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2-2)

前文戳2-1

第二章【妖怪也要遵守基本法】

“真的一点都看不到阿鲁!”四只妖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入,神乐甚至还在一个匆匆路过的下仆面前做了个鬼脸。

“这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冲田一脸嫌弃,把神乐拉回队伍里。

“切,真是无聊的小鬼。”神乐也一脸嫌弃,甩掉了冲田的手。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啦。”新八站到冲田和神乐中间打圆场,“案发现场马上就要到了。”说着几妖已经走过一道小木桥,来到所谓的案发现场——山下小姐的闺房门口。

宅院里所有人几乎都集中在前厅,为山下小姐遗体的守夜工作做准备,这里反倒是一个人影也没有。银时上前拉开房门,那扇木方格门上糊的纸没有半点损伤,看来网切制造的痕迹应该都在屋子里,希望不要被那些阴阳师给破坏完了。

屋内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狼藉,除了倒在地上已经被划坏的屏风,其他地方并没有被损坏的样子。“从屏风上的伤痕形状和角度来看,确实是网切一族的手笔。”新八推了推眼镜。

“这一点那只网切自己都承认了,我们是来调查山下小姐是不是因为同样的手法被害的阿鲁。”神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醋昆布,用两根手指夹着叼在嘴里,一脸深沉。

“结野小姐给网切占卜的结果也是建议网切来剪坏这扇屏风,为了让妖怪们适当发泄自己忍不住的习性的同时,也满足山下小姐想换新屏风的愿望。啊,结野小姐不禁人美,心灵也美!”银时见缝插针地赞美了一下他的偶像,顺便一拳揍在神乐头上。

“很痛诶,小银!”神乐跪坐在地上揉揉脑袋,抱怨了一句。

“也说不定是那只网切不屑于完全照着一个阴阳师的占卜行动,剪完了屏风,发现山下小姐的头发也很不错,顺便这么一剪就把这倒霉的女人给剪的一命呜呼了。”冲田抱着武器站在被褥边,这就是山下小姐最后躺着的地方。

“冲田先生的意思是,关键还在山下小姐的遗体上?”之前负责接冲田话的神乐还在专心安抚头上鼓起的包,新八迟疑了一秒,决定对上这位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却似乎很难惹的妖怪。

“老板,不去灵堂看看吗?等那些超度的秃头来了就不好办了吧。”然后,冲田越过新八直接看向银时。

“诶呀呀,果然还是真选组的小哥比较有经验。”估计也是觉得这个现场没什么可看的,银时伸了个懒腰,越过新八走出门去。

“要留在这里睡午觉吗,母猪?”冲田走到神乐面前。

“我绝对会比你先到阿鲁,魂淡吉娃娃!”神乐突然暴起,向门外冲去,“你才是!留在这里长眠吧。”

在新八眨眼间,冲田和神乐也一前一后出了门。这让新八有些发愣:“……喂!说好的让我来鉴定痕迹呢!肯本就没有在听我说话吧!喂!就都这么走了!阿银!小神乐!等等我啊!!!”

“哈哈哈,果然还是我比较快。”仗着没有人看得到自己,神乐站在守夜用的房间里时还十分不客气地笑了几声。

“你以为这扇窗户是主动打开让你进来的吗?歪曲事实也该有个限度吧,China。”冲田从风中现出身影。

没等神乐反驳,就听见新八在窗外规劝银时的声音:“阿银,山下小姐的灵魂真的不在房间里。”

“在也没有关系啊,阿银我才不怕什么幽灵咧哈哈哈,阿银我只是想先观察一下周围环境啊哈哈哈。”

“老板他……怕幽灵?老板不是九尾狐吗?”冲田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什么秘密。

神乐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你是说会操控亡灵的那种?小银恐怕是一只假的九尾狐阿鲁。偏偏一般妖怪看到的灵魂都只是光点,小银好像能看到全貌。”

“这个症状……有可能是被土方魂淡传染了。”

“十四也怕幽灵?”神乐也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什么秘密。

由于银时死活不愿意进给山下小姐守夜的房间,神乐决定暂时放下银时那边的注意力,山下大人还在指挥下仆做灵堂的布置,山下夫人也几近哭晕在一位婢女的怀里。没有人注意到山下小姐那边,冲田正悄悄掀起盖在遗体上的白布。

