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流光(结束后回过头发现那个普通任务是一切的开始)

总设定请看合集或戳这里


不过是去离地球只有不到2秒差距小行星上更换γ型虫洞屏蔽站的芯片,对身经百战的真选组来说不过一次日常任务而已。

“还在等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吗?到底什么时候能起航!”土方猛吸了一口电子烟,这并不能缓解他的的烦躁,他已经在休息舱干坐十分钟了。快速用指尖敲打控制台的屏幕,土方觉得自己快忍不住现在就出舱抽一支真正能安抚他的旧式香烟。

“不如请土方先生在地狱路上起航吧。”不远处的冲田突然抬手就朝土方开了一枪,一道亮光堪堪擦着土方耳边飞过。

“总悟!” 土方叼稳电子烟,气急败坏地向冲田大吼,“和你说过多少次!战舰舱内如无敌情禁止使用杀伤性武器,违者切腹!” 

“还在坚持武士道那套呢。”冲田对着并无烟可冒的手枪吹了口气,无视土方脸色,擦拭自己惯用的枪族,“放心吧,这里装的不过是ES-III病毒,只有接触生物体才会起效,暴露在空气中2分钟就会失活了,没什么杀伤性。" 

山崎这时赶在土方对那句“没有杀伤性”继续发火之前,见缝插针地向土方展示了2D终端所显示的信息,回答土方开始的问题:“这次任务还有一支雇佣兵参与,松平中将说过是为了弥补真选组的地面兵力。”

“这是在小瞧真选组单兵作战能力吗?还有,联邦哪来这么多闲钱请雇佣兵啊!”还未消气的土方拍了一下控制台。

山崎被惊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有些犹豫地解释:“真……真正的原因听说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事故好找人背锅,还听说那支雇佣兵的费用并不高……”

一听这支雇佣兵费用不高,土方内心一跳,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还没等他将其抓住,这念头就已经化为现实出现在了休息舱入口。

“阿银我可是听到了,联邦果然不可靠啊不可靠。”一个全副武装,手上却拿着粉色盒装草莓牛奶的银色天然卷从开启的舱门走入,他把喝空的牛奶盒往土方面前轻轻一搁,顺手撑在控制台上,朝土方微微弯下腰,“这么诽谤万事屋的名声,我要个百八十万星币的名誉损失费不为过吧。”

“万事屋,你这家伙……”

“抵赖可不行阿鲁!那句话已经被我录下来了!”随后进来的神乐晃了晃手上的“证据”,按下重播键后录音笔中传出山崎的声音。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神乐的得意之色还挂在脸上,手中的录音笔就被不知何时站在舱门附近的冲田凭借身高优势一把夺走。“China的私人录音笔,还有历史存档呢,不如放出来让大家一起鉴赏一下?”

“还给我!”神乐的气愤中夹杂着一丝不自在,轻轻一跃整个人挂在冲田身上,伸长手就要去够录音笔。

冲田被这突如其来重量带的后退几步,另一只手迅速将神乐从身上扯下:“喂喂,这么热情吗?还给你没问题,反正既是是赔偿也是土方先生来。不过嘛,先赢过我再说吧,上次那笔账,我们接着算。”冲田一个侧身闪过。

“谁会怕你啊!手下败将吉娃娃!”神乐把身上的装备往角落一放。

“又打又戴剪刀石头布大赛第265回!”两人同时大吼一声,红色的塑料锤和黄色的安全帽瞬间成了只看得见颜色的残影。

“小神乐,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别闹太过了,所以为什么真选组的战舰上会放这种小孩子玩具啊!阿银,你也来管……喂,你们怎么开始喝起来了!”最后进来的是新八,虽然他努力在平息这场混乱,但并没有什么效果。那边的银时和土方已经拼起了传说中的友谊破裂水——联盟特饮,两人都面色狰狞地给对方的杯子满上。

“新八,不如我们起航吧。”山崎走过来站到新八旁边。

“好,现在就去驾驶舱。”新八扶了下眼镜。

除了早就在驾驶舱待命的士兵,没人发现山崎和新八的离开。四人间的比拼十分激烈,休息舱里十几个真选组将士都兴致勃勃地叫着好。直到广播传来通知,众人才有所反应。

“请注意,3分钟后将穿越α024-67虫洞。重复,3分钟后将穿越α024-67虫洞。”

将士们纷纷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扣,严阵以待。穿越虫洞后不久,就会看到目的地——SL1103SK行星。

神乐一跃而起:“我赢了阿鲁!”

冲田也慢条斯理地从地上跳起:“我可还没认输呢,妄想症太严重了吧,China。”

“那再来啊!”

