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尘缘未了

冲神日码的字,主页的夏日联文活动存档,首段来自空白太太的结尾


Ooc预警,结尾增加LOFTER版独家姐弟篇小番外


红枫妖报恩记,比起冲(田总悟)x神乐,感觉更像是冲(田三叶)x神乐……不管了,都是冲神


 

“……China……你少给我装傻!喂!”

 

红眸少年死死抓住神乐的手臂,像是恶鬼逮住了食物。但神乐知道,在少年的认知里自己才是那只鬼。

白皙的手臂上通红的晒伤痕迹比之正常人类要更加可怕一点,然而这只是神乐的手臂被暴晒了几分钟的后果。即使现在已经全身在伞与墙角形成的阴影中,神乐还是觉得被冲田抓住的手臂热得发疼。

神乐攥紧手中的伞,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我对紫外线严重过敏,你非要拉着我晒什么太阳?”使了点劲就挣脱冲田的桎梏,还顺手拍了他的手一巴掌。

当然,后面这点事有些人是看不到的。三叶只看见神乐委屈到眼泪在眼眶打转,赶忙过来把神乐护在身后:“小总!小神乐对紫外线过敏,你怎么还能拉她在太阳下晒着呢?你看!都晒伤了!小神乐别担心,我这就带你去涂点药膏,不会给美美的小神乐留下痕迹的。对不起啊,小总他一直毛毛躁躁的不注意,让小神乐受伤了。”

看到姐姐完全是护着对方没有站在自己这边的意思,冲田有点气急败坏:“姐姐!这个臭丫头明明是……”

“小总!”三叶难得板起脸。

“我没事的,三叶姐姐。”神乐适时拉拉三叶的袖子,“是我自己没注意,和冲田同学没关系的。”

三叶带着神乐去上药。神乐想了想,这一回合应该是她赢了,还是放弃了再回头挑衅一次。其实神乐本来犯不着和那样的臭小子较真,毕竟她来此的目的并不是这个,但神乐想着冲田对她百般妨碍冷嘲热讽的样子就忍不住,自己明明就不是鬼。

神乐是一株红枫,被称作四季火焰枫的她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这身四季皆如烈火一般绚烂的颜色,居然被冲田这个臭小子当成血债过多的红衣女鬼,神乐当然是拒绝的。

至于被冲田当成最大攻击点的害怕阳光直射而终日打伞,哪株红枫不是喜光却惧怕暴晒?还有喜湿润却偏偏不耐水涝等特点,让神乐越发渴望修成散仙,摆脱本体带来的束缚。

“所以说做人有什么好?不过是在苦难中一次次轮回?”神乐曾有这样的疑问,妖在修炼至一定程度后总要面对脱去本体成为散仙还是化为真正人类去体验人间烟火的选择,又有不少妖在挣扎之中依旧选择后者。神乐不理解,她一早便想好要斩断一切选择做一个散仙的。

然而,事情通常不那么顺利。明明实力已经足够,神乐却迟迟等不来自己的天劫,只得百般打听找到一位据说渡了无数妖成仙成人的接引者。

“你这情况应该是尘缘未了啊。”

神乐想到了三叶。

那时的神乐是一株种在后院的红枫,或许是时代动荡,那座庭院在短短几年几经转手,连主屋都疏于打理,后院更是一天天破败下去,神乐的有些伙伴甚至害了虫病。就在灵智刚开的神乐以为自己和这满院子的伙伴就要共赴黄泉时,三叶出现了。

彼时她还不叫冲田三叶。但神乐永远记得那双手,会帮她轻柔地修剪病叶,会为她更换了排水良好的土壤关心她的日照。神乐也喜欢那双眼睛,光是被看着就仿佛沐浴在热度恰好的阳光中。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浇水,也喜欢靠在神乐的树干仿佛在倾听神乐的诉说。

直到有一日,神乐最后听她说了半个晚上的故事后,一个扎着马尾的男人来带走了她。之后,庭园又经过数次主人的变更,渐渐真正的成为一座废屋,再到后来神乐修炼小成,不用再扎根某处,神乐再也没能遇到也没能找到第二份温柔,只能始终把这份记忆放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因此,当神乐知道最后的考验是要报恩时,她甚至是欣喜的。有接引者的帮助,再次见到恩人不就是朝夕之间的事?

