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2-4)

上一篇戳:2-3


【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你所看到的】

“照搬之前的套路,也让结野小姐给阿八占卜个作案地点,然后由阿银我跳出来当那个‘幕后黑手’,在那个山下面前装作被你们阴阳师当场抓住,让那家伙相信之前的事都是故意针对神社的阴谋,恢复对神社的信任,你再解除歌舞伎町的结界,如何?”桂川神社中,银时与晴明相对而坐,万事屋与阴阳师们形成谈判的局面。

“身为阴阳师怎么可能和你们妖怪演戏,还答应这种条件?!解除歌舞伎町的结界?!你在做梦吗!臭狐狸!”晴明一收扇子,身后的阴阳师们集体起身示威。

“哈?要不是想尽快解决那个老太婆的委托,让歌舞伎町恢复自由,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们这群阴阳师吗?开什么玩笑。”银时状态轻松,挥挥手让他身后同样起身的神乐和新八坐下,“现在更心急的应该是你们才对吧,迫切想恢复神社威望的阴阳师大人。”

晴明被踩住了痛脚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你这只臭狐狸……”

“所以说,先合作演一出戏解决大家的问题,结束后你们想怎么审判怎么审判,想怎么调查怎么调查,都和阿银无关。”银时“呼”地吹走刚掏了耳朵的小指上的灰尘。

晴明握了握拳:“我同意你的要求,但你必须保证那个试图扰乱秩序,威胁到神社的黑手确实不在歌舞伎町!否则我作为结野众头目也不会放任,必将驱逐京都所有妖怪!”

“是,是,歌舞伎町的每只妖阿银都认识,要是多了那只或哪只做了坏事,万事屋也是不会放任的。”

知道银时的承诺必然都不是空话,晴明总算稍稍放松下来。派遣几位式神守在神社周围,确保不会再有人类或妖怪靠近来窃听他们的谈话后,晴明开始和万事屋商谈起计划的具体事项。

“我为什么非要和这只吉娃娃一组行动阿鲁!小银小银!我也想让结野小姐占卜!我要和新八唧换啦!”回歌舞伎町的路上,神乐冲银时撒娇,企图在这次行动里换一个职务。

“小神乐,不要任性了啊。”

新八没说完的话被冲田打断:“你以为我想被你这只蠢猫拖累吗,China。也不看看你自己适不适合扮演被陷害的角色啊。”

“我这样天天被你这个臭抖S欺负的柔弱少女哪里不像被陷害的角色了阿鲁!”对自己的外貌十分有信心的神乐并不服气。

“在这个国度,一顿能吃十桶米饭的生物不能称作少女,喜欢和真选组队员打架的也不能算柔弱。”冲田撇了一眼神乐握紧的爪子,“再说了,想想你的种族,哪有人类会相信你是被陷害的妖啊。”

“总一郎说的没错啊,神乐。这里的猫妖在人类传说里大多是吃人的妖怪,要是一开始出现的是你,那个山下一准就认定你是坏妖怪了,哪轮得到阿银出场。神乐你就忍忍吧,和总一郎搭档也没坏处啊,你不是一直说要打败一只风妖的吗?这个机会正好偷袭总一郎嘛。”为了避免神乐的爪子挠到自己,银时也跟着解释。

“人类真是自作多情,我才不会喜欢吃他们呢!不过小银的主意也不错阿鲁!”神乐接受了这个理由,开始握拳做加油状。

“喂喂,老板你这是在教唆China犯罪了吧。还有我叫总悟。”

“总一郎就不要在意这点小事了嘛哈哈哈。”

“真是的,阿银也是,不要这么任性了啊。”实在听不下去这场对话的新八朝冲田鞠躬道歉。这样的场面很是融洽,大家似乎都对刚才和阴阳师们商量的计划抱有足够的信心。

另一边的桂川神社中,晴明在暗天丸原本的封印上又加上一道符咒:“这次绝不能再让神社的声誉有所下降,也绝不会让你这家伙再有机会逃出来的!”做完这一切,晴明才紧紧关上大门,并交代巫女们要时刻注意封印的情况。