“你是白痴吗?”冲田指了指广播,顺手将录音笔往神乐脸上一按,盖住对方的眼睛,“这次就放过你。”

神乐从脸上扒下冲田的手和录音笔,同时扒下的还有一条她最爱的醋昆布:“哼,看在醋昆布的份上,不和吉娃娃计较。”

“神乐,你就和总一郎一起坐吧,不用过来了。”战舰能感觉到轻微摇晃,看来已经做好了穿越虫洞的准备,银时那边尽管两人都面有菜色,却没有要结束这场比赛的意思,“这点小震动怕什么,阿银就算不系安全扣,也能在穿越虫洞的过程中连喝3杯联盟特饮!” 

“这……这算什么,这些的基础上,老子还能倒立着!连喝4杯!”土方也硬撑着,虽然看上去快吐了。

“十四好幼稚阿鲁。”神乐在冲田隔壁的位置坐下。

“老板不也是?”

冲田话没说完,穿越虫洞时的失音效应来临,然而一分钟过去了,本该平静下来的舰体反而产生了更大的晃动。

“发生了什么?山崎!”土方立刻启动控制台,同时通过对讲机质问驾驶舱的山崎。

“α024-67虫洞……落点被篡改……雷暴云……离过近……二级危险警……”信号的不稳定让山崎的声音支离破碎,也让投影图象部分位置产生失真。但这并不影响在场所有人认清现状。

本该在离小行星6万千米高空的战舰此时仅在地面以上1000千米的位置,被雷暴云包围。而雷暴云的云层厚度也根本不是之前联邦估算的数值,现虫洞屏蔽站的老化程度比他们所预料的严重数倍。参加任务的士兵们不由心情沉重起来。

作为这里的最高长官,土方果断命令到:“山崎中士!坚持5分钟!开启机甲舱通道!5分钟后升至高度65000!全体听令,进入登陆准备!”

“是!” 

真选组的将士们训练有素,迅速立正敬礼,背上装备,小跑沿着通道的指示灯向机甲舱前进,整齐程度就像战舰处在平稳状态时一般。

银时和神乐跟在队伍最后。“走,万事屋的登陆舰应该也被他们放在机甲舱了。”

银时刚刚这么说完神乐还没动作,舰体突然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哐——”先前战舰的平衡系统失效,让机甲舱中一根大腿粗细,固定备用登陆舰的铁链在撞击中突然松动,从天花板垂下,直冲神乐而来。

“小心!”在神乐躲避的方向上,冲田也眼明手快,一把揽着神乐的腰从铁链摇摆的范围跳下,直接跳到了机甲舱地板上。

“小银!”万事屋的登陆舰被放在隔壁舱室,现在从通道上楼过去已经来不及,神乐着急地大喊。

“来不及了!过来吧,China!”显然,冲田也意识到了这点。情急之下,他直接拉着神乐就塞进了自己的机甲驾驶室内。

“很挤诶!吉娃娃你干什么阿鲁!”机甲的驾驶室本就只设计了一人有余的空间,像现在这样硬是又塞了一人,让空间变得更加狭小。神乐尴尬地曲腿团坐在冲田腿上手撑在冲田肩膀上方,尽力和他保持距离。

“你以为我乐意吗?要不你就下去一个人留战舰上。”冲田似乎也很不悦,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将挂在脖子里的传感风镜带好,一手调试操作杆与按钮,“驱动系统,正常;武器系统,正常;感知系统,正常;剩余能量,99.5%;菊一文字RX-78准备出航。China你把脚挪挪,压得我腿动不了了。”

神乐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姿势,红晕爬上她的双颊,可惜专注于启动机甲的冲田并没有注意。机身一阵轰鸣,机甲舱底部舱门一开启,冲田就驾驶机甲冲入雷暴云中。

“喂喂?土方先生死了没有?”顺利离开战舰后,冲田试图联系真选组的其他队友。但周围不但可见度极低,密集的雷暴也影响了机甲间的通讯,除了一片“滋滋”声,驾驶舱里就只有两人的心跳,“诶呀呀,这样的场面也太糟糕了。”

“闭嘴吧小鬼,好好开你的机甲,说不定离这些雷暴云远点,到了地面上就有信号了呢。”明知现在的冲田看不到驾驶舱的情况,神乐还是朝他挥了一下拳头。

情况的发展往往不会像人们想的那样乐观。

冲田的机甲驾驶技术无疑是一流的,即使是厚度达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雷暴云这样的环境,菊一文字RX-78依旧平稳地降落到了一处类似海湾地形的平地上。 

“……氧气浓度21%,人体适应性,良好……”

神乐不等机械音报完小行星剩下的环境数据,就迫不及待地按下驾驶舱中自己唯一认识的开启舱门的按钮,然后一挥伞,从十四五米的高度一跃而下,对着开阔地带就打开万事屋的通讯机,试图联系银时。

“这么急,赶着投胎啊。”冲田也借助机甲的弧度,从驾驶舱的位置层层跳到地面。 

“我又不是你们人类,夜兔族才不需要确定什么‘人体适应性’阿鲁!”神乐快速说着,向各个方向不断伸手,然而通讯机什么也没有收到,“啊啊啊,为什么没有反应!”

