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3-3)

前文戳3-2

【纪录片的剧情也不输给故事片】

“既然清姬大人没感应到那两只妖怪逃出隐里,看他们逃走的方向应该就在这一片了,我们再好好找找。”比比点点头,故意弄出些动静想引冲田和神乐出来。百百目鬼想了想,又说到:“一会儿发现他们后,你只要抓住那只猫妖,清姬大人对镰鼬不感兴趣。而且,有猫妖在我们手上,那只镰鼬也……”

百百目鬼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身侧有破空声传来。

“可不要小瞧歌舞伎町的女王大人!”冲田揽着神乐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里比比两步之遥的树冠,把神乐朝比比一扔。

比比以为不过是相同的招数,下盘使力稳稳地钉在地上。却忽略了这次除了神乐本身过人的力气之外还加上了冲田的速度,神乐将这些力全集中于伞上,如同一颗炮弹,直接撞得比比重重摔倒在地,甚至被一地的带刺灌木划出些许小伤口。

另一边的百百目鬼正想躲到一边找机会偷袭,这也正中冲田下怀。冲田恰好落在百百目鬼撤退的半路中,三四道风绳一瞬间缠上百百目鬼,不但捆了个结实,更是让她在冲田减速的惯性下在地上狠狠地拖行了数十米。

与此同时,神乐那边并不给比比爬起来的机会。“这地点还是我给你这大个子专门选的阿鲁!”除了那些带刺灌木,神乐也早已偷偷控制住了附近的藤蔓。手上掏出冲田借给她的锁链,配合藤蔓,让比比也被绑住手脚,封掉利齿,暂时丧失了战斗力。

这场战役不过持续一会儿的时间,冲田不敢再大意地往百百目鬼的身上多捆了几圈,几乎把每一只眼睛都遮住了。转头对得意洋洋的神乐说:“没想到一只蠢猫偶尔也能想出一两个不错的计划啊。”

“你才蠢呢!本女王的聪明智慧是十只吉娃娃都赶不上的阿鲁!”听到冲田又喊自己“蠢猫”,神乐气鼓鼓地踢了比比一脚,“现在就看清姬有多在意这俩只家伙了。”

“不会让你们对清姬大人不利的!”听到自家主子的名号,本来已经沉寂下来的百百目鬼再次激动起来,比比也奋力挣扎,扭动身躯。

“真是麻烦。”冲田低咒一声,一个手刀将百百目鬼砍晕过去。而那边的神乐也跟着冲田按住比比的脑袋往旁边的树上用力一撞。

“本来以为是个胆小鬼,没想到还挺忠心的。”神乐看了即使晕过去也紧皱眉头的百百目鬼一眼,和冲田各拖着一只绑的结结实实的“粽子”朝泉水的方向走去。

“这样的家伙才更要斩草除根。”冲田的眼神暗了一瞬。

“……我们是来调查泉水的吧,又不是专门跑来打倒清姬阿鲁。果然还是不应该带上你这抖S的。”

“你这是过河拆桥啊China,没有我,你的妖力早就被清姬抽走当养料了吧。”冲田又恢复了懒懒的语气。

就着神乐冲田这样日常拌嘴模式,两只“粽子”被拖了一路终于摔在清姬的面前。清姬一看清那几道影子,尾巴一甩,一下跨过整个石潭就朝冲田和神乐的手腕过去:“放开比比和小百!”

神乐和冲田各自以妖力做墙,挡下清姬后对视一眼。神乐清了清嗓子,走上一步:“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我们就放了这两只妖怪。”

“无非是想占有妾身隐里里的这汪泉水吧。”一听有条件,清姬倒也不着急了,轻蔑地“哼”了一声,盘踞在石潭前。

清姬的措辞让神乐心里有些不舒服,随即就想来句“不稀罕”。这时,她看着清姬身后的泉水,想到自己那枚白色阴阳鱼,只得耐着性子又道:“我已经看到了,这泉水的功效和那里的阴阳鱼有关吧,我只是想知道这那个秘术阿鲁。再说,你不是还缺木系妖力来滋养阴阳鱼吗?作为交换,我可以帮你。”

