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四)小毖

今天先发一章,明天我就出去浪啦外出采风(微笑),设定更新请戳这里

看完设定就可以猜本篇的幕后主使或者整个文章的隐藏设定啦~

第一章

“山主大人,晟瑞先生已经攻破了司空家族的防御,攻入内部了。”一只小喜鹊妖兴高采烈地向明幽报告了这个消息。

“知道了。”明幽从自己靠着的树上翻下,朝着司空家的方向消失了。

明幽最近很是烦躁。十五年前他就莫名被推举上了这个羽山山主的位子,好在羽山原来的那些掌权妖本来就打着架空他的算盘,明幽倒也乐得轻松,也算是给自己找个舒适的住处。

直到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架空自己的那些家伙们大概是有了什么新的计划。

一只自称从除妖师司空家镇妖洞中逃出,名叫晟瑞的妖找上了羽山,提出了攻打司空家聚居地解放附近妖族的计划。

而羽山的那些掌权妖也不知是有着什么什么想法,迅速哭诉起了自己与除妖师司空家族的深仇大恨,又迅速列出与之开战的几大必要理由,就将此事定了下来。

其实羽山妖族和除妖师司空家在近百年的时间里都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和平,双方站在不同立场互有伤亡,却没有真正触碰过对方的底线。

在被那些老家伙们各种洗脑后,明幽猜想,不管晟瑞的目的是什么,羽山掌权妖们大概是想借助去攻打司空家的机会,消磨自己的体力,从而一举踢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羽山山主。

明幽当然不会照着那些妖设想的那样被他们洗脑,然后尽心尽力,从头到尾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在首战中对上了司空家的四长老并将其打成重伤。

虽然自己也中了一掌,不过这只是成为了不再参与之后攻打的最佳借口。再加上四长老的运气不好,没能挺过一个晚上,于是明幽就成了整只妖族队伍里的精神领袖。

出力最多的其实是那只叫做晟瑞的妖,每次战斗他都冲在前线,看上去对司空家的怒气很深。

晟瑞的妖力很强,一般的小妖根本连他的原型都看不出。但他大约是身负旧伤,在消耗战中有些后劲不足。明幽估摸着就算不在晟瑞的鼎盛时期,自己与其对上大概也是要去掉半条命的。

虽然明幽一直以养伤为借口避免与司空家正门交战浪费心力,但毕竟是精神领袖,那点小伤其实又花不了几天修复。到了攻破了司空家的防御的这个时刻,他自然还是要上司空家内部看一看的。

“可恶,被他们逃走了。”耳边传来晟瑞愤恨的声音。

司空家族的院落内看上去一片狼藉,实际上却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远处的书阁还在熊熊燃烧,应该是为了毁掉一些带不走的机密,而那些司空家族的精英分子恐怕已经通过密道从后山撤走了。

