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番外(夜思+中元节)

2-22-3间隙发生的事和一篇关于中元节的小甜饼


【夜思】

 

“喂,China。”冲田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

不久之前,因为冲田抢走了神乐手上正在看的故事本,两妖在万事屋小幅度地打了一架。要顾忌不损坏家具、畏首畏尾的打斗比放开手脚更消耗体力,打累后的冲田和神乐倒在地上不想动弹,导火索故事本更是被抛在脑后。

“怪力女?大胃猫?臭丫头?没有修炼天赋的蠢猫?”

“……”神乐那边依旧没有回应。

“……神乐。”

“……”

冲田站起身,走到神乐跟前又蹲下。不出冲田所料,神乐微微张着嘴,已经睡得不省人事,四肢和尾巴摊开,睡姿毫无美感,甚至还能看到嘴角挂着可疑的银丝。

“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冲田扯着面前姑娘的脸颊,揉搓成各种鬼脸的样子,用嫌弃的口吻说到,“之前绝对是仗着老板不在家就想着熬夜看杂书吧,然后白天就该抱怨睡眠不足了,小懒猫。”

“啪。”睡梦中的神乐不舒服地皱了眉,一手拍掉冲田蹂躏自己脸的爪子,翻了个身,继续沉睡着。

冲田作案的手在半空愣住,见神乐睡得正熟,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冲田自顾自地小声宣告:“China就等着变成花脸猫吧。”

嘴上这么说,冲田起身后并没有去拿银时搁在桌上的一排毛笔,反倒是煞有介事地翻了翻地上的一摞书,神乐本想熬夜看完的那一本就是从这里拿的:“老板这都是什么品味?青春期少年吗?居然没看到成人向,不能以带坏未成年妖怪的理由逮捕老板了,真可惜。”

冲田又拉开神乐松口让他借住的房间门,一床干净的被褥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房间正中。冲田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即使嘴上各种嫌弃和拒绝,最后还不是心软地给他准备了厚实的冬季被褥,而不是真的只让他盖薄毯子。

虽然表面上神乐暴力,任性,粗鲁,毒舌得不像个姑娘,但她又确实是个柔软又细致的小姑娘。这是冲田目前还无法宣之于口,在心里很早就已经承认的。

冲田对神乐的第一印象只有一条,很能打。身为真选组里战斗力数一数二的一番队队长,冲田很少能碰到像神乐这样能和自己打得酣畅淋漓的对手,神乐是九命猫妖具有种族上的优势没错,可自己作为镰鼬在种族上也不落下多少,更何况对方只是个小姑娘。冲田想赢。

一开始冲田是真没把神乐作为一个普通姑娘看待,谁家的小姑娘能在进入这个上上下下都是雄性妖怪的真选组的第二天,就大大咧咧地跑到训练场上把那里的真选组队员一个个打趴下的呢?最后,冲田自己上场为真选组挽回面子,可惜在拆掉训练场前被土方及时制止,最终的结果依旧是平手。

与此同时,神乐确实有着作为一个小姑娘的优势。活泼乐观的性子让很多真选组队员都喜欢和神乐聊天,就算被神乐这样可爱的声音不带恶意地嘲讽了也是一种享受不是?偶尔跟着冲田巡逻,乐于帮助弱小的神乐也收获了不少小摊贩们的善意。某些时候,冲田也会发现和神乐之间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特别是在整土方的时候,自从和神乐合作,成功率起码提高一半。

慢慢地,冲田已经忘记了想赢的初衷,一次又一次地挑衅或许只不过是觉得神乐那张生气的脸更加生动,更加让冲田的s心理得到满足吧。

一边回忆着刚刚认识那两个月的打打闹闹,冲田一边将被褥抱到会客厅,把不知道已经换了几个睡姿的神乐从地板抱到沙发上,盖上被子:“就这么睡着了,也不怕再着凉。China你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

是什么时候发现China是与众不同的呢?大概是在寿司店窗口看到她经过就下意识想把她拉进来作为自己的朋友介绍给姐姐,让姐姐放心的那个瞬间吧。其实那个时候他们连普通朋友的关系都算不上,也不知姐姐看出什么没有,反正姐姐估计也没把他们的关系定义为普通朋友就是了。

