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山海经地图上在发生什么(一)脱轨

被武士太太翻牌了!!有点激动,所以放出了写过的文_(:з」∠)_ 有人帮忙取名吗?_(:з」∠)_

本篇发生地点:南次二经 羽山

山林的幽静突然被一阵吹吹打打声毁的一干二净,那是一只送嫁的队伍,鲜艳的红色如同跳动的火焰,在山林中格外显眼。这只送嫁队伍看上去十分普通,除了他们几近一日千里的速度。

静姝坐在轿子中,身着朱红色的嫁衣,却是一脸的苦大仇深。静姝当然不会高兴,任凭哪只妖被自己的父亲封印全身法力扔上花轿去嫁给一只没有见过面的妖都不会高兴。

静姝的父亲是南方这一片修炼得最强的豹猫,占领咸阴山近三百年时光。静姝本也是沾着父亲的光,过着妖域大小姐的生活。可父亲最近不知是想干什么,非要将她嫁给北面氏族的一只据说年轻有为,可静姝根本不认识的豹猫妖。

静姝可不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根本不愿意出嫁的她和父亲一哭二闹三上吊过,也试着逃过婚。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可就是现在被封印的法力,扔在轿子里,静姝依旧没有放弃逃跑的希望。

“前面就要进入羽山的范围了,大家休息一下。小绵,你去给静姝小姐送些水。”

送嫁的队伍在一处空地停了下来,小绵——静姝的侍女拿着水袋,掀开轿帘:“小姐,喝些水吧。”

静姝还在思考利用小绵逃脱的可能性。虽然法力全封的她暂时打不过小绵,不过小绵向来很听她的话,也许很难违背她的命令。

还没等静姝想出具体的办法,变故突然发生。

几只穿着灰褐色衣服的妖从树林间窜出,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和送嫁的一行妖打了起来,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小姐,请不要乱动,小绵会在轿……”小绵在变故发生的一刹那,面向轿子门口,做出防御的姿态。可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从轿子底部突然钻出的妖打晕。

那只从头到脚用深褐色布包裹的妖上下打量了一眼静姝,在确定静姝暂时没有能力反抗后,快速禁了静姝的声,扛起她从轿子底部又钻了下去。

整个过程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等静姝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那一身深褐色的小妖带出近百步的距离了。远远地还能听到送嫁队伍里的妖惊恐的叫声:“不好了,对方有穿山甲,小姐被他们从轿子底部带走了!”

静姝狠狠地翻了个白眼,送嫁的队伍里怎么尽是些不靠谱的妖,这下好了,本来只是不愿意,现在已经变成有危险了。

劫走静姝的这几只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似乎是一早就挖好了好几条洞穴。静姝看到扛着自己的这只妖已经过了三四个岔道口,身后还有几只走了其他洞口迷惑追兵,边走他们还一边在路上制造了不少障碍。

又过了几个岔道口,静姝觉得自己这边的人估计是追丢了,扛着自己的穿山甲妖依旧跑得很快,不一会儿已经跑出了洞口,又是约莫一刻钟的极速跑动,将静姝带到了一块较大的岩石下,这才停了下来。

穿山甲妖丢下静姝,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老子了。豹猫小姐,先坐会儿,一会儿带你见我们主子。”说着顺手解开了静姝的禁声。

“你们主子是谁啊?抓我干什么?”静姝装作害怕的样子,小声问到,手上则悄悄揭开腰上玉坠的封印。

自己的法力被封无法解开却也同时平息了所有的法力波动,再加上玉坠对妖气的掩盖作用,只要能脱离眼前这只妖的视线,他就一定找不要自己,所以先要想办法让这只妖放松警惕才行。

那只穿山甲妖也是累狠了,完全没注意到静姝的小动作,自顾自的扇着风:“我们老大啊,我们老大是……”

与刚才相似的一幕,穿山甲妖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一枝利箭夺取了性命,在地上抽搐了两下,显出了原形。