然而,人类无法听到的声音从暗天丸的封印里透出:“还是这么愚蠢啊,结野家的阴阳师。既然都猜测我这次和非人类联手了,居然还在神社商讨计划。不过也多亏那家伙送来的工具好用呢。喂,那边的,我说的你都听到了吧,知道怎么做了吧。这次就让结野众和巳厘野众统统消失!还有那只臭狐狸,身为妖怪却三番两次帮阴阳师?阴阳师对上所有妖怪,看你是打算帮哪一方了哈哈哈哈哈。”

由于山下小姐的遭遇,“妖怪肆意袭击人类”事件在京都以各个版本被人们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同样的,阴阳师结野克丽丝特再次为一只妖怪进行占卜的消息也很快大街小巷流传开来。

“你就是这么为我女儿报仇的?”闻讯赶来的山下大人甚至都来不及找一处适合谈话的地方,刚在神社前院遇到晴明就大声质问起来,“那天所设封住妖怪活动区域的结界莫非只是个摆设吗?!”

“山下大人请稍安勿躁,我也正要找大人您商谈此事。”晴明不慌不忙将山下大人请进会客间,折扇一挥为山下送上了热茶,“用结界始终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而已,近几日,经过我们和巳厘野众的全力调查,发现大人您所看到的这三起事件实际是由同一只妖怪犯下再嫁祸给其他妖怪,目的便是要借山下大人这样大人物的手对付阴阳师。”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我被区区妖怪当了枪使?!开什么玩笑!谁知道这结论不是你们阴阳师随口说的呢?给我看看我能看得到的证据啊!”山下大人重重地一拍桌子,立刻使得茶水四溅。

“这一点也正是我要找山下大人商谈的,大人想必也知道了,我妹妹克丽丝特又为一只妖怪进行了占卜,这正是我等为那只真正犯案的妖怪准备的圈套。所以我也想请大人与结野众同去做个见证,事后也能多多照拂这座神社。”晴明以及身后的一众阴阳师一同向山下大人微微低头,做出请求的样子。

没有想到会被阴阳师这样请求的山下愣了一下才找回自己的气势:“啊……这样的话,如果真有你们所说的妖怪,你们也能捉住他的话,日后我也必定会带着给神社的祭品前来拜谢的。”

“小银,我真的一定要和这只吉娃娃一组吗阿鲁?不然让吉娃娃来代替小银的位置也可以的吧。”神乐睁着水汪汪的蓝色眼睛紧盯银时。

结野小姐为新八占卜给出的地点是位处京都热闹城区边缘的一座普通道馆,虽说这座道馆本身和新八一样普通,但出身神道无念流的馆主所整理的一本剑谱也确实是值得新八动手的。为了确保计划的万无一失,万事屋一行决定提前踩点。

“事到如今,你还没有看清事实,抱有这么天真的幻想呢,蠢猫。”跟着来的冲田一个手刀打在神乐头上。

“啊啊啊,所以我才不想和你一组啊阿鲁,魂淡抖S!”神乐毫不客气地转身在冲田手上抓出三道血痕。

“好啦好啦。神乐就不要闹别扭了,虽然很想说阿银完完全全就是个好妖,觉得阿银是坏妖的都是眼瞎,但在人类眼中扮演坏妖怪,还是九尾狐比较适合。”被风刃扫到的银时拉开打成一团的冲田和神乐,“还有,总一郎也别想着趁机对我家神乐做什么,爸爸我可是不允许的!”