这里的妖都不知道司空家通往后山的密道,除了明幽。

“晟瑞先生,我先去四处看看。”见晟瑞一脸想要向那些残兵败将泄愤的样子,明幽也不想参与,便决定抛下还在前院忙活的众妖,前去后院逛逛。

这不是明幽第一次来司空家的院落,五年前他曾藏身在这看过一场好戏,这场戏不但让他知道了司空家密道的事,更重要的是让他发现一个有趣的人。

后院还留有一些没过时效期的结界,因此小妖们暂时不敢接近,不过这对明幽没什么作用,几次挥手间就打破了不少。

明幽还在想那个似人非妖的姑娘还在不在司空家族,那张熟悉的脸就这样闯入了明幽的眼中。

眼前这位与其说是姑娘不如说是少妇了,抱着一个大约是刚出生的婴儿,气息大概是用什么法宝掩盖了,但那张脸确确实实是当年那个姑娘长到十八九岁的样子。

她看上去很恐惧,双手紧紧护住怀里的婴儿,警惕地盯着明幽。

明幽感到了一丝失望,当年那个有着有趣理论的姑娘似乎也走上了嫁人生子这一条泯然众人的道路。

“这里很快就要被攻占了,你最好赶快离开这里。”明幽向那少妇靠近一步。

这次,她没有像明幽想的那样用空间跳跃,竟然将一把灌注了灵力的长剑朝明幽扔了过来。

因为使用了灵力,气息隐藏失去了效果。在感知到长剑出手那一瞬的气息波动时,明幽就知道不对劲,同时,身后竟还有一道妖力攻击朝他袭来。

明幽下意识就向后避开,眼见灵力和妖力就要相撞,半空中又飞来两张符咒,大概是用作缓冲的作用,两道力量相撞后并没有形成爆炸。

没顾得上去对付那只偷袭的妖,明幽看向符咒飞来的方向。

这才是他想见的人啊,和五年前明幽见到的人一模一样的女孩。不,也许这才是最应该奇怪的地方。

女孩看起来还是十一二岁的样子,与五年前相比,除了换了一套款式略有不同,但同样洗的看不出颜色的衣裙,没什么其他改变。

若不是在女孩身上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属于人类的气息,明幽几乎都要以为她是妖族了。

在场的四者并没有僵持太久。

女孩突然有了动作,向抱着婴儿的少妇冲去。少妇尖叫一声:“怪物,别过来!”就要出手。

明幽看似全神贯注地紧盯着这一幕,却在偷袭的那只妖准备再来一击的同时出手,与之缠斗起来。

偷袭者是明幽认识的妖,大概是一只乌雕妖,十多年前孤身一妖来的羽山,是羽山上出了名的孤僻妖,不过手段不错,也是个能被叫做弼崤大人的角色。

可惜弼崤的对战经验不够丰富,被明幽带的浪费了不少体力。很快明幽就抓住了破绽,一招打伤了弼崤,又掏出一根捆妖索来将其绑了个结实。

另一边也没费多少时间,少妇没能抵抗多久就被女孩药晕了。明幽看过来时,女孩正在少妇身边画阵,打算用空间跳跃带她离开。

同样的招数可不能成功两次,何况这次女孩还打算带人。明幽在心里笑了笑,就在女孩启动阵法当下,一招破坏了那个阵法。

然而女孩依旧没有如明幽所愿,她从袖中迅速掏出几块玉石,强行修补阵法。

这次难道又要让她逃跑吗?明幽一着急,冲上去就想拉住女孩。最终女孩只来得及将少妇送入开启的阵法,自己则被明幽强留在了原地。

明幽有些得意,说话间也带上了明显的笑意:“还是被我抓住了呀,爱逃跑的小姑娘。”

女孩没能接话,只见她用没被明幽拉着的右手揪住胸前的衣服,缓缓蹲了下去。明幽也感觉到女孩的情况恐怕不妙,她的气息变得暴乱起来,有一股妖气在体内乱窜,左半边身子的体温更是升到了一个对人类来说不可思议的温度,脸色却苍白得好像下一秒就会离开人世。

明幽顿时慌了,连忙把女孩揽入怀中,拿开女孩揪住衣服的手,就要附上她的心脏的部位进行探查。

“羽山山主,请等一下!”晟瑞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如平地一声雷,打断了明幽的动作。

明幽不禁心生愤怒,深吸一口气,将女孩往怀中带了带,才扯着微笑转向晟瑞:“晟瑞先生这是有何指教?”只有明幽自己知道自己在那一刹那有多想直接出手。

晟瑞并没有计较明幽有些僵硬的语气,也许是因为他真的着急了。“请你放了这个姑娘,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你的面子?明幽在心中不屑着。表面还是压住火气,一片平静。“放了她?她现在的情况可不是我放不放的事。”

晟瑞一惊,不顾会不会冒犯到明幽,直接上前,把手搭在女孩的手上进行探查又翻开女孩的眼皮查看。

“恬素!恬素!你要挺住!不能失去意识!”