静姝一愣,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向那支箭,在手即将碰上时,箭身上突然“啪”的爆起一个电火花。

“小心!”伴随着不远处一声惊呼,静姝被吓得往后一退。

声音的主人很快小跑到了静姝面前,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这容貌这身姿也称得上英俊潇洒,可这回静姝是真的开始恐惧了。

若是只有刚才的绑架,静姝还有自信应付一二,可根据刚才在箭上感受到的残余法力,眼前这个男子分明是个品级不低的除妖师啊!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微笑着,朝静姝走近几步,静姝也忙不迭地向后挪了一下。

人类对上妖,通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自己现在这样法力全无的妖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啊。静姝盯着面前的男子,一点逃跑的办法都想不出来,只是满心懊恼着,若是当初抗拒的不那么厉害,父亲是不是就不会封掉自己的法力,自己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任人宰割了。

“小姐不用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啦。”司空峻看着眼前满脸恐惧和防备的少女,满心无奈,自己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这样防备呢,只有放柔语气耐心介绍自己:“我叫司空峻,除妖司空家族的人。看,捉你的这只妖已经死了,你已经安全了,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这是……没认出我是妖吗?

静姝脑子里的所有念头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只能用略带迷茫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子。

所以说现在是暂时安全了吗?人类也不像父亲说的那么狡猾可怕呢,至少眼前这个比起父亲手下那些蠢货来可是俊朗上太多了。

看着眼前的姑娘渐渐褪去防备,用一脸迷茫的神色看着自己,司空峻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被狠狠地戳中了萌点。

司空峻将手递到静姝面前:“小姐不如先站起来吧,地上凉。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好了。”

看眼前这个少女一身大红的嫁衣,也许不久前还是个对未来生活充满幸福憧憬的单纯新娘。

没想到,静姝搭上面前这只手就顺势扑入司空峻怀中:“不,不要!我不要嫁给那个六十几的老头!我宁愿被妖怪吃掉!”

司空峻为这突如其来的香玉满怀一怔,很快便从少女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扑捉到了她的名字——静姝,也顺利脑补出一场贪财父亲卖女求荣,出嫁当天遇小妖捕猎,无辜少女绝望赴死的戏码。

“静姝小姐既然暂时无处可去,不如就由我来为小姐安排。”司空峻安抚性地拍了拍静姝的后背。他本来就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何况对眼前的少女又有好感,自然不会丢下她不管。

静姝这时恍若如梦初醒般轻轻推开司空峻,低下头,两颊染上红晕:“那真是麻烦公子了。多谢公子救命及收留小女子的恩惠,刚才小女子真是失态了。”

面前的少女露出娇态,软软的声音如猫爪般一下下抓挠着司空峻的心,几乎让他顷刻间又心软了几分。

“静姝小姐不必这么客气,能为小姐安排是我的荣幸呢。”再次向静姝施了一礼,司空峻带着静姝向镇子走去,心里盘算着可以让静姝住在自己前几年为独立门户准备的屋子里。

为了照顾到才受到惊吓的静姝的情绪和体力,司空峻走的很慢,一路上不停地找各种话题逗乐静姝,企图安抚静姝看起来颇为紧张的心情。

静姝害怕自己会暴露,并不怎么搭话,大多数时候只是听着司空峻的演讲微笑。慢慢地,看着眼前这个不放弃想要逗乐自己的男子,静姝也会不禁地想,或许人类不是都像父亲所说的那样可怕的。

由于司空峻刻意放慢的速度,等两位赶到镇子上时,夕阳已经快要沉入地平线了。镇子上已经没什么人在户外逗留了,在到达司空峻的小院时,两位什么人都没遇上。

这个小院是司空峻从四年前开始攒钱为自己买的,为了将来自己可以独当一面后可以摆脱司空家的限制,真正独立。而现在,它第一次真正派上了用场。

面对这个简朴的小院子,按照静姝原本的性子是万万看不上眼的。不过静姝原来只有跟着父亲在人间走马观花的经验,对于第一次感受人类的生活,静姝的兴奋之情远远超过了对这个院子的嫌弃。