“可能是γ型虫洞屏蔽站的磁场现在已经失控到无差别屏蔽的地步了吧,我也联系不到真选组了,这个等换了屏蔽站新芯片以后就会恢复的。”冲田拉下眼前的传感风镜,现在只有自己和自己的机甲之间的联系还在。

“那我们快去吧!”神乐拉着冲田就往机甲方向走,“这里离屏蔽站的具体位置还有多远?用机甲多少时间能到?” 

“不知道。”冲田两手一摊。

“什么?!你怎么可以不知道?!你不会也没有更换的新芯片,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等待救援吧!”神乐用力,前后摇晃冲田。 

“够了哦,China!”冲田受不了地退后一步,“把你随机扔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你能知道自己在哪?本来计划是由母舰在高空确定屏蔽站的位置,我们机甲队才登陆的,那个不靠谱的联邦分析小组!” 

冲田揉揉眉心:“芯片我倒是手上有一份,现在就靠机甲搜寻了。芯片真选组的人都有一份,土方先生和老板他们应该也在确定屏蔽站的位置,只要有一人更换了芯片就行。” 

“这里连类似阳光的辐射源都没有,你的机甲坚不坚持得住阿鲁?”神乐有些担忧,虽然机甲用于搜寻一个建筑物听起来效率很高,但这可是在一整个小行星上,就算范围没有地球广,三分之二也是够呛了。 

“放心,这里也没什么敌人,不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话,光是驱动系统耗不了多少能量的,刚刚穿了个雷暴云现在也还剩93.8%,足够了。”听到冲田这么保证,神乐还是有些不情不愿地又挤入驾驶舱。 

有句话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正是现在的情况。

“说好的没有敌人呢?!这些事什么阿鲁!”神乐踹开面前这只蠕虫外形却有十米多长的怪物,又一伞打烂了身侧同种怪物的头,再朝冲田身前的地方扔了个手雷。 

两人离开海湾才过了一个多小时,第一批怪物就缠上了他们。这群丑陋的家伙从地下突然钻出,顷刻间就蹿高十米,缠上机甲腿部。

冲田身边仅有两把枪族,生化手枪也已经没了弹药。比起神乐一伞一个还没开枪,他的弹药在迅速消耗,冲田咬咬牙,一手射击为自己开路,一手飞速攀着机甲跳入驾驶舱。 

“轰——”菊一文字RX-78射出近日的第一发等离子炮。

地面剩下一个大坑,等神乐撕碎了手上这只怪物后就发现,冲田这炮干脆把他们的巢穴都炸了。 

“还是很容易的嘛。”神乐舒了口气,拍拍菊一文字的腿部。 

冲田却是一脸凝重:“剩余能量78%,这样下去不行,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这样的巢穴。多消耗就多消耗吧,China,我们得走百米以上的空路。” 

神乐一愣,突然两下飞跃到驾驶舱口,一股脑儿把身上的装备都扔给了冲田。“这些能量匣都是枪族通用的,还有这些改装手雷。别看新八唧人不怎么样,他对武器改装还是很有一套的,都是刚才那些家伙的程度,这些手雷也能顶一会儿阿鲁。”

“China你……”

“哼,我可是伟大的夜兔,听说过佣兵族吗!你们这些柔弱的人类跟我们可是没法比阿鲁。”神乐一边说一边挤进驾驶舱,“与其在这里磨磨蹭蹭,不如早点找那什么屏蔽站!”

冲田低笑:“是,是~伟大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夜兔小姐。”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可以说是顺利,也可以说是不顺利。纵然这一路上只是碰到些零零散散的敌人,基本上神乐一伞,或者冲田两枪就能解决,但对于屏蔽站还是一无所获,通讯机也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好烦阿鲁!”狭小的空间增加的神乐的烦躁,又加上冲田大部分时间都在驾驶没能和她搭话,“抖S我要出去!我要趴在机甲上看风景!开舱门!开舱门!”

