睛趴到了桌上。

见恬素已经倒下,振之与明幽手上的动作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诶呀,小姑娘到底是身体底子不好啊。今天大家也都辛苦了,我看这些证据的就不多了吧。”振之伸了个懒腰。

明幽拿起桌上已经誊写好的信看了一看:“差不多了,一会儿去万宅把假证据换出来就行。先等我把酥酥送上楼休息,等下……”

“不用不用不用!”振之摆摆手,“换证据的事就我来,我还想亲眼看着发现证据指向黄员外后,那些人的表情呢!朋友你就负责明天去救万员外吧,你不是‘除妖师’嘛。”

听振之提起“除妖师”这事,止不住笑起来:“行呀,那就这么定了。”

“不让我参一脚吗?黄员外的庄子里养着食人的彘妖做打手,除妖师大人,这罪责够重,够你光明正大闯入那栋私宅了吧。”绍齐端着几碗素面走过来。

“哟,食人的彘妖兄弟,你打算明天去做黄员外的打手?”振之毫不客气地端过一碗面条吃了起来。

“哼,左右我族在那帮人眼中也不过是食人的代名词,不如去把这个名头坐实了。本来黄员外陷害我恩人一家就让我不爽了,不让我亲自大闹一场我还心意难平呢。”振之狠狠出了口气。

“哈哈哈,说起来人类就是这么浅薄,凡是妖化后凶猛一点的种族都被他们说会吃人,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人类这么好吃?!”振之跟着嘲讽了一句。

“行了,你俩聊吧,我先把酥酥送上楼。明天天亮,振之,我和你一起走。”明幽抱起睡着的恬素,向两妖道别。

第二日清晨,两个姑娘还在休息,振之还守在万宅等着搜查,丹彤已经说要和小五一起给万家张罗一场洗尘宴也是给他们做一桌庆功宴了。

“若是论武力,这镇子上还没有人能比得上我们这些妖族的。论振之兄弟那边的证据们,恬素妹妹的本事我是信得过的。这桌菜不能简单啊,我还是早点张罗起来的好。”丹彤站在门口,催着绍齐和明幽赶紧上路。

明幽这边进行的还挺顺利。

绍齐先翻墙进到院中,在一个小角落变换成原形后,释放妖气,见人就咬,装出一副妖族失控的样子,把宅子里的所有人都吓得不轻。

绍齐看似是在毫无章法地随意攻击家仆,实际却是一点点朝关押万员外和万夫人的房间接近。直到绍齐的暴动逼得这座宅子的主人黄员外也不得不出面指挥家仆进行攻击时,绍齐终于到了那房间的门口。

绍齐顿时妖力大涨,一爪子拍掉门锁,又一道妖力打在一个拿着武器的家仆身上。

感受到了绍齐的指示,明幽一闪身出现在了院子里。在绍齐用巧劲割断万员外和万夫人身上的绳索的下一瞬,把万家夫妇拉开,看上起就像是在绍齐的爪子下救了万家夫妇一般。

紧接着,明幽又假装和绍齐进行缠斗,将关押万家夫妇的院子里的花草毁得一干二净,也巧妙地将万家夫妇一直纳入打斗的波及范围,让黄员外的人根本找不到机会重新抓捕他们。

两只妖打了许久,等时间差不多了,明幽递给绍齐一个眼神。绍齐便装作渐渐落於下风的样子,让明幽一根捆妖索绑了个结实。

“嗷——”绍齐扬天大吼,声音里充满了不甘的意味,重重倒在明幽脚边。

黄员外收拾了一下惊魂未定的心,堆上满脸笑容,朝明幽走去:“小人多谢这位除妖师大人的出手相助,小人是……”

“别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只彘妖的来历?几天前就发现你这宅子里有很重的妖气了!”明幽板着脸,大声训斥着黄员外。

黄员外一听这话,愣住了:“除妖师大人,小人冤枉啊……”

“黄伟你还敢喊冤?!原来你不但通敌叛国,嫁祸、私自囚禁万乐山员外一家,还私自圈养妖物!黄伟,你该当何罪!”