晟瑞想顺势从明幽手里接过恬素,他不敢确定眼前这个捉摸不定的年轻妖想干什么,却被明幽一个退后躲开了。

“你到底是想怎么样?”恬素对于自己是小辈一般的存在,晟瑞没办法坐视不理,对明幽也怒了。

“你想救她,而我能救她。”明幽看着晟瑞的眼睛,“只要你能看住那边那只想偷袭我的妖。”

看着晟瑞的眼中写满怀疑,明幽没给晟瑞质疑的机会,紧接着缓缓说到:“我就去旁边的屋子里,你可以用结界封住这里。”

晟瑞妥协了,他现在还不能和明幽硬碰硬,只能对明幽做了个“请”的手势,按明幽说的将屋子用结界封住,转身走到了被捆住的弼崤身边,紧紧盯着明幽走进的屋门。

走进屋中,明幽松了口气。他也担心晟瑞会来硬的,恬素的情况很是紧急,明幽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把恬素放在屋中的贵妃榻上,明幽除掉她的外衣又撩开了她左臂的袖子,整条手臂上竟布满黑色的纹路,正是这些纹路下暴乱的妖气纵横。

“果然是排异反应。”明幽将自己的力量从心脏处输入恬素体内进行引导。

明幽不知道司空家是想做什么实验,他们应该是将不同种族妖的妖血直接输入了恬素的体内,也输入过带有灵力的除妖师的血。这些杂七杂八的力量之前一直潜伏在恬素体内,被这次恬素强行引导开启阵法而彻底激发。

这时的明幽有些懊恼,若是他早知道恬素体内状况有这么糟糕,大概会拼那一丝运气和恬素一起空间跳跃,而不是强行留下她了。

好在这一切还可以挽救,明幽第一次有些庆幸自己是木属性,而法术又是师从那位高人。

恬素感觉燥热渐渐减退,自己对外界的感知终于又清晰起来,当适应屋内的光线后第一个看到的,便是那只刚才想要妨碍自己的妖。

查看了一番自己现在的状况,除了褙子被脱下搁在一旁,并没有其他不妥,体内灵力和妖力的对撞也平息了下来。但最令她惊讶的是自己的五脏六腑竟都处于完好状态,仿佛没有没灵力和妖力的冲撞损伤。

明幽搬了张鼓墩坐在一边,背对着恬素独自纠结该怎样向很快会醒来的恬素解释,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又向恬素瞥了一眼。她竟然已经醒了!

此时的恬素正看着房梁发呆,明显一副醒了好一会儿的样子。“你就没什么想说的?”明幽一着急,随意挑了一句话,一句刚出口就想把自己打一顿的话。

“到目前为止,发展都算合理,没什么能说的。”恬素保持着看房梁的动作,“啊,还是有的。我还活着,你挺厉害。”

“过奖过奖。”明幽尴尬地笑着,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五年前,明幽藏身在司空家角落看戏的时候就知道那时的司空峻和恬素做了交易。前二天从那些镇妖洞中放出的妖族口中也得到了恬素不止一次做过稀奇古怪的交易这个信息。明幽对恬素上钩有着很大的信心。

也正如明幽所料,恬素坐起身看向了明幽,满脸的跃跃欲试:“要交易什么?”
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兴奋呀。明幽在心里偷笑,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现在的情况你也感受到了,我可以在你体内两股力量冲撞时加快你内脏的修复速度,但你我都不知道这种办法的极限在哪里。我也有彻底解决的途径,这就是交换。”

“所以我需要付出什么?”

明幽只觉得在恬素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好像付出什么都不会在意的样子,好像是在绝境中看到了希望。

“我想你跟在我身边。我不会直接告诉你在去哪里怎么办,我想你跟我一起去。当然就相当于在路上做个伴,我不会过多的干涉你其他自由的。”

“没有其他的了吗?”恬素有些惊讶。

“没有了呀。不相信?要签个契约吗?”见对方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明幽笑了起来,“为了建立基本信任,来聊聊天吧。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叫十号?”

“是的,那是他们在我身上做实验时给的编号,听上去不像正常名字,就改叫恬素了。”也许是赞同明幽的说法,恬素并没有过多排斥这样的信息打探。

“我叫明幽,名字是师父取的,现在暂时在羽山住着。之前那个抱孩子的和你很像呀,是你姐姐?”