确实,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比起让百百目鬼去偷来的各系妖力,自愿能让妖力的利用率更高,早一天养成阴阳鱼也能早一天……清姬犹豫着,神乐的条件很吸引人,可她却无法轻信眼前这两一直被自己定义为贪婪之辈的妖怪。

“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和China也就是好奇而已,又没什么损失。不过这两家伙嘛,我可是很久没这么丢面子过了,当然得收点利息。”冲田突然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又以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毫无反抗之力的百百目鬼和比比,仿佛在思考从哪里下手,“不如就试试凌迟吧,风刃用来做这事最顺手了。”

在一边等待清姬答复的神乐一愣。说好的调查清姬的阴阳鱼呢,这时候耍什么抖S?

“等等!这条件妾身应了!”眼见冲田真的挥了一把镰刀,清姬也顾不得什么信不信任了,赶紧阻止。

十几道小风刃在就消失在百百目鬼和比比身前一寸,冲田收起镰刀:“我还不信你这一见面就要致我们死地的家伙呢,希望你别耍什么小心眼,乖乖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现在可不是你想的三对二了。”

清姬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看着清姬踌躇不知道怎么开口,死命捏着衣袖的样子,神乐反倒是有点心软了,拉了拉冲田的衣角。

被冲田反瞪一眼。“你是谁那边的啊?”冲田用口型质问神乐。

就在神乐准备瞪回去反击“吉娃娃的造反”时,清姬捏着拳头终于从嘴里憋出一句:“其实……妾身也对这秘术不甚清楚,只是妾身复活安珍大人心切……”

冲田的眼神又危险起来,清姬赶忙补充:“但那位懂得秘术的大人也应了妾身,待这阴阳鱼养成后,那位大人自会感应到,前来传授秘术的下一步。只要这位小姐能将木系妖力借于妾身……”

“我借。”神乐突然开口,脸上的表情却让冲田觉得意味不明,她擅自向石潭走去“走吧,早点开工也好早点搞懂这个泉水的秘密。”

“总之,在交易完成之前,这俩家伙最好还是被这样绑着。”冲田匆匆用风绳把还还昏迷状态的比比和不敢乱动的百百目鬼拴在附近的树上,威胁清姬一句后追上神乐,“China你……”

“抖S,我有不好的预感阿鲁。有点想知道的消息,我得去问问假发。”神乐低着头,似乎是想到什么令她不安的事。

“桂那家伙的情报确实不少,再说也不能就这么在隐里一直待下去。我去找找,看那只百百目鬼出现的时机,这隐里除了我们进来的地方一定有别的出口。China你……可以吧?”被神乐低气压感染,冲田也觉得气氛凝重起来。

“没问题阿鲁,我先去对付阴阳鱼。”

神乐难得安分地在潭边蹲了两天,起初冲田也觉得这样状态的神乐让他有些放心不下,但在神乐坚称“没事”后,冲田也只能在栓比比和百百目鬼的锁链上留下尽可能多的妖力减小他们逃脱的可能性,并利用一切时间在隐里搜寻着,以求早点找到那条出路。

两天来神乐做的事就单调很多,不是在调动隐里中的木系力量滋养阴阳鱼,就是看着水中这一黑一白两条鱼发呆。

“真希望到最后都是我想多了……啊,抖S怎么还没回来?找个出口而已,慢死了阿鲁。”随着阴阳鱼又长大一圈,急不可耐要确认某些事的神乐内心也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这回镰鼬阁下怕是依旧会无功而返。”刚刚还在给比比与百百目鬼送食物的清姬突然盘踞在神乐身边。

“你是什么意思?”神乐猛地转头,心里一跳,找出口的事明明自己是和冲田在私下商量的。

“虽妾身实力不济,却也比小姐多活了些岁数。小姐与镰鼬阁下是想找寻自由出入妾身这隐里的吧。”比起神乐被猜中心思的面色僵硬,清姬倒是一脸淡然的样子。“事到如今,妾身也无能力也没必要拘着小姐您和镰鼬阁下。无妨告于小姐,两位要找的地方正在妾身身后这块巨石之下。”