“老板,你这话就偏袒了,应该是我要提防China对我做什么,最后妨碍了计划才对。”冲田抱着武器四处打量周围环境,看似对银时的警告并不放在心上。

“我才不会!等着看吧小鬼!有神乐大人在,计划一定会成功的阿鲁!”神乐拄着伞,自信满满地立下誓言。

“阿银,我按这条路线过来可以吧。”此时,刚才脱离队伍去给自己勘探路线的新八加入了讨论。

而在另一边,随着占卜结果中那个时间点的渐渐逼近,晴明也请上了山下一起来到道馆。山下对晴明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你们阴阳师确定不会演一场戏来愚弄我吧。”

“怎么会呢,山下大人。您也知道这次的时间,在逢魔时的话,即使是我们阴阳师也无法制造幻象来欺骗山下大人的眼睛啊,只是要守到凌晨,也不知道山下大人受不受得住。”

“哼,区区熬夜而已。”山下冷哼一声。

“结野大人,山下大人”道馆馆主中村迎上前,“我已经让人备好食物,今夜还要多多劳烦各位阴阳师大人和山下大人了。”

馆主中村是个十分好说话的人,此前听闻“妖怪肆意袭击人类”事件与自家道馆扯上关系后,二话不说配合了晴明的请求,将放置剑谱的自己卧室贡献出来当作这最后一幕的主舞台不说,连充当诱饵帮助阴阳师抓到幕后的请求也一口应下,更是为阴阳师一行准备了食物作为除妖的酬谢。

“河井太太?”在布置藏身点时,晴明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

第一起事件的受害者,河井太太一边向晴明行礼,一边解释到:“我一直在这里做帮厨补贴家用,恰巧听闻阴阳师大人要在这座道馆彻底解决之前的事情,便想留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毕竟之前垢尝的事,我也受了阴阳师大人不少照顾。”

“是我们迟迟未能抓到真正伤害河井太太的妖让各位担惊受怕了才是,既然河井太太也在,不如一起留下来作为见证吧。”多一个见证人总是对以后恢复桂川神社的信仰有好处的。

入夜,馆主中村怀着忐忑的心情,在最后看了一眼房间角落阴阳师的藏身处后就寝,把那本占卜结果中的剑谱压在了枕头下面。

前半夜,一切风平浪静,只有庭园里的添水一下下敲击石头发出声响,所有事情都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咔哒”,窗口传来响动,依照结野小姐给的时间,向来守时的新八轻轻推开了馆主卧室的后窗。“对天堂无心流的发展有益的招式啊,就算不偷走,看一眼也是好的。为了完成父亲大人的遗愿……”新八跳进窗口后,轻声给自己鼓气,静悄悄地溜到熟睡中的馆主的枕边,小心翼翼地抽出那本被压在枕头下的剑谱。

和晴明躲在一处的山下捏紧佩刀防备,紧紧盯着新八的身影,准备一有不对时马上出手。作为普通人类的他,第一次用这双眼睛看到了真实的妖怪,不再是传说故事里一个个虚无缥缈的形容词,然而这样的遇妖初体验也在让山下对于妖怪饿刻板映像发生着细微的改变。

果然,即使计划里是让新八偷走剑谱,但从没做过这样事情的新八还是在匆匆翻过对自己有用的部分强行记住后,又把剑谱塞回枕头下。左右看看,确定四下无人,新八迅速从来时的窗户又翻了出去。

“居然真的存在,守规矩的……妖怪。”新八的行为颠覆着山下对妖怪饿概念,山下不禁喃喃自语。

被晴明不客气地打断:“来了,山下大人。”

“真是的,居然是只这么丢妖怪脸的胆小鬼。”一阵狂风直接把门打开,来者的声音毫无收敛,在月光下投射出一个有九条挥舞尾巴的身影,“还是让我来善后,给妖怪正名吧!人类什么的……”

影子对着中村高高举起了刀,没等影子的那句“去死”说出口。“就是现在!”晴明和山下一个箭步冲到中村身前。“邪魂消灭!”晴明挥扇将一张符纸向银时推去,山下也眼明手快地攻击银时举刀的手腕。

“东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黄帝,北斗三台,天文五星,妖魔封结!”埋伏在外的阴阳师也一同念咒,一个巨大的五芒星在银时身后生成。