“啊啊啊那个不靠谱的卷毛!下次再见到一定要让他把我的钱都吐出来!”然而神乐再次想到接引者做的事却只想给他的脸上狠狠来上一拳。

虽然接引者确实帮神乐找到了冲田三叶,但神乐自认付给接引者的费用起码是个套餐的价钱,按照契约应该合理安排神乐接近人类的身份才对。本来安排先以中国留学生的身份进入三叶执教的高中相识,再以邻居的身份增强缘分。

哪曾想,最重要的开学初遇,接引者通知的时间居然有误。怕赶不上开学典礼的神乐选择翻墙,一脚踩中墙根下睡觉同学的脸。最终,神乐脑中元气JK主动帮温柔老师处理班级杂事的桥段泡汤,反而因为打架进了校长办公室,偏偏三叶还是她踩中那人的姐姐,初遇在三叶的道歉和校长的怒火中,以3000字检讨告终。得,报恩第一步计划完败。

傍晚,神乐收拾心情,再接再厉,一边按照接引者的意见做手工饼干作为给邻居的礼物,一边用法术稍微收拾刚搬好的新家。好不容易弄出一点像样的成果,抬头一看,好嘛,阳台没关,外头站着的正是早上刚和他打了一架的人,冲田总悟。

“啊,早上的臭丫头!刚刚那个茶杯飘起来了吧,我就说人类女人怎么可能有那种力气。你该不会是……外星人吧!还是哪里来的恶鬼?!”

神乐第一次注意到,明明是和三叶姐姐一样的眼睛,为什么长在这个臭小子脸上看着就那么讨厌呢?!

冲田对神乐身份的怀疑和严防死守彻底让神乐计划的报恩大计从康庄大道变成了荆棘小路。比如:

“三叶姐姐,这是从我家里人寄来的枫叶馒头!”

“正好下周有修学旅行,让我带在路上吃没问题吧,姐姐?”

然后,整盒点心都冲田拿走,不知在哪销毁,神乐还被回礼了一袋辣仙贝。隔天,被辣到喝了一桶水的神乐找冲田打了一架。

“三叶姐姐,我来一起整理社团活动的资料吧。”

“China你是轻音部的成员吗?怕是连乐谱都看不懂吧?过来是帮忙还是要添乱?”

在冲田的推波助澜下,神乐被三叶和轻音部部长婉拒,还被迫和冲田一起回家。路上,神乐又忍不住和冲田打了一架。

“三叶姐姐,我特地学了手工,织了围巾送给你做礼物!”

“喂喂,China你的手工?该不会是下了诅咒的那种吧。”

没过几天,这条栗色围巾不翼而飞,虽然对于三叶的道歉神乐表示丝毫不在意,但神乐还是认为冲田是那个围巾杀手,再次找他打了一架。

诸如此类。神乐看得出来,这一世的三叶过得平淡却温馨,每一个微笑都在诉说自己的满足,除了这些小事神乐也想不到其他报答三叶的方法。结果这恩情没能回报多少,倒是与恩人的弟弟日常大战三百回合。

“讨厌的抖S臭小子!就会和我作对!”想起这几个月的遭遇,神乐一脚踢在墙根,恨不得那就是冲田的脸。

“嘁,没喊和尚来抓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China。”一块石头打在神乐的伞上,神乐回头,不出意外地看到刚刚自己还想着要揍一顿的脸,冲田的目光又放在神乐的手臂上,“刚刚还那么严重的晒伤呢?这就好了?不会是吸了谁的阳气吧。”

神乐一伞挥过去:“有本事你就找个秃驴来收我啊!我才不怕呢,我又不是鬼!这是恢复能力好!少见多怪。”

“呵,口气挺大啊。”冲田手上拎着购物袋无意与神乐纠缠,只是后仰一躲,离开了神乐的攻击范围,踏上上楼阶梯时还小声嘟囔,“别装傻了,那也不可能是正常人类,要不是没发现你对姐姐的安全有威胁……”

