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3-2+中秋节番外)

前文戳 3-1

PS.以下含私设世界观

【迎难而上和管闲事都是修行者的必备技能】

脖子被冲田拴上项圈铁链控制住,百百目鬼低着头,三步一个踉跄地在前头走着。冲田捏着铁链的另一端跟在后面,脸上的表情活像拿皮鞭的奴隶主。

神乐“啧啧”几声,感叹道:“真是抖S虐待狂。”

“这可是某些妖送上门来让我S的,镰鼬从不放过送到嘴边的猎物。”随即冲田一振铁链,使得前面百百目鬼脚下一滞,差点绊到地上的石头。过了几秒,冲田又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再说这是为了谁啊。”

“就,就是那里了,大人。”百百目鬼突然停在崖边,朝海的方向虚虚一指把神乐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错过了冲田的嘟囔。

“那里似乎什么都没有阿鲁。”神乐皱着眉,在百百目鬼所指的方向,除了海浪一下一下冲刷着礁石发出的“哗哗”声,只有一片宁静,似乎和其他海岸没什么不同。

冲田立马一拽手上的链子,把百百目鬼拉倒踩在脚下:“我说过的吧,若是有半点虚假……”

“小的哪敢!听小的解释啊!大人!”百百目鬼匍匐在地,双手抱头,连手臂上的眼睛都似乎在发抖,“那入口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出现的,据小的观察,只有每月的月中和月末落潮之时,外来的妖怪才有机会进入隐里。”

需要这么麻烦?神乐半蹲身子,把伞抵住百百目鬼脖颈:“想死吗?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想让我们放过你而瞎编的?”

“小的真心没有欺骗大人!请两位大人明鉴啊!”冰冷的伞尖威胁着自己的生命,百百目鬼又开始哭爹喊娘起来,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关键点,“明日!明日便是月末!等过了明日入口没有出现,大人们再杀了小的也不迟啊!”

“也好,离落潮也不过就四个时辰,今日天色也不早了,先在这休整一下吧,China。”冲田虽然觉得不能太相信这只百百目鬼的话,但神乐的修行确实也不急在这一时,一个晚上还是可以等等看的。

倒是神乐在听到泉水的消息后,一路高涨的情绪在此时被浇灭了些:“早知道就先回去把那出歌舞伎看完了阿鲁。”

冲田用风绳和铁链双层加固,把百百目鬼绑在附近一棵树上。转身听到神乐这么说,不由地做出刻意忧心的表情:“你真的有好好修行吗China?照你这副样子,能修炼出两条尾巴也是个奇迹了。”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表情!神乐女王天赋秉异!才不用你这个小鬼来指手画脚!我修炼出九条尾巴也是早晚的事!”神乐气得大声嚷嚷。

“是吗?”

然后被冲田怀疑的目光彻底点燃的怒气的炮竹。

冲田作死的后果就是被神乐强行分配了去捡柴禾生火的任务:“我明明说的是实话,良药苦口啊China。”

“哼,女王大人不和小吉娃娃计较。”对于捡柴后顺手抓了条鱼回来的冲田,神乐温和了很多,只是狠狠在烤鱼肚子上留下一个锋利的牙印,往自己的嘴里塞满鱼肉,到连话都说不清楚的程度,“说起来,那只百百目鬼指的地方根本就不像有什么入口在阿鲁,那家伙不会真的是说瞎话的吧。”

海鱼的味道特别鲜美,冲田也咬了一口鱼肉:“那家伙刚刚抖成那个样子,应该没胆子骗我们。而且刚刚我向海边的小妖怪问了一下,传说中,清姬便是在这边的海崖跳海身亡的,也许那泉水真的和清姬脱不了关系。”

“真的假的?那个传说有九百年了吧,我还没见过由怨气催生还存在了这么久的妖怪阿鲁!”

