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一“吻”钟情

本来是  依耶芙特    姑娘的点梗,虽然已经不知道偏题偏到哪里去了_(:з」∠)_

复建中,逻辑死,就当普通的甜饼看吧

祝大家元旦快乐!

不是一个学历的学生总X学生乐

    

01

“昨天房东太太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让我下周末之前一定要搬走,但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怎么办呀?难道我就要露宿街头了吗?”神乐难得看着食物却没了胃口,长叹一声,“砰砰砰”地用头撞着桌子。

澄夜担心地看着好友:“小神乐不然还是来我家住一段时间吧,也可以请我哥哥帮忙找找房子。”

“不用了……”神乐闷闷的声音从脸和桌子间的缝隙传来,谢绝了澄夜的好意,以澄夜家境水平挑选的地方多半都会超过自己的经济能力。

“小神乐要找房子吗?我倒是知道一处公寓,租金不高,离学校也很近,那里的房东最近正急着找租客呢。”这时,一道曙光挥散神乐的阴霾。

“三叶姐!真的吗!在哪儿!我可以马上搬进去吗?”神乐目光灼灼地看向三叶。冲田三叶是神乐所跟导师实验室的助教,平时很是照顾她们这群后辈,与神乐的关系亲近。

“别急别急,小神乐。我这里有房东的电话,一会儿先帮你发信息问问房东,应该没有问题的。”

“真是太感谢你了,三叶姐!”神乐激动地握住三叶的手,一边的澄夜也感叹一句“太好了呢”。

“只是,如果小神乐最后决定搬到那里的话,有一点我想拜托小神乐。我弟弟就住在那间公寓的隔壁,小总一上高中就决定独立生活而搬了出去,但我真的很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却不告诉我。如果我经常去他公寓看他又怕小总反过来担心我,所以想拜托小神乐替我多照顾一下小总可以吗?”三叶谈起自己的弟弟,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神乐提出请求。

“三叶姐的弟弟?”神乐之前也隐约听说过三叶有弟弟的事,但这也是她第一次听到具体情况。

“那孩子从小就要强,明明来年就要毕业了学业特别忙,最近在电话里也只说没事。我就想拜托小神乐多多提醒小总要好好吃饭之类的,当然如果太麻烦了……”

“没问题!三叶姐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会替三叶姐好好照顾他的!”平日里三叶就对她照顾颇多,好不容易有了回报的机会,神乐立刻就应了下来。

02

想起三个月前的自己答应得有多爽快,现在的神乐就有多后悔。三叶姐说的公寓确实租金合理,地段优越,但三叶姐口中那个独立却爱逞强的懂事弟弟呢?

门口只站着一个低头打游戏的男生,余光瞥见神乐的身影,迅速在手机上戳了几下结束战局,迎向神乐一张口就是:“晚饭我想吃五香羊肉和咖喱饭。”

“吉娃娃倒是想得美,今天没菜,只有蛋浇饭。”神乐头一撇,“从门口让开,别挡道。”

神乐不知道顺口答应的提醒对方吃饭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天天被对方蹭饭的结果,何况她与冲田总悟的第一次见面并不十分愉快。

03

“下次再也不一次搬三个箱子上楼了。”倒不是因为重量太大,就算再搬三个对神乐来说也不过小事一桩,但三个箱子叠起的高度让神乐只能小心翼翼地透过缝隙观察周围的路况。

“诶呀!”“乓——”

越是怕什么便越会来什么,神乐脚下一个不查被突然绊倒。有只手本来似乎是想要拉住神乐的,然而神乐本身的体重加上三个箱子的重量,惯性实在不小,反而是让两人双双倒地。

神乐慌慌张张从地上爬起,当然没有嘴撞上嘴这样狗血的事件发生,不过也差不多了,神乐的牙齿一个不小心磕在对方下巴上。搬家第一天这样也真是够倒霉了,神乐捂着嘴,也没抬头仔细去看对方的脸,这使得门边的姓名牌倒是先映入她眼中。