“哼,逃跑的胆小鬼!”感到没意思的神乐踢飞落在脚边的石头。刚刚瞥见冲田的购物袋里好像有鸡翅,三叶姐姐做得蜜汁烤翅可真是好吃啊,为什么我做不出一样的味道呢?明明抖S就能做出来。好想吃那个蜜汁烤翅啊……不如晚上做个炖菜然后去三叶姐姐那里交换一道菜吧。

神乐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兴冲冲地撑开伞往超市走去。这几个月来,食物也是自己的最大乐趣之一呢。

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在黑云后,本就躁动的下班时间更加闷热难耐,没带伞的路人纷纷加快脚步。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神乐期盼蜜汁烤翅的心情,她捧着一大锅炖菜满心欢喜地敲开冲田家的门。

“三叶姐姐!我做了炖菜!”

“嘘……China!现在没工夫和你闹。”开门的是冲田,压着嗓子就冲神乐吼了一句。

神乐这才注意到屋里的气氛不对,虽然冲田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神乐依旧觉得他有些焦躁,能让冲田有这样情绪的只有……“三叶姐姐怎么了?”神乐也压低嗓音。

“小神乐,进来吧。”房间里传来三叶的声音。听到三叶的召唤,神乐不等冲田从门口让开,把炖菜往他手里一塞,就侧身挤进屋内。

此时的神乐也没心思关注蜜汁烤翅了,三叶头上贴着冰贴,躺在被窝里,脸色苍白,整个人汗津津的。

“感觉还好吗?抖……冲田为姐姐煮粥了吗?家里有药吗?怎么不开窗通风?可恶,下雨了,什么破天气!”神乐在房间里团团转。

“China你瞎转什么呢?别人看着都晕。”冲田放好炖菜进来,正好一巴掌拍在神乐头上。

“我没事的,小神乐,只是热伤风而已,已经贴了冰贴了,明天就会好的。”三叶也跟着让神乐别太着急。

“不行不行,这个天气又不能开窗通风,好得更慢!还是要吃药!现在还不晚,我去药店买药!”神乐念叨到买药时,突然像是找到了目标,朝门外冲去,“我会尽快回来的!”

“喂!”冲田都来不及阻止,神乐已经跑出了门。看着还躺在床上的姐姐,冲田突然有些犹豫。

“小总是在担心吧,也不知道小神乐能不能顺利找到药店,这次又麻烦她了呢。”三叶轻笑,一语点破冲田的犹豫。

“她有什么好让人担心的?不去祸害别人就不错了。”冲田移开眼睛,“最好是被收了。”

恰巧窗外一声响雷,三叶倒真的开始担忧起来:“好像是雷雨呢……小神乐带伞了吗?”

冲田也被那雷声一惊,他想的和三叶不同,他回想起的是另一个雷雨前夕,就在公寓楼下,明明上一秒还变着花样和他吵嘴,却因为雷声立刻惊疑不定地上楼回家。雷电一向是扫清邪祟的有力武器,那个小女鬼该不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吧。

“小总,你还是拿上伞去找找小神乐吧,下雨天天又黑,到药店的路可能不好走。”

冲田嘴上还要逞强“既然是姐姐都那么说了”,身体不由自主拿伞换鞋出门,乘着雨还没有下大,出了公寓。

走出五十来米,冲田就看到了幽暗的灯光下一个红色的影子。神乐果然没有走远,也不是没带伞,只是贴着墙角小心翼翼地避开脚下的水坑,举着手上的伞顶着风,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就不要逞强了吧,China。”冲田快步上前,走到神乐身侧迎风的位置,“万一真的被雷劈死了可不是好玩的。”

“奇怪,我怎么会被雷劈?被劈死的都是作恶多端的家伙吧,要小心的应该是你才对!我可不怕!”神乐冲对方做鬼脸。她不过是对暴雨天造成涝灾有心理阴影罢了。

“看你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还要装傻吗?都露了多少破绽了?从见面第一天就开始了吧。你说你为什么不去转世投胎呢?生前作恶太多,要做满一百件好事消除怨气?”难得的下雨日,暴雨打在伞面的声音反而让冲田觉得身边的神乐都安静不少,自己也有了好好聊天的欲望。

“都告诉你八百遍了!我才不是鬼呢?”神乐不想淋湿不敢有大动作,只能往冲田的方向踩了一脚,当然被轻易避开。

“那你为什么总是对我姐姐献殷勤?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接近我姐姐吧。还是说……目标是我?”