“一卵同胞的妹妹,只是我被体内乱七八糟的力量抑制了生长,看起来比较小。”

…… 

弼崤小心翼翼地从各种角度一点点松动绳结,试图挣脱身上的捆妖索,看守他的晟瑞坐在一边盯着结界里的那扇门,丝毫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这边。

就快成功了。

“晟瑞先生,我们说好你要看住那只妖的吧。”又是一条捆妖索缠住弼崤,明幽已经打破了晟瑞先前布下用来预警的结界,站在了他们面前。

“那他现在也没逃走啊。”晟瑞小声地辩解了一句就转移了话题,凑到站在明幽身侧的恬素面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没事,谢谢晟瑞先生的关心。”恬素微微曲身行礼。

“司空家居然在你这样小姑娘身上做妖血承载实验,你真是受苦了。”晟瑞顺势感叹,“现在好了,他们不会再迫害你了。为了感谢你这些年陪我聊天,也算是你没有告发我逃离的报酬,这块玛瑙就送你了。”

将一块长约一寸、宽厚二三分的红玛瑙塞到恬素手中,晟瑞又转向明幽作揖:“羽山山主,司空家到这个地步,我所承诺的已经差不多了。那么容我告辞。”

待明幽还礼后,晟瑞变作原型——豹一般的身躯,头顶生角,面上是鸟喙的兽类,朝东方而去了。

“看过他吃食的姿态,还以为他是鸟类呢。”明幽看着晟瑞离去的方向,和恬素聊了起来,“你说他这是要去哪里呢?”

“蛊雕本就是兽类,听说三十多年前被抓来关押在司空家,现在应该回他家乡去了。”恬素把玩着手中的红玛瑙,回忆到,“晟瑞先生也曾告诉了我不少知识的。”

另一边的弼崤本还想继续挣扎,却无奈一直消耗体力又没得到补充,最终化为原型发出一声长啸。

“都折腾成这幅样子了还不肯放弃挣扎呀。”明幽转身蹲在弼崤面前,“说起来,我和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呀?”

“明幽你别装傻!羽山的前任山主是怎么被谋害的,你这个现任山主会不知道吗?”或许是因为处于原型的状态,弼崤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凄凉。

“弼崤,我真是要怀疑你是怎么走到今天这种地位了。”明幽站起身俯视着弼崤,话语间充满了嘲讽,“我何时行使过山主的权力了,不过就是被山上那帮老家伙拉来做了傀儡,其实当不当山主与我根本没所谓。”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一面之词吗?”弼崤音量不减,声线却有了颤抖,就像内心产生了动摇一般。

“呵,羽山到底是哪些妖在掌权,大概全羽山妖域就你一个不知道了吧。”明幽觉得弼崤那愤怒的表情简直好笑极了,“再说前任山主是鸠,你一只自称乌雕,连毒性都不带的鸟又报什么仇?”

“他是鸠。”恬素突然开口。

一时间,两妖都愣住了,只有恬素慢慢走到弼崤身前打量着他的原型。

“乌雕是没有他两眼间黄色那块的。而且根据司空家的研究,鸠虽然吃毒蛇,本身不含毒。有些鸠羽毛上的毒都是后天染的。”

说着恬素已经围着弼崤转了一圈,回到他面前:“弼崤,大概是倒读、谐音,小毖。”

以下是情报部分:

【本章出现妖族】 晟瑞—蛊雕(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弼崤—蛇雕(鸠)

PS.蛊雕的外貌有两个版本,汪绂版是一只头上长角的巨雕,胡文焕版是独角巨豹,长着雕的喙。由于山海经原文将蛊雕判定为兽,因此仓鼠菌在这里选了胡文焕版的外貌。


由于叙述角度的关系,有些角色的动向没法完整描述,像狸力怀谷,蛊雕晟瑞这样的退场角色,对他们的完整经历有兴趣的可以评论或私戳仓鼠菌~

评论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