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七)流言

最近沉迷阴阳师,无心更文……_(:з」∠)_先放一章督促自己,喜欢设定的更新设定与前文戳这里,就不每章放啦~

第一章

“目前我们位于……这里。具区县的范围内,离浮玉山约三十里。”恬素对比着自制计数镜上显示的埋上一个坐标符的地点到这里的距离和明幽绘制的地图,得出结论。

“别忙活了。”在恬素准备清空计数镜并再埋一枚坐标符时,明幽拉她坐在了自己铺好的垫子上,“再走一个时辰,浮玉山阴是具区县的中心镇,今晚就我们夜宿在那里。”

“等等,我们要夜宿在镇子里?!”恬素整个人都呆住了,赶了十二天的路,基本都夜宿郊外,她还是第一次听明幽说要住到镇子里去。

“别担心呀,我不会显露原形的。”明幽趁着恬素有些呆滞,状似安慰地摸摸她的脑袋,另一只手从乾坤袋中掏出一包点心,“要吃麻酥糖吗?”

“要!”恬素眼睛一亮,顺手就拿出一块,塞进嘴里,脸颊被食物撑得微鼓,随即恬素半眯起眼睛,露出幸福的表情。

直到三四块麻酥糖下肚,恬素才刚刚反应过来,自己被转了话题。“才不是在担心你显露原形。”

早在十多天前明幽为了防止致远的尾随,带着恬素加速离开羽山时,恬素就见到了明幽的原形。与狐狸的外形相似,有着银黑色皮毛,白色尾巴,还长着一对长耳朵,传说中会带来战乱的不祥之物——狏狼。

第一次途经一个人类的镇子,听明幽提议去替自己做两件换洗的衣物,并采买一些补给品时,恬素也是担心地不行,整个过程都小心翼翼的。

后来明幽才解释说,他们一族只是对战争有着特殊的预测能力,只有预感到战争的爆发才会显出原形,算是对战争地区进行预警。平日里,他们为了避免麻烦则一直保持着人形。此外,对明幽一族极擅隐藏气息这一点,恬素也在短短的相处时日里深有体会。

所以,恬素才没有那个闲心去操心明幽先不显露原形的问题。“在人类的镇子里夜宿是需要出示户籍的。”

“你在担心这个呀。”明幽也拿起一块麻酥糖,却没放入嘴中,“我有朋友在前面的訾镇开了个客栈,我本还想让他帮忙给你我弄个户籍呢,以后在人类中也好混。”

“这忙也能帮?”恬素瞪大眼睛,这该是多好的交情呀。

“我的那位朋友是彘妖,离开家族后,专门混迹在人类中接应妖族的。”明幽笑笑,“别看在那个司空家里人妖水火不容的,总相当一部分妖族藏起身份喜欢过人类的生活呀,人可比要会享受多了。”

“这样……”恬素若有所思,“其实比起其他除妖师家族,司空家更偏于研究,倒也没与妖族水火不容。”

“还有啊,我见你平日鼓捣那些小玩意儿已经损耗了不少金石。在我朋友那儿说不定还能遇到贩卖金石的羦妖,给你的乾坤袋来点补给呀。”

“这太好了。”恬素毫不令色地绽放出一个少见的笑脸。

夏末的訾镇热闹非凡,夹杂着方言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街上摩肩接踵的行人中十个有五六个是外来客,大多都是对附近具区泽中出产的各种湖鲜慕名而来。

明幽提着个包袱做样子,带着恬素在人来人往中穿梭。恬素从没有直面过这么多陌生人,好奇的眼睛打量街边叫卖的小贩与来来往往的人群,手紧紧抓着明幽的衣袖,防止走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温和的哥哥带着第一次出门的妹妹,毫不起眼。

“具区泽在整个扬州都很有名气,特别是具区泽三白。当初也就是因为这三白,我认识了我的那位朋友啊。”见恬素对这个镇子有着好奇,明幽耐心地介绍起来。

“特别是每年这个时候,三白中的白虾正是肥美的时候,银鱼虽吃不到新鲜的,但银鱼干的滋味也不差呀,还有肉质细嫩的白鱼,能同时吃到三白的日子可不常有。再加上这时候已经偶尔能捕到的具区蟹,还有每年三到九月出现在具区,传说吃了能去狐臭的刀鱼。每年为了这些来这具区边上的訾镇的,别说人了,连妖都不少呢。”