“抖S没想到你是个那么自恋的人吗?!明明就是我和三叶姐姐有缘!”神乐锤了冲田手臂一拳,“前面就是药店了吧,赶紧去买药啦!”

即使是这样伴随着电闪雷鸣的暴雨天,当身边有个人时不时和你拌嘴几句时,神乐甚至觉得真的发生涝灾也不会可怕了。即使雨势似乎有所转小,两把伞依旧紧紧靠在一起护住两人。

回程路上,离公寓楼还有半条巷子,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前面竟然开始人声嘈杂起来:“是六楼!那户人家的厨房可能是电器着火了!”“消防队,消防队来了没有!”“蔓延到旁边房子了!五楼六楼七楼的人还有没出来的吗!”

冲田和神乐来不及对视上一眼。三叶姐姐还在五楼!

“喂喂!你们俩要干什么!里面着火了啊!”

不顾路人的阻拦,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跑到楼道口。

几乎是和火一打照面,神乐的脸上就被热出了异常的红晕,显然,神乐的体质还怕火。冲田拉住神乐:“这个时候别逞能了好不好!”

“人命关天啊!还管什么?!”神乐仿佛一点没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掰开冲田的手,一个箭步窜上五楼楼梯。

“三叶姐姐!”三叶并不是完全失去意识,只是因为生病体力不足,倒在了楼梯口。神乐和后来跟上的冲田扶起三叶,还好,只是人有些虚脱。

“我没事……”

“救命——”

并着三叶低微声音的是楼上传来的呼救声。

“小孩子!”神乐把三叶往冲田怀里一送,“你先把三叶姐姐送下楼,我上去救人!”

“你送姐姐,我去救人!”冲田不肯。

“这种时候就别争了好吗!这是你姐姐,谁会比你更适合照顾她!”神乐坚定地看着冲田的眼睛,不等他再说出什么反对的话,转身又奔赴六楼火海。

“啪嗒”身边又是一个火花爆裂的声音,冲田咬咬牙,不再多纠结,只抱起已经意识不清的三叶先往楼下冲去。

“是消防队!消防队来了!”

到了楼下碰到刚刚赶到的消防,冲田忙不迭说到:“快!六楼还有人!一个女孩子,一个小孩!快点!”

三叶还发着低烧,冲田先把三叶送到好心人提供的车内暂时休息。刚把三叶安顿好,不远处的公寓楼又生异象。

一道三米多长的闪电突然径直就劈在了六楼某户的阳台上,劈得结结实实,甚至还有火光都盖不住的电火花。冲田感到心脏一抽搐,接着疯狂跳动起来。

“China,你保证过不会被雷劈死的吧。”冲田紧盯公寓楼,喃喃自语。

也许是过了几分钟,也许只有几秒,冲田觉得时间都快停止的时候,人群又骚动起来。“救出来了!救出来了!六楼的人没事!”

冲田向前跑了几步,看见神乐刚把孩子送到父母身边,一身狼狈,却依旧盖不住她比后面的火焰还要鲜活的红色。

和孩子的父母道了别,神乐左顾右盼开始寻找冲田他们。冲田低咳几声,故作镇定走上前去:“哟,没被劈死啊。”

“呸呸呸!你才被雷劈死呢!三叶姐姐怎么样?受伤了吗?之后的住处有着落吗?”

“姐姐没事,一会儿好好休息就好,住处问题也不用担心,刚刚联系了学校宿舍那边。倒是你,还敢火海救人了?不怕被烧得魂飞魄散吗?”

冲田没等来神乐的反驳,只看到对方露出灿烂的笑:“我可是人类!百分之一百的!”

神乐回忆起了刚才,就在她不顾自己红枫的木本体质为那个吓傻的孩子挡下火星时,天劫不期而至。然而,扛过了天劫,真正到了面对散仙还是人类的选择时,神乐没有犹豫,选择了后者。

犹记得那个卷毛接引者还问她:“你不是一心要当个散仙的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其实神乐也是刚刚意识到,她已经很久没有琢磨要怎么报恩的事了,只想着怎么从冲田那里扳回一局而已。越是和冲田姐弟接触,她就越是把报恩的初衷丢之脑后。时至今日,到底是为什么还要在他们身边呢?是舍不得冲田家的饭菜?舍不得温柔姐姐的照顾?还是舍不得少一个尽情玩闹的对手?为什么那么多妖最后都选了成为人类呢?

