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连接二人的——后遗症(哨兵向导设定)

  • 去年哨向文的后续,前作更名为《红线》啦,灵感,部分设定与前作请→戳这里

  • Ooc预警,逻辑混乱预警,不好吃的腿肉系列

  • 冲田视角,经过精神结合因为匹配度两人双向暗恋

 

窗外只有微风不时拂过树叶的“沙沙”声,这类平时用于保护哨兵感官的白噪音却让现在的冲田感到无比烦躁。冲田知道自己这样的情绪不太正常,之前自己可是连激辣仙贝都能一口吞下的(注1)。身在哨兵窝的冲田其实也知道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只要来一针向导素就好。可冲田觉得自己不愿意,不愿意就此放纵自己的欲望与冲动,不愿意屈服于对人造向导素的依赖。对他来说,去找一位向导才是优选。

把桌上堆积成山的文件往前一推,不顾散落满地的纸张,冲田躺在地上。一只手挡在眼睛上,自欺欺人般盖掉失控的表情,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当时与神乐精神结合时的光景,霎时间,冲田感觉到被温暖包围,仿佛连四肢末端的温度都在上升。

“哈啊……”伴随着一阵颤抖,冲田总算得以冷静下来。一匹狼不知何时出现在冲田身边,喉咙里正发出“呼噜噜”的声响,冲田顺了顺精神体脖颈上的毛:“你也觉得我该找个固定的向导搭档?China那家伙还有这种才能我倒是没想到啊。”

正在这时,土方敲门进来。看到一地的白纸,没几张写了字,土方觉得自己太阳穴直跳:“这该不会就是你这三天写的检讨吧,总悟。”

冲田就这个躺在地上的姿势,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样子,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还有着一丝慵懒:“前因后果都说清楚就好了吧,真是麻烦,你怎么不去死啊,土方先生。”

“……算了。”想到今天来找冲田的另一件事,土方忍了又忍,“当时在场的向导除了中村三郎你还有发现其他人吗?”

“怎么?还有哪具尸体长得特别像向导吗?”

“那件事姑且以突发性报复行为在真选组内部归档了,但是在三楼的地方似乎残留有除了中村以外另一个向导的信息素。你也知道目前向导稀缺,幕府对向导的迫切需求几乎不会有什么挑选,万一那向导是对方的人却混入我们这边……总悟!这么严重的事情你居然走神?!”

“土方先生也敏感过头了吧,没有没有,就算有那种向导也早被我砍了。”

冲田表面还是一副平静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却也掀起惊涛骇浪。当然不是在担心土方说的问题,只是,如今“塔”那边对向导的搜寻与监管力度,一旦神乐向导的身份被发现,监管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万一为了留住这个珍稀的夜兔向导,“塔”那边强行让神乐与匹配的哨兵进行身体结合(注2),永远捆绑……

不,这不能发生!

冲田猛地站起:“为了让土方先生安心,我就再去现场看一眼好了,记得给我加工资。”丢下一句后,冲田飞速冲出房间。

一路径直向万事屋奔去。冲田突然意识到一点:为什么之前从没人知道神乐是个向导?之前大家从来都默认神乐是个未觉醒的孩子,这样的认知怕是也没错。神乐可能刚觉醒不久,不知为何没被注意,但她自己绝对没意识到向导被注意到以后的严重性。必须去警示她!必须想到什么办法……

“小神乐!你必须和爸爸走!越快越好!”

冲田下意识选择走公园抄近道时,远处一个声音拉走了冲田全部的注意力。

“为什么?!这个问题我和帕比讨论过的吧,为什么现在又要让我离开江户?!”神乐正坐在公园角落的长椅上,头一偏,与神晃置气。

“你若是没有觉醒,或者觉醒成哨兵,爸爸都不会这么担心啊!可是偏偏……幕府那群家伙对待向导的政策……不!小神乐你绝对要在被发现之前离开地球!”