现在想来,冲田觉得那个瞬间绝对是自己近期做过最明智的决定,同时他也欠神乐一个道谢。不管最后结果怎样,神乐曾两次帮三叶度过危险状态都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在和神乐的聊天中,三叶才透露出想看各地风景的愿望。比起来,自己只是个没用的弟弟,到最后一刻也没能让姐姐获得幸福。

想到这,冲田抑制不住内心的不甘,紧握拳头,把脸死死地埋进被面,希望止住即将流出的泪水。房间里一时被哀伤填满,直到被子里的神乐不舒服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冲田才把自己从负面情绪中拔出。

神乐还在沉睡中,看样子不到第二天是不会醒来了。冲田抬起神乐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以便自己也能盖到被子。接着,从领子里抽出神乐的阴阳鱼,因为三叶姐姐的灵魂,神乐将玉佩暂时放在了冲田这里。

在姐姐灵魂进入阴阳鱼的那一刹那,冲田本是满心都被起死回生术占满,让姐姐复活的办法值得他用任何东西交换,然而神乐对起死回生的态度太不对劲。冲田想,九命猫妖与起死回生间的联系一定不是空穴来风,神乐或许知道些什么。冲田再一次询问自己,为了追求这虚无缥缈、不知前路的起死回生术,真的是任何代价我都可以接受吗?

还是……冲田看向不停乱动直到在他肩上找到舒适位置的神乐,这两个月偶尔闪现在脑海的念头又清晰起来。我想继续这样的生活,和这个姑娘一起踏上旅程吗?

将玉佩郑重握在手心。请姐姐放心,我会好好考虑,找到正确的方向。

“你也晚安,神乐。”

 【end】


【中元节番外】 ps.时间点为正文结束后某年

一阵阵喧闹声从远处的城镇传入神乐的耳朵,把她从睡梦中唤醒。“啊啊,吵死了阿鲁!那群人类在干什么啊!”前一夜睡在树枝上的神乐调整了一下姿势,捂住耳朵。

“今天是盂兰盆节,祭典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吧。”冲田就坐在神乐的斜下方,背靠树干,正用炭火的余温烤馒头,“刚才路过一只山精还说,就在人类的庙会附近,妖怪们也有摆摊。”

“要去!要吃章鱼烧!要吃鲷鱼烧!”冲田话音未落,神乐兴奋的脸就凑到了他前面。

见神乐仅用尾巴倒挂在树枝上,整个身体摇摇晃晃的,冲田在心里一笑,伸手把神乐拽了下来:“先乖乖吃早饭吧,笨蛋丫头。”

神乐在空中翻转一周,才调整平衡,在炭火旁站稳。不过想到接下来庙会上的各种小吃,神乐也没心思和冲田计较,嘴里哼着轻快的调子就抢过冲田手里的烤馒头塞进嘴里。“啊——好辣好辣!抖S魂淡又加辣椒酱!”

在一起后的每一个早晨,冲田和神乐都是这样的有活力。

带着一天累积下来的兴奋,终于到了太阳西斜的时候。为了弥补自己舌头的损失,神乐强行征用了冲田的钱袋,带着满腔豪情壮志说到:“今天我要称霸小吃摊阿鲁!”

“不想之后没有旅费的话,悠着点啊China。”冲田倒是没有露出心疼的样子,抱着镰刀跟在换上浴衣的神乐身后。其实,他们来的有点早,入口处的大叔才刚刚开始摆摊。

虽说这里摆摊的都是妖怪,但看上去和人类的庙会并无差别。日和坊站在树丛间跳舞,像是在朝大家宣告祭典进行时都会是晴天,不会有败兴的雨水出现。半空中还有好几只油赤子以小火球的外形到处乱窜,时不时变成孩童的样子在摊位前嬉笑打闹。还有摊主们脸上的笑意,完全就是一幅热闹的庙会景象。

