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吱仓鼠菌

【冲神】逢魔之时宜修行(2-1)

前文戳 1-4

第一章【当万事不干屋老板突然积极】

 

神乐再次团了团围着身子的尾巴,朝火堆又挪了一下。一脸嫌弃地伸出脚踢上旁边也正在烤火的冲田:“吉娃娃你离火堆远一点。”

冲田丝毫不为所动:“烧的柴可都是我捡的,这个山洞也是我找的,是我大发慈悲允许你坐在火堆旁,要说离得远一点也该是你啊大胃女。”

这话若是放在两个月前,冲田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神乐就算不去揍这欠扁的小鬼一顿也会立即展开言语上的反攻。然而,最近越来越低的气温让神乐不再像往常一样活力满满,她只是又将身子缩了缩:“你那边有风吹过来阿鲁。”

“说这话你是傻吗?就算是风神也不可能坐在哪哪里就起风啊。”即使神乐已经是偃旗息鼓的状态了,冲田的态度却一如既往。

“想吃热腾腾的煎鱼和白米饭,想睡被炉,想戴着围巾赶路阿鲁。”几乎没有经历过冬天在野外连续赶路的神乐开始怀念起过去冬天的生活。

“前几天不知道是哪只母猪啊,趁着逢魔时没到,就变成原形跑到村子里偷吃的,最后还真的和一只普通的猫一样被追得狼狈逃窜,那样子真是太可笑了。”

这下次被戳到痛处的神乐终于忍不住亮了爪子:“要不是你吹的破风让窗子发出声音,我怎么可能会被愚蠢的人类发现阿鲁!我今天就要把你做成烤镰鼬赔我的肉包子!”

冲田往火堆饿另一面一个跳跃翻身躲开神乐扑来的爪子,同时也带起一阵冷风让正燃烧着的火苗大幅晃动了一下。神乐赶紧停下了动作,紧张兮兮地盯着火苗再次稳定下来,她可不想在这大冷天浪费妖力再去生一次火。

“要不是三叶姐姐,我才不想和你这种小鬼一起走阿鲁!看在三叶姐姐的份上,猫妖大人今天就放你一马。”朝冲田的方向冷哼一声,神乐窝回原来的位置。

“不想和你这种小鬼一起走的是我才对,我也是看在你这块玉对姐姐还有点用的份上。”见神乐没了战意,冲田抱着自己的武器就地坐下,“China你还真是好意思,两条尾巴的九命猫?”

“我只是到了瓶颈而已啊瓶颈,要不了多久,等我有了顿悟很快就会修炼成真正的九命猫妖的!你就等着向女王大人跪地膜拜吧!”神乐挥挥拳头。

“好啊,我等着呢,China。”

冲田无所谓的样子让神乐觉得更加有火发不出,这股心头火都快让自己感觉不到山洞外的冷意了。神乐干脆变回了猫的样子,在火堆旁团好,睡觉吧,睡着了就不用看那个臭小鬼令人生气的脸了。

睡得迷迷糊糊间,神乐感觉到了一股既不属于她也不属于冲田的妖力,似乎带着一些着急的情绪。虽然睡眠被打扰了很不爽,但警觉性还是促使神乐睁开了眼睛。一朵蓝色的火苗正在她的眼前漂浮着。

“小银的狐火?!”在看到这团入侵妖力的一瞬间,神乐的毛都炸了,赶紧伸出爪子按在了火苗上。一个略显青涩的少年音从火苗中传出:“小神乐,快回来!阿银他……”

“新八唧?!”神乐捧起这团狐火上下左右用力摇晃了几下,然而除了最开始的那句,后面的声音依旧还是各种杂音,模糊不清。

“搞什么呀,China。天都还没亮啊。”靠在洞壁上浅眠的冲田被神乐的动静吵醒,烦躁地把他画着大眼睛的绑带推回头上。

“小银好像出事了,我要现在赶回京都!”神乐猛地站起身,变回小姑娘的样子,拿起自己的伞。

“小银……小银是哪位啊?”冲田皱着眉,一手把自己睡乱的头发捋平顺。

“小银就是小银啊。”神乐就要朝洞外赶。

“啊,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大脑终于清醒了,冲田赶紧拉住一脸焦急的神乐,“现在是逢魔时,各种妖气可乱的很,就你肯定得找错路。走吧,京都我也去过,走那条路近一些。”