看到这一幕,冲田在心里对自己的之前的想法嘲讽地笑了笑。是啊,根本用不着自己的提醒,人家有亲爹为她着想呢。再不济,老板早晚也会知道,也会想办法护着China不受“塔”的控制吧。

这时,冲田的精神体再次出现,在冲田还在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自嘲时,他的精神体已经有了行动。狼围绕着冲田“呜呜”地发出声音,然后猛地朝神乐冲过去。神乐的精神体也适时出现,被狼扑了个正着。蓝眼睛的兔子后腿一蹬,反身又扑向狼背。两只精神体就这么打闹似的,你一爪子,我一腿,玩闹起来。

“抖S混蛋?”神乐看见冲田的精神体有些诧异,冲田这才慢慢向父女俩的方向靠近。

神晃看到冲田身上的制服,警惕地上前一步:“真选组的?我警告你……”

“放心吧,我可没打算让这家伙变成我的同事什么的。”冲田双手插在裤兜里,见神晃不断扫视自己和自己那与兔子闹得正欢的精神体,他压下内心不知为何而起的酸涩,把精神体召回,“这家伙的向导身份姑且还没被发现,要走就赶快,拖得越久怕是越盖不住向导的身份。”

“臭小鬼!”神乐不可置信地瞪着冲田,“亏我之前那么帮你,你就是那么回报我的恩情的?!忘恩负义的臭小鬼!!”

神乐的精神体带着她的愤怒如炮弹一般朝冲田撞击,冲田不得已只得再次召出精神体阻挡:“说什么呢,China?害我写检讨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不过看在你要离开的份上,我也就大发慈悲不计较了。”

神晃对眼前这个真选组的年轻人不太了解,听了这些对话对他和女儿的关系有些狐疑:“你……”

神乐却受不了一个两个都是要她离开的口气:“我才不会如你的意呢!抖S大混蛋!帕比也是!大笨蛋!”兔子最后连蹬了冲田的精神体到冲田的脸三四脚,一个后空翻,跟着神乐跑远了。

“总之,还是谢谢你来告诉我们这个讯息,真选组的小子。”神晃想来冲田找来应该也是好意,姑且匆匆谢过后,急忙去追女儿:“小神乐!!!”

再后来,冲田预料的没错,银时成了下一个知道神乐觉醒为向导的人。在冲田巡逻的下午,银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勾住冲田的肩膀把他带到角落:“哟,总一郎。小神乐觉醒以后第一个写信给秃子知道也就算了,阿银我怎么听说你也知道这件事呢?”

“山地大猩猩觉醒成哨兵还是向导对我来说都没差,倒是老板你,身为哨兵也没察觉到China是什么时候觉醒?果然是退役以后五感都钝化了吧。”

“阿银我是开明的家长,阿八也好,小神乐也好,总是要给青春期的孩子留一点空间的嘛。只是孩子长大了,终究还是要离爸爸而去,想想还是稍微有些寂寞啊。”银时说起神乐要离开的样子,虽是在假装拭泪,但冲田依旧看到了对方真实的落寞。

“人家可是和真正的父亲回去了。不过要是老板的话,那家伙还是愿意留下来的吧。”烦躁的情绪又开始折磨冲田的五感,他想要尽快结束话题。

“想把孩子困在身边的家长都不是好家长哦,与其让神乐到处躲着“塔”的搜寻,不如让她在夜兔那边站稳向导的身份再做选择吧,不管要花多少年,万事屋永远是万事屋。”银时话锋突然一转,“倒是你啊,总一郎君。听说是你向那个秃子透露了江户的‘塔’的消息?真的想让小神乐就这么离开了?”

“老板你说什么呢?那家伙离不离开和我有什么关系?抱歉啊,我可是要勤奋工作当上副长的,可没时间在这里和老板闲聊。”冲田拼命压抑内心的烦躁,错身从银时身边走过,走出角落。

虽然说已经不用再写检讨了,但这几天,除了必要的工作,冲田很少出真选组的大门,每次经过万事屋附近也只是远远望着那个方向。他知道神乐还在和星海坊主吵着,和银时争取一起游说星海坊主,但神乐最终会妥协的吧,毕竟形势对一个向导女孩子实在危险。

可是一想到神乐为了确保安全必须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也可能一辈子就见不到面,冲田觉得自己原先只是哨兵的生理性烦躁上开始有了更令人难受的因素。

“啊……”冲田再一次强行纾解了躁动,脑袋放空躺在榻榻米上,他还是不愿意使用人造向导素。而冲田的精神体在门口徘徊,试不试挠一把门框,精神体总是比主人更诚实于内心的,冲田抱着自己的精神体,不知是在对狼还是自己说:“忍一下,别去找她了。”再忍忍,总有一天会过去的。

“在吗,总悟。”门外是土方的声音。

“怎么?几天没被暗杀,土方先生不习惯了?土方先生果然是个抖M。”冲田召回精神体,懒洋洋地拉开门。

“谁是抖M啊,臭小子!”土方话都没说完,冲田就转身又坐靠在墙角,不理土方。土方咳嗽一声,也坐了过去:“你小子可以啊,那个不同于中村三郎的向导素就是中华小姑娘的吧,想一直瞒着?”