“老板,来五盒酱油味章鱼烧,一盒加特辣阿鲁!”冲田一个不注意,神乐已经手持一把烤鸡肉串,站在今晚拜访的第二个摊位前买章鱼烧了。

“早上还这么怕辣的China现在就准备吃特辣了?没想到你终于变成M了啊。”冲田用不怀好意的眼光上下打量神乐。

这样的眼神被神乐塞来的章鱼烧盒子打断,上面还放着一串散发诱人香味的烤鸡肉串。“这盒是赏给你的!”神乐也没在意冲田刚刚的表情,接着又从老板手中接过剩下几盒。

“China你什么时候学会给主人上供了?”这下冲田是真的有点惊讶了。

“你是谁主人啊,吉娃娃一只!不过嘛……嘿嘿。”看见神乐这样的笑容,冲田背后一冷。

不好的预感都会应验。果不其然,仅仅是走完三分之一的路,冲田手上已经多出了十份不同口味的炒面,五盒煎饺和两盒水饺,七块鲷鱼烧,手臂间还夹着一袋据说是当地特色的肉包子。

“真不愧是大胃女。”

“我就当是夸奖了阿鲁。”神乐把竹签上的最后一个团子塞给冲田堵住他的话,然后从顶端抽下一盒煎饺继续开吃。

“你光是这么吃吃吃,祭典的意义呢?那边演傀儡戏的家伙都要哭了吧。”虽然神乐吃东西的速度很快,但又逛了三分之一后,冲田手上的食物还是堆得和他的下巴一样高。

“那边的傀儡戏有什么好看,还不如源外大叔的作品呢!再说,不吃东西,才是辜负了祭典真正的意义。”神乐说的理所当然。

其实那边的傀儡戏并没有特别糟糕,至少吸引的观众已经围满两圈。神乐在穿过这些观众时只能把手上的苹果糖举起,以免撞到别的妖怪。跟在后面的冲田看着神乐小心翼翼护着食物的样子,竟鬼使神差地一口咬了上去。

“喂!找死吗?小鬼!”等穿过人群,手里的苹果糖已经缺了一角,神乐气得往冲田小腿就是一脚。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刚刚在专心听街角的落语表演来着。”冲田一脸无辜地望向天空表示自己的清白,就差没吹起口哨了。

神乐还想对冲田发作,却突然被撞了一下腿。低头一看,是两个人类的小孩子,手里拿着刚捞的金鱼,无措地齐齐抬头望她,用糯糯的声音向神乐道歉:“姐姐,对不起!”

和冲田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示意下,神乐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长方形舞台,正在上演的是能剧中的武士剧。那里应该就是人类和妖怪祭典的分割点,而这两个孩子估计就是误入了妖怪的世界。

看着小孩子天真的眼睛,神乐蹲下身,把最后两块鲷鱼烧分给他们,温柔地摸了摸他们的脑袋:“小朋友不要乱跑哦,帕比妈咪会担心的阿鲁!”接着冲他们摆摆手,目送两个孩子“啪嗒啪嗒”地往回跑,跑回人类的世界。

“这出剧目以后就是人类的盂兰盆舞了吧,然后点燃送魂火把先人的灵魂送回阴间什么的。真好啊,因为看不见,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灵魂会在这一天回来。”神乐站起身时,无疑听到了冲田的喃喃自语。

是想到三叶姐姐了吗?神乐想了想,拉住冲田的手:“走吧,看在今天吉娃娃这么听话的份上,带你去私人活动。”

“不要随便决定其他人的行程啊,剩下的摊位不去了?”冲田一时反应不能。

“没关系,反正最好吃的都已经吃过了阿鲁!”

接着,神乐迅速把冲田带到一处小河边,又趁着冲田没反应过来擅自丢下冲田跑开一会儿,最后竟然不知从哪里弄来纸笔和蜡烛递给冲田。

“给!写上对你想说的话,折成纸船点上蜡烛放进河里,纸船就会把这些话传达给你思念的人阿鲁!在我家乡,每年的中元,也就是盂兰盆节都会有很多这么做。据说很灵验的阿鲁!”

“灵验?!China你还是不是妖怪?这种事都信?”冲田嘲笑道。

然而神乐还是自顾自地在纸上写了一大段文字:“妖怪也不代表知道所有事吧,你又看不到,为什么不相信呢?”

冲田一愣,随即低笑几声:“果然是China,幼稚的想法。”却也提笔在纸上写了一句。

两只妖怪一起将折好的纸船点上蜡烛,放入河中。此时,“砰”的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人类镇子上,烟火表演开始了。

看着神乐抬头安静欣赏烟火的侧脸,冲田轻轻开口,把声音都隐藏在了烟火声下:

“姐姐,我找到幸福了。”

 【end】


评论(2)
热度(23)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