“真的是要多谢司空公子对我的帮助,未来的日子可能还要多麻烦司空公子了。但我一定会尽快为自己找到出路,然后报答司空公子的恩惠的!”静姝兴奋之余总算还记得要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道谢。被人家救了还要住人家的,自然不能脸皮太厚。

司空峻倒是没想那么多,看着静姝面对自己院子所流露出的隐隐兴奋,只道她是因为摆脱悲剧婚姻的高兴,心里也着实为能够帮到静姝而升起满足感。

虽说是自己的院子,但到底住了静姝这样一个独身女孩。司空峻安顿好静姝后并没有久留,匆匆赶回了司空家。

等微笑着目送司空峻离开后,静姝一个闪身回到暂住的房间,往那张柔软的床一扑,真正放松下来。

法力的封印加上玉坠对妖气的掩盖让她暂时看起来像个人类,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这封印最多维持二十日,就是本来预计送嫁队伍到达北面豹猫氏族领地的日子怎样在被发现之前脱困成了静姝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暂时还是得在人间待着,回去的路上指不定还会被那帮妖抓的。”静姝又猛地坐起,苦恼地挠了挠头发,“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得想办法弄清楚是谁要抓我。”

在房里转了几圈,静姝并没有想出具体方案,只是得出结论: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尽快找个借口摆脱那位司空峻公子的视线呢。

只可惜,这并不容易。

司空峻满心都记挂着这位让他颇有好感静姝小姐。第二天一大早,在静姝还躺在被窝里熟睡时,司空峻已经带着早餐来到了小院。

静姝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满心不高兴地跑下床铺拉开房门。期间,漏穿了一只鞋子,踢飞了昨晚掉在地上的枕头。

在拉开门看见司空峻的一瞬间,静姝的清醒瞬间回笼。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了几秒,静姝的脸上一下子染上胭脂一般的血色,惊叫一声,关上了房门。

太丢脸了。静姝捂着脸,背靠房门蹲在地上。自己大清早的丑态竟被一个人类全部看光了。

司空峻一开始也是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面前的房门开了又关,脑海里回想着静姝满脸通红的样子,司空峻终于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子露出那么可爱的表情,司空峻的心情控制不住地飞扬起来。这场景可是不多见的呢。

那笑声其实很是好听,只是静姝觉得自己好像全身都要烧起来一样,不自在极了:“呜呜,你居然嘲笑我。”

佳人恼了,司空峻自然不能再放肆下去。

“好了好了,我没有在嘲笑你。”司空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你饿吗?我给你带了早餐。”

静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实际上她从前一天早上起就没吃过什么东西,早就饿扁了。

“劳烦你稍等一下,我梳洗后马上出来。”静姝撇撇嘴,她并不想轻易原谅这个嘲笑自己的人,但人家都想到给自己带食物了,也不好太过于小气。

略微将自己收拾了一番,静姝打开房门,一阵食物的香气瞬间刺激到了静姝的味蕾。

司空峻并不知道静姝爱吃什么,干脆将镇子上有的早点买了个遍。偏偏这是静姝第一次享用人类的早点,对一切都感到新奇,肚子又饿,司空峻的举动正合她的心意。

看到静姝不失优雅却迅速地扫荡着桌上的食物,司空峻才意识到这个姑娘前一天可能没吃什么东西,顿时心生愧疚:“饿坏了吧。昨天没想到你还是饿着呢,真是抱歉。”

“哪里哪里,你能把这院子给我借住,还想到给我带早点,我已经十分十分感激了!”静姝说得真心实意,若她真是人类女孩子,这会儿指不定要感动得以身相许了呢。

听静姝这么说,司空峻更涌现了表现自己的欲望,也不再客气:“我昨日想了想,静姝小姐也不能马上回去,总要避避风头。近日我真巧没什么要事,不如今日带你上街逛逛,可好?”

