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3-4)

前文戳3-3

【上善】

“可恶!可恶!我早该想到是他的!神威!”神乐在心里懊恼着,从看到那些阴阳鱼的时候,自己本应该有所警惕的。

“等等,China!”神乐即将赶到隐里入口时,听到神乐不对劲的声音也加速赶来的冲田截住她,“冷静点,发生了什么事?”

“别拦着我!你还不明白吗?给清姬阴阳鱼的肯定是神威!神威啊!清姬根本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和神威扯上关系说不定还要把自己赔进去!”神乐甩开冲田的手,着急之下还不由推了冲田一把。

冲田稳住身体,他对春雨内人员的了解并不太多,一下子对神乐的话还有点不明所以:“这个神威到底和这件事有什么联系?”

“吉娃娃你怎么还不明白!因为神威养成的泉水绝不会有什么好发展的!”满心烦躁的神乐不想再和冲田做什么解释,转身继续朝隐里跑去。

神乐半天都没真正解答他的疑惑,冲田也有些烦躁,但神乐一脸性命攸关的着急,冲田虽心下不爽,依旧上前一步带神乐加速:“走吧,我的速度快一点。”

尽管冲田的速度足够快,但神乐还是觉得这地道比他们出来时长了一倍不止。看神乐这幅样子,冲田不由又提起:“冷静下来了吧,China,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对,我还真是一只蠢猫。”神乐的气场前所未有的低落,“看到妈咪才会养的阴阳鱼时我居然没想到他,虽然有五十多年没见了,但不会错的,清姬的背后之妖一定是神威,我的笨蛋哥哥。”

神乐的尾音还未从空中消散,冲田揽着神乐一下冲出洞口,就看见石潭对岸,一个身形与冲田相似,满脸缠着白色绷带的妖怪正对着虔诚的清姬下命令:“看起来还差点木系的妖力,不过也差不多了。你,下去吧,这最后一步就由你的生命来完成好了。”

清姬的唇瓣在颤抖,显然也没料到“完成”起死回生术的最后一步竟是要献上自己,最终还是轻轻吐出了那句话:“是的,大人,妾身知晓。”

“清姬大人!三思啊!”那边的百百目鬼大约是之前竭力去挣脱冲田的风绳失败,形容狼狈,此时正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大声冲清姬喊叫着。一旁倒着毫无动静的比比,大概是奋力挣脱了风绳却被神威一招击败。

清姬隐晦地瞥了百百目鬼那边一眼,对着神威就伏在地上小声请求:“妾身自知此去已无归路,还请大人遵守约定将妾身的生命换于安珍大人。”

“清姬别去!这种方法是不可能成功的!”神乐那边还没等冲田放开她,就一个箭步挣脱冲田的手冲上去将清姬拉起,“如果是神威告诉你的方法,你的愿望只会落空!”

“诶呀呀,居然还有意想不到的家伙出现了。我好像说过的吧,废物,就给我滚开!”神威一挥手上的伞,半空中出现巨大的龙卷风,卷着地上的沙土越过石潭就向着神乐扑去。紧接着他拉下脸上的绷带缠住清姬的蛇尾,一用力将清姬拉入泉水之中:“你也是,别磨磨蹭蹭的。”

神乐有心去拉清姬,奈何龙卷风来的太快,神乐刚做出的火墙就被它卷了进去,一时间就连神乐自身都难保。

电光火石间,冲田的速度也不慢,镰刀翻转就一个反向龙卷风,同时将神乐拉出攻击范围。“喂,China,你的伞。”冲田伸手控制风绳把神乐之前插在地上作为抵押的伞勾起扔给神乐,目光一刻不敢离开神威。

“这下有意思了呢,想不到我的弱者妹妹身边还有你这样有着杀手眼神的妖怪呀。”神威虽然还是一脸轻松的微笑,慢慢睁开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

“喂,晴天打伞的轻浮家伙,难道春雨里都是你这样一年到头都在发疯的笨蛋吗。”冲田轻晃镰刀,也反射出一抹亮光来。

“抖s!”被冲田挡在身后的神乐意欲上前一步。

“比起和不成器的大哥吵架,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吧,China。”冲田一抬手,又让神乐退了回去。

