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连接二人的——红线(哨兵向导设定)

武士之国,这个国家被这么称呼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二十年前,天人突然降临江户,因为天人的强势,武士的武器和地位均被剥夺。不甘心的武士们虽然也奋起反抗,爆发了牵涉到全国的攘夷战争,然而这一切最终只是徒劳。那些依旧不愿放下武器的人们,一部分选择隐藏行踪,变成了“攘夷志士”,而另一些则选择加入“塔”,成为“幕府的走狗”。也是从那时起,原先因为五感发达,战斗力强大而名为“武士”的人被重新冠以全宇宙的通称——哨兵,武士的时代至此终结。

事实上,不管被叫“武士”还是“哨兵”,冲田都不在意。只要他还是真选组的剑,只要近藤还是真选组的老大,那么他的未来就是有目标的。所以……“使劲蹦跶吧漏网之鱼。”

冲田队长,还记得两年前在和幸屋殉职的真选组哨兵吗?不想事情曝光的话,x日x点一人前往……

这是两天前冲田在巡逻中,被一个小男孩塞进口袋的纸条。男孩只是个普通孩子,也不记得给他纸条的人具体长相。冲田抬头望了一眼纸条上所指的被废弃大楼,把纸条撕碎往身后一撒:“这次就把你们赶尽杀绝。”

大楼也不是太过偏僻,只是因为周围全是施工地点的缘故,一到傍晚开始就几乎没人会光顾。冲田紧绷着神经,放大听觉与嗅觉,试图探查眼前的大楼。

尘土的腥气和金属的锈味瞬间充斥了冲田的鼻腔,但这无法掩盖背后那同样腥臭的血的气息。真是令人不愉快的味道。冲田的手握到了刀柄上,那些曾经发生于这栋大楼里的杀戮在他的脑中场景重现,他清晰地听到罪魁祸首在大楼各处蠢蠢欲动的声响。

看来这一战不会轻易结束。随着冲田渐渐低沉下去的心思,他眼中的色调也开始一点点变得阴暗。

就在这时,一抹明亮而充满活力的色彩在冲田身后朝他冲过来。冲田暗沉的心思一缓,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身后扔去:“出来吧。”

“偷袭失败,真倒霉。”石头被红色旗袍的少女一伞抽得四分五裂,少女满脸失望,朝冲田走来。

“太阳下山了,小孩子该乖乖回家啊,China。”冲田移步挡在了神乐和入口中间。神乐,在万事屋打工的天人少女,夜兔族,在一次赏花中和他结下梁子至今未解。“普通群众就不要妨碍警察工作了好吗。”

“就算我不是哨兵也能轻而易举地把你脑袋轰掉!你这魂淡居然把加了辣椒酱的蛋糕给我吃!”神乐举起伞正对冲田的脸。夜兔族以战斗民族在宇宙中闻名,几乎所有夜兔男性甚至不少夜兔女性都会早早地觉醒为哨兵,就算是神乐这样非哨兵的战斗力也不是地球上的一般哨兵可以看轻的。

“是,是。我现在可没空和你闲聊,你可以回家了吗,神乐小姐。”虽然脸上没有真诚道歉的样子,但冲田却意外在嘴上服了软。

“说实话,你这家伙瞒了大家一些事情吧。”觉得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的神乐放下伞,“这两天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做什么事也感觉心不在焉,听一番队的人听说都不主动整十四了,这绝对是不对劲吧!现在还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到这种地方,有什么事非要一个人扛着?不能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吗?”

“居然还带了个小姑娘。”突然,冲田“唰”地抽出佩刀,与神乐形成背对背的站姿。眼前的大楼里,背后的残垣断壁旁一下子冒出几十个浪人哨兵来。“嘛,看在这位可爱小姐的份上,算了。知道太多可不是好事哦,小姑娘。”

“没事不要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你看,都是因为你,出现死亡预兆了。”冲田嘴上轻松地抱怨着,脚上一个闪避,然后两刀砍倒率先扑上来的敌人。

“奇奇怪怪的明明是你这家伙!”神乐也不甘示弱地一个扫堂腿绊倒一片。

“现在还有心思和小姑娘吵嘴,果然是没有打磨完成的武器啊,冲田队长。两年前也是,为了湮灭证据,忙于做事后处理,让幸存者逃走了。”对面的领头者是个没有一点哨兵感觉的娘炮,“我们创界党根本没有覆灭,为了找冲田队长复仇……不,应该是为了灭掉真选组,创界党又复活了。不知道冲田队长还记得……这个向导吗?”

