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八)流言

我猜一定有很多人不知道《山海经》里还有关于鹦鹉的记载╭(╯^╰)╮说起来这种印象里生活在热带雨林的鸟类为啥会被记载在《西山经》呢?

振之的名字来源于一位著名旅行家,前文设定更新戳这里~

第二章

恬素释放的善意让绍齐与丹彤非常受用,这顿接风洗尘宴过后,热情的丹彤甚至直接想认恬素作妹妹,只是被明幽三言两语晃了过去。

明幽的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恬素比他想的更能适应这个人与妖共存的世界,也并不是对保护自己一无所知的小白花,或许他可以不用对恬素的安危这么小心翼翼。

掌灯时分,恬素已经上楼休息,丹彤还在厨房收拾,小五也结束了工作,大堂里只剩绍齐和明幽还在喝酒。

“兄弟啊,恬素真是个好姑娘。”

“呵,这我可比你更知道啊,绍齐你这话可已经不止讲了一两遍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别以为我没发现,明幽你这家伙就没对谁上过心,对我这朋友也是。我不计较,但恬素姑娘看上去挺细腻的,别被你这随心所欲的性子给伤了。”

绍齐有些喝醉了,垂着头,话语间好几个词都没吐露清楚,偏偏意思却是一丝不落地被明幽领会了。

“没上心?怎么会呢,酥酥身上可能有我一直想要的东西呀。”明幽似是回答,又似在喃喃自语。

最后,还是丹彤过来将趴在桌上的绍齐扶进房间。

明幽上了楼,也没马上休息,而是在恬素的门口站了一会儿。“入于幽谷呀,你会带我走出来的,是吧。”

大概是因为有了任务,恬素醒的比往常早一些。她敲响明幽的房门之时,明幽才刚刚从睡梦中苏醒。

没有吵醒后院因为没有生意就还在睡梦中的绍齐夫妇,两者踏着晨光上了街。

此时还是早市刚开始的时间,正是大多訾镇百姓出来采买的时候,街上摊位也不少,卖具区湖鲜的摊位无疑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明幽找了个点心摊子给自己和恬素买了些朝食:“要找那个振之可不一定要查明万家那点事儿的呀,酥酥。我怎么觉得你开始有点喜欢多管闲事了呢?”

“这是傅家客栈提供住宿,食物和信息的报酬,傅三哥和丹彤姐姐好像很担心万员外。”恬素啃了一口明幽递来的包子。

“好吧,那按照我们的交易,接下来几天我就跟着你了,有什么计划吗?”

恬素突然转头看向明幽:“具区县衙就在訾镇吧,可以潜入县衙吗?”

事实再一次证明明幽的隐藏能力非常不错,一盏茶的时间后,他已经带着恬素站在了具区县衙的西花园里。

“虽然我想进普通人家的屋子是不难,但潜入这种事最好还是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比较合适呀。”明幽是一脸的无奈,“然后,能解释一下此举的用意吗,酥酥?”

“一般卷宗会放在东面的厢房里。”恬素判断了一下方位,给明幽指了个方向,“口口相传出来的流言我可不信。万家既然是盐商,在县衙里一定有备案,先看看官方信息里会有什么线索吧。”

县衙里已经有不少衙役和下仆来来往往,值得庆幸的是存放卷宗的那间屋子附近还没有人。

随手设下结界代替放风,明幽对着满屋子的卷宗叹气:“大海捞针呀。”

这时,恬素站在一处书架前向他招手:“万家申请贩盐的相关文书。”

又小看她了呀,明幽摇摇头,朝恬素走去:“发现什么了吗?”