“如果是真的,那光凭清姬活的这些年数积攒下来的妖力,我们要对付起来都够呛。”

“不过听那个故事,清姬怎么想都和治疗用的泉水没什么关系啊。”

冲田和神乐难得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若是忽略两步外绑在树上的百百目鬼,这场面还真是格外温馨。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听着不远处有节奏的海浪声,时间悄悄流逝,海平面的尽头开始露出清晨的第一丝光芒,浪潮也在不知不觉中以不被察觉的速度退去,露出海崖脚下的一点点地面。在冲田和神乐都没注意的时候,一座黑色鸟居正从虚无到实体,出现在离海崖最近的两块礁石中间。

“大人!大人!入口出现了!小的没有骗你们!”第一个发现的是僵硬了大半夜的百百目鬼,她的声音让变作原形靠近火堆小憩的神乐和抱着镰刀闭目养神的冲田同时清醒,往那座凭空出现的鸟居看去,再对视时,两妖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那是他们还从未见过的奇景。

冲田继续把项圈套在百百目鬼脖子上,拽着她靠近鸟居。“结界那边好像是个树林。”神乐半只脚跨进海水中后,突然对身边的冲田说。

“果然是大妖所创造的隐里,已经完全是另一个空间了。”冲田用镰刀试探了一下,结界好似一道水幕,很容易就能穿过,没什么危险的样子。

神乐举起伞横于胸前,与冲田并肩,一同小心翼翼地穿到了结界的另一头,那边的树林虽也是郁郁葱葱的,周围却连一丝虫鸣都没有,安静得可怕。

“大,大人。泉水就在隐里的中央了,现在可以放小的走了吧。小的可不想再遇到那只可怕的比比啊!”身后传来百百目鬼虚弱的声音。

“等到了泉水那边再……”冲田的话没来得及说完,一只全身布满黑色长毛的怪物就瞪着铜铃般的大眼朝他们扑来。

“是比比!”没谁能再顾得上尖叫的百百目鬼,冲田把她丢在一旁,手里的镰刀就快舞得飞起,近百道小型风刃齐齐向比比冲去。神乐也举着伞,朝比比连续射击,同时借力树干,试图近身作战。

比比长吼一声,一爪子拍断身边那颗四五人粗的大树朝神乐扫去。面对冲田的风刃,比比也不闪不躲,任由其打在自己身上,不痛不痒的样子,爪子一伸,直冲着冲田的镰刀而去。冲田见来不及躲开,两手手腕迅速翻转,甩出末端的长锁链做出盾防。

神乐则被逼地在半空中硬是拔高自己的位置,一个后退,见冲田的镰刀就要和比比相撞,赶紧在身后树干上一蹬,又一次加速俯冲,撑着伞硬生生把比比的攻击撞偏三四米,自己却因为反冲力朝地面坠落。冲田见状,也速度撤去护盾,借风势抱住掉落的神乐。神乐执伞侧的手腕似乎有肿起来的趋势。

“不愧是怪力女,连比比的攻击也能撞开!”冲田调侃一句后正色道,“这家伙的力量太强,我去把他引开,你赶紧找安全的地方!”

“我才不想变成你的累赘!”神乐捂着手腕,虽然眼眶里已经满是被疼出泪水,但依旧一脸倔强,就要下地和冲田一起对敌,“这里这么多树,我要放火烧死这只魂淡比比!”

那边的比比已经爬起身准备第二轮攻击,冲田眼睛转了转:“我们往树木繁密的地方走!China,你尽可能让催动这些植物生长挡住那只比比。虽然是别的妖怪的隐里,但这些树应该和外界的没什么不同。”

神乐试了试,可行,便冲着冲田点点头。冲田也不准备停留,抱紧神乐以最快的速度穿过树枝缝隙,而神乐也努力调动起隐里中可以被控制的木系力量,地上的灌木和藤蔓突然暴涨,很快在两妖身后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绿色屏障。隐约还能听到后头传来比比狂躁的嘶吼和爪子死开树枝的声音。

“比比的牙齿和爪子都很锋利,藤蔓估计挡不了太久。”神乐从未这么大规模地使用过木系妖术,隐里中可控的力量太少,神乐觉得自己就要被掏空了似的。

“我们得找到路先出去到安全的地方再做打算。”冲田也很少这样用尽全提升速度,“身为真选组的剑,我居然在逃跑,真是狼狈啊。”

没等神乐想到要说的话,冲田一个下滑冲出密林来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地带,前头是一方石潭,而石潭中央的涟漪便是一处泉眼。他们要找的泉水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眼前。

“没想到这还有只会木系妖术的,正是妾身所需。做的不错啊,小百。”石潭对面,一个人身蛇尾的女人斜靠在凸起的岩石上,长长的尾巴末端浸润在泉水中。刚才没顾得上,不知何时逃走的百百目鬼此时就跪在女人身边。

