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3-1)

上一篇戳2-4


【重要消息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

 

神乐坐在一处空屋的屋顶上,面对着夕阳,手上抱着一大袋热腾腾的肉包子。三两口将其中一个塞进嘴里后,神乐的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大阪的肉包真是名不虚传阿鲁!”

“这包子是有瞬间移动的功效吗?”阴恻恻的声音如同幽灵一般在神乐的耳边响起,感知到危险的神乐一个纵身向屋顶的边缘靠近一步。

“你你你,你不是应该刚刚离开出云吗?!”神乐瞪大眼睛,一只手紧紧抱住怀里的肉包,右手颤抖地指向对方。

冲田的微笑又加深了些,朝神乐的方向慢慢踱步:“那又是谁今天早上告诉我她会留在京都的?”

“这次修行真的不能带你阿鲁。”神乐小声嘟囔,随着冲田的动作步步后退,“吉娃娃就不能听话地乖乖留在京都吗?”

“当初关于姐姐的约定还需要我重复一遍吗?你果然是想带着姐姐偷偷跑路吧China,你最好还是乘早放弃,只要阴阳师的咒术还没解除,你不管跑到哪里我都是可以找到的。”

冲田一边说一边突然一个加速上前,将镰刀末端的锁链向神乐甩去,打算捆住对方,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小丫头。然而就在锁链要缠上神乐左手的那一瞬间,一条禅杖横空出现,替神乐挡下一击。

“leader快走!出云的走狗由我来阻挡!”一个僧人打扮全身蓝衣的妖怪把神乐推到一边,握住禅杖一头就朝冲田横扫过去,是一只道行颇深的青坊主。

“桂?!”看清眼前的妖怪,冲田的气场一下子就变了,数十道风仍缠上镰刀。

眼前突变的气氛差点没让神乐吓掉了手中的肉包,她妄图走上前去阻止:“假发!不是……”

“出云的走狗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埋伏!不用管我!Leader你先走,我来对付他们!”作为一只纵横多年的大妖,桂自然不会被冲田的风刃吓到,只见他反手一挥禅杖,冲田的风刃就被一面无形地墙挡住一般,四散成普通气流。

冲田见远攻不成,也不恋战,一个起跳借助风势就想越过桂。这个时候还是先到神乐那边去再说。

可惜桂已经认定这只来自真选组的镰鼬是对神乐心怀不轨,再次挡在神乐前面以自己为圆心爆发出一股妖力,让冲田无法靠近的同时也逼着神乐又退后几步,几乎是要跌下屋顶:“别犹豫了!快走!”

神乐被催的没办法,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离开:“就说吉娃娃不应该来阿鲁,现在这种情况真是麻烦死了!小银明明说过不能让真选组的人遇上假发的。”

跑了大约两三里路后,神乐在另一处空屋停了下来,她没敢跑得太远,站在屋顶上拼命想看清原来那里的情况:“也不知道假发和那个魂淡抖S怎么样阿鲁……要不然还是回去看一眼吧。”

“不是假发,是桂!”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神乐身后传来。

“假发?!”神乐转过身只看到桂一只妖,不由地往桂的背后看了看,“那只吉……真选组的去哪儿了?你被真选组的发现没事吧。”

“放心吧!我不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的家伙。”桂邀请神乐进空屋坐下,虽然不是自己的屋子,但看到桂这么理所当然的样子,神乐也放心地跪坐在垫子上,继续听这次促使她来访大阪的消息,“情况我听银时说了,leader是缺修炼的契机,想找一些特别事件进行锻炼是吧。”

神乐点点头。

“就在南边的日高川附近,近两个月突然有一股神奇的泉水出现。听闻不管是妖怪还是人类,喝过泉水的百病全除,用泉水洗过的伤口也在一夜之间消失。甚至还有传言说这汪泉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即使只剩下灵魂也可以让对方重现人间。只可惜没几只妖怪真的见过泉水,只听说是在某只大妖个人创造的隐里之中。”

“不过既然传言是从日高川附近开始,我怀疑这事跟清姬有关。因此我会辅助leader从道成寺开始,进行再次调查,争取早日让找到突破的契机!”

“不用了假发!”桂那边正一脸郑重地向神乐说着帮忙的话,神乐感觉到一直被自己捏在手心的白符产生了急促震动。无视“不是假发是桂”的辩驳,神乐赶紧拒绝道:“既然是我的修炼,那还是我自己独自去会比较好阿鲁!”

“不愧是leader,独立性也是磨练自己成为大妖怪的重要方向之一!”桂倒是很快接受了神乐的拒绝,向神乐比了个加油的手势,“需要帮忙的话,关西这边常年无人居住的空屋子都能联系到我。”就消失了。

神乐松了一口气,接着对手心的白符怒吼:“吉娃娃你烦不烦啊!”