“怎么样怎么样!肯定不是网切制造的伤口吧。”神乐兴冲冲地凑到冲田的身边。

“伤口的样子符合网切的螯制造出来的伤口形状,也有头发被截断的痕迹,很像是网切所干的事。”冲田故意停顿,等神乐睁大眼睛,满脸无法相信地正要辩解什么时,他才慢慢吐出第二句,“但是头发还剩下一半,一般网切应该会直接剪成光头的而且伤口上没有妖力的残留,反而是一种铁的气味,大概是用普通剪刀造成的。”

“我就说阿鲁!能让结野小姐占卜的才不会是坏妖怪!”神乐呼了一口气,没好气地推了一把冲田。

“你又确定不是那只网切妖为了洗清嫌疑拿着剪刀作案的?”冲田的表情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身边的这个家伙毕竟是真选组的,应该有过不少办案经验,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神乐刚刚放下的心又开始高高悬。该不会……“真的是网切妖干的?那只妖明明看上去那么老实阿鲁……”

“笨蛋。你会拿着人类的伞打架吗?”冲田捏住神乐的脸,打断她的话。

“你才笨蛋阿鲁!人类的工艺哪能比得上我神乐大人的妖力凝聚出的伞!再说,揍你这只吉娃娃用爪子就够了!”神乐一爪子迫使冲田放开自己的脸,又要另一爪子往对方脸上招呼。

冲田挡住神乐的攻击,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老板腰上那把洞爷湖是谁做的?”

“那可是小银的武器,当然是小银自己用妖力慢慢打磨出来的啊,别看小银那个样子,战斗力还是很强的。”

“眼镜既然是那种种族,战斗时也是用妖力凝聚成刀吧。”

“是阿鲁,所以呢?”

“我的武器也是我以风为基材,用妖力凝聚而成的。上次被你打坏,害我费了不少妖力去修复,你还没赔我损失费吧,China。”冲田挥了挥镰刀。

“这笔损失我们明明已经两清了,小气鬼……等等,你是说妖怪的武器全是自己用妖力凝聚而成的?”神乐一愣,将自己的武器——那把紫伞拿到手上。

“妖怪从不背叛自己的骄傲。我们屯所也有一只网切妖,我知道他是不可能用剪刀这样的俗物去替代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一双螯的。”

“网切果然是被冤枉的!我们去告诉晴明!让他现在就放了网切!还有另外……”神乐顿感惊喜,急切地拉着冲田站起身,恨不得把这个消息马上告诉银时,再马上把被冤枉的网切放出来。

“我都能看出来的不对劲,你以为结野众那些平时比老板这样的狐狸都要精明的家伙会突然蠢到看不出来?幼稚的小鬼。人类从来执着依赖双眼,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他们眼里可没有好妖怪,邪恶的妖怪又怎么可能是被冤枉的呢?”冲田没有被神乐拉动,还是坐在山下小姐的遗体边,思考着什么。

“这么说,晴明为了安抚这些愚蠢的家伙,必须把网切他们处死吗?太不公平了阿鲁!”神乐有点泄气,愤愤地坐回冲田身边,甚至在思考着是不是要去劫个狱。

“结野众那边没那么简单,结野晴明默许老板参合到这事里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仿佛没有听到神乐的抱怨,冲田轻声说到。

“小神乐,冲田先生,阿银的‘户外调查’快结束了,你们那里有什么结果吗?”就在这时,窗外传来新八的询问。

神乐看了还在沉思的冲田一眼,正要回答,却不想冲田在下一秒站起身来:“那个叫外道丸的说过,类似事件还有还有两起是吧,我们都去看看吧。”

“现在?!”神乐跟着冲田翻出窗户,看了一眼天色,小声抱怨,“这个时间明明应该回家等着吃晚饭啊。”

“是啊是啊,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去打扰幽灵们的晚餐时间可不太好吧,总一郎君。不如今天先回万事屋……”银时站在离窗户五步开外的树后,身边是无奈的新八。

“听说第一起事故没有死亡的那个受害者是个好客的人类,本来是想去调查顺便要点食物的,现在既然老板有意向请客……”冲田做出无所谓的样子。然而神乐知道,银时怎么可能请客啊,再加上第一起事故里也确实没有死者。

果然……“不愧是办案经验丰富的真选组啊,我们走吧,总一郎君。”银时非常赞赏地拍了拍冲田的肩膀。

“转变太快了阿银!你就是百分之百,纯纯正正要蹭饭,逃避请客吧!”