“说起来,那位朋友的妻子在厨艺上很有一手,我们应该有口福了。”眼见着恬素眼中随着自己报出的护鲜渐渐溢出渴望,明幽笑着加了一句。

被司空家关在地下室的恬素平日只能吃些简单处理的食物保证活着,虽然据恬素的说法也有隔三差五溜进厨房补充盐分,不过也只是在那些烧的过咸的大锅菜中偷吃几口。而和他结伴的这一路,他们多是吃些方便携带的干粮,也未曾好好吃过一顿。

明幽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个不会照顾人的。恬素表面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其实十八年足不出户的生活让她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特别喜爱一些小零食。两日前心血来潮买的半斤麻酥糖就被她一口气吃了大半。或许这一路上可以多走走人类的圈子。

恬素看见明幽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她看不懂的复杂表情,自己被明幽救的那次也是,替自己买换洗衣物时也是。恬素不理解,问了明幽也没得到确切回答,这让不喜欢留有疑问的恬素很是苦恼。

各怀心事的两者在又拐过一条街后,终于看到了明幽口中的那家客栈——傅家客栈。

明亮整洁的大堂,透露着温馨的装修,摆放整齐的桌椅以及桌上精致的茶壶茶盏,从外表来看傅家客栈绝对属于这个镇子一流的客栈。

虽然傅家客栈一看就是随时准备待客的样子,但空荡荡的大堂与外面街上的人声鼎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格外让人觉得凄凉。

明幽进门时的动静惊醒了大堂里唯一一个趴在柜台上睡觉的小伙计。“你们这些家伙还想怎样……”

不耐烦的话语在看到明幽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小伙计的眼中突然就迸发出了惊喜,朝着后院的方向大喊:“掌柜!掌柜!万俟公子来了!”

一喊完就殷勤地迎明幽和恬素坐下:“万俟公子还认得出我吗?我是小五呀。”

“你这气息我自然记得,不过看你这外貌,至少是在这当了第二茬伙计了呀。”明幽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叫小五的伙计,笑着回应道。

“可不是,一共就这么几只小崽子乐意给我当伙计。为了不被看出破绽我还得隔几年换一个,可不就只能让这些小崽子换个面貌再来一茬了嘛。”

一道穿透力颇强的声音从后院由远及近传来,声音的主人约莫四十多岁,面容粗犷,身材魁梧,一件粗布长衫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

“还真是好久不见啊,明幽,距离上次分别有近二十年了吧。”

明幽起身躲开了男子的拥抱,顺手扯了扯他的腰带:“所以你就打算这么迎接我?”

“我就说你太心急!要不就别套这件破外衫,人明幽兄弟还没见过你穿汗衫的样子?要不就干脆穿穿好,你看你就着急这一会儿穿成这副破样子,出来丢人!你说是不?明幽兄弟。”随着男子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一身霞色的小妇人,念叨着男子的装扮。

这一转头就看见了在一边安静坐着的恬素:“哟,明幽你这些年是上哪儿去拐了个小姑娘啊。”

见丹彤注意到了恬素,明幽顺势伸手将恬素拉起:“酥酥,这位就是我提到的绍齐,傅家客栈的掌柜,人前可以称呼一声傅三哥。这位是嫂夫人,丹彤。那个小伙计叫小五,也是傅氏一族的。”

接着又转向另一边介绍到:“这位是恬素,我的同伴。”

“傅三哥,丹彤姐姐,小五。”恬素乖乖地向几位一一行礼问好。

尽管从恬素身上感受不到任何身份相关的气息,但看明幽对恬素知根知底的样子,丹彤只当她是个隐藏气息颇为厉害的小妖,再加上恬素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长得又乖巧,直接刺激着丹彤的母性。

“来来来,恬素妹妹上姐姐这。第一次来具区吧,姐姐给你做银鱼羹和清炒白虾啊。”

恬素大概是有些对丹彤表现出对她的热情感到不适应,站着没动。倒是明幽将恬素往身后拉了拉:“这么多年没见,丹彤嫂子还是这么热情呀。”