“凭土方先生的智商也知道了?看来China确实不应该留下来啊。”冲田也不看土方,随意地回应着。

“什么叫凭我的智商……咳,算了。总之,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目前应该只有你,我和万事屋知道,志村家知不知道不好说,近藤老大那边我也还没告诉他。”

“是不是我还要谢谢土方先生的保密啊。”冲田把重音全放在“谢谢”二字。

“你小子……”土方吸了一口烟,平复了一下心情,“虽然说让中华小姑娘离开江户,脱离‘塔’的管辖范围确实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但总悟你……真的没问题吗?”

“真是的,一个两个全这样……都说了,China离不离开和我有什么关系!”China的决定从来不是自己这种人能左右的吧。

“其实要留下来也不是没有办法啊,我看那个中华小姑娘和你小子的匹配度(注3)应该不低,你最近出现结合热(注4)了是吧,不如干脆直接和那姑娘进行身体……”

“我还以为土方先生能有什么好主意呢。”冲田强行打断土方的话,站起身来,“土方先生果然还是去死比较好,副长之位就由我来继承好了。”快走到门口时,突然顺手一剑朝土方劈过去。

“臭小子你真想杀了我啊!”

为了逃避土方的追赶,冲田时隔多日才又一次走出真选组,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觉中,冲田来到上次见到神乐和星海坊主的长椅,放任自己坐了下来。

土方说的那种方法,说实话,冲田不是没有想过,甚至一开始想找神乐做固定的向导搭档时,就不可避免的幻想了未来更进一步开始身体结合的场景。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果然还是不想干这么没品的事。”

又是熟悉的烦躁感,冲田有些自暴自弃地长叹一声,拉上眼罩,整个人瘫在长椅上。忍忍吧,只要时间够长,总会好的。

“果然是你在这里啊,抖S混蛋。”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强行被掀开眼罩的冲田睁开眼,看到一把紫色的伞正挡在眼前。自己的精神体不知什么时候又擅自跑出来,搭着神乐的腿一脸兴奋。

接着蓝眼睛的兔子出现,一跳跳到狼的背上。神乐则强行征用了冲田身边的半条长椅:“税金小偷又在偷懒了,果然还是定春3号比你不知道可爱到哪里去了。”

“都说了不要给我家S丸改名字了吧,China。”冲田调整了下被神乐掀过后勒得慌的眼罩,“怎么?不去收拾行李吗?我应该说过以你的身份,越早离开江户越好吧。”

神乐也学着冲田样子,仰靠在长椅上:“就不能留在江户吗?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吧。”

听到这话,冲田脑中不自觉浮现出土方的“办法”,身体一僵。

“你看假发他也是向导啊,你们不也没抓住他。我可是歌舞伎町的女王大人,当然也不会被抓住啊!大不了问假发怎么逃避追捕,隐藏自己好了。”

“你指桂啊。”冲田放松下来,随即对神乐的想法嗤笑,“别傻了,不说桂那家伙曾经活跃于攘夷战争,很大几率已和哨兵结合,对‘塔’里的哨兵没有太大价值。就算没有,你也想和桂一样公开攘夷,变成逃犯吗?说起来,你现在还是个非法偷渡的难民你吧China。”

“你才难民呢!看你那一脸倒霉相!”神乐一拳头挥过去,“那也不代表我只有离开江户才是安全的啊。全宇宙来说向导都稀少,江户是,夜兔那边更是啊,就算不在江户,向导总是要和别人结合的吧。上次我不就和你进行过了?我喜欢地球,当然是喜欢结合武士。”

神乐说着天真的话让冲田没由来的开始生气:“China!你知不知道被‘塔’发现以后你这样的向导会遭遇什么!知道什么是静音室吗?知道什么是强制身体结合吗?”

冲田感觉自己的情绪上升到极点,便不再想压制,趁着神乐毫无反应时侧身捉住神乐的手腕,膝盖顶住神乐的大腿,就把神乐压倒在长椅上,大声质问她:“就算被这样对待,你还要说喜欢结合武士吗?!”