冲田?!又看了看散落在那人脚边的钥匙书包手机,这家伙不会就是三叶姐的弟弟吧!这下可更倒霉了。

神乐涨红脸,一时间脑海中只有三叶拜托她的话和家乡常见的寒暄。看到那人也从已经起身,在大脑无法工作的情况下,神乐把这些话随意组合了一下就脱口而出:“你就是小总……冲田同学吧,吃过了吗?没有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你这是从哪本上世纪的小说看来的搭讪方式啊,这位母猪小姐。”冲田有张好看的脸,嘴里的话却不怎么好听,他狠狠地擦擦下巴,“这都能撞上,你是小脑不发达还是没长眼睛?还想请我吃饭?可算了吧,我可不想看到更多拉低我智商的事。”

“我没长眼睛?!没看到我搬了这么多箱子吗?我还没追究你站在这绊到我的责任呢?”神乐的脑子终于转过弯来,立刻怼回去,“多大脸啊,请你吃饭?谁稀罕?要不是三叶姐拜托我,臭小子你以为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吗?”说完神乐还冲着冲田挥了挥拳头。

冲田目测了一下地上散落箱子的重量,小声说了句“怪力女”,他或许是知道了自己刚刚可能有所误会,又或许是看在三叶的面子上服了软:“你就是姐姐说的神乐吧,晚餐我想吃肥牛卷。”

话题是怎么变动到晚饭吃什么上去的?神乐的表情僵了一瞬,立刻恢复正常:“你才傻了吧,说什么胡话呢?没吃饭就赶紧去吃,没睡醒就回去睡,我可是答应了三叶姐要提醒你吃饭的。还有,叫姐姐!高中的小弟弟。”神乐用上了最慈祥的语气,拍了拍冲田的肩。

“姐姐?”冲田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一番神乐,又比了比自己和神乐的身高,“有初中了吗怪力女?”没等神乐跳脚,冲田又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是个挑剔的人,宁缺毋滥,既然没有肥牛卷,我还是先饿着,明天去找姐姐聊聊吧。毕竟邻居嫌麻烦不愿意多施舍我一点晚餐也是正常的,姐姐的拜托太强人所难了。啊,对了,我午餐也没吃呢,希望能坚持住不要饿晕了,不然嫌麻烦的邻居应该是不会帮我打急救电话的。”

Woc?!这算什么?!威胁吗!神乐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自己又不欠他的,怎么被这小子说的自己罪大恶极似的?

盯着冲田看了半响,最终是神乐败下阵来,不想让三叶姐知道,咬咬牙挤出一句:“行,我这就去一次超市。”反正也到晚餐时间了。

04

“再做个排骨汤吧China。”冲田站在肋排的冷柜前精挑细选。

神乐到底没能让冲田叫出这声“姐姐”,她也想象不出冲田乖巧地叫“姐姐”的样子,从一开始的怪力女到知道她是留学生后喊她China,这样和冲田互取绰号的模式反倒更让神乐适应。这导致神乐在遇到三叶时只能尽量避免谈起冲田的话题,这和一开始她答应三叶的情况一点都不一样。

“这块,看上去比较新鲜。”神乐先是挑了冲田右手的肋排,然后装作不经意提起的样子说,“这段时间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用复习吗?”

一开始,冲田也只是经常性地来蹭晚饭。那会儿冲田回来的比神乐晚很多,被第五次强行推进厨房给他做饭后,神乐干脆推迟了晚餐时间。神乐也曾拒绝,只不过到了晚上,冲田便会不厌其烦地在隔壁敲打卧室墙壁,公寓的隔音效果一般,长长短短的“咚咚”声在神乐床头扰得她难以入眠。神乐还发现,冲田这个变态还不只是单纯的制造动静,这甚至逼得神乐去学了个摩斯电码进行回击。只是后来神乐想到自己高三时,全家围着她团团转的场景,再一次心软下来。

然而从上个月开始,冲田改变了自己的作息,开始赶在神乐之前到家,然后硬是跟着神乐一起去买菜。周末也不再不见人影,甚至还要在神乐家加蹭一顿午饭。

听到神乐这个“嫌他回来太早”的问题,冲田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China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上个月发生了那种事就不能让你长点心吗?”

