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二)脱轨

这个故事应该还有一章,上篇戳这里,写这个故事的目的也在下章_(:з」∠)_虽然只有一个人看,还是想问一句……真的没人帮忙取个名嘛〒▽〒

明天普通话测试,攒个人品,顺便立好flag,能达到一级暑假就点亮码字技能_(:з」∠)_

第二章

静姝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即将被观摩,她只知道在过去的近十天时间里,在和司空峻一起相处游玩人类镇子的时间里,自己一次都没有认真想过离开的办法。

静姝可以感觉到自己法力的封印正在慢慢减弱,按照现在的速度,用不了两天就会完全失去作用。一旦封印消失,自己要的身份势必瞒不过除妖家族的司空峻。

这个时候的自己本来早该冲破封印,回到咸阴山的,可自己满心想的却是怎样不被司空峻发现自己妖的身份。

“唉——”静姝趴在院里的石桌上叹气,“明天,明天是最后期限。我必须得离开这里了。”

“可是……”静姝将脸埋在臂弯中狠狠蹭了蹭,“司空峻……”

“静姝小姐,你这是……想我了?”

熟悉的声线惊得静姝一下子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看到面前熟悉的面孔,脸上控制不住泛起了红晕:“司空公子……”

“还是直呼我的名字吧。其实我早想这么说了,静姝小姐请

不要和我这么客气。”本来还在几步开外的司空峻又朝静姝靠近,这样的距离一伸手就可以拥抱对方。

“那……你也应该直接叫我静姝的。”静姝低着头磨蹭半晌,用细如蚊呐的声音回应道。

面前的姑娘一副害羞得抬不起头的样子,司空峻笑了几声,忍不住想去摸摸姑娘的头。可想到今日过来的目的,随即收敛了笑容。

“其实……我现在过来是想告诉你,这两天家族征召我们出任务,可能没法一直陪你了。”

静姝一懵,顾不上害羞,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司空峻,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几天过得太安逸,竟连除妖师是干什么的都快忘得一干二净了,猛地听到这个消息的静姝一时都无法反应过来。

司空峻将这种表情理解为担忧,心疼地牵住静姝的手:“别担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一个弱女子,这几天就尽量不要出门了。我们在镇子附近发现有妖类频繁活动的痕迹,这是很危险的状况。食物都在厨房备着,无聊的话我给你带了不少话本,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呢。”

一听这话,静姝的心里只剩下满满的感动,冲动之下扑进司空峻的怀中:“嗯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几乎告白一般的动作瞬间点燃了司空峻的内心,他反手紧紧拥住静姝:“等我完成这次任务,我就向家族申请单干。到时候,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静姝顺着本能便回答:“好,我等你回来。阿峻。”

确立了关系的两者并没能缠绵太久,静姝恋恋不舍地目送司空峻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就在刚才静姝做了她迄今为止的妖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她要赶在这几天回一次咸阴山。

静姝知道,自己父亲所有封印的能力来源于母亲陪嫁品中的一件法器,只要拿到这件法器,就可以和司空峻没有后顾之忧地在一起了。

现在,我们通常把这种事叫做立flag,可惜静姝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她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在确认司空峻走远后也就出发了。

“真是愚蠢呀。”眀幽倚在屋顶上看着司空峻与静姝先后出发,也不知是针对什么发出的感叹。

当静姝越过了小镇的界碑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小妖,或许有这么一些小聪明,法力也算是不错,但这无法弥补在越过界碑的一瞬间,面对不远处渐渐茂密的树林时那种空虚与无力。

在此之前,她所有的生活都是被规划过的。唯一一次抗拒父亲是逃婚,之后立刻遇到了司空峻给她作安排。

静姝想着司空峻,给自己打了打气,她总不能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安排下。

石林正带着自己的小队在林子里搜寻一些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自从十天前劫走豹猫静姝的任务失败后,石林的日子就变得不好过了。

这任务过程本来一切顺利,却没想到半道上被除妖师截了胡,还害他损失了一名手下。现在可好,说是要戴罪立功再次捉到静姝,但被除妖师带走的妖哪有这么容易被捉回来。这样的任务不过是送死的前奏罢了。

石林变作原形站在树枝上,自己恐怕是逃不过一个被主子赐死的结局了,尽量想办法让自己手下的小妖摆脱责任吧。

“老大老大,发现那只豹猫的踪迹了,就在树林西南边缘一带,刚留下不久。”一只鼠妖的传音让石林失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石林赶忙发讯息召集自己的手下,上天赐予的生机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妖力的波动?!”司空峻猛一回头,刚才那个方位可能过去了一只实力不弱的妖。挣扎了一瞬,司空峻没有马上汇报长老,独自追了过去。