“原来是因为这家伙!”看到从娘炮身后走出的路人脸向导,冲田的眼中覆上一层怒火,下一招直接将敌人拦腰斩断。

“哼哼,这样冲田队长就可以瞑目了。”娘炮阴阳怪气地笑了几声,冲着二楼做了个手势,便转身隐如黑暗的大楼中,这是又有十几个敌人从二楼跳下加入了战斗,“那就请冲田队长在这里长眠吧。”

“连这群杂兵都解决不了,小鬼你还不如长眠呢。”并不是主要针对对象的神乐很快就解决了那些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浪人哨兵们,撑着冲田的头就一个飞踢,把一个从二楼跳下想纵劈冲田的敌人踹到了另一个的身上。

“快要长眠的是你,臭丫头。”冲田的刀擦过神乐头顶,砍翻从斜后方攻来的偷袭者。紧接着,冲田的精神体,一匹狼突然在半空出现,瞪着鲜红的眼睛,长啸一声,直接咬碎敌人的喉咙,加入战局。

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不过是十来分钟,大楼入口的所有敌人躺成一片,都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

在自己的精神体凑过来时,冲田毫不吝啬地揉了一把它的皮毛,然后甩掉刀上残留的血液。对神乐说:“到此为止,你现在马上回去,China,别再卷进来了。”

“你是还停留在中二期,想一个人逞英雄吗?”神乐把伞往肩上一架,也不去看冲田就径直越过他走向大楼,“我去哪里是我的人生自由。明天想在这里玩捉迷藏,我当然要提前踩点啦。”

“喂,这借口也太烂了吧。”冲田看着神乐的背影,竟诡异地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了一丝轻松的氛围。我真是疯了,冲田这么想,快步追上神乐。

“我说,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和那个你一看到就差点狂化的路人脸向导,应该是向导吧,到底有什么关系?”两人寻着大楼里的蛛丝马迹往创界党党首的方向追去,神乐再度提起了最初的话题。

“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种人狂化。”这个话题让冲田一顿,重重地闭了闭眼睛,不禁开始反问自己事到如今是不是说出来会比较好。

“两年前,和创界党有关,那应该就是和幸屋事件了。啊,看来我猜对了。我听说过这个事件,死亡人数36人,是一场惨剧,创界党全军覆没,真选组参与任务的一番队也只有队长一人存活。从刚才那个娘炮的话和小鬼你的态度,殉职的真选组队员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和那个路人脸向导有关。啊,看来我又猜对了。”

“喂!”听着神乐的碎碎念,冲田变得有些烦躁。铺天盖地地血腥味,哨兵无法抑制的狂躁气息一瞬间重现在冲田眼前展开。

“歌舞伎町的工厂长大人厉害吧,我可是会读心术的。抖S小鬼想什么我都能知道!”神乐一拍冲田的肩。

“这种事情,来个向导也能办到。”神乐一开口又把冲田从那样的场景中拉了出来。

“……那我就是个向导。”

“你这才是中二的幻想吧,山地大猩猩以后觉醒成哨兵还差不多。”

“身为哨兵居然和普通小姑娘的关系不错嘛,冲田队长,不这小姑娘居然能走到这里也不简单呢。”当冲田和神乐走上三楼的时候,娘炮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准小瞧我啊,你们这群魂淡!”神乐向前猛冲三步,挥开了左右而来的攻击,并把正面过来的敌人踩到脚下。

面对如浪潮般举刀朝自己劈砍过来的敌人,冲田也把五感强化,和身边一开始就摆出捕猎姿态的精神体一起冲了出去。当敌人的血液喷溅到冲田脸上,当嗅觉系统再次只感到满满的血腥味时,冲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体像被什么拉扯住了。五感似乎还在疯狂地强化中,精神体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开去。

“当年斩杀昔日同伴的感觉怎么样啊,冲田队长?不过也只是斩杀了一个伤害自己人的叛徒,对于冲田队长来说大概也没什么吧。”十米外,娘炮的声音“嗡嗡嗡”传进冲田的耳朵,冲田强硬地压住自己内心的烦躁,怎么能因为这种人就狂化,失去理智呢。“不过挺可惜的,好不容易中村成功引导了一只‘幕府的走狗’狂化,挥刀斩向所有人呢,结果最后没能活下来。太可惜了,是吧,中村向导。”