“别这么嚣张啊China,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和攘夷党首桂勾结,马上和我去出云走一趟接受调查,这次会给你准备带栏杆的小房子哦。”冲田的声音同时在白符里和屋外响起,几片叶子被风吹落,冲田在一眨眼后坐到了神乐对面。

“没有证据就不要污蔑良好妖怪,我可是什么也没做阿鲁!”神乐将吃完肉包后的纸袋团成一团朝冲田砸去。

冲田一个侧身躲过:“说起来,上个时代,老板也是和桂一样活跃在土地上的大妖怪吧,另外和鬼兵队高杉,桂滨之龙并称的四大妖怪。”

“我遇到小银之前小银做过什么我才不管阿鲁!反正万事屋就是个不发薪水的废柴组织而已!”

见神乐满脸不悦与维护,冲田的眼睛暗了暗,懒懒地开口换了话题:“不是和攘夷党勾结,那么China你撒谎的目的是为了隐瞒……起死回生术?”

神乐刹那间涨红脸,眼神不自觉向一侧飘去:“别多心了,本女王就是不想和你这只吉娃娃同行而已。”

“喂喂,这么直白好吗?抖S可都是玻璃剑,有颗需要小心呵护的心啊。”冲田的上半身支在地上,脸缓缓向神乐凑近。

“好啦,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允许你和我一起去那个道什么寺了。”冲田的脸被神乐不客气地推开。

“是道成寺,清姬的故事没听说过吗?果然是无知的蠢猫。”冲田跟在头也不回就走出空屋的神乐身后,还不忘调侃对方。

“谁蠢啊!我又不是这里的本土妖怪!不知道也很正常吧!”神乐气不过地朝冲田抓去。

“是是,有个叫清姬的人类向去熊野参拜的僧人安珍求爱不得,一路追着他来到道成寺,甚至为了追他变成半人半蛇的妖怪。安珍为了躲清姬便藏在钟里不出来,清姬无法撞开钟最后缠着钟和安珍一起自燃身亡。这种重要的故事背景你这样的蠢猫调查之前居然还不知道也很正常。”

“这种事我轻而易举就问到了阿鲁,你这只笨蛋吉娃娃!”

月夜下,两道影子再次纠缠到了一起。

道成寺的距离对妖怪来说也不是特别远,冲田和神乐就这么一边打打闹闹一边赶路,四五天的行程一下子就过去了。

“这里就是道成寺?好像和其他供奉千手观音的寺也没什么区别,香火还不错阿鲁。”神乐撑着头趴在道成寺的墙头上,身后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动。

冲田侧身靠在围墙的外侧,只觉得眼前毛茸茸的尾巴一下一下都在自己心尖扫过,痒痒的。忍着蠢蠢欲动想要抓住尾巴的手,冲田回答得也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也就是这百来年间的事吧,我记得再早些,小时候和姐姐路过这里,那时差点以为这是座废寺了。”

“为什么阿鲁?难道和那个清姬有关吗?”神乐跳下墙头,凑到冲田眼前,显然对这个故事有着十分的兴趣。

“当然啊。”眼前的尾巴失去踪影,冲田在心里可惜了一瞬,才回应了神乐的眼神,“据说发生了自燃的事故后,虽然安珍托梦当年的主持超渡他们以便让安珍摆脱清姬,但清姬的怨气久久未散去。那时还叫做日高寺的这座寺庙甚至为了防止怨气侵入都不敢让女子踏入,可惜过了四百年还是被化为白拍子的清姬找到机会,从那时起道成寺的香火便渐渐衰弱。”

“后来有一届住持将清姬的形象润色为怀春少女,把美化后的故事讲给香客听,再由香客口口传播,最后更是被改编成人形净琉璃剧在全国出演,道成寺的香火这才恢复到现在这样。”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吗,那附近会有人类在演这出剧?”听到被改编成净琉璃剧,神乐的眼睛一亮。

“你是来修行还是来看戏啊China。”冲田鄙视地一拍神乐的头。

神乐迅速反击,在冲田的手上制造了三道红印子:“我这是在收集情报!情报啊!臭小鬼不懂就不要随便瞎猜女王大人的心思好吗!不然你告诉我怎么找到那个传说中隐里阿鲁。”

冲田一时语塞。一路行来,他们手上的线索还是只有桂告诉神乐的那些,虽说是到了道成寺,冲田对接下来的行动也还没什么头绪。

见到冲田这幅说不出话的样子,神乐立刻得意洋洋起来:“那就这么决定了,这附近好像挺热闹的,应该可以听到不少消息。”其实“和清姬有关”也不过是桂的推测,但是能顺道去看从未看过的净琉璃剧,多收集些关于清姬的情报也不错。

神乐兴高采烈地扑进人群中,每年来道成寺参拜的人不少,连带着周边的小摊店铺也发展起来。神乐像普通女孩子一样驻足在精致的小饰品前:“这个香囊好漂亮阿鲁。”

“别瞎看了,China。在人类眼里你现在就是只猫,没人会把东西卖给你的,再说不就是香囊嘛,出云那边的手艺可比人类好多了。”冲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暗记下了香囊的图样。

不得不说冲田和神乐这次的运气不错,这边的神乐正想就自己的审美水平和冲田争辩一二,旁边两个也在挑选配饰的少女的对话传来:

“这条发带的样式不错,很配百合你那件鹅黄色的和服呢。”

