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患难兄弟”

关键词:女装大佬

复建中,ooc


“总悟!!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啊!”

“我拒绝。”面对近藤痛哭流涕提出的要求,冲田少见地并不为其所动,“肯定还会有其他办法的。再说,就算要执行也该让提出计划的人亲自上啊,是吧,土方先生。”

一旁抽烟的土方突然被呛了一口,脸上露出些不自然:“咳,那伙人的主要目标是身材纤细或娇小的年轻女性,我不太合适。”

“上个月,我,十四,原田和阿终都已经试过了啊!结果那伙人连脸都没露!我们只能寄希望与你了!总悟!”近藤拿出几张本想当作案件证据,却怎么看都像是搞笑的照片。

把自己硬塞进旗袍的大猩猩,打扮成大和抚子却一脸要笑不笑动作变扭僵硬矫揉造作的黑色双麻花辫,穿粉色洋装金色卷发却连胡子都没剃干净的“金刚芭比”,还有把自己从头包到脚只留下爆炸头的这位。看看背景里路人的表情好吗?不管怎么想,这边才更像是可疑人士吧。我这边辛苦地向被害人家属收集证据,你们却跑去当搞笑艺人了吗?

心里仿佛刷过一大片弹幕,冲田从不知道自己也有成为吐槽役的潜质:“这样的计划果然是体现土方先生的智商啊,近藤老大,这种计划你就不要陪着闹了好吗?”

“那伙绑架犯太狡猾了啊!这半年来我们的辖区都已经发生五起案件了,我们却连他们的具体人数都不知道,案发地点也都是监控盲区。为了不让案件再次发生,我们当警察的,只能以身为诱饵引蛇出洞了啊!”近藤拍着墙上写着已有线索的地图,言语激动。

“总之,这衣服我不会穿的,就算是近藤老大的要求。我会去现场再找找线索,一定能揪出那群混蛋的尾巴。先下班了。”

连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桌上那套jk制服的冲田不会想到,“一定”“绝对”什么的一般只会成为给自己立下的flag而已。

此时,冲田仔细盘问着大江户商城来来往往的客人们。虽说打死他也不会想照着土方的计划行事,但冲田也希望能尽快抓住那伙丧心病狂的诱拐犯。他们对大江户商城的监控路线了如指掌,每次都没有被拍到正脸,会在人流量较少控制住女性,一旦遭到反抗或被路人发现,就装作被害人的丈夫或者男朋友,假装一切都是家务事。就算已经出现无名被害者,真选组也在社会上发出了通告,但这种方法似乎依然奏效着。

“就算真的是一家子,这种行为也是犯法啊,居然都视而不见漠不关心吗?真是可笑啊,懦弱又愚蠢的江户人。”连问了五六个路人,甚至商城保安,除了一点不知道的,要不就是“以为只是家暴之类的,反正女的也有问题嘛,没注意”,要不就是“那伙人气势汹汹的,好像拿着武器啊,反正只是家务事嘛,管什么”这种说辞。饶是冲田,也冒出了丝丝火气。

突然,周围的人群好像有些许骚动:“喂喂,一楼A区那边好像在抓出轨妻子,可热闹了。”

“是啊,动静可大了,听说那男的带着兄弟来的,当场抓住什么的。女的还一直说什么不认识。”

“心虚了呗,谁逮着这事儿也不能承认啊,话又说回来了,那个男的会拿这事开玩笑?还闹到大庭广众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呗。”

冲田心里一沉,这熟悉的套路,这是被他抓到犯罪现行了?顾不得那些路人讨论的那些气人话语,冲田一个箭步朝一楼冲去。

“放开!没听见她说不认识你吗?死缠烂打的男人最招人讨厌了阿鲁!”

“我教训自己出轨的老婆挂你屁事啊!臭小鬼滚开!”

“我看你才一脸要出轨的面相呢?还有你们,一群败类!这个姐姐怎么可能和你们有关系阿鲁?有本事报身份证号我们对峙啊?”