神乐越过冲田的背影看了一眼神威,又往已经沉入泉水的清姬看了一眼,咬咬牙,朝石潭中央越去。

“做小动作可不好哦,笨蛋妹妹。”见神乐有所动作,神威也立刻移动起来。

下一秒,冲田却挡在了兄妹俩之间,挥着镰刀就要和神威撞上。“可别搞错了对手啊,这位哥哥大人。”

“轰——”两人正下方的泉水炸起,无意中,将已经失去意识的清姬向神乐推近一步。四散的水雾中,镰刀和伞的碎片纷纷掉落。

两妖分开时,左胸处都已经带上血迹,脸上却不约而同地挂上狰狞的笑容,将手上破碎的武器一丢,再次战到一处。

神乐目睹这一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此刻应该喊谁,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奋力朝清姬的方向划动双臂。神威一旦进入战斗状态,那眼里便只有对手,有冲田吸引神威注意,她的行动暂时没什么限制。只是被神威解封的阴阳鱼已经开始疯狂地吸收生命力,连刚入水的神乐都感觉到了手脚冰冷,她必须赶快清姬才能有救。

好在神乐这泉水里属于神乐的妖力还没完全被同化,神乐借着这一丝丝木系妖力迅速把清姬推向岸边。

“神乐小姐!快!这里!”不知什么时候被冲田放开的百百目鬼趴在岸边,朝神乐努力伸长手臂。

“接住!”在清姬的生命体征消失之前,神乐终于一把举起清姬扔上岸,勉强抱住清姬的百百目鬼立刻往清姬口中塞入恢复气血的草药。

“不好不好,差点让笨蛋妹妹得逞了。”又是一招结束,神威擦擦嘴角的血迹,“只有两条尾巴的弱者还是歇歇吧。”神乐清姬所在的岸边,巨石忽然被神威控制着齐齐飞起,就要把神乐他们一起推入石潭中。

“真是的,可不要小看镰鼬啊!”冲田顷刻间就做出反应,他不顾还在下落的血滴,竟以身化风。一时间冲田的妖力暴涨,打着卷的,直来直往的,坚韧的风绳,锋利的风刃,尖锐的风箭,整个隐里中被各种走向的狂风充斥。巨树被连根拔起,砂石被带入空中,仔细看却能发现所有的攻击都朝神威而去。

神威也不做防御,不同系别的妖力缠绕他周边,不断压缩着,压缩着,就等着那一朝爆发。

“——”神乐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感觉护着清姬和百百目鬼试图往出口逃脱。

“喂!团长!我告诉过你不要把事情闹大的吧。”

然而这里哪还有什么出口,整个隐里的结界因为承受不住冲田和神威的妖力而碎裂,所有妖都躺在了海崖下的小片陆地上。

从礁石上跳下一个打着伞的大叔,冲着神威抱怨:“啊啊,您是过瘾了,等下把人家的大部队招来,我们可没这么多兵力陪您玩。”

神威看了一眼闭着眼靠在海崖壁上,满身血迹不知生死的冲田,临空将阴阳鱼收进一个不明材料的袋子中:“阿伏兔你真是扫兴啊。”嘴上这么说,却也做出了要撤退的样子。

“神威!收手吧!这不是起死回生术,这也不会是妈咪想看到的‘复活’!”唯一清醒的神乐冲着神威的背影做最后的努力。

可惜神乐自己也知道不过是徒劳。神威只是回过头,微笑着一压手臂,一个几乎要与海崖等高的海浪在海面上成型:“最后再送你和那位镰鼬小哥一份大礼吧,笨蛋妹妹。”

“抖S小鬼!清姬!百百目鬼!比比!”神乐一边晃冲田,一边喊着其他几只妖怪,毫无意外没有一点反应,不说正面对上神威深受重伤的冲田,早就晕过去的清姬,就连本来还清醒的百百目鬼也被结界碎裂的压力震得陷入深度昏迷。

当然不能不管他们自己逃走,还不会水系法术更无法操控巨浪的神乐调动残存妖力试图控制海崖上的树木:“生长啊!给我挡住那个海浪!可恶!可恶!”海浪在神乐眼中已经变为一群尖牙利嘴的猛兽,冲着她咬来。

越是这样的时刻,神乐反而觉得自己的见到神威后急躁的心情突然冷静了下来,她闭着眼睛上前一步,把冲田清姬他们都挡在身后,体内残存的妖力飞速涌出被神乐织成半弧形的盾状。两条尾巴都在泛光,神乐已经分不清自己用的是火系妖力还是木系妖力,她只知道,一定要挡住,一定不能让身后的妖有事,所有的。

就在神乐心无杂念只想以一己之力挡住海浪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想救那边全部的妖?”