“去把那位猫小姐的木系妖力拿来吧。”女人一声令下,百百目鬼再没有之前胆怯的样子,换上狰狞的面孔朝神乐扑来。而为了弥补百百目鬼和冲神间的实力差,女人没在水中的尾巴一个猛甩,熊熊烈火竟直接贴着水面就冲了过去,身后还有越来越近的比比。

神乐觉得自己快要连心脏都跳不动了,感受到冲田抱着自己的手臂在颤动,抬头看到他抿紧的嘴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一瞬间他们的默契达到顶峰。

就在三方攻击即将汇集的前一刻,冲田与神乐同时出手,巨大的火墙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爆发,在冲田风力的加持下一下子变成三四人的高度,炙热的温度直接盖过清姬的烈火,比比和百百目鬼的脚步同时一顿。就抓住这一秒,冲田将自己变成旋风,竟垂直把神乐送到危险以外的高度后,再次抱着神乐冲回密林。

就在冲田竭力冲刺时,神乐突然以一种极其不确定的口吻说到:“刚刚拔高的那会儿,我看到了泉水里有阴阳鱼,好像是只有我妈咪会养的品种阿鲁。”

“什么?”冲田在半空中的身影一顿,低头看见神乐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复又抬头,目光锁定一个方向,再一次全速前进。

清姬的隐里有着完备的山林环境,冲田在一处有凹陷的山壁下放开神乐,让她靠坐在石块边:“也不知道这隐里范围多大或是连接到了哪个小角落,不过既然你还能控制这里的植物,说明清姬也并没有完全掌控隐里,一时半会儿那些家伙应该不会过来。China,你的手腕……”

后面关心的话冲田有点说不出口,但神乐的心思明显并不在这上面。“我没事阿鲁,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嘴上这样随便地答应着,眼中却还是在纠结着什么。

“说吧,那个阴阳鱼。China你是知道点什么吧。”冲田也靠着石块坐下,紧挨着神乐,说出让神乐不得不看着他的话语,“和起死回生术有关。”

神乐看着那双红眸中写满了认真,咬了咬下唇,手上掏出一张空白符纸折叠,终于决定开口:“抖S小鬼,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传说把九命猫妖和起死回生联系在一起吗?”

随着神乐的动作,见到神乐胸前不知什么时候从衣领里掉出的那枚白色阴阳鱼玉佩,冲田不自觉地回想起三叶化为光点涌入其中的场景,瞳孔一缩。

“这个容器就像是大家的身体。”符纸被叠成盒子的形状,神乐打开旅行时用的水袋往纸盒子里倒了一些水,左手制造出小火苗放在盒子下方:“水就像是生命力,或者说大家的妖力,而下面的火就是衰老、流血伤害,中毒等等在威胁生命的那些东西。而灵魂,则是除了像小银那样的种族,妖怪或人类在一般情况下看不到却确实操控着这个容器和里面水的存在。”

纸盒里的水渐渐蒸发。“当身体里的妖力流失殆尽之时,容器下的烈火就会将容器烧毁,使灵魂失去依附,那便是死亡。”就在纸盒中最后一丝水分都要流失时,神乐再次从水袋里倒出一杯子水,避免了纸盒的燃烧碳化。“最初的九命猫妖便是像这样在拥有一个灌满水的容器同时,修炼出八个备用水袋,使得我们一族看似比别人多了八条命。而后,有只九命猫妖又在一次次接近死亡的过程中,竟然感受到了灵魂与身体的连接方式。”

“那只九命猫妖便开始尝试把已经脱离的灵魂重新连接到身体上,再以一般治疗术冠以生命力。这便是所谓起死回生术的开端。”

“啪”一下,冲田捏碎了手边一块小石头,瞪着神乐吼道:“那你这臭丫头告诉起死回生术是不……”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阿鲁!”神乐左手一挥,用小火苗制止冲田的冲动,“别的不说,前提需要完整的灵魂才可以,没有容器的保护,灵魂很容易被损伤!你也见过这种情况的吧,幽灵在世间待久了可是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的!”