司空一族虽然被冠名除妖师,却不是那种嫉妖如仇的一派。司空一族自古以来就致力于研究妖的习性等,比起斩妖,他们更擅长捉妖,困妖,族中最出名的地方就是镇妖洞。

作为司空一族年轻一派的佼佼者,司空峻迫切希望可以单独捉一只有些实力的妖来证明自己,在答应了静姝要申请单干后,这种愿望愈发突出。

在司空家管辖范围内发现妖类频繁活动迹象实属罕见,族里的长老怕是有什么大妖想对司空家出手,组织了这次侦查任务,司空峻认为这是一次不错的机遇。

这只妖的速度不慢,司空峻赶得有些吃力,好在沿途留下妖力波动还算清晰,不至于让他追丢。

不,不对!突然的一道闪念让司空峻的心猛地一坠,在司空家的管辖范围内还如此明目张胆地留下妖力波动,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司空峻咬咬牙,好不容易碰上的机遇即使可能是陷阱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向四长老传了个定位信息,司空峻再次加快了追赶的步伐。

林子里寂静得连一丝鸟叫都听不见,静姝在赶路的开端走得无比通常,她信心满满,逐渐将精力沉浸在自己对未来的想象中。

实践妖生中第一个如此重大的决定让静姝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自豪感,她开始幻想等拿到法器后回到司空峻身边的生活。

这是静姝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把所有美好的词语堆砌到那人的身上,喜欢到她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在乎对方除妖师的身份。

一道妖力波动打破了静姝的美好幻想,静姝有些恼怒地回身一挡,一条妖力形成的绳索就这样被打散在空中。

只见几只蒙面的小妖出现在刚才还空无一物的草丛间、树枝上,若之前那道绳索是试探,那么这几只妖的妖力可能并不弱。

静姝全身紧绷起来,调动全身妖力,警惕地问道:“你们是之前绑架我的那伙妖?”

石林见一击不成,暗暗向手下做了个手势。

“静姝小姐,我们主人只是想请您去聊聊天,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妖了。”随着话音落下的还有几只小妖的攻击,一起冲向了静姝。

“哈,现在的我可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了。”第一次实战在即让静姝兴奋起来。

随着妖力的碰撞,静姝有些明白了父亲口中的天性,她感觉自己有些热血沸腾,表情也渐渐开始变得投入而狂热。

司空峻将自己隐藏在阴影里,死盯着不远处激烈的打斗,但其实他已经脑子空白好一会了。

眼前这只眼中充满杀意,身手敏捷的妖真的是自己早上还拥抱过的那位温柔可爱的姑娘吗?

“静姝小姐,你还是收手,然后跟我们走吧,在这种地方打斗只会让人类捡便宜!我们老大不会伤害你的!”见速战速决的计划失败,手下又多有受伤,石林开始试图和静姝沟通,期望说服她停手。

“谁会信要绑架自己的妖的话?本小姐倒是觉得在人类中间生活也比和你们相处舒心多了。”静姝又击退一只攻上来的小妖,正在兴头上的她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那不如就请这位小姐上我们司空家坐坐,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突然的声音让石林一方和静姝都顿了一下,下一瞬就被司空家特有的捆妖索绑了个结结实实。

现任司空家四长老,这次任务的负责人——司空志宏不紧不慢地指挥着有序站立的司空家弟子们将捉住的妖一一加固封印。

突然,司空志宏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还没反应过来的司空峻说到:“地院弟子司空峻是吧。这次,你处理的很好,算是立了大功,你的单干申请我会让大长老考虑的。”

静姝猛地将头转向司空峻的方向,双眼不由自主地睁大,瞳孔收缩。司空峻的表情很是复杂,让静姝无法读懂。

是在震惊于我的出现吗?不,阿峻不会想得那么简单。

是在厌恶我妖族的身份吗?有可能,阿峻是除妖师呢,除妖师一向与妖族势不两立。

是在愤怒我对他的隐瞒吗?也许……不,不要,我不是故意的。

……

静姝在死死盯着司空峻,脑海中闪过的无数念头,让她感到如坠入深渊般的恐惧与绝望,眼中渐渐溢出了泪水。

司空峻也直直看着静姝,看着她被自己的同门绑起带走。可以说从看到静姝的那一刻起,司空峻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连四长老的话都没能唤回他的理智。

“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司空峻一直站着没有动,直到静姝即将被带离自己视线的那一刹那,静姝带着哭腔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伴随着印在眼底的,静姝最后绝望的眼神,让司空峻的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

今天是司空峻当值,看守并巡视镇妖洞。

自发现静姝妖的身份至今已经是第三天了,司空峻再没提起过之前的单干申请,满脑子尽是静姝与自己相处时的一颦一笑,静姝被捉到时的泪流满面。

替换下之前当值的弟子,司空峻对接下来每隔几个时辰与搭档交替进行的巡视行动感到不安极了。当然不是因为怕那些镇压的妖的污言秽语,只是不敢面对自己依旧深深喜欢着的静姝。

尽管是百般的不愿面对,司空峻没有表露出一分,其实他有一些担心,从捉到静姝起,四长老对自己的态度就有些奇怪。现在的自己绝不能露出些许可能给自己和静姝带来麻烦的把柄。