“谁会找错路啊,魂淡吉娃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神乐还是选择跟着冲田走。即使自己是妖怪,在逢魔时这样的混乱时刻也难免会因为道路错乱走到其他妖怪的领地去。在找路的方面,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神乐不得不承认,还是冲田更在行一点。

好在本来冲田与神乐的位置就离京都不算太远,作为真选组的队长,冲田在逢魔时赶路的技能也不在话下,再加上身为风妖的速度加持,在太阳落山之前,神乐就看到了熟悉的风景。

“走这里阿鲁。”进入京都的地界后,换冲田被神乐拉着七拐八拐,看似杂乱无章却完全避开人类的活动范围,穿过结界,来到一条可以算得上妖怪街的地方。

“之前匆匆路过倒是没发现,京都这样人类聚集的地方居然也能有这样的妖怪居住区。”饶是冲田也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色。

“在歌舞伎町,厉害的妖怪多着呢!”听到冲田这样评价,神乐很是骄傲,“啊,到了到了,就是这里阿鲁。”

神乐在一幢两层小楼前放开了冲田的手,径直奔上楼梯。

冲田抬头看了一眼招牌。原来这里就是万事屋啊,能把土方气得吐血的老板是个怎样的妖怪呢?这么想着,冲田跟随神乐的脚步也踏上了阶梯。

“打扰了。”

门没有关,一进屋,冲田就看到一只身为妖怪却戴着人类都很少有戴的眼镜,除了那副眼镜更没有存在感的妖怪正在向神乐说明来龙去脉:“阿银从昨天回来起就很奇怪了啊,不但自称什么‘社长’,现在还要收拾东西去做什么式神,还说是因为委托,阿银都没提到钱的事!不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吧。”

“什么?小银说接到委托又没有提钱?啊啊啊,那一定是被奇怪的东西附体了阿鲁!怎么办怎么办!”

看见两妖都没有招呼他这个客人的举动,冲田自觉地走进屋子坐下来:“身为万事屋,老板接到委托有什么不对吗?”

“明明是万事不干屋啊!阿银从来都只有被婆婆催房租催的太紧才会去接委托,而且接到的只会有找东西之类无关紧要的小事。每次有委托的时候,阿银绝对会因为价钱和委托人谈上好久!这次阿银居然那么积极地要去做委托!绝对!绝对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叫做新八的妖怪一脸的奔溃。

“小银……小银他虽然总是不让我吃饱,散发着大叔的臭味,还带坏青春少女,但我也不想他消失啊!小银!”神乐跪在地上做大哭状。

“在你心里老板到底是有多糟糕呀……”神乐哭得太假,让冲田不由自主地吐槽了一句。

“钱这样的俗物怎么能配上结野小姐的委托呢!结野小姐能够重拾笑容就是对阿银最好的回报了!”

“小银!”“阿银!”

随着里屋门被打开的声音,包含正气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万事屋中。冲田看到银时豪气万丈地站在门口,身后九条大尾巴都似乎发着光。

这是……土方魂淡口中的死鱼眼?

 

“臭小鬼你一直跟着我们很烦诶!这是万事屋的事情,才不用你管。”趁着银时还站在结野众府邸的大门口纠结出场台词,神乐揪着冲田的衣领把他拉到拐角。

“谁说我是跟着你们的,去阴阳师府邸的路又不是你们万事屋修的,我还不能走了?”冲田拍开神乐的爪子,理了理衣领,“我可是有正事在身的,听老板讲的情况,京都的妖怪也不太平啊。”

出云发生的事件在神乐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这次的委托难道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阴阳师结野众和出云的关系还算和谐,而结野众头目的妹妹,结野克里丝特的占卜术连真选组都有所耳闻,像如今这样的事故率,只有笨蛋才看不出有异常吧。”

被当成笨蛋的神乐随即就给了冲田一拳。不过,刨去银时的讲述中诸多多结野小姐的赞美之词,剩下的这个消息确实是太异常了。找结野小姐占卜最佳活动时间地点的小妖没过几天就被指证和残害人类的案件有关,案发时间地点甚至和先前占卜给他们的建议一模一样。这样的异常事件,如今已经有三起了。

虽然小妖们都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从来没有害过这些人类,另一方面他们却又承认了当晚确实去过案发现场。于是,被牵扯的小妖们都被当做犯罪嫌疑妖关押在阴阳师地盘上。一直为他们辩护的结野小姐也受到了影响,即使她还是一脸微笑地坐在神社替来往的妖怪和人类进行免费占卜,但以往爆满的神社小屋如今却空空荡荡。

“结野小姐是最受妖怪欢迎的阴阳师了,一定是有人针对她阿鲁!反正我是不相信能让结野小姐为之占卜的对象会是坏妖怪。”神乐握着拳头,却发现冲田已经转移了注意力,“喂!女王大人讲话,你敢不认真听?!”