“废话!”神乐懒得理会,妖力还不够,需要调动更多才能挡住,再加把劲,再调动多一点妖力!

“现在的妖力已经足够保护你和你的同伴,再这样掏空体内妖力你的生命会有危险,这样也要救曾经还企图伤害你的三只妖吗?他们已经给不了你想要的回报了不是吗?”

“烦死了阿鲁!”神乐摇摇头试图甩掉这个扰乱她心思的声音,“又不是为了回报才救的,那可是生命!”

是妈咪和三叶姐姐无比珍贵却最终无奈逝去的生命,是逝去后就再也无法完整归来的生命,是这世上没有一种“起死回生术”能真正创造的生命啊!

已经调动了自己所有的妖力,神乐目光坚定,硬撑着正对就在眼前的海浪,并不敢去想象如果这个屏障破碎后,自己和冲田他们在巨浪下还有多少生的希望。

突然,屏障形状的妖力开始一丝丝飘散,神乐心里刚刚一沉,又在下一秒发现这些妖力一点点融到了海浪之中,本来在神乐眼中的猛兽突然就恢复成了水滴的集合。

她……可以控制水了?

神乐双臂外展,各滑出半圆的形状。面前的海浪也就跟着妖力的导引从中间分开形成一个巨大的缺口,恰恰避开神乐和她身后的冲田等妖,击打在两边的海崖壁上,发出沉闷的拍打声。

等浪花退回海中,神乐迫不及待地转头看去,在黑色的光晕中,第三条尾巴就这么树立在另外两条中间。神乐瞪大眼睛,直到用爪子搭上这与其他尾巴无异的毛茸茸触感,又晃了晃才敢确定,这是自己的尾巴。

“成功了!修炼第三条尾巴成功了阿鲁!”

“哗—哗—”冲田感觉有谁在自己脸上一杯子一杯子倒水,他唰得睁眼,只见神乐手上还悬着一个水球,正打算往他脸上拍。冲田抿抿嘴,哦,还是海水水球。

“现在才醒,吉娃娃好弱阿鲁。”看到冲田醒来,神乐若无其事地让水球在空中消散,“你是外伤,我暂时用木系妖术给你止了血,剩下的要靠你自己修复,要不就赶紧找个正经大夫,死了可不关我事阿鲁。清姬被阴阳鱼吸的生命力太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比比和百百目鬼也不知道被神威伤到哪里了阿鲁,不过看情况应该也快恢复意识了吧。”

神乐背对着冲田,检查一边排排躺的三只妖怪的情况,轻快地摇动着尾巴。

“China,你这是……”冲田撑起身子,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缓缓开口。

“没错哦!我有第三条尾巴啦!水系阿鲁!”神乐一瞬间跳到冲田面前,摇动尾巴的幅度更加欢快,,满脸写着“快夸我”“让你再叫我蠢猫”这样得意洋洋的话语。

“不,我说你这是什么治疗,我这伤口还在渗血啊!”冲田装作没看见,嫌弃地把手臂伸到神乐面前。

神乐表情一僵,一巴掌打在冲田伤口的旁边:“给你止血就不错了!吉娃娃哪来的这么多要求阿鲁!”说完就蹲在清姬身边不再看冲田一眼。

“啊!伤口被暴力的China打裂了!啊啊啊!好痛好痛!”冲田抱着手臂在地上打滚。

神乐怕真是刚刚太用力,急匆匆去拉那条受伤的手臂查看情况,却发现冲田脸上根本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去死吧!魂淡抖S!痛死算了阿鲁!”