“从户籍来看万家一直都是扬州人士,不存在和其他国家的渊源。不过万家贩盐的目的地是梁州西部三个县,与敌国也有机会接触。”

“这里还有一个姓云的家伙写的举报信,罪名是通敌,不过语意不详,也没说证据的事。万家现在下落不明,县衙就把万宅一封,搁置了这封信的处理。”

“目前,有一个黄员外在申请万家原来贩盐的线路。这个黄员外是十年前搬到这个镇的,户籍在梁州,当然,不是西部那三个县。黄员外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申请了,不过一直因为商队规模不够大被拒绝,近两年才把商队发展到和万家差不多的水平。”

恬素边说边给明幽看了几份卷宗。

“这下我也不相信万员外通敌了,不论绍齐的眼光,这封举报信就很是可疑呀。黄员外嘛,插没插一脚还难说。”

“嗯,万家突然失踪也很可疑,无论他们是否通敌,万宅里大概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

“下一步去万宅呀,也好。虽然县衙把守着万宅了,还是有可能会被有心人破坏现场,还是早些去看看的好。”

明幽与恬素达成了共识,便一刻不停留地向万家宅子的所在飞奔而去。

万家不愧是具区县有名的富商,宅院直接修在了具区泽附近。对恬素来说,这里虽然没有司空家族的占地面积大,但装饰华丽了不止一点。

具区县的县衙还算是高效负责的,虽然因为万家的主子音讯全无了一个月,万宅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但家具摆似乎还都维持着原样。

这一点门口的两位衙差可谓功不可没,与其说他们是在镇守有通敌嫌疑的万员外住处,不如说他们从听到流言后几次游行的民众手里保护了万家一草一木的安全。

“酥酥,你觉得这一次的线索应该在哪间房里呢?”当两者再一次成功潜入后,明幽饶有兴致地问到。

“书房或者卧房吧,可是不知道具体方位。”恬素看上去有了一点纠结的样子。

“无妨,一间间屋子找就是了,只要不惊动门口那两个门神就行。我们不赶时间呀。”明幽倒是很洒脱,拉起恬素的手朝里他们最近的房间走了过去。

重复着推门和关门的动作,约莫过了一炷香,他们终于先是找到了万员外的书房。

万员外显然不是个饱读诗书之人,虽然三个书架上被各类经史子集塞得满满当当,但大部分都没什么翻动的痕迹,还是崭新如初。倒是中间书架一侧的杂记地理志一类的十几本书都磨毛了页边。

恬素大概是被这些杂记深深吸引,抽出一本就翻阅起来,中断了寻找线索的脚步。明幽也没在意,自顾自地检查着书案和多宝格。

“酥酥,来看这个盒子是不是有点可疑?”明幽突然唤了一声。

恬素赶紧把正在看的书册放回,拍了拍沾到手上的薄灰。“你在哪里找到的?”

“这本来是用作那株珊瑚摆饰的底座的,不过这里其他摆饰都积了不少灰了,就这个格外干净,我觉得这个一定是经常被拿下来检查的那种。果然,是个上锁的盒子。”明幽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显摆,好像在展示自己。

“打开看看。”恬素拔下头上一只蝴蝶发钗捅进锁孔拨弄了几下。盒子里是一沓书信,用的是梁州西面乌斯国的语言。

恬素看不懂,她从小接触的都是宋国境内的人和妖,他们用的都是宋国的语言文字,恬素对于乌斯国还停留在一个地理概念上。

好在这语言对明幽没什么障碍,他一目十行,眉头越皱越紧。“这是万员外与乌斯国一个叫青会的组织的通信,万员外似乎真的叛国了。”

“……不可能。”沉吟了一会儿,恬素否定了这个答案。

“为什么?!”下一瞬,竟有两道震惊的声音同时响起。明幽熟悉的嗓音自不必奇怪,另一道声音比起明幽的更加清亮,语速也略快了些。

突然意识到这个空间里竟还有陌生人存在,明幽变得紧张起来,将恬素护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能隐藏气息到他都没发现的地步,修为一定不低,只是不知道这突然出声是有什么目的了。

“小姑娘,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啊。”一个一身青色的男子从房梁上翻下来,执着地凑到明幽和恬素眼前,“我可是听了不少版本的故事,明明所有线索都指向万员外通敌啊。”

男子现身后便车去了所有隐藏,妖气暴露无遗。他比明幽略矮,身体却是十分壮实,脸上的笑容有些滑稽,却意外地让人觉得容易亲近。

明幽细细感受了一番这位的妖气,想起了前一日绍齐的描述:“你是……振之?!”