神乐当然不会忘。

05

那天,睡得正香的神乐迷迷糊糊间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以为是隔壁的冲田又在不安分,一拳砸在墙上警告冲田后,翻了个身打算继续入睡。

没想到,那个声音停了几分钟后又响了起来。这时,神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声音是从门口传来的。

“··—·,··—,—·—·,—·—”冲田对她刚刚那一下的回击从隔壁传来。

“有人撬锁。”神乐快速在墙上敲完这句后,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门口的撬锁声还在继续,神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心脏狂跳,大脑却意外无比冷静。她在厨房拿了把锅铲做武器,又拴上门栓为等一下的突袭争取一些时间。

“开门。”就在神乐打算埋伏门后给入侵者一个当头棒喝时,冲田突然出现在神乐家阳台,用口型示意神乐打开阳台门。

“你来干什么?”神乐皱着眉低声询问,冲田明显是从从隔壁阳台直接爬过来的。

“我才想问你想干什么呢,蠢女人!”冲田声音虽低,语气却不弱,“你该不会想和外卖那家伙硬碰硬吧,你知道外面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知道对方好不好对付吗?还不报警?有没有脑子啊你!”

见神乐一脸“原来还要报警”的恍然大悟,又手忙脚乱地去拿手机的样子,冲田没控制住抽出神乐手上的锅铲敲了一下她的脑袋:“China你能不能有点自我保护意识啊!报警我刚刚报过了,现在找点什么堵一下门口。”

两人合力把鞋架挡在门口的位置,又搬了个餐桌堵在玄关,一起警惕地守在阳台。冲田再三告诫神乐,如果情况不对就跳阳台到他的房间逃走。

之后,不知外面的入侵者不只是经验不足还是觉得时间充裕,等警察赶到的时候,竟然还没把锁撬开,甚至发现后都来不及逃远便被带走了。等询问情况时神乐才知道,入侵者一共两个,还带着刀具,已经跟踪她有几天了,确认她是独来独往,应该是一个人住才决定要下手。

“这两个家伙的跟踪一点都不专业,都没看到再晚点你就会到我家来蹭饭了。”做完笔录回去的路上,神乐和冲田吐槽。

“重点是这个吗?你到底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我爸是开武馆的,我才没那么弱呢。再说了,我可是处在有利地形的。”

看着神乐好像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冲田都快气笑了:“你还有理了?!那两个人可是带着刀的!看看你拿的什么?锅铲?居然还在想以一敌二?!下次来三个四个,你不会也想以一敌三,敌四吧?!”

“好啦好啦,下次我会记得先报警的,我保证!”

见神乐信誓旦旦地举起手,冲田缓缓语气:“别,下次你还是直接上吧,被砍死算了,省的还要牺牲我的睡眠时间,这次可亏大了。”

“这次谢啦臭小鬼,明天做你喜欢的双椒龙利鱼行了吧。”

“这点报酬就想打发我了?”

“不然再加一个椒盐虾?或者你想吃什么?看在这次帮了我的份上,随便点菜。”神乐豪气地挥手。

冲田停下自己的步伐,转身盯着这样的神乐:“按照你们国家的传统,难道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什么?!”神乐的惊叫声还未全部出口,冲田又露出那种人畜无害的微笑,一把拉过神乐,用嘴把她的声音又堵回喉咙里。

06

“还是说你是在担心我履行不了约定?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女朋友小姐。”冲田突然笑得意味深长。

“去死吧魂淡吉娃娃!你的五香羊肉没有了!没有了!”神乐的脸上布满红晕,她才不要顺着冲田的话题说呢。

自从那天的“以身相许”事件后,神乐就觉得冲田的不要脸程度直线上升。神乐已经习惯了和冲田互呛的模式,再加上之前没什么恋爱经验,便觉得现在的冲田偶尔会让他招架不住。

听到冲田“表白”时,神乐并不是不动心的,只是一来曾答应三叶姐要把冲田当作弟弟照顾,突然要改变关系让神乐不适应,二来神乐自己的高中生活也让她坚决认为现在的冲田更应该好好学习,情急之下就和定下了“等冲田上了大学再做答复”的约定。

然而这约定好像并没有什么用,至少冲田仿佛已经从神乐的脸红中确认了神乐也喜欢他,最近更是一口一个“女朋友”叫的欢快,似乎是已经把神乐作为女友看待了。

“说起来,China你是不是该把你家钥匙给我一份了,每次都只能在门口等着吹风你不心疼吗?”

