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生日礼物准备要趁早

最近看了武士太太的各种温馨的小院子系列觉得十分心动,想到自己也有过相似的设定,借总悟生贺的机会,把这个设定捡起来~设定详见《回忆三十题》


“叮。”闹钟的第一个音节响起就被迅速关掉,神乐转头看了一眼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睁开眼睛的冲田。很好,抖S还在熟睡中。不过也难怪,即使是七夕也工作到深夜,对这个平时翘班成性的小鬼来说真是辛苦了。

神乐小心翼翼地把冲田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轻手轻脚地双脚放进拖鞋里。正当要发力起身的时候,手臂被从身后拉住。

“要去哪儿啊,China。”即使说话间还带着睡意,眼睛也没有睁开,但手上传来的力度已经足够证明了冲田的决心。

“去……上厕所。”神乐随意编了个理由。

“孕妇的尿频什么时候会结束啊。”冲田依旧闭着眼睛,人却已经跟着神乐下了床,“走吧。”

“快了快了,医生说这样的现象在前三个月左右出现嘛。只是上卫生间而已,我一个人也没问题阿鲁!抖S你就继续睡吧。”神乐连忙把冲田又摁回床上。

“我可不想看到差点滑倒撞在墙上的事故再一次发生。话说,China,你力气是不是又变大了?”这时的冲田看上去已经完全清醒,避开神乐摁住他的手,先一步站起身,把神乐抱了起来。

“哪有!”不敢大幅度反抗的神乐只能锤了一下冲田的肩膀以示抗议。

“力气确实是变大了。”冲田表现出一副受了内伤的样子,又在把神乐平稳地抱到马桶上后,恢复了原样,“好了叫我啊,China。”

“这时间也不算早,大胃女你再休息一下就准备吃早饭吧。”全程护送把神乐又抱回卧室后,冲田换下睡衣,开始了例行的做早餐。

等冲田走出房间后,神乐挫败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啊啊啊,早餐计划失败!”

今天是冲田先生的生日。冲田太太感念冲田先生最近在上班的同时还要事无巨细地照顾自己,便想着起码在冲田先生生日之时,能给冲田先生一个惊喜。然而,想法虽美好,现实却并不顺利。

神乐又欲哭无泪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堆放着毛线球的编织篮,里面唯一的一件成品还不成样子,完成度甚至没到50%。本来想着去年学了织毛衣的手艺,正好能给抖S织一件新毛衣,自己连图样都画好了,一只可爱的吉娃娃。可惜……

“不要总是惦记着这些伤神伤眼的东西,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听劝啊。”走进卧室的冲田看到神乐又拿起毛线,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说好的吧,上午可以做手工一小时,下午午睡后可以做手工一小时。实在无聊的话,就打电话让老板,眼镜他们来陪你,不然我送你去万事屋也行。”

“不用不用,我才不想听小银的唠叨呢。”在冲田的注视下,神乐只能放下了织针,拉着冲田的手,起身走向餐厅。

就是这样,在冲田先生的监督下,冲田太太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这件毛衣。别说冲田先生不在的时候,娘家亲友团简直是比准爸爸更小心翼翼的存在。

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营养而又丰富。放在两个多月前,神乐是绝对不会相信冲田做饭的手艺能进步得那么快的,而且还能连做一个月不带重样。

“对了,China,吃好早饭我要去屯所一趟。”餐桌上的冲田突然说。

“诶?今天不是你……星期六吗?”神乐停下筷子。

或许是妻子的质问声太过于可爱,冲田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只是处理一些昨天那个案子的后续文书工作,下午就回来了。这么舍不得我吗?”