“老板好像要进门了。”冲田随手指了指门口。

神乐立刻一边喊着“小银”,一边焦急地小跑过去。冲田则晃晃悠悠地跟在神乐身后。

“妖怪都滚开!”几个小山一样体型的式神堵在门口,对着敲门的银时怒目而视。

“喂喂,这态度真是太让阿银伤心了啊,上次过来还是列队欢迎呢。”银时试图越过这几个式神往院子里走,可惜这些式神的身躯把大门口堵得一丝缝隙都不剩。“你们是新来的吗?不认识阿银我吗?我可是结野小姐的头号追随者呢!”

“就是就是,阴阳师家原来都是一些忘恩负义的家伙!”站到了银时身边的神乐故意朝式神们冷哼一声。

“小神乐,也不要说的太过分了啊。”眼见式神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新八担心地拉拉神乐的衣袖。

“妄图与克丽丝特大人扯上关系的,无论是人是妖,立即逮捕。”几个式神互相交换了眼神后,领头的这位给出一个最终答复。

说着,几个式神同时朝银时逼近,从身上的气势来看,随时都可能爆发战斗。神乐架起伞,摆好了开战的姿势。新八的一只手也握住了腰间的木刀,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拽着银时的袖子:“怎么办啊,阿银!快说点什么啊!”

“大家都冷静啊,冷静。阿银我可不是过来打架的啊。”银时似乎是怕了的样子,就着新八拽他的手一步步缓缓后退。

冲田站在万事屋身后不远处,也做好了准备。一场恶战好像已经无法避免。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阻止了式神们渐渐逼近的动作:“到此为止,退下!”

式神们一瞬间都“砰”的一下化作了白符,他们身后有一个穿着白色狩衣,手持折扇的男子用左手向前一抓,所有的白符都被他收回袖间。

“哟,看来哥哥你又已经知道了呢,真不愧是结野晴明大人啊”银时摊摊手。

“这次的事情已经让半个京都的住民,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都陷入了恐慌,更何况还牵扯到克丽丝特。”晴明收起扇子,“总之,所有妖怪一律不准牵扯进来,不准踏出歌舞伎町一步。看在以往的交情上,这次不和你计较,快回去吧,臭狐狸。”

说完,晴明执扇的右手向前一挥,银时他们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着退后了三四步,大门再一次在他们眼前关上。

“这家伙法力不低啊。”冲田抚平刚才被那股无形力量扯皱的后衣领。

“好歹也是号称最强阴阳师的男人,可不能小瞧哦,总一郎。”银时活动了一下身子。

“我叫总悟啊,老板。”

“好久不见,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呢,银时大人。”和冲田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另一个女声,只见一个娇小的女孩背着和她并不匹配的巨大武器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坊间传言,这次妖怪频繁犯事和结野众作为阴阳师却偏颇妖怪,放任其在城镇四处游荡,对世俗产生危害却不加以制裁脱不开关系,因此,这次晴明大人是不可能让妖怪身份的万事屋插手的。为了平复流言,过几天还会和巳厘野众联手限制整个歌舞伎町的活动。”

“真是不近妖情啊,兄长大人。”银时一副无奈的样子,揉揉他满头的银色卷毛,“不过妖怪的私下活动还是不被禁止的,是吧。”

“没错,我的另一位主人。”外道丸走到了银时面前,“三起事件都发生京都西南这一块,第一次是在郊外一个村子里,说是垢尝留下的污垢差点闷死一个农妇;第二次是一个看守一座无人居住的老宅的下仆被发现死在那座老宅里,身上的上都疑似是鸣屋所用的工具造成的。这一次则是说网切涉嫌杀害了一位贵族小姐,事情一下子就闹大了,那家的主人非要为自己女儿讨一个说法。”