“我警告你别动手动脚阿鲁!反正你们今天就别想碰这个姐姐一下!”

看热闹的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而里面的事态又快要失控。冲田怕那伙绑架犯真的拿着刀之类的,造成更大伤害,赶紧掏出证件:“警察!前面的都让开!”

“哗啦”人群果然给冲田让出一条路,可里头的诱拐犯们也动作敏捷,一伙人转身就往不远处的安全通道飞奔。

“站住!”一个娇小的身影也跟着飞快地窜了出去,冲田紧随其后。

那伙人不愧是犯案多起都没被抓到尾巴的老手,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七拐八拐把冲田他们带进大江户商城的后巷后经又不见了踪影。

冲田低声骂了一句,同时听到身边也传来一声脏话。冲田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个阻止了新悲剧发生的关键人物。

听声音应该是只有十五六岁的纤细少年,身上穿着及其宽松的运动服显得又小了一两岁,棒球帽下露出一点点橘色的发丝衬得本来就白皙的肌肤更是如同透明一般,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对峙诱拐犯时会爆发出那样强大的能量,或许这样才和他身上的运动系风格更搭。

“这帮魂淡真是可恶!上星期我不过就转身买了两杯奶茶,我同学就差点被拉走了阿鲁,就在大街上,居然这么嚣张!”没抓到嫌疑犯的少年也显得十分暴躁,一拳“Duang”地在垃圾桶盖上砸出一个坑,明显有着一身好力气。

“上星期?”冲田有了不好的预感。

“是啊!上星期三中午,就在对面那条街!现在的犯罪分子都这么嚣张了吗?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少年边说边指了指巷子对面,那里有一条小吃街。

冲田刚想再问问具体情况,一个和少年穿着同款运动服的马尾辫女生从安全通道探出头喊:“神乐,店长找你呢!”

“惨了惨了!又要被老太婆扣工资了!”这名叫做神乐的少年急急忙忙跟着马尾辫女生跑回商城,一溜烟两人都进了员工电梯没了踪影,都没留给冲田拉住他问话的机会。

等冲田回去带受害者做了笔录,又向近藤汇报了情况,近藤又将土方的计划摆到冲田眼前:“总悟啊,那伙人实在是太狡猾了,而且有越来越猖狂的迹象,凡是有可能的方案我们都该试一试。”

今日被疑犯在眼皮下逃脱的不甘,因为神乐口中遭遇事件的愤怒统统压在冲田心头,看着自家老大难得严肃的表情,冲田咬咬牙,捞起角落的jk制服:“你们要是敢拍照!”

“总悟啊!我就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这是从楼下档案部借来的化妆品,这两天你一起研究一下要怎么用吧!不用担心的,总悟!我相信你再化个妆,一定看不出你是男扮女装的!”

后面那句不如不加啊。冲田硬生生把拒绝咽进肚子,咬牙切齿地接过近藤手上的化妆箱。

计划的开始订在一星期后,冲田翻了三四个美妆博主的主页又仔细观察了姐姐三叶日常化妆的细节,勉强把自己捯饬成一个女高中生的样子。

看着站在眼前的栗发斜马尾,穿着截短裙子的水手服,化着恰到好处的裸妆,一手拎书包,一手拿着带点粉色的手机,完完全全就是隔壁学校刚刚放学的少女,近藤表现得十分满意:“我就知道你可以做到的,总悟!不对,是总子小姐!”