“你认识我?”振之看上去也有一点惊讶,“看来是朋友的朋友啊。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来来来,好好认识一下。我呢,就是振之,鹦鹉振之,对万家叛逃的真相非常好奇,过来调查一番,你们呢?”

稍稍退后了一步后,振之向明幽和恬素正式行了一礼。后者互相对视一眼后,则向振之还礼。

“我叫明幽,狏狼明幽,这位是我的同伴恬素。我们就是想查查万家的事,看看能不能在这条路上找到朋友你的。”

“找我?”

“是的,我们需要从羦妖端木氏那里购一批金石,听闻你有联系的办法,想请朋友帮我们这个小忙。”说完明幽又行一礼,显得非常诚恳。

“这事啊,现在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好说好说。”振之摆摆手,“不过先让小姑娘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可能啊。明明……”

“这个书房不像是万员外经常来的地方,摆饰和书都没怎么动过,只有第二个书架上的一些杂记经常被万家一位闺名泫然的小娘子翻阅,上面还留有这位泫然娘子的批注。”

“从积灰的厚度来看多宝阁起码有大半年都没擦拭过了,打扫的人平时只扫了书案表面和第二个书架上的灰,其他地方根本就偷懒不扫。如果万员外要经常拿这个盒子,应该不会允许打扫的仆从那么偷懒的吧。”

“这里也找不到万家其他重要的东西,比如地契账本什么的。万员外保存重要的地方也许会在卧房吧。而这个盒子可能是谁想陷害他,所以偷偷放进来的。”

恬素慢慢叙述着她的猜测。

“有这个可能。”振之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据说万家的主子在有人举报他们时都突然消失,县衙的人审讯了那些仆从都只说万员外家是举家出游,那个王县令本因没看到确切证据是不打算彻底搜查万家的,不过要是所谓知情人知道这些‘证据’就难说了。”

边说着,振之从袖中掏出一张传讯符:“小姑娘不错嘛,你的忙我帮了,这就帮你们联系阳翟。”

明幽上前一步,阻止了振之的动作:“不忙,先去万员外的卧房找找线索。”

“怎么?你们来这不是为了找我吗?我已经答应联系阳翟,你们没必要再继续和我调查万家这事了吧。”振之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明幽看了眼恬素,对振之笑着说:“实不相瞒,虽然目标是想请朋友帮个忙,但我们对万家的好奇心可不比朋友少呢。”

面对笑语晏晏的明幽,面容平静双眼却充满兴致的恬素,振之愣了一瞬,也笑出声来:“你们还真是有趣,太有趣了!走吧,万宅格局我已经摸清了,我带你们去那万员外的卧房。事情的真相就让我这个朋友和你们一起发掘吧。”

“听绍齐说过一些你的事,能被朋友你认可是我的荣幸。”明幽和恬素跟在了振之身后。

跟着振之走过一处回廊,明幽渐渐弄清了这座建筑的格局:“那边的正房便是万家员外的卧房了吧。”

“是的,万家的主子不多,除了住在正房的万员外和万夫人以外,还有刚刚小姑娘提到的一个闺名泫然的女儿,住在后罩房。”

“你们先去卧房吧,我想去泫然娘子的闺房看看。”一路上都好像在沉思的恬素突然拉住了明幽。

“小姑娘你好像对人类这套很感兴趣啊,去吧去吧去吧,我和明幽兄弟先去找找线索。”