“想得美吧,魂淡抖S。你就是今天不回来也不关我的事阿鲁!”神乐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迅速往嘴里塞着食物。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既然有了一上午时间,给冲田烤个生日蛋糕也不错。

“吃完了吧。”看着妻子终于搁下饭碗,冲田戳了戳她鼓鼓的脸颊,“先送你去万事屋。”

“什么?不用这么麻烦吧,我又不是生重病残废了!”神乐瞪大眼睛。

“要是被那个秃头知道我还敢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我才是要被他打残废了。而且前两天你不是还说好久没看到定春了吗?先说好,不能和那只大狗玩太久,午饭不能吃大姐头经手的东西,要按时睡午觉。”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抖S你怎么那么唠叨阿鲁,角色ooc了吧!”虽然嘴上抱怨,神乐还是配合地换上了外出的衣服。

看来烤蛋糕的计划也只能放弃了。

其实在万事屋的日子比起在家更加不自由,这一点神乐深有体会,在听完新八讲第十个童话故事后,神乐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切:“新八唧,你念得再多他也听不到的阿鲁。再说了,你看看抖S的基因,看看这孩子将来要生活的环境,你还能指望他变成什么样子?”

“有这样一个母亲才是可以预见了这孩子的未来吧。”躺在沙发上被新八禁止开电视的银时一边挖着鼻子,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

“最大的污染源就是你啊,阿银!”

“好啦,新八唧,淡定淡定。”神乐随手抄起新八手里的童话书朝银时一扔,又拍拍新八,“说起来,下午我要和你一起去逛商场,有点东西想买。”

“诶?小神乐有什么想买……好啦好啦,等小神乐睡完午觉我们就去。”在神乐的注视下,新八答应了神乐的要求。

既然没时间自制礼物了,那就买一份吧。给那家伙买什么好呢?

有了目标时间似乎就会过得特别快。在不断比较和否定中,神乐很快就熬过了午饭和午觉。

给抖S买一副新耳机好了,上次他听落语的时候抢过来听了一下,那副耳机的音质好像不怎么样啊。

“打扰了!我来接China回家。”

神乐拿好伞,换好了鞋子。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

“冲田先生来了,好巧!正好小神乐说她想去商场买东西呢。”读不懂表情的新八把神乐买了个彻底。

“那就不打扰万事屋了,我来陪China去商场。”冲田顺手接过神乐的伞,拉着神乐走下楼梯,“家里好像不缺什么吧。”

“是啊,刚才是我记错了。”神乐一个片假名、一个片假名,咬牙切齿地说到。

“都说‘一孕傻三年’,China你居然发作的这么早。”冲田用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

“就、是、啊、臭、小、鬼!”神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词。当着臭小鬼的面,自己怎么可能说的出口要买什么啊。

最后也只是一起在超市买完食材就回家了。

神乐站在餐厅看着冲田在厨房忙碌的背影,顺便一说,目前厨房已经成了冲田太太的禁地,终于痛下决心,在一张纸条上写了起来。

“这是什么?”吃完晚饭后,冲田看神乐一脸大出血的样子给他递上纸条,疑惑地问。

“宝宝的取名券,看在你是宝宝爸爸,最近还那么卖力照顾女王大人的份上给你一个取名的机会阿鲁。本女王这次就大度地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了。”本来已经想好要叫宝宝“定春30号”了的说,神乐感觉自己这次真是亏大了。

“喂喂,本来我就有取名的权力吧,China。难道说……这是生日礼物?”冲田撑着脑袋,满脸笑意。

“什么生日礼物?!谁管你生日是7月8日还是8月7日阿鲁!”神乐跳了起来,又被冲田落下靠在他怀里。

“从早上开始的不对劲都是因为我的生日礼物吧。”冲田不怀好意地加重了“我的”的读音。

“才……才没有不对劲,臭小鬼就不要自作多情了!”神乐频频摇头。

“不是吗……我可是特意推掉了近藤老大要办的酒会赶回来的,China你就一点表示都没有吗?”这种委屈的声线真是犯规啊。

“……好啦……抖S,生日快乐阿鲁。”低如蚊呐的声音,却一字不漏被冲田收进耳朵。

“能有这个宝宝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孩子他妈。”冲田温柔地摸摸神乐微凸的小腹,“不过,说起来,医生是不是说,超过三个月就可以进行适当的X生活了?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吧,”

等……等等?

 

后续请各位自行脑补_(:з」∠)_


评论(5)
热度(45)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