“走了。”变身jk总子的冲田面无表情,看似不经意地一甩书包,打翻山崎手上偷偷对准他的相机,再故作不小心地狠狠踩过土方的鞋子,朝着真选组规划好的地点,大江户商城以及对面小吃街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工作日的下午,但街上人并不少。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真选组的车停在两条街之外,冲田装作听歌的样子,实则通过耳机汇报当前情况。

“目前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冲田手持一串团子,就如同街上其他早早放学出来逛街的女高中生们,看似一边吃一边闲逛,实则周边每一个人的举动都被冲田收于眼底。

转到一家店铺背后,一抹亮橙色瞬间抓住冲田的眼球。虽然对方换了一身红色旗袍,还戴着头饰好像扎着丸子头的样子,但是那个白皙的肌肤,还有纤细的身材,他不会认错,正是上次在大江户商城遇到的神乐!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尽力的冲田这才意识到什么是差距,对方没有张开的外貌本就占着优势,即使不化妆也看着清新可人,换上旗袍后不像近藤只会凸显健硕的手臂大腿和勒紧的腰部,差不多的款式穿在神乐身上更显得娇俏玲珑,甚至在旗袍的承托下本来平板一样的神乐也有了曲线,发饰的搭配更是独具匠心。更可贵的是,接过对面男人递来的糖果,自然而然露出的微笑,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天真少女的风姿。若不是冲田见过他拳打垃圾桶的壮举,怕是也要被迷惑的。那才是真正的女装大佬。

接着,冲田看到神乐在毫无戒备地吃掉了糖果后,毫无预警地倒了下去,被男人扛起……冲田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也是在监控上出现过背影的,诱拐犯之一。

冲田见识过神乐的武力值,实在无法想象他会轻易放倒。不会是和自己一样的钓鱼执法吧,一个平民瞎掺和什么。他走上前去:“喂,大叔,你要带我朋友去哪里?”

“我是她男朋友,她睡着了,送她回家而已,就不麻烦小妹妹了。”

听见男人自称“男朋友”,虽然知道这是他们的固定套路,但冲田在心里还是嗤笑了一句,“就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一脸猥琐样?配得上吗?”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嘲讽:“不是吧,大叔,我朋友可没有说过她有男朋友。”

这时,角落里又走出来一个男的,冲田认得他,是上次在大江户商城逃走的那波人之一,心里更加确定,不懂声色地将耳机调整了一下,朝两人靠近几步:“你把我朋友叫醒,我要自己和她说。”

后来的男人靠近前者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冲田隐约听到“警察”、“可能是妹妹”、“价钱”,看来这次两人似乎是想“一箭双雕”?也罢,本来是想把神乐弄醒,让他先跑,换自己被抓的。不过现在让那些个魂淡先得意一下会更有意思,神乐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做一回“患难兄弟”也不错。

冲田作势要上前拉神乐:“该不会是装睡吧?真的背着我偷偷交男朋友了?”后来的男人果真想趁着冲田不备一把箍住冲田腰部,如果真是个女生,肯定挣脱不了。冲田只是佯装挣扎了几下,当男人把一块可能沾着迷药的手帕捂上来时,冲田赶紧屏住呼吸,适时“晕”了过去。

这次由于作案地点一开始就在偏僻之处,两个诱拐犯直接把冲田和神乐塞进一辆面包车里。可能是因为两人都被“迷晕”,嫌犯们没有绑住两人,只是随便扔在被拆掉了座位的地板上。原先拿在手上的手机连带耳机被扔,冲田右手在嫌犯的视线死角下悄悄挪动,捏紧了裙子口袋里的另一部手机。

“这次收获不错啊,这俩一看就能买个好价钱,还报了之前的仇。”

“就是!特别是那个穿旗袍的biao子,坏了我们两次好事!这次非要先给她一点教训尝尝才能回本。”

心情不错的诱拐犯们开始闲聊。

“不如先让哥几个爽爽?反正是卖给那种荤素不忌的老家伙,还便宜他们了呢。都已经到这种荒郊野外也不太可能有人发现了,上次和上上次那一脚,哥非要讨回来不可。”

眼瞅着本来开车的家伙把车一停就爬到了后座,神乐依旧毫无动静,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这家伙不会真的蠢到中招了吧?冲田暗自皱眉,信号已经成功发出,不出意外地话近藤老大他们很快就能赶来,这时候暴露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等下,她不会突然醒来吧。”