冲田一愣,真选组执行任务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见过因为怨气残留于世却被时光消磨到浑浑噩噩的破碎灵魂,没有怨气的支撑,他们也只剩消散一条路可走,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姐姐不是也会……“那和阴阳鱼又有什么关系?”冲田立刻问道。

神乐垂下眼睛,稍稍提起玉佩:“这也叫阴阳鱼阿鲁,虽然只有一半。不管是清姬养的黑白色鲤鱼,还是勾玉形状,都是阴阳鱼,是太极图的核心。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阴阳鱼汲取天地间灵气,生养万物,自然也包括灵魂。”

神乐一边说,一边用小树枝在地上画了个简单的太极图:“妈咪曾用这样的力量温养过灵魂,那个死灵报完仇后本来要消散的,但因为妈咪的力量他也可以成佛然后转世了。”

这个消息带来的冲击性让冲田一瞬间瞪大双眼。

“就算我妈咪没有谁信仰,她也有能力做神明才可以做到的事阿鲁。”神乐这时才勉强扯出一个自豪的微笑,却又很快消失,“但是神明也只是在维护这天地间的秩序,而没办法创造。就算灵魂养好了,已经破碎的容器不能用,但要创造出另一个和灵魂波长相同的容器根本也只有‘怀孕’才能做到吧,那就是不可控的转世了。妈咪也说过,想要留住一个灵魂,只有不断地在产生排异前替他找波长最为相近的容器,还把容器的原灵魂消灭。”

那么你也希望用这种不断消耗他人生命的方法去留住三叶姐姐吗?

这话神乐并没有说出口,但明白过来的冲田表情彻底僵住,心里仿佛被灌入凉风,本就有些动摇的他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坚持。“那……”

“我会把木系妖力借给清姬去完成阴阳鱼的养殖阿鲁。”突然,神乐抬头,朝冲田展开大大的笑容,似乎满脸轻松,“创造另一个与灵魂波长相同的容器,虽然我们九命猫妖还做不到,但没准清姬小姐知道怎么办呢?她都会养阴阳鱼了。”

冲田猛然皱眉,求助那个要夺取神乐妖力的疯妖怪?“不要去”几个字就要脱口而出。

“当然也不全是为了你,不对,是为了三叶姐姐阿鲁,毕竟神乐大人我可是来这里修行的!泉水的事都查到这一步了,当然不能半途而废啊!再说了,我也不是不摸清楚实力就上的傻子阿鲁!虽然你这吉娃娃没有小银厉害,但我们也不至于打不过比比,刚才就是时机不对!现在我们只需要一个计划,然后和清姬做个交易!”神乐的笑容中带上狡黠。

神乐这样让冲田也放松眉头:“虽然China你不是傻子这事还有待商榷,不过这次就勉强听听你的想法吧。”

TBC

比比:住在山中的怪兽,它力大无比,非常凶猛,捕食猛兽如同苍鹰捉小鸟一般。在山中赶路的人尤其害怕遇见它,它只需一扑,行人就会被它压扁,两只巨爪稍稍用力,被抓的人的胳膊或腿就被轻松拧下,同时在它尖利的牙齿下,人的脖子也是那么脆弱。


【中秋节番外】

“梆、梆、梆……”玉杵的声音有规律地响着,好像就在冲田的耳边。

不,这不是“好像”。冲田眨了几下眼睛后,视线慢慢清晰起来。周围的环境清冷而陌生,唯一的生物就在自己眼前,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正抱着玉罐,一下一下捣着里头的药材。

冲田一下子浑身紧绷,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一摸后腰却发现自己的镰刀消失的无影无踪,反倒是身侧插着一把打刀,低头看了看,发现连身上的衣服都被换过了。

“这是哪?你又是谁?”冲田压低声音,把武器抵在兔子背后。

“哟~吉娃娃终于醒了阿鲁。”兔子没有回头,甚至无视了冲田的威胁依旧淡定地捣手中的药。

听到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口癖和绰号,冲田心头大震,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那个心口的名字就从对方口中说了出来。

“我当然是神乐啊。”

“不可能!”冲田的反驳几乎是脱口而出,脸上满是无法相信,“China明明是一只蠢猫!”

“抖S小鬼你是不是睡傻了?本女王一直是尊贵的夜兔阿鲁!什么时候是猫了?”兔子终于分给冲田一个眼神,蓝宝石般的大眼睛里满是冲田熟悉嘲讽之色,“提出和我一起镇守广寒宫可是你,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阿鲁?不过也难怪?才刚一过来就晕倒,小鬼你是有多弱啊!”