“心疼个鬼啊!谁要给你钥匙!谁是你女朋友!我警告你,吉娃娃,你的咖喱饭也马上就要没有了!”

07

“唉——”神乐一想到冲田就趴在桌上唉声叹气。

“怎么了,小神乐?你现在住的公寓有什么问题了吗?”见好友已经连续烦躁了好几天,澄夜关切地问到。

“不算是啦……”神乐的说话声也变得有气无力。

“打起精神来啊,小神乐,我带你去看帅哥哦!”看不惯好友这幅样子,澄夜硬是把神乐拖起来,“医学部有个研二的前辈今天要在学校大礼堂发表研究结果,我们一起去吧!”

“研二就能在大礼堂发表结果是很厉害啦,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神乐不明白,自己和澄夜离医学院根本是在学校的两个角落,平时连医学部学生的脸都看不到。

“但那个前辈听说长得真的很帅啊,不但是我们,好多文学部法学部的人都去看了!不过不用担心没位置,我有拜托三叶姐占座。”澄夜做了个搞定的姿势。

拗不过好友的热情,神乐被拖着来到大礼堂,这时她才发现澄夜的话毫不夸张,明明离开始还有接近半小时,礼堂里已经熙熙攘攘都是观众,其中一大半都是女生。

“小神乐也来了呀,他会很高兴的。”三叶占的座在比较前排,视野清晰。神乐和澄夜并没有花多少精力就找到了,只是三叶的话却让神乐心中升起一个问号。

很快,这个问号就变成了惊叹号。

“下面欢迎冲田总悟,冲田学长来给我们谈谈他最新的研究成果。”

“三叶姐,他他他他……”神乐指着台上那个衣冠楚楚的家伙,瞪着眼睛,话都要说不清了。

“小神乐,小总他穿西装很帅吧,平时很难见到的哦。”三叶倒是很淡定。

神乐当然知道平时很难见到冲田穿西装,可以说从认识开始神乐也只看到过冲田穿衬衫和T恤。不,这不是重点。“三叶姐的弟弟不是个孩子,是高中生吗?明年要毕业的那种?”

“我这么说过吗?小总明年是研究生毕业啦,但在我眼里他永远是个孩子啊。”

等等,三叶姐没明确说是让她误会了,但她叫冲田高中生的时候那家伙也没否认!她被骗了?!

神乐三个月以来的认知被彻底颠覆,这一懵就懵到了汇报结束。

“姐姐好,姐姐能来听我的汇报我很荣幸!”

这个乖巧的弟弟绝对不是冲田总悟那家伙吧!

“嗯,是的,让姐姐费心了,姐姐的用心我都明白。能让我和神乐单独说几句吗?会好好说的,姐姐慢走。”

什么?什么好好说?

“喂,回神了China。”

等神乐反应过来后,三叶和澄夜已经离开,冲田拉着她不知道走到了哪条小路上。

“你骗我?!”神乐愤怒地甩开冲田的手。

“我可没有说过自己是高中生。”

“那我这么说的时候你也没否认啊?”

“刚见面我说你是初中生的时候你也没否认啊China。”冲田两手一摊。

“那不一样!是人都听出来那句不是真话了!但你明明知道我是真误会了,你居然看我笑话!”之前以为他马上要参加大学考试才这么让着他,居然……

“当时想吃完饭就说的,但是如果我说了,你大概就不会这么轻易让我去你家吃饭了吧。”冲田轻声辩解了一句。

“呵,不会了!以后都没有了!有本事你瞒一辈子啊!”神乐冷笑。

“本来今天就算你不来听这个汇报,我回家也会说的。”冲田企图摸摸神乐的头,被神乐打开,“约定好的我上大学你就做我女朋友,我这都上过大学几年了,女朋友的福利自然是不能放的。”

“哼,我可没说答应,现在我拒绝!拒绝了!”神乐扭头。

“违背自己的心意可不好啊China,有男朋友你也会有福利的。”冲田捧住神乐的脸,将尾音和神乐来不及出口的反驳都化在唇边。

“这就是福利之一。”

 

【end】

本来的梗是姐弟恋的,但我一直觉得比神乐年纪小的冲田的情商一定撩不到神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点梗的姑娘对不起!!

冲田本来长得就娃娃脸,装嫩没让神乐觉得不对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评论(4)
热度(8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