 

“当然是因为尘缘未了啊。”

 

【end】

 

以下与正篇无联系

【姐弟篇红枫妖报仇记】

1x45年x月x日

再过十几年,很快就能幻化人形了!ヾ(◍°∇°◍)ノ゙

……

1x48年x月x日

这家的小鬼头说要给我浇水,比个水壶都高不了多少的小家伙学人家浇什么水,动作蠢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怎么浇那么多?!淹死树了!住手啊,小鬼头!!

……

1x48年x月x日

人类的破小孩怎么那么讨厌!!不会保养花草树木,就请把这样工作交给别人好吗!瞎搞什么啊!大夏天的天天正午浇水!冷热刺激是想害死我吗??还让不让树修炼了!别别别!都说了别浇那么多啊,小破孩!

[记仇.JPG]

……

1x49年x月x日

不用浇水祸害我,改爬树折腾我了啊,臭小鬼!今天被揪掉三片叶子,好疼……

[记仇.JPG]

……

1x49年x月x日

今天死小鬼往我身上扔虫子了,好讨厌!

[记仇.JPG]

……

1x50年x月x日

这小胳膊小腿的居然想学剑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等小混蛋被吊打,哭着回来找姐姐!

不过小混蛋走了才好,最近被折腾的修炼进度都慢了好多了,什么时候能有人形啊……

……

1x50年x月x日

啊啊啊啊啊啊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安分的,竹剑打在身上很疼的好吗!

[超级记仇.JPG]

……

1x53年x月x日

今天又被打掉五片叶子!剑术好了不起啊!不就是仗着我还不能移动吗!

[超级记仇.JPG]

……

1x56年x月x日

总有一天变成人形把你揍趴下!等着吧!

[惯例记仇.JPG]

……

1x63年x月x日

不就是姐姐向别人表白了吗?至于吗?好吧,看在你那么伤心的份上,可以借你靠一下……喂!怎么踢树啊!

果然还是混蛋抖S!活该活该!

[继续记仇.JPG]

……

1x63年x月x日

那家伙要走了。上京?哪里?诶呀诶呀,和我没关系!谁管你回不回来啊!

……

1x64年x月x日

居然有点不习惯……算了,臭小鬼你回来吧,允许你给我浇水了。

……

1x65年x月x日

外面好吵,又打仗了吗?我还是赶紧修炼出人形比较好。

……

1x67年x月x日

臭小鬼终于记得要给我浇水啦,怎么一副病鬼的样子?果然是太弱了,噗噗噗~

……

1x67年x月x日

死小鬼还是死小鬼啊啊啊!可恶!居然朝我吐血!不知道修炼期间不能沾血腥吗!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记仇.JPG]

……

1x67年x月x日

又想用竹剑砍我吗?这点疼痛现在我可不放在眼里了,哼~收手了?算你有良心……喂!怎么又咳出血抹在我身上!都说了会走火入魔的!

[血海深仇.JPG]

……

1x68年x月x日

最近臭小鬼好像越来越喜欢睡觉了,年纪轻轻就这么懒,真是没救了……看在今天有记得给我浇水的份上,给你遮遮阳,明天要勤快一点!

……

1x68年x月x日

今天臭小鬼怎么到现在还不醒?有人来叫你了!醒醒啊!喂!要记得明天给我带点肥料啊!

1x68年x月x日

臭小鬼居然忘记了?!浇水也没来!又开始偷懒了吗![记仇.JPG]

怎么好像有人在哭?

1x68年x月x日

臭小鬼忘记浇水的第二天![记仇x2.JPG]

……

1xxx年x月x日

好久没见到人了啊,那个小鬼果然是……不负责任的家伙,这笔帐我才不会忘记呢!

臭小鬼忘记浇水的第N天![记仇xN.JPG]

……

1xxx年x月x日

终于!等着吧,我说过的!小混蛋我来找你报仇啦!

 

【神乐的记仇笔记end】

评论(11)
热度(2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