“可恶!区区阴阳师!”银时的尾巴上下翻动,风,火,水,甚至毒气呈箭矢的形状朝四周飞散开去。

山下眼中的惊悚一闪而过,赶紧挥刀试图格挡。他从前也从未预料到妖怪如此的可怕之处,眼前一只妖狐已经如此,更不说不知存在多少年头的妖怪聚集地,要彻底封印那里正如晴明所说,是不可能的吧。

院子里的结野众阴阳师们也因为银时这一击纷纷后退,银时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丢开手上的武器,随手一伸就要招来雷击。“过涉灭顶,凶,无咎。”晴明也无愧于第一阴阳师的称号,抓住银时这一瞬间的破绽,千张符纸朝银时冲去,将对方团团围住。

晴明脸上冷汗直冒,似乎是在和被符纸暂时困住的妖狐进行咒术和妖法的角逐。山下觉得过了很久,终于眼前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晴明绷直的背脊也有了片刻放松。“把它带回神社处置吧。”晴明收势后,一只白色九尾狐被数不清的符纸困住,躺在地上。

“之前我多有冒犯,还请结野大人海涵。稍后一定为桂川神社备厚礼奉上。”山下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态度对晴明多有不公,和终于醒来的馆主中村一起郑重地向晴明表达了谢意。

“我现在真怀疑谁是狐狸了,哥哥大人。”看着晴明护送完山下到家后回到神社,银时一个用力挣脱了束缚自己的咒术,变回人形,“看这架势,我还以为真要把阿银怎么样呢。结果这束缚力,啧啧,和废纸一样啊。”

“这我可不如你这只真狐狸,还装作要招雷,实际就是露出破绽让我赶紧结束这场戏吧。”解决一桩心事的晴明终于感到了这几日以来真正的放松,面露笑意地拍掉衣襟上被银时攻击留下的灰,看似刚才看似凶险的万箭齐发也都是弱到碰到衣角就会消失的妖术。

“不然还想阿银陪你们玩多久?这么无聊的游戏再玩下去,万事屋可是要加收委托金的!”银时扣扣鼻子,“不过若是让结野小姐做主力,阿银也不是不可以加演一场啊。”

“臭狐狸,想得美!”晴明把准备庆功用的酒壶往银时身上一砸。

“阿银!”早一步回到神社的新八确认了其他阴阳师都没受什么实质性伤害后,抱怨到,“阿银刚才的语气也太粗暴了,那位山下大人一定又觉得妖怪都是不好的存在了吧。”

“那家伙的想法不用这么在意的,阿八。还有,阿银我演的可是反派啊,反派!当然要用这种口气说话啦。”银时挥挥手,“与其说这个,不如喝酒!难得有人请客。”

“笑吧,笑吧!我的工具也在活动了吧,等你们以为救下的人依旧爆出死亡的消息,你们以为阴阳师的名誉还能剩下多少?哈哈哈哈哈哈哈。”银时隐隐听到暗天丸的封印里传来说话声,执酒杯的手一顿,而后将酒一口吞下。

馆主中村重新陷入熟睡中,离日出还有一个时辰,他必须好好休息弥补刚刚一场折腾消耗的体力才能精神满满地站在门徒面前。就在他熟睡的床榻边,另一个人影正高举武士刀,口中念念有词:“杀 掉,杀 掉,好看的都要杀 掉,杀 掉……”

“抓到你了!”房梁上突然跳下一只两条尾巴的猫,冲着人影的脸部就扑了过去。与此同时,没有打开门窗的室内却诡异地卷起一阵风,一只外貌似鼬的妖怪从风中凭空出现:“收力啊China,不是说要抓活口吗?你可别把这家伙拍死了。”

就在神乐空中借力准备避开要害时,人影突然反应过来,把手上的武器朝馆主中村一扔,转身破门而出。

为了避免中村受伤,神乐只能硬生生再次改变方向,几乎是倾斜悬空着变回女孩子的样子把武士刀踢飞,插入了一米开外的地板上。冲田也赶紧拉住神乐,避免她随着重力直接把中村砸醒。“差一点点,还好本女王反应快阿鲁!”“先追到那家伙再说吧。”

冲田和神乐顺着人影的方向迅速追了出去,人影的速度也是出乎意料的快,就在神乐踢飞武士刀的那个瞬间,人影已经到了院门口。

“阴阳师大人们还没结束吗?”这时,河井太太提着灯笼从院门经过,可能是到了准备早点的时间,正好与人影打了个照面,“亚美?!”