神乐朝清姬目光所及之处望去,那是一块足有上千斤的石头,在石潭边大大小小的石块一起杵着,也不惹人注目,再加上离石潭很近,她和冲田都没想到要仔细查查。

“这巨石寻常妖怪无力撼动,当然小姐无需担忧,只要有比比在,这点分量亦难不倒他。”见神乐跟着自己的目光转向巨石,清姬继续说到。

听完,神乐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清姬突然捂住嘴笑了起来:“小姐真是轻信妾身,就不怕一切不过是妾身想诓小姐放了比比的陷阱吗?两日前亦是如此,镰鼬阁下分明已看出妾身失了筹码,小姐却还如此轻易借了妖力给妾身。没有镰鼬阁下护着,小姐怕是要多吃不少亏。”

神乐被清姬搞得有些发蒙。自己可没说过要放了比比这种话吧,那种分量的石头自己也能挪开啊,至于是不是陷阱,等抖S回来控制住局面,自己再去试试不就安全了?还有借妖力,不就是为了快点知道这阴阳鱼养成的后续,和抖S护不护着自己有什么关系?以前抖S不在的时候自己也没吃过什么亏啊。“这女人都在脑补什么呀。”神乐小声嘟囔。

“若是当年妾身侧畔亦有一位镰鼬阁下这样的人物,妾身也不至落到今日这般。”清姬大概也是近几日被这沉闷的气氛逼狠了,尽擅自讲起自己的经历来。

“如今人形琉璃剧也好,歌舞伎也罢,皆是称妾身求爱不得,最后缠着安珍大人一起被焚于烈火之中,谁又记得妾身本只是一闺阁女子。若非父亲大人引荐,妾身又去哪里遇到一位参拜的僧人呢?安珍大人那时候明明亲口应了与妾身结亲,也承诺参拜归来之际就迎娶妾身,未曾想他就这样一去不返。妾身要为自己讨个说法,那人竟祷告神明也要驱逐妾身。妾身不甘心,不甘心啊!”

“生死之际,妾身也曾想过就此一笔勾销。只那安珍,又是面上应了妾身一同成佛,来世结缘,背地里却偷偷托梦给道成寺的老和尚要镇压妾身,只让他一人升天。妾身如此信任他,甚至不惜成为这幅模样,他对待妾身又如何?叫妾身怎能轻易放过啊!”

说到伤心处,清姬激动地甩起尾巴,拍打地面,震碎好几块石头。这滔天的怨气让神乐觉得可恨之人往往也有可怜之处:“那你就这么一直纠缠安珍的灵魂?到现在打算复活他继续你想要的姻缘?”

“不然。就算妾身再愚钝,以妖躯在这俗世浮沉九百来年也看透了,如今只想还了欠安珍大人的这条命,便就此离去,放了他自由也放妾身自己一条活路。”到最后,清姬的声音只剩下一声落寞的长叹,“妾身也知晓,以这泉水为诱,让小百偷来各系妖力是妾身的过失。妾身也不求什么,只望猫妖小姐能看在妾身也未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能助妾身养成阴阳鱼后再离开。”

清姬恳切地看着神乐。“装模作样的,又想耍什么新花招啊。”不料冲田却在此刻归来,站到神乐身边,一脸戒备。

莫非抖S吉娃娃真的刻意护着我不让别的妖怪骗?大约是被清姬洗了脑,神乐看到冲田以后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念头。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冲田和清姬之间的气氛又变成了风雨欲来的压迫感,神乐赶紧拉住冲田:“有没有耍花招去验证一下不就清楚了阿鲁。”抖S这种维护应该只是出于真选组的本能吧。

“小姐说的有理,妾身绝无欺骗之意,还请麻烦大人将……”

神乐不等清姬说出“放开比比”这样更可能激怒冲田的话,三步两步走到清姬所指的巨石边,一使劲,把巨石推开半步的距离。“好像下面确实有个洞口阿鲁。”

清姬没想到神乐有和比比媲美的力气,愣在原地。冲田朝她露出讽刺的一笑,向推石头的神乐那边走去:“China你怎么还是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先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就这么推开了。”