不远处,冲田的精神体也吧兔子压在了身下,一下又一下舔舐兔子颈后的皮毛。然而,平时活力满满的炸毛兔子这次却意外地乖顺,没有挣扎。

“抖S,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帕比离开吗?”神乐只是看着冲田,眼神平静,“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在被‘塔’抓到之前找一个和我匹配度高的哨兵先一步进行身体结合……”

冲田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炸成一片,想也不想就低下头去,封住这个让他烦躁的根源。这时,冲田突然嗅到了浓郁的香水百合,是神乐向导素的味道。不仅仅是唇舌间感受到了柔软与温暖,冲田觉得每一条神经都浸泡在温泉中。

良久,冲田觉得自己冷静了下来,舌头慢慢退回。而那条原来他横冲直撞都没有反抗的舌头却突然反客为主将冲田的顶回他自己口中,开始了攻击。神乐本人也趁着冲田放松的空档一用力,翻身把冲田压到身下,眉毛一挑,变回不服输的神乐。

“喂!够了!China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冲田推了一把神乐,让她直起身。

“哼!得了吧,搞得好像我在霸王硬上弓的样子,到底是谁占时便宜啊!”神乐偏过头去,不让冲田看到自己的表情,大声说到,“先说好,我是看在吉娃娃每次站在万事屋外面的不进来的可怜相上!还有就是上次精神结合的感觉还可以,估计也找不到比你匹配度更高的人选的份上!没有别的理由!”

冲田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转头只看到自己的精神体一下下蹭兔子后腰的蠢像,感觉到了心情大起大落后的空白。

“总之,我会说服帕比和小银,留在江户的!你就别想如愿看我离开了,抖S混蛋!”

神乐撑起了伞就要走的样子,终于反应过来的冲田眼明手快拉住神乐的手:“我突然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说到底,China你到底了解身体结合是怎么进行的吗?还是让我来教导你一下吧。”

冲田还想如法炮制将神乐压倒,这次却没那么容易,反而被神乐一个用力直接从长椅上摔了下去:“你才是要好好学习一下怎么服侍女王大人吧,臭小鬼!现在本女王还不需要你,还没到那一步呢!”

“喂喂喂,China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是谁说提出这个方案的?你伤害了警察的心啊。”

“那明明是预备方案!等‘塔’那边发现了再说吧。”

狼只给小兔子顺毛顺到一半,乖顺的兔子终究只是昙花一现,没多久,小兔子的后腿还是蹬了过来。

后续让神晃不再坚持的人连神乐自己都没想到,神威一句“还记得你上一个说要保护的向导最后怎样了吗?被你带走还不如让笨蛋妹妹和我回春雨。”彻底戳中了神晃没能保护好妻子的死穴。虽然神乐和神威都知道,母亲的死和哨兵没有必然联系,但到底让神晃强硬的态度软化下来。

银时一直是向着神乐的,在神乐搬出假发的例子后,银时也展现了一个退役哨兵那么多年来被“塔”忽视的经验。

冲田则恰到好处地在神晃面前卖了个好感,利用职务提供关于江户“塔”的第一手消息。当然冲田没有说的是,他和神乐还有一套备选方案,能同时解决神乐留下身份和自己的结合热等等,一劳永逸的备选方案。

【end】

 

 

 

  1. 哨兵由于感官能力过强,只能吃最寡淡的食物,避免刺激过度

  2. 结合分为两种,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前者因为大多比较脆弱而被现代的塔所抛弃

  3. 哨兵和向导间有匹配度的存在。

  4. 结合热是每个要经历结合的哨兵跟向导都会面对的事件。对于未结合的哨兵或向导来说尤其危险,在结合热的影响下,哨兵和向导会失去思考能力,欲望与冲动会高于一切。这里处理成了类似青春期的x冲动。

 

 碎碎念

关于神乐为什么只告诉神晃一人自己觉醒为向导的大bug瞎jb解释一下期待有更好的方案:神乐从江华那里有了自己会成为向导的准备,但觉醒后不确定地球人对夜兔向导的看法,在《红线》篇中以冲田为目标进行试探。

关于向导素的味道:暂定了和兔妈喜欢的花相似的百合中女王香水百合,求更好的意见!

再悄咪咪地问一下有没有愿意讨论剧情来督促我的小伙伴呀?来自国庆最后一天才想起来更文的咸鱼惊恐的呼喊


评论(10)
热度(33)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