“真的很痛啊,刚刚晋升为三尾的猫妖小姐不用水系妖术来安抚这个因为某只猫才受伤的妖吗?”冲田不怕死地又凑了上去

“给你用海水还差不多阿鲁!”神乐偏头“哼”了一声,抬手一招,一个小浪花就扑上岸,打在冲田脚边。

或许是冲田和神乐活力十足的吵闹声将清姬吵醒,又或许是之前恢复气血的草药起了作用,清姬嘤咛一声,从地上一点点坐起。

神乐丢下冲田,过去扶住她:“你还好吧。”

清姬先是茫然地看着四周的环境,终于确定自身的所在后,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毁了,都毁了,安珍大人,安珍大人……”

“都过去了阿鲁,你不是要放他自由也放自己自由吗?”神乐拍拍清姬的背,顺了顺她尾部得到鳞片。

“可是妾身并没做到!现如今唯有一死!”清姬的双眼突然爆发出决绝,一手做爪朝自己腹部掏去。

神乐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看清姬就要被她自己开膛破肚,一条铁链缠上了她的手。“刚醒来就给人找麻烦的家伙,蠢猫费了那么多力气救你就是为了看你自杀的?”

“你才蠢呢,愚蠢的吉娃娃!”神乐瞪了冲田一眼,又赶紧牢牢回头握住清姬的手,“安珍的灵魂不是还在吗?让他成佛,这不也是他的心愿吗?”

“那妾身欠他的命?”清姬的眼神又陷入茫然之中,在对与安珍结合的疯狂执念消失后,清姬一直靠着复活安珍的执念而活,寻找过很多方法,这一次陡然失去了最大的希望让她一时间无法释怀。

“人类不是可以投胎转世吗?或许失去了记忆,可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又一次‘复活’阿鲁,也许你能把欠下的债还与安珍的后世吧。”神乐试着说服清姬。

“呜……”比比也醒了过来,第一时间确认清姬的安全后,也发现清姬情绪不稳,低声呜咽着蹭蹭清姬的尾巴。

“你看,你还有比比和百百目鬼阿鲁。曾经你为了追逐安珍抛下了父亲,现在也要抛下他们吗?”神乐再接再厉。

当年追逐安珍而去后,清姬未在听闻过她父亲的消息,这次也要抛下这么依赖她的小百和比比,再次追随安珍而去吗?清姬也在问自己。

“清姬大人!”最后醒来的百百目鬼大喊一声,拖着还没恢复的身体就爬到清姬面前,眼中满是担忧。

接着,清姬就笑了:“妾身无事,小百不必担心,还有比比。一起将安珍大人的灵魂送至道成寺,让安珍大人成佛吧。”

百百目鬼没想到清姬会这么说,当下就掩不住兴奋的心情:“好!好!清姬大人也能自在地去感受这人间其他的风景了!”比比也在一旁用力点头,巨大的脑袋一晃一晃的。

清姬摸摸百百目鬼的脑袋,又揉揉比比的毛,最后抬起头向神乐致谢与致歉:“这次对亏了神乐小姐和镰鼬先生,只是最后妾身亦没能完成交易,任凭两位处罚。”

“没事没事!修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阿鲁,猫妖从来不拘小节!”神乐很大方地摇摇身后的尾巴,被冲田一把拉倒后头。

“China你还是闭嘴吧。接下去的路费,还有你这家伙没有底的大胃,这笔报酬我可是要好好算一算的。”冲田将镰刀绑在腰间,一本正经地算起账来。

“自然,这百年来,妾身身边也并不是没有傍身之物,自然要回馈两位一二料表歉意的。”清姬在这点上意外的好说话。

“清姬大人不用担心,还有小的!”因为行动不便被比比背着的百百目鬼自告奋勇,神乐突然想起这家伙还是个专伺偷窃的妖怪。

“啊,你这家伙之前还说要偷我的眼睛呢!老毛病又犯了阿鲁!”

“小百,真选组的先生还在呢。”清姬责怪地看了百百目鬼一眼。

“请清姬大人放心,小的会务必小心,不被发现的。”百百目鬼回了一个没关系的眼神。

“果然还是还是请你们去真选组走一趟比较好。”冲田镰刀出手。

虽然没有欢声笑语,刚刚经历生死的这些妖怪们竟也是难得有了融洽的气氛。

(润下篇完)


评论(5)
热度(10)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