“谁……谁说我没经验的!我知道没机关了才打开的阿鲁!”神乐脸上一瞬飘红,顶着冲田嘲笑的眼神,鼓起脸反驳。

冲田和神乐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那个洞口,清姬一着急,脱口而出:“猫妖小姐会回来的吧!还有比比和小百……”

神乐回头望了一眼,反手甩出自己的伞,插到清姬面前:“交易还没完成呢,当然会回来的。”

冲田将神乐的举动都收在眼底,当下并没有说什么。他们走过一段长长的地道,最后甚至不得不变回镰鼬和猫的样子,终于从一个树洞里钻出来。见神乐下意识想撑伞却拿了个空的样子,冲田出声:“把武器当作抵押留在敌营什么的也太蠢了,清姬那家伙可是才觊觎过你妖力的。”

“吉娃娃你是要找茬吗?”不习惯没有伞的神乐正烦躁着,“除了伞和玉佩你说我还能拿什么?这个赠品水壶吗?再说,清姬的眼睛可没撒谎阿鲁,我也不是那么好骗的!用不着你个吉娃娃操心!”

“谁要操心你这样的蠢猫啊?我只是担心你拖我后腿。”冲田别过脸。

“是谁当初要跟过来的?是我担心你拖后腿才对!多余的家伙!魂淡吉娃娃!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去找假发,反正你们真选组一见假发也是要打起来的,这样更就拖后腿了!”神乐积攒两天的焦躁找到了宣泄口,冲着冲田就是大喊一通,然后一跃上树,几步一跳跳远了。

等找到一处有桂出没痕迹的空屋,神乐已经发泄得差不多了。意识到刚才似乎是自己的口气不好,神乐捏着白符,正纠结是不是要和冲田低头:“虽然说确实是很烦啦,但说抖S吉娃娃‘多余’是不是不太好?难道要道歉?不!才不会向那种家伙认错呢!”

“哟,是leader啊,找我有什么事吗?”神乐还在纠结时,桂翻身下梁,坐到神乐面前,摘下三度笠。

见桂已经出现,神乐把白符藏到袖子里:“就是那神奇的泉水阿鲁,我见到了,确实和清姬有关,却又不是清姬自己的能力。我想知道在那传说出现之初,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组织或妖怪出没阿鲁?假发你不会没消息的吧。”

“不是假发,是桂!要这么说的话,那传说开始流传的前几日,确实有个组织在这附近。可我认为不像是和治疗效用的泉水有什么关系。那伙妖怪是干海盗的,据我的消息,他们也不是本土妖,主要经营范围是一些出云禁止的药品。”

“药品?”

“像是在战斗中强行提升妖力,或者看到幻境之类的。实际上,他们的活动痕迹最近又在关东这片出现了。今天我还遇到了真选组的妖怪,我正准备伺机潜入真选组!Leader需要真选组那边的情报吗?关于海盗春雨的。”

“春雨?!”神乐心头一跳,那种不祥的预感再次出现,她猛地起身,“不用了,假发!我有事先走一步,下次再找你!”也不听完“不是假发,是桂”的回应,神乐朝隐里的方向加速赶去。

顾不得之前的纠结,神乐掏出白符就开始输送妖力,等冲田那里一有回应,神乐赶忙问:“吉娃娃你有没有见到真选组的?知不知道春雨的具体消息?”

“China你消息很灵通嘛,最近确实有海盗春雨的一个师团在这片海域出没。”那边冲田的声音夹杂着其他说话声,大概是和真选组来调查的队员会和了。

“海盗春雨具体什么来头你到底知不知道?”

“他们出现在这具体有什么目的依旧不明,只知道这次来的是春雨的第七师团,团长叫……神威。”

“真的是他!”神乐不等冲田说完,掐断白符,用尽全力加快了速度。

 

TBC

 章节2-4的内容好像是被LOFTER屏蔽了,有没有没看过还想看的小伙伴?有的话,我试试修改成图片,没有就算了。


评论(7)
热度(10)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