“随机应变也是作为一个合格武士的要义之一,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呢,阿八。”银时又以一种语重心长的姿态拍了拍新八的肩膀。

得益于银时不知从哪里翻出的两套结野众同款狩衣,又恰好到了本身就各种气息纷杂的逢魔时,一行妖决定借用阴阳师的身份去农妇家问问情况。

冲田扯着身上偏大的白色狩衣:“老板果然厉害,连阴阳师的衣服都能搞到。”

“这只是一种参观纪念品,人类就喜欢去某某地游玩以后还带点什么特产回来,害得阿银去阴阳师府邸参观一次就带了这么两件一点都不能突出阿银的帅气的衣服。总一郎你要是喜欢,阿银可以打个八折卖给你啊。”银时身上的狩衣倒是很合身,如果穿着的这位没在做挖鼻子这样的事,可能会更像一位阴阳师。

哪家阴阳师会把自家的狩衣当纪念品卖给妖怪啊。冲田在心里这么想着,突然手臂处的衣料带来拉扯的感觉,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怀里那只猫身上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扮成臭小鬼的式神阿鲁!我要和小银一样当阴阳师啦!”神乐再一次变作原形,不耐烦地在冲田的臂弯里甩尾巴,时不时用爪子扯着冲田的衣袖,似乎稍一用力就会把这件衣服扯坏。

“要抓就抓总一郎的手,千万不要把阿银的衣服弄坏了啊!”这下银时的注意力全被神乐的爪子吸引过去,小心翼翼地把神乐的爪子从衣袖上拿下,准备搭在冲田手上。

冲田抱着神乐后退一步:“China你敢抓我的手试试看!你这幅蠢猫的样子,还想当阴阳师?还是安分地当一只听主人话的猫比较好。喂!”

被叫做蠢猫的神乐毫不客气地在冲田手上留下三道抓痕:“别以为你这只蠢吉娃娃穿的人模狗样神乐大人就治不了你了阿鲁!”

“小神乐,冲田先生,河井家到了哦。”新八此时全身消失,只剩下一副眼镜,戴在银时的头上。

神乐转头看见他们此时已经离目的地只有几步之遥,最后愤愤地瞪一眼冲田。后腿蹬了蹬,在冲田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装作乖巧式神的样子。

冲田看着神乐的转变,心中暗笑,挑衅似的用摸宠物的手法给神乐顺了顺毛,换来神乐的尾巴狠狠一甩。

这边冲田还在查看自己被神乐打红的手背,那边的银时已经敲开了河井家的门:“那啥,我们是修行中的阴阳师,听说贵府上发生了妖怪袭击人类的事故,特地过来做回访。”

外道丸的情报很准确,被袭击的河井太太确实是个热情好客的人。一听说银时他们是来回访的阴阳师赶紧叫来丈夫,把银时他们迎进屋子。

“家里简陋了一点,还请两位大人见谅。”河井太太是个很会打理自己和打理家庭的人,虽然她嘴上说着简陋,但河井家却被河井太太收拾地和自己一样温馨而洁净。至于河井家的在吃穿用度,从河井太太毫不犹豫地给银时和冲田奉上了食物,甚至给猫咪形态的神乐也准备了煎鱼和玉子烧也可见一斑。

“两位阴阳师大人莅临寒舍是因为我家惠子被垢尝袭击的事件有新的结论吗?”河井先生看上去也是温柔而细致,夫妻间的感情很是不错。

“新的结论?不知道河井先生觉得还会有什么结论呢?”冲田抓住了河井的说辞。

河井太太拍拍河井先生的手,接过话来:“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被垢尝袭击了。在浴室发现那只垢尝的时候,我只是看到他放屁逃走的背影然后我就被什么东西敲晕了。醒来的时候就是我家阿和告诉我他发现我倒在浴室差点因为淤泥窒息了。”