静姝眼睛一亮:“那恭敬不如从命,就麻烦公子了。”左右现在没什么可计划的,不如先逛逛的这人类镇子,摸清了地形也有利于逃跑啊。

“静姝你也别这么客气了,看年龄我应该比你虚长几岁,不如把我当大哥好了,大哥照顾小妹也是应该的。”得到与佳人更进一步机会,司空峻当然不放过,此时他已经在构思游览小镇的路线了。

就在静姝和司空峻各怀心思,准备出门之际,静姝的父亲——咸阴山主已经收到了静姝失踪的消息。

咸阴山主可以猜到这场劫持应该是当时争夺咸阴山占领权时结下的仇敌做的,但送嫁的队伍确实实力有限,咸阴山主只得到人类疑似参合一手的结论,却无法确定静姝的去向和这场劫持的幕后主使。

当然,寻找幕后主使还是次要的。咸阴山主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自己的女儿,他现在万分后悔封住了静姝的法力,一只毫无法力的妖遇上疑似出现的人类,这情况怎么想怎么危险。

“所以,你们山主是想我帮你们找那位静姝小姐?”说话的妖慵懒地靠在大殿中央的一张靠椅上,挽得松松垮垮的发丝散落在胸前,垂头看着手中的书卷,似乎未将半分注意力放在那跪在下首的小妖身上。

“是的,请羽山山主助我家大人一臂之力。”大力恭敬地跪在下首。

大力是咸阴山上实力数一数二的花面狸妖,面对咸阴山主也是不卑不亢,因此深得咸阴山主的器重。而此时上座的羽山山主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大力却本能地升起防备。

这位羽山山主据说名唤明幽,在十年前羽山区域的妖动乱之时异军突起,拿下了羽山山主的位置。若是论起妖龄,这位羽山山主在妖域也只能算是个年轻小伙子,可就凭他平息动乱,掌控羽山十年无妖敢挑战他的权威,甚至周围一些世家还有隐隐朝拜之势,明幽的实力就不容小觑。

大力的后背冷汗直冒。这位羽山山主的样子说是谪仙也不为过,看上去没什么攻击性,只是这身生人勿近,不问世事的气场让大力对完成咸阴山主交代的任务毫无信心。

“行了,我知道了。有消息会通知你家咸阴山主的,你回去复命吧。”明幽的视线依旧在手中的书卷之上,连动作都没有变一下,回答的声音透着几分漫不经心。

大力拿不准明幽的态度,但又不敢提出异议,只得退出了大殿。

大殿里悄声无息,直到另一只小厮打扮的妖走进大殿。他也不向明幽下跪,只是右手斜横在胸前,喊了一句“老大”。

“致远,先说说那位豹猫小姐的情况吧。”明幽放下书卷,用那只本来搭在扶手上的胳膊撑着头。虽然看着下方,却看不出注意力在哪里的样子。

那只叫做致远的妖一脸的冷漠,倒是事无巨细地把静姝进入羽山范围后发生的种种报告给了明幽。

“选择和人类走了呀。该说那位豹猫小姐单纯,还是该说她自信呢?”明幽看着远方,语气漫漫,似乎对这个情况并不关心。

“我想是静姝小姐的选择是出于好感。”致远很快接了口,然后大殿中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呵。”不知在想什么的明幽突然嗤笑出声,“对人类有好感?还总有那么一些家伙对所谓的禁忌乐此不疲,我倒是想看看这一对的结局呢。”

明幽说着走下座位,转瞬间又在大殿中消失,只留下一句“致远,什么都不要做。我呀,也想亲眼看看这个有趣的故事。”

—未完待续—

目前出现的妖族:静姝,咸阴山主上—豹猫(一级保护动物),大力、小绵—花面狸(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妖—穿山甲,致远—五步蛇,眀幽— 你猜 保密

看到情报部分的都是真爱

评论
热度(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