振之不在意地挥挥手便推门进了正房,明幽则有一点不放心:“不如我和你一起吧。”

“不了,我就想看看一般人类女子的闺房是什么样的。”恬素摇摇头,“一般商人大概都是账本不离身的,重要的东西应该也会放在万员外目光所及之处,记得看看床的周围。”

“行,我们会仔细搜查每一处的。”明幽目送恬素朝后罩房走去后,也转身进入了正房。

见振之已经开始翻柜子了,明幽遵循了恬素的建议走到床边。

“我准备就寝了,可我还不放心的的账本,我会把它放在哪儿呢?”明幽靠着床沿,手无意识地摸索着。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振之从衣箱的底部翻出几大本账本来,“可惜不是近几年的新账,不过看这内容,条款分明,不像是拿了钱叛国的样子。”

“咔”,在振之翻阅那些账本的同时,明幽手下传来一声脆响,正房的床板竟还有一层夹层。

放下手中那些旧账,振之三步并作两步也凑到床前。地契,房契,近日的账目,贩盐的相关许可……明幽和振之一样样地将夹层的东西拿出后才发现,恐怕万家的大半身家都在这夹层中了。

“明幽你也不错啊,如果这个万员外有什么秘密,大概是都在这里了。”振之“哈哈”笑着拍拍明幽的肩。

然而等他们翻完了所有能够找到的这些线索,最终能证明的似乎也只有万家一直以来都老老实实地贩盐,生意里根本没和叛国搭上什么关系。

“难道万家真的是被陷害的?既然根本没有做叛国的事,那为什么他们会突然离开这个镇子呢?”

把东西都复原后,振之与明幽相对坐在两张椅子上,各自沉默着。

“万家完完全全就是被算计,被陷害了。”就在这一室沉默间,恬素出现了,手上拿着一个没有封面的小册子。

在振之和明幽的注视下,恬素把小册子摊在明幽手边的几案上,没等围过来的两妖开口,又继续说到:“泫然娘子平日里在这本册子上写了不少日常,最后一篇的日期正是万员外一家离开的前一日,依泫然娘子的说辞,他们是受到了黄员外在郊外的庄子里谈生意的邀请。”

“这么说,可能就是这个黄员外陷害了万员外一家呀。”明幽撑着头,另一只手在几案上有节奏地敲着。

“黄员外……黄员外……黄员外……”另一边的振之则陷入了回忆中。“我记得他除了想争万员外贩盐的那条线路以外,没什么利益冲突啊。”

“若是说为了贩盐,那也不至于陷害万员外至此吧。黄员外一直被无法拿到长线路贩盐的许可是因为自身实力,和万员外一点关系没有。再说,最近他实力上去了,官府好像有意将另一条线路的生意分给他,不至于现在这个时候和万员外过不去啊。”

振之皱着眉,在屋里转了两圈,最后倒在靠背椅中:“真是想不通啊……到底为什么呢?”

“既然想不通,不如亲自去查查这个黄员外呀。”明幽从椅子中站起身,“还有那个举报万员外的家伙,既然一起在查了,不把真相找出来心也难安呢。”

“举报的那个家伙?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是银楼的云掌柜。”振之不再纠结什么为什么,也站了起来。

“这人和万员外黄员外就更没交集了,就是因为没交集,所以当初我就觉得他的话很有可信度,再加上镇上那些人都在议论万员外怎么怎么叛了国。要不是今天看到了这些证据,我真要以为万员外做了那些根本子虚乌有的事了。”说到最后,振之带上了几分自嘲的口吻。

“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黄员外和云掌柜了呀。”明幽伸了个懒腰,对着振之说到,“朋友,接下来是一起?还是……”

“一起吧,总觉得比起我,明幽兄弟和这个小姑娘更能发现真相啊。接下来我们先去哪儿?”振之又恢复了开朗。

“酥酥,这个决定就交给你了。”


评论
热度(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