广寒宫,捣药,兔子。种种零碎的线索让冲田隐约想起神乐家乡的神话故事,但可能是脑子还没完全清醒的缘故,总也抓不住头绪。

“算了,吃下这份长生不老药你也就没机会反悔了阿鲁。”自称“神乐”兔子将玉罐里捣完的药泥搓成丸子状,一步一跳向冲田靠近。

“别想骗我,你根本不是神乐!”当兔子的前爪几乎要碰到冲田鼻尖的时候,愣在那里的冲田终于反应过来,把兔子往外一推。

“别闹了,幼不幼稚啊吉娃娃!你不会现在还想搞什么恶作剧吧?”兔子皱了皱眉,“砰”的一下化作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白皙的肌肤,橙色的发丝,鲜艳的旗袍,正是冲田熟悉的模样。

冲田差点被这幅样子恍住心神,但很快他抽出佩刀把少女挡在两步外:“还算有点本事,可惜我不会被你这家伙欺骗的!”

“什么呀。”少女嘟嘴抱怨一句,把药衔在嘴中,突然矮下身子一个扫腿攻击冲田下盘,待冲田平衡被打破之时,后腿一蹬,整个人宛如刚才的兔子形态一般扑了上去。

冲田彻底僵硬了。少女的气息也和神乐半分不差,一股脑占据了冲田的鼻腔。带着凉意的小手却有着不寻常的力气,死死压住冲田上臂,令其动弹不得,另一只手抚着他的侧脸。双膝跪地,强硬地挤入冲田腿间,一边抵住冲田的大腿根,另一边压住冲田左手。旗袍下摆沿着大腿下滑,一大片白皙展露在冲田眼前,刺激他的视觉。

冲田咽了下口水,他觉得这种时候,自己不能表现地太怂。可惜对面的少女没等他开口,一低头堵住他的嘴。

滚圆的药丸就要顺着唇缝滑入嘴中,这时冲田才反应过来。不,不行,对面这家伙是想用这个什么鬼的长生不老药把他困在这里,变成神乐的样子也是……

正当冲田收敛心思,打算全身心对抗时,身上的少女也有了新的动作。一只手还是死死压住冲田,另一只手却对冲田开始了一次探索。

冰凉的触感从冲田的领口滑入,在锁骨处轻轻绕了几圈后,手腕提起,在手指若有若无的碰触中,滑向心脏跳动的地方,整只覆盖上去。冲田觉得那一瞬间,心跳都停止了,被扯开的衣领中有风灌入,却在下一秒全部被皮肤表面升腾的炙热所替代。

冲田咬紧牙关,他甚至能感到脸上已经布满红晕,沸腾的血液好似在身体里乱窜,也可能是隐隐在朝一个方向奔去。

少女当然不会就这么放了他。将药丸继续抵住冲田唇瓣的同时,少女伸出一截粉舌,开始慢条斯理地舔舐她能舔到的地方,一下一下,软绵绵的触感让冲田几乎脑子发晕,也没有注意到少女的手已经开始向下攻略。那只手早已染上冲田的体温,正用指尖细细描绘着冲田腹肌上的线条。

突然,一道白光直击冲田大脑。少女显然不再满足于现阶段的触碰,唇舌与手上动作未停,同时竟直接塌下腰部,摩擦起冲田双腿之间的部分。

冲田的一腿紧张地曲起,手上青筋全露,居然也稍稍找回了自己的力气,将少女的束缚挣开一些。

“喂!”焦急之下,冲田想开口呵止对方,却全然忘记了唇上还有一枚药丸和跃跃欲试的小舌,就这样一个松懈,药丸被推入冲田口中,在对方舌头的帮助下,就这么化为了液体,直接流入喉间。

冲田又感觉呼吸一窒,眼前一黑。

“喂!还不醒阿鲁!懒惰的吉娃娃!”还是那个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冲田察觉到恢复了力气,一个暴起,从原地弹开。

然后,他看到对面冻结了表情和动作的神乐,这才是他认识的猫妖。从停在半空的手看,刚刚她可能是想要捏住自己鼻子强制把自己唤醒。

半响,神乐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干什么阿鲁,反应这么大。”身后的尾巴开始散漫地左右甩动,一如往常。

见终于把冲田唤醒,神乐也不太在意刚刚那点小小的不自然,一脸兴奋地拉着冲田让他去看海平面尽头的那轮明月:“快看快看!今晚的月亮是不是很圆很漂亮!今天可是中秋阿鲁!啊,好想吃月饼!说起来,我又没有跟你讲过,月亮那只玉兔的故事?它……”

冲田突然回忆起什么,朝远离神乐的方向挪动一步:“不了不了!我已经不想去回忆玉兔的故事了。”

 

【end】


评论
热度(1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