“真的吗!安藤先生邀请我去观赏最近演的那出歌舞伎,我正愁穿什么衣服去好呢。”

从少女们的对话得知,今夜刚好有一出关于道成寺故事的歌舞伎上演。“歌舞伎我也没有看过阿鲁!小银只会守着看结野小姐的神乐舞而已。”即使没有净琉璃剧,换一种形式神乐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所以说China你根本只是来看戏的吧。”冲田斜睨神乐。

“都说了这是在收集情报!”被拆穿的神乐也丝毫没有愧疚之心,拉着冲田就往少女口中的演出地点而去。

现场的观众不少,神乐远远坐在角落里:“有点听不清,感觉好难懂阿鲁。”

“你还是先学好日语再来看吧,小笨蛋。”冲田虽说是一起在看,却兴趣不大,“还不如听落语呢。”

“人家才来这里几年,不熟练很正常阿鲁!不过那个跳舞的姐姐很漂亮呀!”

“那是‘白拍子’,而且那人也不是‘姐姐’哦China,歌舞伎的演员可都是男性。”

如愿以偿地看到神乐大受打击的模样,冲田勾起嘴角。

突然神乐感觉背后有些不对劲,顾不上指控冲田破坏她的幻想,手上的伞就往右后方狠狠戳去。黑暗中,一只手被神乐戳了个正着,手的主人见没能得逞,赶紧借着黑暗就往门口逃跑。

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冲田不敢放过,立刻和神乐就跟了上去。专心欣赏歌舞伎的人类们没有一个知道这屋子里刚刚已经有三只妖怪过了一招。

冲田身为镰鼬的优势非常明显,那只想要偷袭神乐的妖怪几乎没跑出去几米,就在剧场一边的小巷子里被冲田的锁链捆了个结实。

“大人饶命啊!是那位小姐的眼睛太美了,小的才没有忍住!念在小的没有得手的份上,绕过小的一条命吧。”几乎是在被抓到的同时,妖怪就大声求饶起来,两只手臂挡住面部,神乐看到了衣袖下,满满整个手臂的眼睛。

“百百目鬼?!”神乐搓了搓手臂,压下心里的不适。虽然知道这只是百百目鬼的特征,但被对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近百只眼睛看着,神乐还是感觉一阵阵鸡皮疙瘩。

“是的是的,所以是小的天性如此实在忍不住啊,本来小的是想偷台上跳舞人类的舞技,但小姐这双眼睛实在是太美了,小的忍不住啊!”冲田在一边释放冷气,百百目鬼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算你有眼光阿鲁!”百百目鬼是个天性就不讨人喜欢的偷窃者,不过看在对方极力赞美自己眼睛的份上,神乐倒是没太生气。

然而冲田毕竟是真选组,再加上是个抖S,对小偷总是没有好脾气的:“没得手就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这么喜欢China的眼睛,不如把你这一百只眼睛一只只挖出来让你自己喜欢个够啊。”

“哇哇,抖S你太血 腥了阿鲁!要污染淑女的眼睛吗!”见冲田把另一把镰刀抵在了这只百百目鬼的手臂上,神乐捂着眼睛就朝冲田大叫,却是没有阻止的意思。

百只眼睛中尽是恐惧的神色,百百目鬼把自己的身体团得更紧:“饶命,饶命啊大人!我我我还有重要的情报可以报答大人。求大人放过小的!”

提到“情报”冲田瞬间就想起了自己和神乐正在寻找的泉水,没想到下一秒,百百目鬼便开口道:“近几月,好多外乡的人和妖怪来这里寻找一汪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泉水,想必大人也对它有兴趣吧!”

“你知道那泉水的具体消息?”神乐没想到意外碰到的这只小妖怪手上竟然还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说!要是消息不让我满意……”冲田也适时流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表情,威胁百百目鬼的镰刀却没有丝毫放松。

百百目鬼忍受着冲田给她的压力,继续颤抖地说:“小的曾经无意间闯入那泉水所在的隐里之中,虽然很快被里面看守的比比发现,但我知道了那隐里有一处固定出入口!就在海崖附近!若是大人不嫌弃,小的可以带领大人前往。”

“如果让我知道你的话有半点虚假。”

“不敢不敢,如果需要现在就能带大人去!”

TBC

【百鬼档案】

青坊主:又叫目一坊,只有一只眼睛(为了紫拉的美貌,这个设定请忽略),衣服和身体全是蓝色。原本是山神后来沦落为妖怪,青坊主是对人类无害的妖怪,据说常出现在空房子里。
隐里:妖怪居住区别于人间的空间,可能是群魔乱舞的世界也可能是世外桃源。

百百目鬼,天生长手的女子,因偷窃而手臂上长出一百只眼睛,变成妖怪。会附身在做了坏事但尚有良知的人身上,如果当着别人的面坦诚地说出你做的坏事,并诚心忏悔,百百目鬼就会消失,不然此人就会变成可怕的妖怪。除了偷取金钱,百百目鬼还能偷走别人所有最珍贵的东西,包括感情、善良、自信、容貌、才气等等。

评论(5)
热度(9)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