“所以,夫人你不能肯定自己一定是被垢尝袭击的咯。”银时撑着头。

“其实……阴阳师大人,与其说是不一定被垢尝袭击,倒不如说我觉得自己是被另外的东西打晕了。可……类似的事情听说城里……”河井太太的语气开始变得犹豫。

“我明白了,感谢河井先生与河井太太的招待,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银时与冲田对视一眼,把筷子放下,向河井一家道了别。

此时的天空中几颗星辰散落,明月刚刚挂上枝头。像银时这样的大妖已经可以远远听到那些昼伏夜出的妖怪活动的声响。

“垢尝一般都是单独行动吧,而且那家伙的胆子又这么小。如果这位河井太太确实看到了垢尝逃跑的背影,那袭击河井太太的就是其他妖怪了吧。”银时把刚才为了装阴阳师一直收起的尾巴又尽数放出,连带尾巴,大大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神乐也在离开村子的第一时间,赶紧从冲田怀里跳下,变回人形:“网切也是被冤枉的!山下小姐身上的伤口根本就不是网切造成的阿鲁,这些事又都和结野小姐的占卜有关,一定是有妖怪嫉妒结野小姐!是吧,吉娃娃!”

“着什么急呀,China。”冲田整理着因为神乐而变得皱巴巴的衣服,“先看过余下的那个死亡下仆的尸体再下结论也不迟啊。那家伙应该是埋在附近的墓地。”

“那个啊……啊!都这个时间点了呀!阿银我也该去找柏青哥了,反正就是挖挖尸体的事,就交给你了阿八!正好饭后运动运动。”银时浑身一僵,摘下头上的眼镜往地上一扔,趁着神乐冲田都还没反应便朝着歌舞伎町的方向跑远了。

“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赌钱吗!而且,刚才在河井家,就我没有吃东西啊!”新八勉勉强强在地上站稳,摸着自己空荡荡的肚子,终于忍不住冲着银时的方向吼道。

偏偏这时,冲田和神乐难得有了默契。“新八啊,余下的事就交给你,顺便自己找点吃的阿鲁。我先走啦,再见!”神乐慎重地对新八点点头,和冲田一起,也朝着歌舞伎町的方向跑远了。

“你们——就丢下我不管了吗——”

片刻后,冲田和神乐回到了歌舞伎町的街道上。显然,夜晚才是这条街苏醒的时候。冲田避开一只招呼他进店消费的小妖,追上神乐:“你们万事屋还真是‘团结’啊。老板就这么肯定剩下鸣屋的事件也和其他两起是同一性质的?”

“你想太多了,吉娃娃!小银估计只是想去柏青哥的店阿鲁。以前的委托也是这样,收尾工作都是新八负责的啦。再说,新八家和万事屋也不在一条街上,不和大家一起走也没关系阿鲁。啊!我要吃那家的年糕!”神乐四处搜寻着,在看到一家店后两眼放光,欢快地跑了过去。

冲田再次避开一直招揽客人的小妖,神乐已经凭着与老板的熟悉程度以优惠拿到一个装得满满的纸盒子。“好吃!超满足!这下可以回家睡觉了阿鲁!”

“别忘了给我准备被褥。”冲田从神乐手上顺走一块年糕。

“什么?!我才不准备!你去住旅馆阿鲁,魂淡抖S!”神乐慢了一步,没能从冲田嘴里抢救到自己的年糕,气呼呼地拒绝了冲田的提议。

“还说阴阳师忘恩负义呢?忘恩负义的到底是谁啊,China?又是谁今天陪你们万事屋调查了一天的。”

“又不是我们求你的阿鲁,明明是你这小鬼自己要跟过来……”神乐小声嘟囔。

“啊,前面好像有家零食店,某只猫刚才好像把钱花完了吧,让让了好几天要吃的醋昆布大概是没钱买了。”

“好啦好啦,反正小银晚上十有八九不回来,你睡小银房间好啦!不过先要交上一箱,不,两箱醋昆布做定金!而且,我警告你哦,如果敢做什么就杀了你!”

“你才是想太多了,China,我对扁平的身材没有兴趣。”冲田满眼写着“就你?”自然又不出意外地被神乐挠了一爪子。

“魂淡!我一定会变成妈咪那样的模特身材阿鲁!绝对叫所有妖怪都刮目相看!”

TBC

ps.由于年代背景,请把“柏青哥”当做人名,背后含义大家都懂~

评论
热度(11)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