“China你是白 痴吗?这种风速,你是想变成兔子干?”冲田抽出一只手来弹了一下神乐的额头。

“胡说!我才不会……啊,抖S你又干什么?”高速行驶中的机甲骤停,神乐直直扑在冲田身上。

“这下高兴了吧,真得放你出去了,来了个大家伙。”冲田转换了一下传感风镜的模式,把一个无线电耳机塞进神乐的耳朵,让机甲停于空中,伸手把枪族握在手中。

挡在他们面前的庞然大物,神乐觉得很像自己曾在地球远古史的插图中看过的,被叫做翼龙的生物,只是体积又是大上了两三倍,也更加狰狞。

“噗”,冲田一枪射出,仅在这个大家伙身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大家伙丝毫未动,一如之前扇着翅膀,静静地挡在机甲前。

“这个星球上怎么都是些大型生物,不过都没我家定春可爱!”伴随着飘散在空气中的话语,神乐一蹬舱门朝大家伙越去。

这下大家伙终于有了动静,嘴一张,一股红色的火焰就朝神乐直射而来,从热浪来看,,温度起码达到了300度。

冲田操纵机甲迅速背对敌人,并给神乐创造落脚点,让神乐在半空改变方向,朝大家伙的翅膀直射而去。

三四百度的火焰在机甲的防御力面前不值一提,菊一文字甚至利用还没退下去的余温撞击了大家伙的鼻子,又灵活地躲过了横扫而来的一抓。

大家伙的注意力全被菊一文字吸引住,然而它的攻击手段却很是单一,它开始不停的用爪子扑打菊一文字,时不时朝对方喷点火。就在冲田如戏耍一般逗得这大家伙团团转时,大家伙突然长啸一声,整个身体扭动,变得狂躁起来。

“可恶,声波攻击也不弱。”冲田的菊一文字被这声长啸推后几米。 

“吉娃娃!脖子根!攻击这家伙的脖子根!”耳边传来神乐的兴奋的喊声。早早跳到大家伙身上在各处试探攻击的神乐抓住了它最大的弱点。 

冲田顾不上看剩余能量,这种时候还是解决眼前的敌人最为重要。他扳下头顶的两个开关。 

“China闪开!” 

菊一文字趁着大家伙疼痛地号角时,一个光闪来到它头顶。十秒后,一个直径两米的压缩能量球从菊一文字的腹部射出。 

“嗷——”那个大家伙不受控制地开始掉落。

 随即,菊一文字又一次光闪,掉落的神乐准确地趴到了机甲光滑的顶部。

“小鬼干得不错阿鲁!”在冲田开启驾驶舱舱门后,神乐一个翻身翻进驾驶舱。

冲田也不急着关舱门赶路,反而是让菊一文字以悬浮模式慢慢前进着。“刚才小号的太多,菊一文字开高速模式只能坚持3个多小时了。”冲田的语气很平静,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有种自暴自弃的嫌疑,“正好,我也想看看风景了,就慢慢飘着吧,我可不想把耗尽能量后掉在地上等救援。”

“啊!那我岂不是要赶不上过生日了?”神乐突然发出一声哀嚎。

“生日?!”

“马上就要到了阿鲁。”这片区域的昼夜与江户相差不大,这会儿恰巧也是半夜时分。

“认识快一年了,倒是第一次知道你生日。”冲田放松地靠在驾驶舱的椅背上,忽然就觉得心情不错,“其实这里的夜空也不错,雷暴云还带紫色闪光呢。China,不如在这里许愿吧。”

“希望吉娃娃一低头就看到屏蔽站,然后我能马上回家阿鲁!”

“滴滴”角落里的地球时间电子钟响起,在神乐的愿望说出口的那一刹那,神乐的生日来临了。

冲田愣了几秒,一巴掌盖住神乐的眼睛:“哪有人睁着眼睛许愿的。”

“反正也是随便许的,你管我睁不睁眼。”神乐嘟嘴。

“等等,那不是……那好像真的是流星。”冲田一个紧绷,坐直了身子,“进来坐好,China,你的愿望好像可以实现了。”

“什么?”

“一直扰乱了我们通讯设备的磁场力,就是以屏蔽站为极点的磁场力,机甲和战舰的质量不够大,不容易感觉到与屏蔽站之间的吸引,但不代表流星不行啊。那个流星掉落的附近,屏蔽站就在那个方向。”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冲田很快兴奋起来,从流星大小和掉落角度来看,已经不远了。

整整半小时,神乐和冲田都处于亢奋之中。冲田猜的没错,向流星掉落的方向走,一座隐藏在山体中的屏蔽站展现在了两人眼前。

冲田以最快的速度将新芯片换了上去,从刚才起神乐就一直捏在手中的通讯机终于出现信号。

“万岁!这次拿了佣兵费可以吃生日大餐了阿鲁!吉娃娃要请客吃饭!”神乐举起双臂欢呼。

“放心,为了奖励你的愿望,我会买醋昆布的。”冲田难得没有反驳神乐随意添加的要求。

“要一箱!啊,不!十箱!”

这一次,冲田没再盖住神乐的眼睛,没再试图避开她。冲田总悟喜欢眼前这个姑娘,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点。因为,这姑娘的眼睛里,有光。

那边,神乐已经和银时取得了联系。回去就表白吧,冲田想,十箱醋昆布,那可是送给女朋友的表白礼物。

 

【end】


评论(2)
热度(13)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