“没事,这药能迷晕一头狮子,不睡到晚上,肯定是不会醒的。我可是看着她把糖咽下去的,真是蠢到家了!实在不放心还可以先把她绑起来嘛。”

两个嫌犯按住神乐手脚,另两个七手八脚扯了绳子。冲田在心里笑了一句“真是个笨蛋”一边计算着什么角度能最快地把四人都撂倒。

可还没等冲田抓到那个时机,四人已经先一步被撂倒。“你们这群魂淡在干什么?”神乐突然醒来,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先踢倒正往她脚上绑绳子的两人,紧接着绷断手腕的绳索轻轻一推让另两个人的脑袋磕到地上。

神乐环顾一周,看见冲田:“你们又欺负女孩子?!还敢欺负到我头上了?!”

一人见状,立刻勒住冲田的脖子:“你最好不要乱来!”其他三人见状也纷纷从座位下抽出武器。

“我才要警告你们不要乱来阿鲁!”冲田被挟持似乎确实让神乐陷入被牵制的困境。

眼见自己就要变成只会被主角拯救和拖主角后腿的傻逼角色,就算自己真的是总子也不能容忍这发生。冲田猛一睁眼,肘击身后挟持者顺势来了个过肩摔:“我真是受够了!”

“小姐姐好帅阿鲁!”神乐的眼睛一亮,惊喜地加入战局,“叫你们欺负女孩子!”

也不知道是诱拐犯水平太菜还是冲田神乐战斗力实在太高,不过几分钟,面包车后门被一角踹开,四个鼻青脸肿的家伙摔出来,划过三十度的弧线重重拍在地上,四肢瘫软。

冲田恶狠狠出了一口气,扯掉头上已经歪掉的假发,给四人一个一脚用那些原来四人打算绑神乐的身子反捆住四人:“你们因涉绑架嫌诱拐妇女被逮捕了!”

后面正要扑上来给小姐姐一个拥抱的神乐,愣在原地:“等等?你是……男的?”

冲田没了假发,脸上妆也全被汗洗了,身上的领结早已不知去向,裙子被撕了个大口,显得格外狼狈,却明显是个男生的样子。他清了清嗓子缓和气氛:“我们还见过面的,上星期在大江户商城。”

神乐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模样倒比狼狈的冲田好不少。没有化妆的脸上只是蹭上了几抹灰,发饰是散了,假发却没歪,反而有点凌乱美,就是旗袍皱的有些惨不忍睹,衣领处的盘扣似乎也被扯开了。

冲田自己jk制服穿的变扭,料想神乐一个男孩要一直穿着旗袍肯定也不舒服,听近藤老大说旗袍好像很紧很难脱的样子。他从躺倒在地的嫌犯身上扒下两件衣服:“先换这个将就下吧,一会儿我同事会带新衣服来。旧衣服要扔掉吗?我帮你?”说着就要去扯神乐的衣服。

“流氓!”下一秒,冲田被神乐用力一推,和四人倒在一起。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刚刚靠近神乐时,冲田分明透过被扯开的领口看到……冲田瞪大眼睛:“等等?你是……女的?”

“你不会和他们一伙的吧?!上星期不说,这星期换了女装来跟踪我吗?”

“喂,蠢丫头!别意识过剩了好吗,我明明……”

“流氓!!我要报警!”冲田没能从地上爬起,神乐捏着拳头就冲他揍了上去。

十分钟后,近藤率领真选组成员赶到:“你们被逮捕了!”

却只见一个红色旗袍的少女朝他们跑来:“这里有五个流氓!”地上五具“尸体”一动不动,横躺在最上面的,是一身破碎的jk制服。

“总悟?!”“队长?!”

“蠢丫头,你说谁是流氓?!”冲田从牙缝里憋出声音。看来这患难兄弟做不成,梁子倒是结大了。

 

【end】


ps.已完结短篇,如果有戳到作者的评论可能解锁后续巨坑(并不,明明还有一堆其他巨坑没有填



评论(6)
热度(78)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