振之那边的时间也掐的刚刚好。正巧县令也会点乌斯文,看到明幽他们准备的证据便自然而然的信了黄员外才是那个通敌的人,振之便掐着点汇报在镇外发现有人圈养妖物,顺利地把县令和官差带到了黄员外的宅子里。

“县令大人,这……”

“还想狡辩!来人!先把这个无耻之徒受压大牢!让他好好看看他干的那些龌龊事的证据。”

说完,县令朝明幽和万家夫妇行了一礼:“让万员外和夫人受惊了,这事本县令一定会为万家讨回公道。也谢谢这位除妖师大人的出手相助。”

明幽还礼:“不谢,我也只是做了我的分内之事。噢,对了,万员外,前几日我来这宅子探查时恰巧救了令媛,将令媛送去傅家客栈歇着了。我要去处理这妖物,就先走一步,你们可以来傅家客栈找我。”

万员外夫妇一听女儿也安全,顿时眉头舒展,向明幽行礼后,便同意跟随县令回县衙做个口供。

这时,振之跟在队伍后面,悄悄跟明幽传音说会和万家夫妇将口供串通好,明幽这才放心抓着绍齐的原形离开了黄员外的这座宅子。

故意和县衙的人岔开方向走了几里后,明幽解开绍齐身上的捆妖索,同变回人形的绍齐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好久没有这么一起疯过了。”

“是啊,明幽兄弟。过了十几年安逸日子,再不打打架,我的骨头都要酥了。”

“走吧,我还惦记着嫂子的好菜呢。”

三日后,在西大街的瓦舍里,恬素抱着一壶凉茶,坐在前排视野最不错的位置之一上,认真听着台上的戏班子唱鼎鼎有名的《铡秦案》。

这时明幽从外头进来,坐到恬素旁边,将一纸包放在恬素怀里。“来给你带了新点心,银丝糖。尝尝喜不喜欢。”

恬素拆开纸包,拿起一块放入嘴中:“唔,好甜。你从羦妖端木氏那里买到金石了?”边吃着,恬素边问明幽。

“当然!阳翟那里货源充足。说起来我该为之前的自以为是向你道歉来着,现在我承认并非所有妖都会怀疑刻符画阵的。阳瞿对你的那些传讯符和封印符很是满意,对你可以画出空间跳跃阵法也很很感兴趣,给我留了有他印记的传讯符,下次需要金石,你可以直接联系他了。”

恬素的眼睛依旧盯着台上已经唱到结尾处最精彩部分的戏子,没有看明幽有点点讨好的表情,只是微微提起嘴角:“那很好。”

明幽也不介意,自顾自地摸摸恬素的头:“还有啊,你说要帮忙解决万家的事也是明智之举。若不是振之联系了阳瞿说了这几天的事,那会儿听说傅家客栈没人敢去,阳瞿都不打算来訾镇了。你和那位泫然娘子聊得怎样?”

这时,台上的人正在换场,台下突然爆发一阵激烈的喝彩声。“啊,是徐先生!”

“分内公明匣内财,不关聪慧不关呆。若然命非财官格,心机费尽也枉然。今天给各位说一个奸商费尽心机想陷害同行的事儿。”引起这般反应的正是化名徐客的振之,穿着一身青衫,拍下了手中的惊堂木。

“哟,振之也在这儿呢,这是打算说万家这事儿吧。”明幽朝台上看了一眼。

“嗯,这位子还是他给挑的。”恬素点点头,又塞了一块糖在嘴里,“早些时候去见了泫然,她说万家这一遭虽然没受什么大损失,黄员外也是死有余辜,就是可惜定不了郎先生的罪,也没抓到云掌柜,青会的线索就这么断了。现在万员外也不愿意再贩盐去梁州三县那么敏感的地方了,他准备接手黄员外的生意。”

“很正常,青会要是这么容易被查出什么来,也不可能这么神通广大地把棋子埋这么久。不过那这一来一去,万家也算是得了好处的呀。”

“嗯,县令把原来准备批给黄员外一条贩盐冀州的路线批给万家,他也不亏。泫然听说我们不在訾镇待几天就要往北去,还塞给我不少盘缠,问我要不要让他们的商队带一程。”

“酥酥同意了?”

“对万家而言,只是不让我们做白工的报酬罢了。”

“你还真是不客气呀,酥酥。不过也好,能得到万家的资助,让他家商队带上一程也能省不少。酥酥,我们的行程可以滋润些了呢。”

最后振之说书时开场的四句原出处是《初刻拍案惊奇》的第一个故事,改编了一下后两句,而全篇中出现的戏剧名都是瞎编的_(:з」∠)_

下篇预告:还记得恬素小朋友体内躁动不安的妖血吗?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外泄出妖气可不是什么好事呢~


评论
热度(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