河井太太的这声惊呼让本来被神乐吓到的人影突然顿住,头缓缓向河井太太的方向转过去,散乱的头发下似乎有一张奇大无比的嘴露出:“河井……惠子?杀 掉,杀 掉!全部!”人影再次激动起来,伸着长满长指甲的手就朝河井太太冲了过去。

“小心!”风绳和火墙同时到达人影的跟前,一个拉住人影就往后拖,一个则是把河井太太保护在了安全地带。

“看你还往哪里跑!”神乐掏出从晴明那里坑来的束缚咒,配合冲田往后拽人的动作就一下贴在了人影的额头处,“行了,找绳子把这家伙捆起来阿鲁。”

“是之前的阴阳师大人!还有这位是阴阳师大人的式神小姐吧。非常感谢刚刚救了我的性命。”河井太太这才缓过神来。

“让河井太太受惊了。这就让我的式神去找绳子,把这妖怪控制起来。”冲田加重“我的式神”一词,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给神乐使眼色。

“你这魂淡……”在河井太太面前不好发作的神乐,死死压住就要拍上那张脸的爪子,恶狠狠地用口型朝冲田比划:“你这小子给我等着!”然后气冲冲地去找绳子。

“刚刚河井太太称呼他为‘亚美’?莫非是河井太太认识的吗?”转过脸的冲田恢复一脸纯良的表情,问起了从刚才他就一直在意的问题。

“也不算吧……”河井太太犹豫了一下,也不知用什么措辞来称呼眼前的人影,“这位……长得是很像住在我家隔壁的高村亚美,因为不太漂亮,没有人娶她,所以一直有些自卑也一直就不喜欢我和我家夫君大人。但亚美她,半年前就意外身亡了,所以……”

“我明白了,河井太太也不用太在意这个,很多妖怪会变化成人们熟悉的样子来获取信任。”冲田点点头,郑重地向河井太太解释。

“是这样吗……”

很快神乐找来绳子绑住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人影,和冲田告别了河井太太。

“抖S你说这家伙是什么呀?气息好奇怪阿鲁!真的是变成河井太太认识的人样子的妖怪吗?气息明明不像那些会变化的。之前也说过,妖怪不会用人类武器。”本来被冲田使唤提“真凶”人影的神乐,一出道馆就把这个包袱塞给冲田,报复他拿自己当式神使唤的一箭之仇。但是神乐仔细嗅过“真凶”人影的气息后,难得地竟没看出这是什么品种来。

“当然不是了好吗,这家伙已经不是不漂亮了,那么这么丑的样子,眼睛一大一小的,没鼻子,嘴还裂这么大,哪只妖怪会变啊。老实点。”听到冲田这样评价的“真凶”又开始激动地挣扎,被冲田一个风刃劈过才停下来,“可能就是那个叫高村亚美的人类死了以后的变异来报复她嫉妒的河井太太吧,死灵什么的。”

“死灵吗?可是死灵又没有实体。还是说因为怨气从人类异化的那些妖怪?气息又不太像。”

“别想了,笨蛋。管他是什么,反正和幕后脱不了关系就是了。”冲田一个用力,把手上的“真凶”扔进神社,“喂,老板,一直陷害其他妖怪的就是这家伙了。”

“小银!结野众的阴阳师们!我的酬劳呢!”神乐也在一瞬间扑向了晴明准备的食物中,一边的新八直呼“慢点”。

“银时,看来你的猜测并没有错,从真凶的气息来看,这一切确实和和歌舞伎町无关。这才是真凶吧。”晴明首先上前,开始检查“真凶”的品种。

“看起来是了,毕竟暗天丸那家伙气急败坏叽叽喳喳的声音都闹得我喝不下这酒了。”银时用小指掏着耳朵,对着暗天丸封印的方向不屑地吹去垃圾,“对歌舞伎町的道歉还是请阴阳师大人自己解决吧。”