镇妖洞中弥漫着各种杂七杂八的妖族的气味,每隔六七步才有一盏油灯,洞顶和岩壁上贴着一些封印的符咒,即使对人类无用也让人不禁觉得心上被施加了一道重压。

司空峻一直弄不清这些妖关押区域的规律,被关押着的各路大妖小妖们倒像是看透了司空家族弟子们的巡逻时间,有不少小妖似乎是掐准了点趁着司空峻走过的时候出声调侃。

“哟,今天这位比前两天的感气息弱一些,看来司空家要没人了!哈哈哈,我这就快自由啦。”

“诶呀呀,这次的小兄弟长得挺白净啊,不如让姐姐我咬一口呗。”

“那边的,过来给老子换个姿势,勒死老子了!诶,那边的你是不是聋了?过来啊。”

……

虽说大部分被关押着的妖都只是在司空峻走过时阴森森地看上一眼,但有那么十几只聒噪的妖就已经让司空峻的心里无比烦躁了。

就在这时,司空峻毫无防备地看到了坐在阴影中的静姝。

按理说,这两天静姝的生活是前所未有,以及她从前无法想象的艰苦,事实上静姝却是无瑕抱怨这种艰苦,满心满脑子都是出嫁以来经历的种种。

自从她的父亲不顾她的反对硬是让她出嫁,她的妖生就偏离了平静生活的轨道。这短短不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在她所活过的时间里不过沧海一粟,意义却是远远超过其他时间的总和。

又有人来巡逻了呢,每次有人过来巡逻,隔壁那家伙总是吵着要喝酒,刚开始还觉得聒噪,现在已经可以完全不在意了啊。

明明是不可能被满足的要求,这些家伙为什么这么乐此不疲地提出呢?

明明是已经让他亲眼目睹了我作为妖残暴的行为,我为什么还是不死心地希望他来看我一眼呢?

静姝脑子里一幕幕画面闪过,表面却只有眼神空洞地盯着地面。

“静姝,你……”

司空峻不想见到这样的静姝,想上前安慰,出了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一下愣在那里。

同一时间静姝也是愣住了,虽然祈祷过上千遍,可当司空峻真正站在自己面前时,静姝又害怕了。如今的自己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个人呢?

“哎呀,旁边的小姑娘,这位兄弟这样看你,莫不是你的老情人吧。”一只关押在静姝隔壁黄鼠狼妖大惊小怪地叫起来。

静姝像是被什么词刺激到了一样,瞬间在眼底泛出眼泪,抱紧自己的腿又往阴影里缩了一下。

看着静姝的动作,司空峻心里一抽,立即向那只黄鼠狼妖呵斥到:“给我噤声!退后!别靠近结界边缘!”边说着,边将手按在困那只黄鼠狼妖结界上给了他一击。

“哎呀哎呀,恼羞成怒呀。”黄鼠狼妖受了这一击像是家常便饭一般毫不在意,嘴里还嘟嘟囔囔,不过倒是听话地退到了结界深处。

“静姝,你不必在意这些家伙的话的。”司空峻上前,将手轻轻搭在困住静姝的结界上,好似想要温柔的抚摸。

“可这话却是事实呢。”静姝苦笑了一下,“何况,在你心里,我与你口中的这些家伙恐怕也没什么分别吧。”

“怎么会!静姝,我……”

司空峻一下激动起来,双手紧握,砸在结界上,却是被静姝轻描淡写地打断。

“罢了,是我不好,没和你坦白。本来想一直隐瞒下去,和你过一辈子的,到头来还是我痴心妄想了。”

静姝擦擦泪,努力扯出一个甜美的微笑:“事情走到这一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还能再见到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静姝!不是这样的。”司空峻焦急地解释着,却不知自己是要解释什么,在静姝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刹那,他就意识到了,他是那么喜欢静姝,无关她是否为妖。

突然,司空峻脑海中灵光一闪,随即说道:“静姝,你只要再在这里委屈一会儿,我一定会来把你带走的!”

“别!别做傻事!”司空峻一脸决绝的样子让静姝有了不好的猜测,她连忙冲到司空峻面前,希望可以阻止他。

静姝用妖力冲击着困住自己的结界,眼中几乎是溢出对司空峻的担忧。这让司空峻更加坚定了要带着静姝一起逃离司空家的想法。

“静姝,没事的!我有办法!你只需要安心等着,很快!”司空峻隔着结界描绘静姝的样貌,又深深看了静姝几眼,转身向洞口走去。

就凭自己不可能打开困住静姝的那道结界,但有一个家伙可以。只要自己找到时间去找那家伙,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救静姝。

-未完待续-

这章出现的妖族:石林—灰喜鹊;鼠妖—黑线姬鼠;隔壁的妖—黄鼬(黄鼠狼)

司空家高层:家主一位,长老五位

下一章就会有山海经里的异兽出现了……我保证_(:з」∠)_

评论
热度(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