“这么多年没见,倒是第一次见你对谁上心啊,明幽兄弟。”看着明幽的动作,丹彤捂嘴偷笑。

明幽丝毫没有被调侃的窘迫,面带微笑换了话题:“说起来我倒是想知道那么让你们上心的客栈这是发生了什么?”说着向周围扫视了一圈。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提起这个话题,丹彤的表情突然一变,“绍齐在二十五年前得了当年万老员外的资助开得这家客栈,这你也知道。一个月前,万老员外他儿子听说是被人指认通敌吧。反正我也搞不清楚具体状况。总之。我们傅家客栈就被牵连,现在也没人敢上门了。”

丹彤说得心火又起,便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败火。掌柜绍齐让小五自己下去休息后,也招呼明幽和恬素一同坐下。

“这些年在人间开了客栈,看多了人类这种听风就是雨的毛病。”绍齐安慰地拍拍自己娘子的背,“按理说,我与那万员外也接触不少。依照我对他的了解是不可能会做出通敌叛国这种事的,而且这说是说被人举报,也没人看到证据啊。可惜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万家会从一个大商贾败落成这样也是墙倒众人推啊。”

“我记得万家是贩盐的吧。这么大利润的买卖,指不定是那家眼红呢。既然你家只是被牵连,那等风声过去就没事了。”明幽也为自己和恬素倒了一杯凉茶,状似担忧道,“就是不知道现在这种没人敢上门的架势,我们还能不能等到羦妖端木氏了。”

“怎么,你也会对金石感兴趣?你不是向来对这些身外之物不在意吗?”绍齐放松了些,笑着问了明幽一句。

恬素刚想说什么,却被明幽打断:“今非昔比呀。”

恬素微微皱了皱眉,并不理解明幽的用意。绍齐和丹彤则瞧着微笑的明幽和没什么表情的恬素,互相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不如这样吧,反正也没有生意,我们早点关门。绍齐你先带明幽和恬素妹妹上房间休息,他们一路风尘也辛苦了。今晚我为大家张罗一顿,饭桌上再好好聊。”

绍齐将明幽和恬素带到两间相邻的房间,就说要下楼帮他娘子做饭而离开了。

“在奇怪我为什么不让你说真正需要那些金石的理由呀。”绍齐离开后,恬素正要推门进屋休息,明幽斜靠在门框上淡淡吐出这么一句。

恬素停下推门的动作,朝明幽点点头。“需要金石刻符画阵,理由很合理,不需要隐瞒。”

明幽叹了口气,越过恬素,推门进屋坐下,用桌上的茶杯斟了两杯凉水,招呼恬素进屋。“妖与人的思考方式是不同的。”

“在改善生活上,若是妖则会想办法提升本身的能力,像狸力学会了建造,蜘蛛学会了编织。但人类通常都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比如你,酥酥。”

“符纸和阵法流传至今,妖族们常用的也只有传音和空间跳跃,而且还依赖着和妖有生意来往的人类那里的货源呢。金石于妖只会是妖力提升品和货币替代,你若是说出你的需求会被怀疑身份的呀。那么我就白隐藏你的气息让他们以为你是和我一样情况了。”

恬素捧着茶杯,沉默。就在明幽认为她已经被自己说服时,恬素突然开口:“人与妖的关系不只有敌对,你认同的。能在人间开客栈的妖不会排斥人类朋友。”

“可你确定你还是人类吗?酥酥。”

明幽这话一出,屋里又陷入沉默。恬素表情未变,右手紧紧捏着茶杯,眼睛盯着自己举起的左臂上露出的皮肤。在衣物下,黑色的类似妖在人形妖化时出现的纹路几乎已经布满了左半边整个身子,就差蔓延上脖子爬上脸了。这是她不再是一个纯粹人类的最好证据。

“原先你的体内虽然也有妖力潜伏着,不过那毕竟是后天强行注入,你的身体排斥这些妖力,因此显露的还是人类的气息。但自从我上次用妖力催动你的身体修复后,有一部分妖力和你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现在你同时有着人类和妖族的气息。虽然我暂时把这些气息全部盖住了,但无法改变它,若是有人对你的身份产生疑问,你的处境会很不妙。”

恬素这样的情况明幽之前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过,司空家关于这个实验甚至只有当时还叫实验品10号的恬素一个活了下来,根本无从参考其他什么。