“这没有问题。能再问问这家伙是谁带给暗天丸的吗?背后似乎还有第三方妖怪在插入,真凶这样本来应该只是死后心有怨气变成死灵,现在被谁强制加怨气变成了高女,但由于怨气不够,你们才会觉得真凶有可能是人类吧。”

“什么意思阿鲁?”神乐一脸疑惑地抬头,嘴里塞满食物。

“意思就是,这个高村亚美最开始可能只是因为嫉妒河井太太,死后死灵想攻击她,被不知道谁加注了更多怨气变成现在这幅死样子,死灵不是死灵,高女不是高女,来加害人类顺便陷害更多妖怪。”冲田慢条斯理地向神乐解释,又顺手从对方盘子里捞了一块寿司,被神乐抢走了自己的一整盘。

“这家伙还和河井家有这种渊源吗?”银时思考了一下,然后冲晴明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手势,“不过那个做变态实验把这家伙变成这样的幕后估计从暗天丸这里是问不出了,他现在可是安分地什么都不说了。”

“我还是怀疑和那次针对真选组的妖怪有关,这家伙必须让我带回出云进行拷问,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冲田一边护着自己剩下的食物不让神乐抢走,一边对晴明建议。

晴明沉吟了一会儿,同意了冲田的要求:“可以,目前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或许这次幕后就是针对整个出云,身为阴阳师自然也会尽一臂之力。”

“诶?臭小鬼你终于要走了阿鲁?赶紧走赶紧走!记得把我的玉佩留下就好。”一听冲田要回出云,神乐连食物都不和他抢了。

“说什么呢,China?我怎么知道我这一回去你会把我姐姐的灵魂拐到哪去?我可不信你会留在这里等到我再回到京都,当然是你和我一起回出云啊。”冲田阴测测的声音打破了神乐的美好愿望。

神乐立马跳起抗议:“我才不要!都年底了!我要留在京都过新年!绝对不和你这家伙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

“对哦,总一郎君!平时一起去修行可以,但爸爸可是不会同意小神乐在这年关还跑去和一群雄妖怪度过的。”银时也迅速否决了冲田的决定。

如果神乐留下,承载三叶灵魂的玉佩自然也会被神乐一起留下。就在冲田考虑要不要再用什么东西把神乐拐走时,晴明提议:“既然冲田先生只是担心神乐在他回出云期间跑去其他地方修行的话,不如在双方身上加咒术让双方都知道对方的所在吧。将阴阳师束缚式神的咒术稍微改变一下就可以了。”

“切,这样就不能摆脱吉娃娃了带着三叶姐姐远走高飞了,真可惜阿鲁。”神乐转过头,小声不满道。

听到神乐的自言自语,冲田危险地眯起眼睛,然后用最无辜的声音对着晴明说:“那就请用咒术把我和China联系起来吧,我可是要【天天】向China确认我姐姐灵魂的情况的。”

 

(曲直篇完)


ps:阴阳师所念咒语均来自安倍晴明,除结野晴明最后一句来自《周易》

高女:生前相貌非常丑陋,头顶一块一块的烂疮,还不停往外流污秽之物,两只眼睛一大一小,没有鼻子,嘴奇大无比,稍稍一张就能咧到耳朵。所以高女一生都没嫁出去,死后怨念不散化为妖怪,专门杀害年轻俊美的男子,能引发火灾,如果谁家有年轻貌美的女儿,也可能遭到她的嫉妒而被无端杀害。

死灵:死人的灵魂,指人死后怀有某种怨念,以致死后灵魂不散,进而去完成生前的愿望。

本篇的真凶是把以上两种都由人类变成的妖怪由怨气作为联系捏合在一起的物种。话说《百鬼夜行》里,怨气真的是很常见啊。

评论(2)
热度(8)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