“哨兵嘛,身为武器只要会杀戮就好了,分什么敌我。”

“你这家伙——”冲田只觉得眼前的世界被染上了一片红色。

“抖S!”隐约好像听到神乐在叫他,但下一秒,冲田觉得身边几乎连空间一起发生了扭曲。

眼前这尸横遍地的走廊,啊,是和幸屋吧。情况紧急,只有一番队能调配执行此次任务,没关系,我是真选组的最强武器,这点杂鱼不算什么。往前那个转弯,是山下那家伙,居然狂化,对自己人出了手。狂化的哨兵只是不受控制的武器,只要处理掉,处理掉就好了。

“喂,抖S!快想起来,你不只是单纯作为武器存在的哨兵!”

一只蓝色眼睛的兔子突兀地在冲田眼前出现,一头撞上正要咬断山下脖子的狼。冲田举刀的手就这样愣在了半空中。

“你真的把那个狂化的家伙作为叛徒处理了吗?你真的只是杀死了那家伙吗?最后难道不是和另外三个真选组的一样上报了‘因公殉职’还好好安抚他的妻女了吗?不是特意把他狂化留下的证据都抹除了吗?你这次为什打算听话地一个人跑来这种破地方?不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守护那家伙‘殉职’的名声,好好守护真选组的名声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留在地球上吗?因为地球上有一群武士!你们不只是因为强大的战斗力而存在的哨兵,守护着自己珍爱之物,走自己的正义之道的才是武士啊!”

冲田看到,自己的尾指上不知什么时候连着一根绯红的光线,线的另一头,一个红色旗袍的姑娘朝自己跑来。

“抖S,快想起来!你要走的路,狂化的那家伙要走的路!”

是的,这种因为外力催化出的狂化哨兵根本没有很长的延续时间,最后的山下是清醒的,是他自己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局中法度……一、不可违背……武士道……违反者切……切腹谢罪……是这样吧,冲田队长……我这就……向兄弟们谢罪……我是……不……”

“我是不会让你们破坏真选组的!”冲田看到周围的图景变成了条条白色光线,把敌人创界党的动作清晰地投影在图景上,对面的党首娘炮和路人脸向导则是醒目的橙黄,把所有破绽都暴露在了自己眼中。

“这!怎么回事啊中村!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那抹红色的身影,和她身边的兔子如离弦的箭一般朝罪魁祸首撞去。同一时间,冲田的刀自下而上直至娘炮要害。两人在同时击中目标,党首娘炮和路人脸向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China你居然真的是向导?!”虽然年纪尚轻的冲田还没和向导精神结合过更不用说身体结合,但这样精神链接的感觉做不得假。

“是你自己不相信的,小鬼!”神乐一脸“全靠我”的得意之色,因为精神链接,两人对抗敌人残党的动作更加流畅,“不然你以为那么容易狂化的夜兔族是靠从其他星球抓向导吗?夜兔的向导也是天赋很高的!而且我妈咪可是最强向导!”

“看来这次真要欠你一个人情了。”冲田将刀从最后一个敌人的腹部抽出,语气里带点不甘心。

“神乐!总一郎君!”“总悟!”“小神乐!冲田先生!”“冲田队长!”

此时的冲田还没来得及退出精神图景,但理智已经渐渐回笼,所以他正清楚地分辨出百米开外,众人寻找他和神乐的呼叫声。“等等,你居然向老板和土方先生他们告密!”

“一个人逞英雄什么的太愚蠢了的说,你以为没人发现你那么明显的不对劲吗?所以我给小银留了纸条。”神乐撇撇嘴。

“啊,这下死亡预兆真的要实现了,害我写检讨,不然就把你的精神体吃掉吧。这兔子看起来好像挺好吃的。”冲田揪住神乐精神体的耳朵,把它提起来,被挣扎的兔子一脚正中鼻子。

“哈哈哈活该啊!你的精神体可比你这只吉娃娃乖巧多了。”神乐大声嘲笑捂着鼻子的冲田,抱住蹭到她腿边的狼,“就叫你定春3号吧。”

“喂!不要给我家s丸随便乱改名字好吗,China!”

那是冲田的第一次精神链接,他不知道别的哨兵与向导间是怎样的体验,但是,他望着自己和神乐的小指间,那根还未消失的红线,或许和找一位向导进行结合也不错。

 

【end】


评论(5)
热度(64)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