“终究因为是贵族才闹大的呀。”银时扣着鼻子,“说起来到底是不是网切妖的手笔,看看造成的伤痕就知道了吧。”

“没做,这样的事交给阿八最合适不过阿鲁,身为一副眼镜总是能比别的妖看的更清楚,看到伤痕就能知道制造伤痕的是哪只妖了,一定很快就知道网切妖是不是真的被冤枉了。”神乐欣慰地拍上新八的肩。

“我是天堂无心流的传承妖,根本不是什么眼镜啊!看到伤痕就知道是哪只妖造成什么的也根本不可能啊!只能知道是哪个种族造成的好吗!”新八一脸认真的反驳,可惜被神乐一脸不认真地无视了。

“老板的关系网真是广呢,不但搭上了土方先生,还和阴阳师关系不浅。”一旁抱着武器的冲田突然开口。

“哪里哪里,阿银可是良好妖怪,怎么敢搭上税金小偷们呢。至于阴阳师啊,我只是调解了一次邻里关系,帮两个朋友和好罢了,完全是为了给结野小姐分忧啊。阿银我可是结野小姐的头号追随者。”

“银时大人不用这么谦虚,银时大人的两个【哔——】在决斗场上的英姿可是至今都深深印刻在结野众和巳厘野众的心中呢。”这时,外道丸插了一句。

“喂喂喂,这种事情就让它像写在沙子上的字那样随时间流逝就好了,不需要记住吧。”银时满头大汗,嘴角抽搐。

“这样的盛况当然是要像刻在石头上的历史那样保存个千百年才好。啊,还有新八大人身为妖怪,却和食物之间发生的可歌可泣的感情也一直在结野众和巳厘野众之间津津乐道呢。”

“你那是嘲笑的表情吧!绝对是嘲笑的表情吧!潘蒂温妮姆同学都已经那么可怜了,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冲田看着眼前的景象,知道自己是不会从银时口中问出什么来了。也不气愤,一脸平静地走到了正在冲着新八大笑的神乐身边:“笑得真像母猪啊,China。”

“臭小鬼,你说什么?!”不出意料,神乐举起爪子就扑了过去。

“就是这里了。”来到一座宅子前,外道丸这话一出,一切的打打闹闹都停了下来,“我是结野众的式神,就不进去了。里面调查的阴阳师今天早上已经撤走,现在也不是逢魔时。请银时大人一切小心。”

银时盯着面前写着“山下”的门口:“偶尔还觉得这个时代的人类都看不到妖怪了有点寂寞,不过这种时候,妖怪的设定真是方便呢。”

 

TBC


(以下是设定解释部分,可以跳过)

首先解释一下新八的身份,一种类似经凛的妖怪,经凛是僧人读过后熟记心中便扔掉的经书变化而成的,而志村家就是记载剑术的书变化而成的,应和一下原作志村姐弟想要复兴道场的设定,这里新八的志向就是复兴他承载的剑术流派啦,虽然这不是什么重要的设定
然后介绍一下目前出现的NPC,可能之后的情节会与这些NPC的设定有关,设定部分照搬了《图解百鬼夜行》这本书。
1号犯罪嫌疑妖垢尝:在众人皆睡的寂静夜晚,不知道从哪来的妖怪潜入浴室,专门舔食人们洗澡后的污垢。浴室越脏,它舔起来越舒服,但被他舔过的地方不会变得干净,反而越来越脏。如果舔食过程中被发现了,就会放屁逃走。
2号犯罪嫌疑妖鸣屋:居住在家里地板下等地方的一种妖鬼,大多出现在古老陈旧的房屋中,由于它的存在,房屋的门,窗户等会无故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一般是几个身形矮小的妖鬼,手持不同工具做一些使房屋发出声响的举动。
3号犯罪嫌疑妖网切:总之和真选组出现的不是同一只,是有着鸟喙一样尖利的嘴,像螃蟹钳一样强有力的大鳌,身体像大虾一样的妖怪。在夏季夜晚,蚊帐好像一下子被尖锐的东西切开了,或是渔民的网被恶作剧似的切断,这些就是网切干的事。另外,它总是窥视有钱人家年轻美貌的千金小姐,将她的头发剪掉,直到光头为止。

评论(1)
热度(9)

一切为了喜欢的cp,每天都在敲碗等粮,腿肉不好吃

© 一吱仓鼠菌 | Powered by LOFTER