明幽有些担心这样的恬素,突然知道自己变成了这样的状况,恬素的内心一定很不平静。他伸出手,想以拥抱作为安抚,却见恬素将左手重重拍在桌上。

“请给我留一个独处的空间。”

之后,明幽想着让恬素自己缓缓也好,就回了隔壁的屋子休息,直到绍齐来喊他吃晚餐,才在楼下大堂再次看到了正在帮丹彤摆菜的恬素。

绍齐丹彤夫妻俩已经恢复了本来的外貌,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丹彤还换了一套鲜亮的红色衣裙。

“还是这样的外貌我比较适应呀。”见恬素帮着小五和丹彤忙在厨房和大堂间来回端菜,明幽只能向绍齐搭话。

“我这不是想着反正也没有客人,还是用最真实的面貌来面对老朋友比较好啊”绍齐摸摸自己的脸,笑了一下。

“我早就痛恨那种年年都要把自己变得衰老一点的做法,让我近几年都不怎么乐意照镜子了。”丹彤把一道蟹蒸蛋放到桌上,“行了,菜差不多了,你们先吃着,我去看看我的清蒸白鱼。”

这时,恬素抱着一桶饭来到桌边:“丹彤姐姐,饭都盛来了。”

“诶呀呀,放这放这。辛苦妹妹啦。”丹彤赶紧让恬素把饭放下,又瞥了明幽一眼,“明幽兄弟能有妹妹这么贴心的姑娘作伴,真是好福气哟。”

说完,丹彤又招呼小五放下手中的活,一起上桌。

“说起来,就算恬素妹妹是这种身体状况,明幽你也不该瞒着我们。难道你害怕我们夫妻俩会排斥她?你也太不拿我们夫妻当自己人了!”已经开始吃饭的绍齐夹了一筷子菜,朝明幽抱怨。

“什么?”明幽端酒的手一顿。

“就是妹妹天生无法控制妖力,只能靠画阵刻符那套来自保的事啊。”丹彤将手上的鱼放下,也坐到桌边,自顾自地说着。

“我当你为什么要金石,恬素妹妹又非要隐藏气息呢。刚刚妹妹也给我看了那些妖纹了,这样子是挺容易招来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虽然学刻符那样的手段对于我们妖族低等了些,但也好过让妹妹没有自保能力不是?明幽你这么瞒着我和绍齐,莫非还怕我们会伤害妹妹?”

酥酥这小家伙怎么就编了这么个理由来要金石?算是对我逼她隐瞒自己刻符画阵能力的回报?

绍齐和丹彤夫妻俩脸上都有对明幽的隐瞒有所埋怨的意思,而饭桌对面专心吃菜的恬素则偷偷晃了晃左手,明幽失笑。

“诶呀,酥酥的情况太少见,我这不是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干脆没说,本来觉得没多大影响嘛。绍齐,嫂子,你们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一次小弟呗。不然,小弟先自罚三碗。”

见明幽痛快地喝干了碗里的酒,夫妻俩也不是小气的人,当下气氛就热闹了起来。

第二碗绍齐与明幽对饮,这一碗下去,绍齐便打开了话匣子:“其实你们要是真的那么想要金石的话,可以试试找振之啊。”

“振之?这是哪位?”

“十来天前认识的一只和兄弟你一样居无定所的妖,听他说因为喜欢看热闹很早就离了家乡到处跑,交了不少朋友。说到交朋友,振之可比你热情多了。”

“所以重点是热情不热情吗?”明幽对着绍齐眯眯眼。

“怎么,恼羞成怒?”绍齐哈哈一笑,“就是因为人家足够热情,振之可是交到了羦妖端木家族最活跃的阳翟这个朋友。他们俩互留了传讯符,找到振之就能联系到阳翟。”

“振之好像对万家的事很有兴趣,之前来傅家客栈认识了我和绍齐也是因为这事。他现在应该就在訾镇的某处,就是不知道具体位置。”丹彤附和。

“我去查查万家的事。”

恬素突然的插话,让桌上的四妖都是一愣。

“与其漫无目的地找,不如和他定一样的目的地,说不定会在路上遇见。”接着,恬素浅浅地弯了弯嘴角,“再说,傅三哥和丹彤姐姐不是不相信万家这种事嘛。”

新地图,卖萌求评论~

评论
热度(4)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